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t96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修真必須敗-第九百六十四章紅粉香陣熱推-wm6oh

修真必須敗
小說推薦修真必須敗
丁乙追踪了五个多小时,才总算得知了蜃海大致的情况。根据浮岛上众人的描述,证实了丁乙先前的推测,这果然是围点打援。蜃海还没有被道源摧毁,极有可能,这是道源刻意而为之,道源正在蜃海这边设下陷阱,等着自己上钩呢。
丁乙已经无法继续监听下去了,他收回了所有藤壶傀儡和游鱼傀儡,将梭鱼潜舰的功率设置到最大,往蜃海方向,急速前进。
而此刻,袁真被何颖带去了潮音岛。潮音岛上有一个潮音洞,这是一个大型溶洞。这个溶洞事前进行了布置,地面上,铺着厚厚的兽皮,四处都是鲜花,山洞里面有数百位美貌的女修,她们正静候着他们的到来,她们一个个有着不俗的容颜,燕瘦环肥,春兰秋菊各有千秋,她们穿着单薄的纱裙,里面真空,妙处隐约可见。
“小天师,这是国师让我为你布下的胭脂阵,这里所有的女人,都任君采撷,你不用客气。”何颖笑嘻嘻说道。
袁真满脸通红,正不知该如何才好,他见到何颖也开始褪去衣衫,袁真的脸更红了。
“黑凤姐,你这是……”袁真突然发觉喉咙有点干。
“以小天师你的名望,天下那个女子,不想委身与你?姐姐也你很想与你合籍双修呢。”何颖挑起袁真的下巴痴痴笑了起来。
袁真有些手足无措,洞里面众女修笑的一个个花枝乱颤。袁真无意间一瞥,他发现他的师姐司南,也在人群之中,他不由的一愣。
司南看到袁真正望着她,一本正经解释道:“大家都是同门,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自然也要过来分杯羹,另外,也是帮你在一旁盯着,免得你盗采了元阳。”
这时人群两边分开,走出一位貌若天仙的女修来。
“我是钟情,是这次无遮大会的指导,小天师有任何不懂的地方都可以问我。”
司南向袁真介绍道:“这位钟情钟大家,是天仙门的门主,她的姹女仙录已经修炼到了第七重,双修之事最是熟稔,她是老师专门为你请来的指导老师。”
袁真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液,这红粉香阵他有些吃不消。
即便是看了再多风月片,这‘看’和实际接触还是有很大的不同。一时间,他脸红脖子粗,人都有些恍惚。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两条柔弱无骨的手臂探过来,八爪鱼一般勾住他的脖子,他不禁一颤,何颖的臻首,已经贴住了脸颊。
亡國魅姬 琉璃苣
黑凤凰何颖妖魅的眸子,有着迷离的风情,绛唇微张,丁香舌吐 ,轻轻舔了一下他的耳廓。
“今日不谈风云,只有风月……”
袁真有些害羞,身子酥麻,像被电到了一般。司南这时她的双手已经探出,轻车熟路的为他宽衣解带起来。
袁真不禁犹豫起来,这种风流香艳阵仗,他内心有些抵触,正如道源所说,袁真有些精神洁癖,不过这时,他身陷红粉香阵,在强烈感官刺激下,他都有些情动,潮音洞很多的布置,是专门助情的。靡靡之音,炫彩之色,香薰蜡烛,还有诸多活色生香的美女,一时间,袁真情不自禁,激发了他原始的本能。
袁真喉咙里发出一声嘶吼,眼中迸射出噬人的光芒,他一把搂住了黑凤凰何颖的蛮腰,就要挥戈挞伐。
钟情笑道:“不要猴急,慢慢来,今儿个,要让小天师好生体验,这销魂蚀骨的滋味……”
浪子人生 張大年
无数只婀娜的手臂伸出,无数款款轻柔的女子围拢过来,袁真,很快就失陷,这香艳的无边春色里面。
袁真这边是春色无边,丁乙这边却是忧心忡忡。越靠近蜃海,丁乙就越心悸。一艘艘原先隶属蜃海的战舰,被打爆,悬浮在海中,和大量的海中垃圾混合在一起,有时,丁乙甚至还能看到半完好无损的机甲,里面的机甲武士已经牺牲,机甲就像一副活棺材一样还保护着里面的机甲武士的身体……
也许是洋流将这些物什冲过来的,也许就是在这片海域,蜃海的守卫者,与进犯的神武帝国修士,展开了一场大战,这里就是战场。
丁乙的心情非常沉重,他见过了不少惨绝人寰的人间悲剧,他自己也亲身经历了数场血腥杀戮,按说他不应该有什么剧烈的心理反应,不过眼见这些战争造成的疮痍,丁乙心里还是很不好受。
灵舟上,小灰突然支棱起了耳朵,惊觉的抬起了头,小黑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它打了个响鼻,再度将身体蜷伏起来。
丁乙将侦搜法阵的级别调到最强档位,灵舟上的显灵阵上,一个土黄色的灵力源,显现了出来。
越靠近蜃海,丁乙的行动愈发谨慎,他早早的收起飞鸟傀儡,将梭鱼潜舰下潜的深度,下降到了水下七八百多米深。丁乙这是在刀尖上跳舞,他现在和道源的实力天差地别,他可以从从容不迫的从于超眼皮子底下逃走,可是他没有把握在遭遇到道源后,还能安然离开。
天元师是他现在,还无法逾越的高山,以他对道源的理解,道源绝不可能,会给他任何逃走的机会。只要撞见道源,那绝对是死路一条。
越往蜃海前进,海水愈加浑浊,显灵阵上越来越多的灵源点,像一个个醒目的火把一样,将显灵阵点亮。
距离加上感应程度,几乎都不需要丁乙再做进一步的分析,他知道,这些灵源来自于一个个前来围剿的大宗师。
眼见这显灵阵上,密集的光点,丁乙的心不禁悬了起来。
显灵阵上的每一个光点,代表着那里有修士在释放大型法术,极有可能,那里就有一位元级大宗师。
四五十个闪亮的光点,出现在显灵阵上,越往蜃海方向前进,光点越多,往蜃海疾行,不大一会儿,一些淡淡的小亮点,也渐渐出现。丁乙的眼神,凌厉了起来。
尽量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进入蜃海,与王胄,杨君吾他们汇合,现在不是逞强斗狠的时候。
丁乙深吸一口气,他愈发谨慎起来,灵舟上放出鱼群,这些游鱼傀儡,足足有上千条,包围着梭鱼傀儡,往蜃海方向游去。
海底的沉船越发多了起来,海水也更加浑浊,丁乙小心翼翼的驾驶这梭鱼傀儡前进。
‘滴滴滴……’一连七声,神脑接驳上了蜃海这边的初级灵网。
蜃海这边的灵网架设不足一年,蜃海这边对灵网的运行还处在比较低级的阶段,丁乙没有联系王胄他们,而是通过灵网,先了解蜃海现在的情况。
海量的信息用了进来,通过神脑运行转化之后,一条条信息按照丁乙的算法,按重要程度,反馈到了丁乙这边。
拐個王爺做夫君 風車火苗
半晌,丁乙身形闪动出现在了显灵阵跟前,双手如飞接连打出一个个法诀,很快显灵阵上一个光点,被丁乙切换成一幅清晰画面。
超級至尊系統
无数的海妖,游鱼发狂的追逐着一艘潜舰,这些海妖实力虽然不强,但是数量巨多,蚂蚁多了能咬死大象,潜舰的情形非常乐观。
潜舰上有效的武器,是一种红色的烟雾状炸弹。一发这样的炸弹足以影响方圆一百多米的水域。
潜舰虽然开足了马力,全速想要摆脱这些海妖、游鱼,它不断的往身后释放烟雾状炸弹,但是因为面对的追兵数量,还是太多了,它有些应接不暇。
海妖对潜舰的影响非常明显,一些大型海妖,像座头鲸,和鲸鲨,角鲨,巨海豹,这些都能给潜舰造成巨大伤害。
潜舰的情形现在是岌岌可危。最让秋彦他们揪心的是,潜舰的操作系统,这时发生了故障,偏离了逃跑航线不说,几乎完全不受控制的在海里兜起了圈子。
魟鱼潜舰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好几处武器平台的射孔放下了挡板……
魟鱼潜舰,是目前蜃海,最有效的攻击平台,这四天时间,依靠魟鱼潜舰,周煜和王胄没少阴人,死在他们手中元级修士已经达到了两位数,更不要说那些玄级的修真者了。
依托这件攻击利器,蜃海这边取得了些许平衡,让进攻蜃海的帝国修士,在围剿的战斗中,没有像最初那样顺利。甚至依靠这件杀伤力犀利的攻伐利器,蜃海这边还夺回了几座小岛。
“秋彦,到底怎么回事?潜舰怎么失控了?”周煜大声呵斥道。
【完】先婚後愛 如果這樣
“应该是船上的控制系统,先前被那只灰角鲨给撞坏了,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尽快修复好船只的。”秋彦这时也是满头大汗。
魟鱼级潜舰的核心,是以神脑为核心的控制系统,当下,这船上的控制系统像失灵了一般,完全不受秋彦的控制,也难怪秋彦会如此紧张。
劍神修魔 大車
雪狼謠 書自清
先遣队出发前,几个专职人员,被丁乙专门进行了约谈。约谈的核心只有一句话,那就是在危急情况下,如何应对。
神脑是丁乙傀儡术的最高成就,这玩意儿,可不能落到神武帝国手上。事不可为之时,彻底摧毁神脑,是第一要务。
秋彦是这艘潜舰的舰长,秋彦从众多水修里面脱颖而出,成为这艘潜舰的舰长,他真的不想将自己视若珍宝的潜舰核心摧毁,他还在做最后的努力。
王胄这时说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外面的海妖,似乎少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