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rwxe人氣都市言情 漫遊在影視世界笔趣-第五百九十章 賠夫人又折兵看書-cs624

漫遊在影視世界
小說推薦漫遊在影視世界
万向恒听到外面有动静,可是没等反应过来,门嘭的一声被人踹开,紧随而来的是一张阴沉脸。
“是你!”
这声“是你”才落,他就被一个箭步冲上前的年轻人揪住衣领。
“你想干什么?”
回答他的是一只拳头,噗的一下狠狠地打在他的脸颊。
哼~
万向恒只觉眼前一黑,疼痛辐射半张脸。
啪~
又是狠狠一记耳光,抽得他晕头转向,左脸火辣辣的疼,眼前都是小星星。
啪啪啪~
万向恒试着反抗,然而那个看起来比他瘦弱的年轻人体内有一股超乎想象的蛮力,他非但没有推开来人,反被扇了三个巴掌,脸都肿了。
试图阻拦林跃进来的前台吓傻了,站在门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后面一个身高1.85+,体重超过200斤的男人看到总经理被打,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好的献媚时机,把前台往后一拉,上前一步直奔林跃。
“你干什么?”
这句话说完,还没等去扼林跃的脖子,未曾想前方年轻人身手灵活得可怕,猛一拧身,腿起脚落。
噗~
二百多斤的身体走着来飞着去,呜的一下砸翻了门口好几名职员,一时间痛呼四起。
后面的人一瞧这架势,哪里还敢往前凑,都躲得远远的,生怕遭了无妄之灾。
林跃踹飞多管闲事的家伙,把万向恒往地上一丢,完事又在屁股补上一脚,踹得万向恒打了个哆嗦,痛得直哼哼的。
与此同时,外面传来一阵骚动,三个穿着保安制服的男人走进来。
“报……报警,快报警。”万向恒喘着粗气说道,现在的样子看得三名保安一哆嗦,心说这还是那个日常趾高气昂,一副成功男人派头的万总?
“好啊,报警吧。”
林跃把手机往他面前一丢,扬声器里传来一个颤抖的男声:“是……是万向恒出30万要买你一条腿。”
手机屏幕里的人一脸鲜血,眉眼间满是痛苦与恐惧。
捏住对讲机的保安把手放开,看向被揍成猪脸的恒发总经理……他们,好像卷入了一桩麻烦事。
从手机里那人的供词还有眼下一幕来看,三人哪还意识不到发生了什么,这是买凶伤人反被搞,翻车了呀。
有些事情,不知道意味着轻松自在,知道了反而很麻烦,甚至会引来灾祸。
一名保安试探道:“万总?”
林跃回头看着他:“报警,打110,我倒要看看,是打架斗殴判得重,还是买凶伤人判的重,而且这个王八蛋还猥亵骚扰过良家妇女。”
三名保安很尴尬,能在繁华地段写字楼任职,当然不可能是脑子秀逗的憨瓜,刚才听到手机视频里那个人的说法,便知道自己被卷进一桩麻烦事里,现在林跃又抛下另一个炸弹,这是嫌他们知道的不够多呀。
“你……你……”
万向恒身上疼,心里急,脑子乱,已经找不到词语来形容现在的感受,不说昨天晚上五六个人动手都没搞定林跃,现在又给人家找上门来按着头打,作为一间公司的老总,平日里志得意满,人五人六,享受别人的仰视和羡慕,现在可好,当着员工的面给揍成猪头,那真是威严扫地,脸面尽失,不知道多少人会在背地里耻笑他,奚落他。
关键是对方手里有他的把柄,真要把警察叫来,事情就大条了。
现在是丢人,要是坐实买凶和猥亵妇女的罪名,搞不好会负刑事责任,万一他进去了,那公司还怎么运转?一旦构成违约,恐怕半辈子奋斗的结果都会化为乌有。
“这里……没事,出去,出去呀!”
万向恒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三名保安一瞧这架势,如蒙大赦,赶紧撤出房间,走在最后面的那个人还顺手把崩坏的门带上。
“行,你够狠。”万向恒扶着桌子,一瘸一拐走到那边的椅子坐下。
林跃从腰里掏出“黑曜石”,摩挲着机匣说道:“这次只是揍你一顿,再在背后玩花样,我会直接弄死你。我保证,是连警方都破不了案的那种死法。”
万向恒这回是真被吓住了,普通人哪里能够搞来这东西,而且强子那伙人五打一还给他打得没有还手之力,或许……刚才的威胁真不是吹牛。
“签了它。”林跃丢过去一个公文包。
万向恒拉开拉链,拿出里面的东西一瞧,发现有两份文件。
一份是恒发和烟花公司的订单合同,还有一份……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我帮你联系一家这么好的烟花公司,拿点佣金你没异议吧?”
什么叫他帮忙联系一家这么好的烟花公司?恒发和许幻山的烟花公司已经合作两年了成吗?
拿点佣金?80万叫一点?
这单生意成了,许幻山那边想必也不会亏待他。
这小子两头儿吃呀?!
万向恒呆呆地看着他。
林跃说道:“看什么看?你以为我会直接跟你要钱?开玩笑,万一你失去理智要跟我同归于尽,报警说我敲诈怎么办,所以呢,这是佣金,也是你买凶伤人的赔偿。”
万向恒眼神里的情绪很多,很碎,知道自己这次是真踢到铁板了,对面那个陈旭跟工作大厅里的年轻人完全不同,做事狠辣又能面面俱到,滴水不漏,太可怕了。
“警察来了,我拘留,赔医药费;你判刑,身败名裂,公司还有可能破产。80万和一个订单换你保住当下生活,亏吗?不亏吧……”
“我签,我签。”万向恒拿过笔,先在订单合同下面签上自己的名字,又在佣金合同签上名字,完事拉开抽屉,开出一张80万的支票推过去。
现在他只想快一点把林跃打发走,再也不想看到这家伙。
“万总,还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林跃把合同和支票收进公文包:“听说你跟宏山的李总关系不错。”
“宏山集团李总?”万向恒捂着又红又肿的脸,说话时扯动受伤肌肉,疼得嘴角直抽。
林跃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往他面前一推:“地下钱庄往外面倒腾财产太慢了,而且还有很大的风险,真要给上面查到,他就死定了,还是走正规渠道比较好。当然,外国人的胃口确实大了点,不过我很擅长跟他们打交道,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价钱绝对公道。”
威胁,威胁宏山集团李总?
不,不光宏山集团李总,其实他也在利用地下钱庄往外倒腾财产,以当下社会环境,有钱人谁不想把钱弄出去?
这小子……究竟什么来头?
林跃对他笑笑,点点桌上放的黑色名片:“别动歪脑筋哦,监管部门正愁没地方下刀呢,我要有事,那你们的乐子可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