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728l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漫漫仙路奇葩多笔趣-第1333章 各有各的祕密(中)-hkyfj

漫漫仙路奇葩多
小說推薦漫漫仙路奇葩多
林天赐本人并不排斥坐船,甚至还有点喜欢。
他上辈子是个住在三线内陆城市的打工仔,除了在电视上,基本就没看过真正的大海和大河,坐船的机会更是仅限于去公园划那种小船。
所以对他来说,坐船还真有点新鲜。
但之前在利莫里亚的旅行让他转了性,接近三个月的利莫里亚之行,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船上随波逐流,现在林天赐对于船十分腻歪。
其他人不知道林天赐怎么想的,学生们看到了地方,纷纷从大篷车上下来,在学院老师的指挥下列队整齐,顺便点一点看有没有少了谁。
由于学院与学院之间的竞技算是很重要的一个项目,国家方面也对此非常重视,早在众人出发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路上的安排。
有人早早包下了当地的一座旅店,跟来的士兵更是直接在旅店周围50米的位置拉起警戒线,防止一切有可能威胁到学生们安全的隐患出现。
这家旅店应该是经常与学院方面合作,毕竟这种踢馆项目一年就有一次,对于学生们的到来也见怪不怪,非常热情的把他们都迎了进去,并在极短的内就摆上一桌营养均衡的好菜。
这也是开了一天车的林天赐,感觉最舒服的时候,饭菜虽然也是以河鲜水产为主,但比起利莫里亚特别喜欢汆丸子的风格,当地人显然更懂得怎么做好吃,肉鱼奶蛋各类蔬菜应有尽有。
就是可能觉得客人都是学生和老师,且都是法师,所以并没有安排酒水,需要林小哥儿特意找旅馆方面的人要。
结果这也让那帮正处于青春躁动期的学生们纷纷表示想试试葡萄酒,作为法师通常都为了保持理智不会饮酒,学院内当然也不会有,这事儿还是挺新鲜的。
于是林天赐就被老师之中的教导主任批了一顿,因为他带了个坏头儿……
吃饱喝足,老师们立刻让学生们各自回房休息,接下来的旅行可不想在本国国内那样安全,需要留心很多地方,必须有充足的精力应对。
恒星之子
其实不用他们多说,昨晚熬了一宿的学生们在吃过晚饭后也都困的不行,打着哈欠就回房睡觉了。
“林天赐先生,萨琳娜女士非常信任你,请不要辜负她的信任。”
跟林天赐说这话的就是带队老师中的教导主任,一个年近四十的中年女性,一身严肃的紫黑色法师长袍,脸上始终带着死板的表情。
简单的说,学生看见她不管有没有犯事心里都一哆嗦。
特種宗師 點燃太陽
这也是林天赐最不擅长低于应付的类型,他以前上学的时候就没少挨批……
对于林小哥儿这个突然加塞进来的家伙,教导主任和很多老师都表示困惑,毕竟这种重要的事情里突然掺和进来一个之前完全没有任何接触的外人,怎么想也不是正确的选择,万一他心有不轨,就等于在队伍里放了个定时炸弹。
尤其是听说这人还是女生宿舍骚乱的当事人,老师们对林天赐的信任程度可想而知。
穿越之禦醫
不过由于是院长萨琳娜的要求,大家也都就捏着鼻子认了,对林天赐的态度当然也是不冷不热的那种。
“刚刚点名的时候,我没有看到诺拉小姐,老师们正在安排巡逻,我希望林天赐先生能去找一找她,附近有士兵看守,她应该不会离开太远。”
林天赐当然也不想跟这种更年期进行时的严肃古板大妈多废话,拎着葡萄酒的瓶子表示这就去找。
别人都吃完回房了,就林天赐自己还在大厅里自斟自饮,也难怪老师们对他没啥好印象……
带学生出来,最让老师头疼的就是学生们有时候根本不按照流程来,一旦瞎跑跑丢了,是非常蛋疼的一件事。
絕殺末日世界
尤其学生们还都是十几二十岁这个年纪,正是跳脱且精力极为旺盛的时候。
林天赐顺手把葡萄酒瓶子塞进次元口袋,溜溜达达的出了旅馆大门。
瘋狂的硬盤
就像教导主任说的那样,门外有士兵把手,他们在距离旅馆50米的位置拉开了警戒线,几乎每个角落都站着人,并且也安排了专人巡逻,不可能有人悄无声息的进来,当然也不可能有人自己跑出去。
顺着旅馆的墙壁绕了一圈,林天赐走到后方,应该是马厩的位置时,听到了压低的对话声。
“嗯、我知道,大概需要一两个月……现在还不能肯定。”
霸道男人很兇殘 趴耳兔
声音来自分隔开马厩的木板后面,林天赐刚要走过去,就看到诺拉抱着那根让人头皮发麻的法杖走了出来,正好跟林天赐走了个面对面。
她看到林天赐的时候一愣,随即低头点了一下,算是行礼,然后就想越过林天赐返回旅馆。
“你刚刚再跟什么人聊天吗?”
林天赐往前抬头望了望,没有看到马厩边上有人的迹象。
“只是魔法通讯。”
诺拉依旧用平和到听不出任何语气波动的口吻说:
“我跟家里简单的汇报了一下。”
“你家在这附近?”
现阶段,魔法通讯仅限于短程,长距离的魔法通讯非常困难。即便是修士们想进行远距离的法术通讯都需要借助‘传讯法阵’,亦或是干脆有地仙以上的修为。而魔法这边因为发展缓慢的关系,几乎不存在有长距离魔法通讯的人,所以林天赐才有此一问。
“嗯……算是吧。”
诺拉并没有正面回答林天赐的问题,只用了个模棱两可的糊弄。
不过她稍稍停下脚步,问了个古怪的问题:
“林天赐先生,你们修士真的能活一千年吗?”
估计是诺拉也听到了他跟法拉的对话,林天赐很自然的点点头表示肯定。
“噢,真想有一天能研究你们长寿的秘诀。我想活的更久。”
“为什么?”
诺拉和其他学生一样,都是十几二十岁这个最跳脱,也最酷爱作死的年纪,他们的人生还长着呢,一般也不会去琢磨养生长寿之类的事情。
“因为我怕死,我怕坠入无尽的黑暗。”
说完这句话,诺拉也没有多解释,随即便踩着地上的稻草从后门进了旅馆。
林天赐挠头不已,你一个研究死灵法术的死灵法师,居然怕死?
话说回来,突然感觉萨琳娜说这三个需要重点注意的妹子身上,好像有很多秘密啊……
–‐‐——–‐‐——
学生和老师的队伍以及作为护卫的三百多士兵就在旅馆停留的一晚,第二天天色才蒙蒙亮,教导主任就把所有人从床上叫了起来,简单的洗漱之后随便对付了口早饭,便再度踏上旅途。
和林天赐担心的一样,他们确实需要坐船。
这部分也早就有人给安排好了,学生和老师们来到港口时,一艘大帆船在此恭候多时。
除此之外,另外还有两艘军舰在附近待命,连同那三百全副武装的士兵一起给这帮学生提供安全保护。
由于参加学院交流或者说踢馆的学生只能参加一届,所以这帮学生们也是头一次坐船,一个个好像都很兴奋。
在用斜板将魔导大篷车全都装上船之后,这帮学生在甲板上来回乱窜。
但林天赐对于船,已经感到了厌烦。
好在按照日程安排,坐船的日子只有三天,顺着这条大河到达出海口附近的时候就会下船继续转为陆路前进。
学生们是一群精力旺盛的家伙,跟来的老师不得不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生怕这帮家伙瞎跑一个不留神从船舷上掉下去,尤其是等船只张开风帆起航之后,学生们对操控这艘船的水手都表示强烈好奇,希望弄明白船是怎么开起来的。
这种乱局直到教导主任忍无可忍发飙之时,才终于有所收敛。
重生之戰鬥在魔獸世界
林天赐当然不在那帮咋咋呼呼的学生当中,他现在正靠着船头,终于有时间听赛丽科普一下有关于这个位面的相关情报了。
“咒文之心的魔法和绝大多数位面的魔法有根本性的不同,当然,随着位面旅行者的到访,他们也吸收了一部分其他位面的魔法知识,其中也包括上古精灵留下的部分遗产。”
“具体在哪方面不一样?”
“魔法这玩意儿追根揭底不过是利用魔力构筑法术模型,最终释放出去,这是上古精灵的施法方式,也是绝大多数位面的魔法使用方式。”
魔法之所以难学就在这儿,如果是那种入门级别的小法术,例如林天赐都会的舞光术,法术模型非常简单,熟练以后打个响指就能用出来。
但越是高级的法术,法术模型就越是复杂,法师们不仅需要把模型的每一个细节都记忆的清清楚楚,还需要保证构筑模型的‘笔划’不能出差错,最重要的是,在紧急的战斗当中这一切都必须尽快完成。
“咒文之心这边所用的法术,则是将构成法术的模型分割为了上百个不同的符文,通过符文的组合,构筑法术模型进而释放法术,如果想要开发新的法术,就改变符文的顺序和构成,乃至开发新的符文即可,所以他们的魔法也被称之为符文魔法。”
“这好像很利于学习。”
记住复杂的模型跟记住构成模型的符文相比更加复杂,这就类似于学中文之前先学拼音,能提高记忆的效率。
“是的,他们的魔法相较于精灵的施法方式更容易学习,加上咒文之心的魔力水平比其他位面高得多,诞生拥有强大魔力天才的概率也更高,所以他们的法师数量远超其他位面,这也是咒文之心的魔导技术发达的一个重要原因。”
不过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不然咒文之心当地所用的符文魔法早就普及到其他位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