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uv1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刺客之王》-第四百二十六章 條件推薦-e4n0j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
祁菲只觉得脚下一空,人就从悬崖上掉下去。大惊之下,她猛然醒过来。
祁菲发现自己还坐在车里,刚才只是做了一场噩梦。一抬头看到高玄在前面开车,车窗外面是车辆往来,高楼林立,已经回到了城市中心区域。
在她身边李嫣呼吸均匀,一副睡的很香甜样子。
她有些惊讶,之前明明是她们被装在大货车里带走,怎么这就回来了?
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难道说一切都是一场噩梦而已?
空間帶我去古代 悠苒
祁菲看了眼有些变形车门,防弹车窗都满是裂纹。这些都是被吊车的抓出来的痕迹。
显然,她们被掳掠走并不是一场梦。
祁菲看着高玄的背影,想问什么又有点不敢问。她虽然没下车就被高玄弄昏过去,却知道外面肯定有一大群人等着她们。
对方动用吊车、大货车强劫她们,这种手段就不是一般人能用的出来的。
正因为知道情况不妙,她才在昏睡中做了噩梦。
只是她们怎么就回来了?怎么就没事了?
祁菲有点想不明白,却有点不敢问。她很聪明,还练过武。普通三五个壮汉都进不了她的身。
高玄伸手过来的时候,她其实是想抵抗的,却没能做出任何反应。
祁菲知道高玄能吃。而且,那方面还挺强的。因为她姑姑祁艳这段时间容光焕发,年轻差不多十岁的样子。
私下里还总和她感叹,年轻人就是好!
祁菲原本对高玄印象很好,人长的英武,又有种年轻人没有的从容老练。明明很会说笑话,却并不轻浮。
结果,这人原来是盯上她姑姑了。祁菲心里有点气恼,再看高玄就觉得他是个吃软饭的饭桶!
今天的事情,却颠覆了祁菲对高玄种种看法。
“你醒了。”
高玄发现祁菲醒过来一言不发,双眼发呆,他就问了一声。
祁菲啊了一声,人才恍然清醒过来。她想了下忍不住问:“劫持我们那群人呢?”
高玄有点神秘的说:“我和你说,你不要对外人讲。”
強歡奪愛:狼性總裁玩夠沒
“嗯嗯,我一定不乱说。”祁菲连忙点头。
高玄低声说:“是红刀帮刀疤劫持了我们,三十多号人,帮主刀疤带头,气势汹汹要杀我们。我为了保护你们,迫于无奈,只能把他们都解决了。”
“啊、嗯?”
祁菲心想这就完了?就这样?
她瞪大眼睛看着后视镜,那里能看到高玄半边脸,可外面天色昏暗,也看不太清楚高玄的表情。
祁菲真想钻进高玄脑袋里面看看,今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完全不相信高玄的说法。三十多个人,还有红刀帮帮主刀疤?
红刀帮可是黄金城内凶名赫赫的帮派,一直找理由和祁艳为难。当然祁家也不好惹。
双方冲突不断,最后还是王老爷子出面做了中人,双方讲和。
祁艳也知道,这种讲和也是暂时的。红刀帮就是盯上她这块肥肉,所以她积极交朋友,加深和各方的利益捆绑。
另一方面,祁艳也加强了安保等级,也是怕红刀帮玩邪的。
要真是红刀帮动手,还是刀疤亲自动手,他们哪有活路!
祁菲脑子乱成一团,却又没胆子质问高玄。她想了想还是急忙给祁艳打了电话。
祁艳在电话里确认了祁菲和李嫣都没事,这才放心。
其实高玄早给祁艳打了电话报了平安。毕竟比平时晚很多没回家,祁艳也担心了。
等车进了庄园大门,祁艳已经带着人等在门口了。
看到车外表破损严重,祁艳也很担心,好在李嫣这会也醒了。她小孩子,心思简单。
虽然被吓了一跳,可醒过来就回家了,到也不觉得害怕,甚至还觉得挺有趣的。
祁艳让人把李嫣先带回去休息,她带着高玄和祁菲回到客厅。
李老管家、还有众多保镖,一群人把高玄和祁菲围在中间。
祁菲被众人眼神盯着,都有点喘不过起来。
祁艳心里着急,到没时间管祁菲的感受。她问:“到底怎么回事,你们说说。”
高玄在电话里说的很简单,就说中途出了点事情,他已经解决了。不过要晚一点才能回去。
祁艳看到车的破损状况,就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
鬼寫手 文曲才女
在众人逼视下,祁菲小心翼翼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当然,她没有转述高玄的那些话。
这种话她不信。她也不会乱说。要说也要高玄自己说。
等祁菲说完,众人就看向了高玄。
高玄对祁艳说:“是红刀帮刀疤带人劫了车。”
祁艳脸色大变:“真是刀疤?”
“反正脸上有条刀疤,长的贼丑。至于是不是那就不好说了。我也不认识呀。”
高玄对这个可不敢打包票。
李老管家在旁边阴沉的问:“然后呢,你们怎么回来的?”
高玄看了眼李老管家:“刀疤这家伙要杀我们,迫于无奈,我只能把他们都杀了。然后,就开车回来了。”
“嗯?”
“啊!”
从祁艳往下,所有人满是震惊疑惑。一群人盯着高玄,可高玄神色淡然,也看不出的什么。
祁艳还能忍住,不管怎么说,高玄把人平安带回来。高玄又是她小情人,就算吹吹牛也没什么。
李老管家却忍不住了,他高声质问:“你把红刀帮的刀疤杀了?还一起杀了三十多个红刀帮的人?”
高玄一脸无辜:“祁菲和李嫣都可以作证。”
祁菲吓了一跳,她急忙摆手,她可什么都没看到。没办法帮着高玄说瞎话。
李老管家都气笑了:“你说谎话也动动脑子,别张口就来。”
“她们是没看到刀疤。但她们可以证明,是刀疤他们先动的手。我杀他们也是正当防卫。”
高玄慢条斯理的回了一句。
李老管家觉得高玄戏耍了,他追问道:“你杀了刀疤一群人,那尸体在哪?”
“你问这个干什么,想举报我?”
高玄瞥了眼李老管家:“你这老头不是好人啊。”
李老管家气的浑身发抖,高玄明明满口胡说,却振振有词,说的像真事一样。
高玄又问:“你杀的人都埋哪了,你先说出两个来。”
醉心暖暖:灰姑娘尋愛
李老管家更生气了,眼看着老头快要被气死了,祁艳不得不说话:“高玄,到底怎么回事,你别斗气,说正经的。”
“我说的都的真话。”
高玄说:“你们不信,那我也没办法。”
他又有些好笑的说:“难道我还要向你们证明我杀了三十多个人,那我不是疯了么?”
祁艳也是无语,她想了下对李管家说:“你们先下去吧。去外面打听打听消息。”
李老管家铁青着脸带着一群保镖都走了。祁艳又把祁菲也打发走了,客厅里就剩下她和高玄。
她对高玄说:“现在没外人了,你说实话吧。”
高玄一脸失望的看着祁艳:“亏我们一起睡了这么多次,你不懂我呀。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
祁艳虽然还是不信,可被高玄这么一问,到不好意思说别的。
她解释说:“我并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事关重大,总要问清楚。”
高玄摇摇头:“该说的我都说了。信不信就随你吧。”
他到不是生气,这件事过于耸人听闻,超乎常识,祁艳不信也正常。
不过,祁艳白跟着他睡了。这点信任也没有,高玄可没兴趣解释那么多。
祁艳不知怎么的脑子就是一热:“我相信你。”
话一出口,她又觉得自己太冲动了。她又解释:“刀疤并不是一个人,他身后还有庞大的黄金协会。会长叫臧铁军,是个厉害人物。
“根据他们练武的说法,臧铁军是练武成神,枪炮都不能伤。他手下有还有不少徒弟,各自掌管一摊实力。刀疤就是臧铁军的徒弟……”
说起黄金协会,这个组织颇有历史。黄金城的名字,据说都是因为黄金协会而来的。
这几十年来,黄金城经济越来越发达,和全球的联系越来越紧密。
黄金协会作为一个帮派组织,其商业手段粗暴落后,商业信誉也不被国际资信任,黄金协会就逐渐转入地下。
黄金协会的影响力虽然收缩了,却依旧是黄金城的霸主。尤其是他们掌握着帮派势力,也没人惹得起他们。
权贵富豪们,都要和臧铁军结交,以避免各方面的麻烦。
其实刀疤这种帮派势力,最多也就几百人。真要动用官方的力量,很容易就能摧毁对方。
问题就是刀疤身后还有黄金协会。哪怕是官方,对这个组织也没什么好办法。
祁艳很忧虑的说:“红刀帮他们的肆无忌惮,可他们真要出事,就会引出身后臧铁军。”
“那你们杀了臧铁军就好了?”高玄有点不解,黄金城发展到这种规模,商人们都需要更好的经济环境。
臧铁军挡了财路,怎么还没人收拾他?
祁艳摇头:“臧铁军的庄园就在一百公里外雨林里。他在庄园养了上千人的武装力量,都是荷枪实弹,甚至还有武装直升飞机等等。相当于小规模的军团。”
“官方这都能忍?”高玄更不理解了,一个公然的武装势力,其实是对秩序的最大破坏。
任何官方都难以容忍这种势力的存在。
主神啟示錄
“雨林广阔,里面环境异常复杂。臧铁军在外围密布岗哨,就是十万大军进去也摸不到他的影子。又不敢投放大威力武器……”
祁艳叹气说:“臧铁军还和很多高层官员有勾结。大军出动也瞒不过他。他在当地土著中又如同神明一般,有十几万的信众。虽然他是黄金城的毒瘤,却没人敢动他……”
婚情邂逅 陳紫落
祁艳对高玄说:“如果你真杀了刀疤,你现在就离开黄金城。只有这样才有活路。”
高玄转生过来,一直专心强化身体。对这些事情并不关注。
听祁艳一说,才知道里面情况这么复杂。而且,臧铁军武功通神,居然是此界顶级武者。手下还有大批武装力量。
这人还真有点本事!
高玄想了下说:“那我还替你惹了麻烦了?”
祁艳苦笑说:“我又不傻,是你救了我女儿。这事怎么能怪你。只恨臧铁军和黄金协会太霸道。”
她说:“我去找王老先生,这位和臧铁军是朋友,也是他代言人之一。花钱的话也许能把事情平下来。”
祁家在黄金城也颇有势力,否则祁艳一个女人,怎么能握住李家这么庞大的资产。
“不管怎么说,刀疤是我杀的。这件事我帮你平了。”
高玄说:“不过,我还需要十天时间。”
祁艳摇头:“我知道你是位奇人,可能武功也很强。但你一个人,可斗不过臧铁军。我今天晚上安排船送你走。”
说到这里,祁艳已经信了高玄七八成。不管怎么样,高玄都救了她女儿。她可不忍心让高玄因此送命。
“那到也不急。”
高玄无所谓的说:“你先去问问情况,也许没事呢。”
看到高玄执意不走,祁艳到有些感动。这男人提裤子速度很快,关键时刻却还算靠得住。
祁艳一时有些动情,猛然抱住了高玄。
高玄是讲义气的人,急人所急。朋友有需要,他当然要配合帮忙。
两人翻滚起来,一时间都是热情如火,黏在一起。
如此折腾了几次,祁艳热情完全得到了宣泄释放,整个人也冷静下来。
进入贤者状态的祁艳,脑子也清醒了许多。
她收拾洗漱,换了件好看的裙子,匆匆带着一大群人出门了。
高玄到不累,他找了女仆长,让她准备一百斤的牛排……
女仆长面红耳赤的离开了,到不是她没见过世面,实在是高玄那一身精悍强壮肌肉充满雄性魅力。作为一个成熟女人,就见不得这样男人。
祁艳家里有一座牧场,别的没有,牛肉还是有的是。
三分熟的牛排做起来也快。高玄到了厨房,两大师父一面做,他一面吃,配合的非常好。
高玄吃完又让厨师炖了两大锅牛肉,准备明天早上吃。
突发的事情让他意识到,必须加快进化的步伐。
有着充足营养,他应该能在十天内达到此界最巅峰。
高玄并没有回自己房间,而是去了祁艳卧室。
祁艳出去找人问情况,他也想听听臧铁军那面的反应。
这个世界手机就是最快的信息传播方式。刀疤一群人都死光了。只怕臧铁军那面不会很快做出反应。
正如高玄预料,祁艳没多久就回来了。她和王豪父亲王全谈过了,只是王全也没给她准信,就是让她等消息。
事实上,臧铁军是三天后才得到准确的消息,刀疤一群人被杀光了。
臧铁军来到那座河滩,大货车已经被拆的七零八碎,大半能拆卸的零件都被搬走了。车轮也被没了。就剩下车架子实在搬不动被扔在了这。
臧铁军背手绕着车转了一圈,虽然过去了几天,河滩上还能看到一片片暗红血迹。
一群人拿着仪器在地上搜索检查,一个外表凶悍中年女子站在臧铁军身前恭敬的说:“老师,刀疤他们最后就是在这办事的。地上血迹很多,初步分析至少有二十多人的血。”
“尸体找到了么?”臧铁军问。
中年女子为难的摇头:“应该都扔进河里了。不太可能找到。到是在河底捞到了两把长枪……”
“查到是谁干的了么?”臧铁军有点好奇,在黄金城还有人敢动他的人,真的胆大包天。
中年女子说:“找到了刀疤的小弟,他们本来是要绑架祁艳女儿。最后就成这样子了。”
臧铁军微微皱眉:“祁艳,这女人有这个胆子?”
中年女子说:“具体也不清楚。好像是她手下有个保镖很厉害。据说特别能吃。曾经一次吃过整只烤全牛。”
“嗯!?”
臧铁军眼神一冷,“这是能控制胃部分泌。这是绝顶高手啊!”
“这人叫高玄。今年好像二十多岁。”中年女子对高玄情况也不熟悉。
“气血抱丹。才能掌控五脏六腑。”
臧铁军来了兴趣:“让祁艳把这人交出来,否则灭她满门。”
臧铁军的话当然要由王全转达。
王全把祁艳叫到家里,他神色严肃的说:“祁女士,臧先生这次很生气,他说要灭你满门。”
祁艳一惊:“王老,那我该怎么办?”
王全伸出两根手指:“一,把高玄交给臧先生。二,你要嫁入王家。”
祁艳脸色惨白,她低声恳求:“我不想嫁给王豪。能不能换个条件?”
白发苍苍的王全和蔼慈祥一笑:“放心,是我娶你。以后你就是豪儿的妈妈了……”
祁艳眼前发黑,差点当场晕过去。
(第二更要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