saqv8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txt-第810章 泄密看書-fc0r9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化神道人!”
“是化神道人,这个女娃儿年纪轻轻,怎的已经是化神之境了……她好厉害……竟能挡乾老一击之力。”
“挡下一击而已,算得什么,你没看乾老神色如常,那女娃儿已经……额……神色如常了吗?”
下方众修士纷纷窃窃私语。
尤其是那些知晓乾老威能之人,更是神色惊变,没想到这云天顶竟然有了这般强大的靠山。
但知晓内情的人脸色却都变了。
平山冷燕
那黑衣女子看来也不过双十年华,相貌本是极美,只是肌肤苍白,眼神淡漠,似乎没有半点属于人类的感情,她就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俨然一块冰山寒石,全无半点人类的活力。
任寿脸色难看无比。
确实是落霞剑气,而且是与他同出一源的落霞剑气,或者说,与他修为一般无二,只是更强,强的多,是他可望而不可即的强大。
当初被云天顶囚禁抽取修为之时,他们便曾经听云天顶说起过他的想法。
造出一位化神修士,这等胆大包天的奇思妙想,云天顶自然想要与任何可以分享的人分享这个伟大创举。
而如今看来……
虎力真人低怒道:“你竟然将化神玉融入了这女娃儿的体内?这么说来,她岂不是也能使我的虎魄刀气?”
“连流亭仙子的夺命八音也能施展。”
逆天神魂
云天顶笑道:“不过与流亭仙子的以难听来把人生生痛苦死不同,我女儿的夺命八音可是悦耳动人,不逊于人间仙乐。”
流亭仙子轻轻哼了一声,柳眉却已是倒竖起来。
“你还有脸提你的女儿?”
乾老见多识广,哪还不知云浅雪此时的状态,他冷笑道:“云天顶,把自己的女儿炼成战傀,你当真已毫无半点人性了。”
云天顶闻言,低低冷笑起来,那从容自在的神态变的扭曲如恶魔一般,他低吼道:“你以为这是谁的错?你以为这是拜谁所赐?你以为……这是我愿意的吗?我的女儿被你们废掉了修为,下半辈子只能躺在床上当一个废人,我不这么做,她要怎么站起来?我不这么做,她要如何继续拥有她那强大的力量?”
话音落下。
一道白色剑芒直朝着他的脖颈疾射而去,快如闪电,夹杂寒霜之气弥漫,眨眼间已直逼近云天顶要害之处。
云天顶愣了一愣,脸上露出了些微错愕神色。
云浅雪却动了起来。
指间一并,自下而上斜撩而上,近乎透明的汹涌刀气直接将飞剑磕飞,随即刀气去势不减的向着飞剑来处凌斩而去,正斩在云芷清头顶上的玄天大殿牌匾之上。
一声巨响。
整个玄天大殿都随之摇摇欲坠。
方正召出九炼荒砂,漆黑的荒砂散溢开来,直接将所有坠~落的混杂着真元的碎石挡下。
纵然强如化神真人之余威,九炼荒砂却举重若轻的将之尽都吸纳。
虎力真人脸色变的难看起来,自己独门的刀气竟然成为了别人的招牌之一,他心情自然算不得好。
而云芷清动也不动,只是冷冷的看着云天顶。
刚刚那一剑,是她的白雪飞剑……
生平第一次,她终于向云天顶反抗,甚至主动攻击,刚刚若非是云浅雪出手格挡,恐怕这一剑已经将云天顶斩杀!
她并不喜欢她的姐姐,但也并没有讨厌过她,对她而言,云浅雪夺走了她太多本该能得到的东西,但她却从没有欺负过她,甚至还会主动找她说话。
比起从来都是对她无视的云天顶,云浅雪这个与她有着直接利害关系的人,可能更为亲近些。
可如今,这个名义实质上的姐姐,却与死无异。
甚至,生不如死。
本是炼真修士与化神道人的战场,但云芷清却再难压抑自己心头的不甘,她死死盯着云天顶,一字一顿道:“云天顶,你无耻!”
“嗬……”
云天顶低低笑了几声,叹道:“这话是你说的,但也可能是你姐姐想跟我说的……清儿,你算是替你姐姐说了句心里话了。”
“别叫我的名字,真恶心。”
云芷清深深吸了口气,冷冷道:“以前我只当你偏心,可现在我才发现,你根本没有心,你从始至终爱的人只有你自己,就连姐姐也不过是你爱自己的工具而已……一旦她不能符合你的期许,你就把她改造成你想要的样子,完全不管她自己的意愿……”
“谁让她是我的女儿呢,我为她付出了那么多,她自然要回报我的。”
云天顶叹了口气,道:“算了,今天不是来跟你争辩这些的,我不是说了么,我来此地,是为吊唁我那曾经的死敌玄机的。”
他抬头看向了乾老,眼底满是挑衅。
从发现云浅雪乃是化神真人之后,整个修仙界就都安静了下来。
现在的化神道人,无不是在灵气还未如此衰竭之前诞生……近百年间,已再无化神诞生,玄机算是打破了这个极限,但他也是利用了取巧的法门。
因此。
当一具化神战傀出现之时。
乾老便不得不考虑得失……打是肯定打的过的,但战傀皮糙肉厚,兼之悍不畏死,在如今玄机已然不在的情况之下,贸然与这战傀打个你死我活,太过得不偿失了。
他死死盯着云天顶。
巨龍王座
终于下定决心,喝道:“正平!”
“弟子在!”
八景峰峰主林正平出列喝道。
“速速命你八景峰弟子启动生死晦明幻灭两仪微尘阵,今日里魔头来袭,我蜀山派不惜一切代价,定然要让来袭之人有去无回!”
“是!”
“别急,我只说几句话,说完就走!”
云天顶大笑道:“生死晦明幻灭两仪微尘阵我亦有了解,无论你们再怎么改,万变不离其宗,恐怕你们启动阵法的间隙,我想说的话已经说完了,你们阻止不了我,倒不如乖乖听我说完就是了……”
乾老喝道:“快去。”
“乾老,不妨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姚瑾莘突然张口说道。
總裁老爸你太遜 辰夢宿揚
她看了乾老一眼,乾老这才醒过神来,若是自己执意要第一时间斩杀这云天顶的话,恐怕会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当下心头暗暗感叹,小莘儿果然成熟的很快……倒是自己,太久不接触外物,思维都有些僵化了。
“而且何必需要启动阵法那么简单,师伯祖,我想问问你,玄机师兄不是已经突破炼真境界了吗?他亦是化神之境,只要你们两人联手,轻而易举便可以将浅雪灭掉,为什么不让他出来呢?”
重生之狂醫商女
云天顶目光在左右环视了一圈,冷笑道:“该不会,他已经来不了吧?”
姚瑾莘微笑道:“家师资质之高,非那些凡俗庸碌之辈所能妄自揣度,事实上,家师虽刚刚突破化神之境,但却又有领悟,已是闭关领悟无上大道,待得出关之时,怕是能更进一步,如今我蜀山一片欣欣向荣,他老人家又岂能因一些无伤大雅的魑魅魍魉而贸然坏了自己前程呢?”
云天顶挑眉,看了姚瑾莘一眼,赞叹道:“侄女儿倒是好口才,可为什么我听说,那玄机已经被困在荒界,再也回不来了呢?”
活死人的黎明:生化末日
这话一出。
狼性邪少 佐少
众人齐齐色变,任寿等人更是面面相觑。
無愛婚約,甜妻要離婚 憶昔顏
他们都回想起来,似乎当时,玄机确实并未与他们一同归来……而且,从他们回来之后,就一直再未曾见过玄机。
重生之神級學霸 誌鳥村
乾老神色阴沉无比,目光已是微不可查的落到了童龙身上。
而童龙同样脸色难看,显然,他也想到了同样的问题……
失误了。
没想到云天顶竟然在暗中坑了自己一把,这隐秘无比的消息,知晓者不过廖廖数人,若说云天顶能得到讯息,那只有一个可能,是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泄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