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lr1熱門言情小說 明王首輔討論-第1358章 虛以委蛇-6x41f

明王首輔
小說推薦明王首輔
叶尔羌汗国境内多沙漠,最缺的就是水,所以上层贵族平时把玩的宠物多是鹰犬之类的飞禽走兽,像宰桑哈斯木一般爱养鱼的人十分鲜见。
宰桑府里不仅有专门养鱼的水池,屋里还有各种造形的鱼缸,此刻,哈斯木便站在天井中一只半人高的灰陶鱼缸前,背着双手,静静地观看缸中的几尾锦鲤争抢鱼食。
眼下已经是午后,阳光斜斜地照射下来,锦鲤的鱼鳞闪着耀眼的光彩,而哈斯木所站的位置正好笼罩在屋脊的阴影里,让他那张本来还算慈祥的老脸蒙上了一层阴鸷的气息。
毫无疑问,哈斯木是个曹操式的权臣,心够狠手够辣,也相当有眼光和魄力,他深知唇亡齿寒的道理,所以即使国内还在内战,亦不惜分兵五万协助满速儿对抗大明,并且一度占领了嘉峪关和肃州。
招個男鬼當媳
可惜好景不长,很快,叶尔羌这五万大军便被大明的北靖王徐晋杀得落花流水,不仅丢掉了所有占领的城池,还损兵折将,最后大将巴伊仅率两万人不到,狼狈不堪地逃回了叶尔羌国内,五万大军损失了大半,这打击对哈斯木来说不可谓不沉重。
位面無限重生
如意宦妃
然而,最要命的还在后面,明军接下来势如破竹子地灭了吐鲁番,然后把兵锋对准了叶尔羌,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东线便占领了若羌,打到了且末,西线也占领了阿速和八里茫地区。
要知道叶尔羌的国土面积虽然大,但人口却不多,总兵力满打满算才十万左右,几场败仗下来,如今哈斯木手底下便只剩五万兵力不到,而且,除去还在于阗参加内战的一万兵马,哈斯木能调动的兵力就更少了。
如今明军就陈兵在叶尔羌河的下游,随时都有可能杀到莎车来,所以哈斯木只能一边集结重兵保护莎车,一边派人试图与徐晋议和,即使议和不成功,能拖上一拖也好,因为波斯王子巴布尔承诺过会出兵支援叶尔羌的。
超級學生王 田牧童
哈斯木正看着鱼缸里的鱼出神,一名下人轻手轻脚地行了进来,低声禀报道:“宰桑大人,穆罕儿回来了,此刻正在外面候见!”
哈斯木收回目光,平淡地道:“带他进来吧!”
很快,穆罕儿便被带进来了,看上去风尘仆仆的,一见面便扑通地跪倒在地上,神情沮丧地道:“宰桑大人,那明国北靖王徐晋太强势了,属下无能,未能议和成功。”
哈斯木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失望,淡淡地道:“你起来吧,此人野心勃勃,又怎么可能放弃吞并叶尔羌的大好机会,本宰桑早就料到会是这种结果了。”
哈斯木的嘴上虽然这样说着,实则内心对议和还是存了一丝侥幸心理的,要不然也不会目露失望之色。
穆罕儿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地道:“北靖王徐晋还让属下给宰桑大人带了句话。”
哈斯木目光一闪,轻轻地哦了一声,问道:“什么话?”
穆罕儿犹豫了下才小心翼翼地道:“他说……如果宰桑大人将萨亦德大汗送去为质,他可以考虑停战议和!”
我的妹妹是陰陽眼 董三哥
哈斯木脸上那两条深长的法令纹颤了颤,似乎扯出一丝嘲讽的冷笑,然后,缓缓地背转身去继续观看鱼缸里的鱼,穆罕儿静静地站在后面,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良久,哈斯木才挥了挥手淡道:“你下去吧!”
穆罕儿如逢大赦,行了一个抚胸礼后退了出去,径直离开了宰桑府。
宰桑府就在大汗宫殿的附近,穆罕儿来到街上轻吁了口气,又抬头看了一眼不远的宫殿金顶,暗叹了口气道:“萨亦德大汗怕是活不久了。”
…………
吳小奇傳奇
入夜了,萨亦德大汗的寝宫跟平时一般,依旧灯火通明,即使站在门外,仍可隐约听到里面床上的动静。萨亦德嗜好女色,虽然年过五十,但精力却十分旺盛,每晚无女不欢,而此刻正在“例行公事”,而且那动静让年轻力壮的小伙都为之汗颜。
哈斯木背着双手踱到了房门前,两名侍卫欲见礼,只见前者无声地摆了摆手,两名侍卫便十分识趣地退了开去。
哈斯木佝偻着身子站在门前,安静地侧耳倾听里面的动静,老脸上竟然露出一丝沉醉,估计这老家伙竟然有听墙跟的癖好。
约莫一炷香左右,里面的动静终于平息了,片刻之后,一名穿着轻薄的年轻女子夺门而出,见到像鬼一般站在门外的哈斯木时明显吓了一跳,待看清是谁后,急忙行礼道:“宰桑大人。”
哈斯木色迷迷地扫了一眼女子纱衣下裸露的平坦小腹,这才挥手示意她离开,女子连忙逃也似的跑了。哈斯木整了整衣襟,举步迈进了屋内,便见萨亦德大马金刀地坐在那喝酒,身上只是简单地系了一件睡衣,露出两条毛茸茸的大腿。
“大汗还跟年轻时那般神勇,臣很欣慰。”哈斯木笑眯眯地道。
萨亦德刚剧烈运动完,此刻看上去满脸红光,看样子被软禁这大半年时间里,并未遭到虐待,而且还吃好住好玩好的,由此看来,哈斯木对自己这位旧主还算是厚道的。
萨亦德斜睨了哈斯木一眼,嘲讽道:“本汗的宰桑大人,而你还是那般的喜欢听床。”
哈斯木嘿嘿一笑道:“正是为了大汗你的江山,臣才失去了作为男人的一大乐趣,只能过一过耳瘾。”
萨亦德不由沉默了,哈斯木是最早跟着他打江山的老臣子,曾经在一次激烈的战斗中被砍伤了子孙根,后来虽然治好了伤,却留下了缺陷,从此不能人道。
萨亦德咕噜咕噜地喝光了一大碗马奶酒,唉了口气道:“哈斯木,你来这里干什么?是要送本汗上路了吗?”
哈斯木扑通的跪倒在地上,诚恳地道:“老臣对大汗忠心耿耿,天地日月可鉴,怎么可能加害大汗您呢。”
萨亦德愕了一下,继而冷笑道:“好一个忠心耿耿,你的所谓忠心,就是软禁本汗,就是追杀本汗的台吉?”
獨寵惹火妻 漫妖嬈
“明国人野心勃勃,对西域诸国虎视眈眈,台吉殿下却执意与明国交好,还要对老臣痛下杀手,老臣逼不得已才先下手为强的,老臣其实并不想这样的,若臣真有谋逆之心,大汗也活不到现在啊。”哈斯木痛心疾首地道。
萨亦德虽然被软禁了大半年,但这段时间确实没有遭到虐待,相反,除了不能不出宫外,日子还算过得惬意,所以闻言不禁将信将疑,冷道:“哈斯木,你若真的对本汗忠心耿耿,那便放了本汗,并且交出兵权,本汗念在你一片忠心的份上,可赦你无罪。”
哈斯木摇头道:“臣可以放了大汗,也可以交出兵权,可是拉希德台吉并不会放过臣啊。”
萨亦德皱眉道:“那你想怎样?”
“臣和拉希德台吉已经水火不容,大汗若亲笔下旨处死拉希德台吉,臣便放了大汗,并且逐步交出兵权。”哈斯木道。
萨亦德也不是傻子,断然拒绝道:“不可能,虎毒不吃儿,本汗怎么可能下旨处死自己的亲儿子呢,不过你不用担心,本汗承诺了赦免你,就绝对不允许台吉对你不利。”
哈斯木摇头道:“可是臣已经对外宣称拉希德台吉勾结明使刺杀大汗了,大汗是要替他翻案,然后把罪责定在臣的头上吗?”
萨亦德冷道:“那你想怎样?”
哈斯木沉吟了片刻才道:“大汗不处死拉希德台吉也可以,不过不能给他翻案,大汗还要下一道旨确认他勾结明使刺杀大汗的事实,然后免了他的死罪,削去台吉的身份,让他失去继承汗位的资格。”
碧天劫
萨亦德目光一闪,这条件他倒是可以接受,但是他有点信不过哈斯木,淡道:“哈斯木,你已经掌握了全国的军队,为何突然间让步,别说什么对本汗忠心耿耿的屁话,本汗不信。”
極品兵皇
哈斯木犹豫了片刻,站起来道:“不瞒大汗您说,明国人已经灭了吐鲁番,如今正对本国用兵。”
萨亦德吃了一惊,脱口道:“当真?明国人打到哪了?”
“阿速和八里茫地,还有若羌都被明军占领了,臣日前派人试图议和,但明军主帅北靖王徐晋明言要臣的人头,还要与大汗你亲自谈判。”哈斯木颤声道。
萨亦德面色变了变,继而哈哈大笑道:“难怪你这老东西今日会跑来跪下求本汗,敢情是火烧眼眉了。”
“大汗,臣对叶尔羌忠心耿耿,臣死无所谓,可是明国人野心勃勃,倘若打过来,绝对会吞并整个叶尔羌的,这个时候,咱们国内应该团结一致,共同应对强敌。”
萨亦德面色一沉,淡道:“你说得有理,也罢,本汗便出面与明国人谈判,不过,你真不担心本汗把你卖给明国人?”
tfboys之愛我你後悔
“臣自然担心,所以大汗只有确保了臣的安全,臣才会逐步交出军权。”哈斯木狡猾地道。
萨亦心中冷笑,老东西想跟本汗虚以委蛇,那本汗也跟你来个虚以委蛇,于是点头道:“拿纸笔来,本汗这便下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