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2snp火熱都市小說 萬界最強之光 線上看-第910章 手段起西方 推動劫數!讀書-9lu1t

萬界最強之光
小說推薦萬界最強之光
一副质问叛徒的语气,听得麒麟有些别扭,满是好笑。
这话听着好像真就曾经是一员来着。
可惜,麒麟从来就不是跟他们一伙的。
“这话即便就退一万步来说,假设我曾经是你们的一员。”
“看着如今的洪荒演化,壮丽景色,我也不会后悔当初的选择。”
“难怪要起劫数,要争,要战,要杀伐,因为你们从来都不懂盘古。”
这事儿说高深一点儿,那是大道独争。
浅薄一点儿,那就是理念的冲突。
其他方面的冲突,还可以通过别的方式解决,比如谈判什么。
唯独这种核心理念的问题,根本没有融合调解的可能。
“亏你也有如此修为,怎说出如此言语。”
“大道独争,若懂盘古道,岂非丢弃吾等之道。”
三千魔神执掌法则,秉承大道所生。
兇冥十殺陣
除非无量劫数,否则生命便是常态恒久。
漫长无量的生命,修行之道便是唯一的信念坚守。
便是身遭劫数,也半点儿没有迟疑动摇。
道之所生,唯道坚守。
怀疑自身修行之道,失了坚守。
便是活着,也形同傀儡一般。
“小东西,遇到本座,该是你的缘分。”
“既是如此认可盘古,本座便送你去见盘古。”
那魔神周身散发威严玄妙,抬手无情向着麒麟镇压而下。
虽说伤损在盘古手里,然能在劫数中逃脱,又何尝不是本事的体现。
起码鸿钧以及扬眉,没那个本事以及自信,可以在开天大劫中逃脱。
但凡有一丝的希望与自信,以堂堂混沌魔神的尊严,断然不可能寻求庇护。
虽伤损,却能逃脱性命,而且还蛰伏洪荒。
若不是麒麟行走于五行间,察觉不对。
无量岁月之后,此蛰伏洪荒的混沌魔神伤势恢复,必然掀起一场大劫难。
实在不必怀疑,所有侥幸自盘古手里逃脱的混沌魔神,都有一个差不多的一致目标,那就是毁灭洪荒。
尽管因道之差异,所行手段做为,可能多有不同,这个大方向目标,是断然不会出错的。
“老家伙,经历劫数后,一身顶尖实力,怕是连三成都未能留存下来吧。”
“连五行魔神都宰了,难不成还怕你残破之躯不成?”
麒麟哼了一声,临危不惧。
戀上腹黑真命天子 雪浩哲
谨慎紧绷,不敢有一丝的放松。
真切与混沌魔神交过手,可是太清楚混沌魔神的手段霸道,诡异。
纵然眼前这个,仅剩下三成不到的实力能耐,也万不可大意。
面对这些横行混沌的老家伙,稍稍一大意,便必然是被镇压的永世翻不了身。
别看一个个伤损自盘古手中,无比凄惨。
却也莫忘了,自那道之所起时,便只有一个盘古。
麒麟嘶吼,一身五行道韵施展。
无数的五行元气汇聚,形成五柄长剑。
麒麟自是不需要什么兵器的,其强悍身躯,便是最好的兵器。
真需要兵器对敌,神通幻化便足矣。
跟在卫无忌身边这么长时间,最为熟悉的,自然还是剑。
对那柄看似普通不过,却以量劫为食的木鞘长剑,也再是熟悉不过。
意识中勾勒那柄木鞘长剑图形,与五柄以五行成就的长剑连同。
霎时间,那五柄以红黄蓝白黑五色显示自己的长剑,悬浮特殊的方位。
剑身各自绽放豪光,形成一个整体。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以五行为基础形成的剑阵。
以五行道掌控剑阵,无数五行剑气施放,集中对着那混沌魔神施展的威能轰了过去。
剑走直线,一往无前,决然霸道的威能,轰碎了混沌魔神施展的威能,继而直接作用在了那残破身躯之上。
混沌魔神一声怒然悲呼,纵然是虎落平阳,也不是狗能欺的。
麒麟自然不是狗,欺负欺负混沌魔神,似乎也就不是事儿了。
以战局为中心,虽有混沌气息的遮挡掩护,威能影响还是至少扩散到了十万里之外。
恒久状态下,便是存在时光的概念,也是较为模糊的。
恍然间,便不知过了多久岁月。
反正这一日,十万里范围内一直如开水般沸腾的先天灵气,归于平静。
那为混沌气息笼罩之地,麒麟长出了一口气。
即便是有剑阵相助,与混沌魔神的对抗,也极大的将麒麟损耗了一番。
感知那混沌魔神的气息,已然泯灭于剑阵当中。
麒麟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还是不敢有任何的大意与怠慢。
不是怂,实在是这些混沌魔神的手段,是超乎想象的诡异。
剑阵依旧高悬,受麒麟心念控制,却是各自喷吐红黄蓝白黑五道神火,向着那围困核心地带,猛烈烧灼。
“啊!”
“心狠手辣的小兔崽子!”
“道之长存,吾便长存,总有一日,吾要与你清算这笔账!”
仙河圖
五色焰火猛烈烧灼,又不知多长时间,一声不甘怨毒的嘶吼响起。
怨毒与恨意,就算有剑阵与五色神火,也不能抵挡。
那五行剑阵实在是厉害,就算是拼死抵抗,也非三成威能便可行的。
败于剑阵后,再多的折腾,都是无济于事。
收敛自身气息,守护一点真灵留存。
想着自然是给麒麟麻痹大意中,来一记狠得。
若是可以的话,没准儿还会凭此真灵之威,重新寻找一个寄托所在。
彻底摆脱混沌魔神的身份,自然更方便融入洪荒。
盘算自然是不差的,可惜麒麟就是不上这个当。
剑阵威能未减,又来了五色神火烧灼。
守护真灵的一丝力量,根本就扛不住。
留下那满是恨意怨毒的话语,便彻底的灰飞烟灭了。
听着那恨意怨毒的话语,本来就有些悬着的心,猛然提高。
不是怕,至少不能说是惧怕。
茅山術師
应该说是后怕以及庆幸。
幸好多了一些机警,哪怕损耗增加,也多使用了一轮手段。
要不然的话,真要栽倒在混沌魔神的坑里了。
混沌化五行,五行自然可以吸取混沌气息。
只不过有些不太好炼化而已。
好在麒麟所求不多,仅是恢复损耗而已。
待损耗恢复完成,麒麟精神抖擞,抬步入那剑阵中心。
只见那五行剑阵中心,多有玄奇绽放,道韵飘逸。
仅是一些味道没入鼻尖,便让麒麟感觉甚是舒爽。
好歹也是混沌魔神,就算是残破之身,留存下来的东西,也非等闲可比。
有此收获,麒麟的付出便是大大值得。
得此混沌魔神遗留,麒麟实力自是能向前再进一步。
此刻麒麟的修行,虽说是站在了五行道修行的顶尖。
这个顶尖,却是麒麟自身所能到达的高度,而非这条道的顶尖。
即便是赢了五行魔神,得了其一身留存,也未曾能踏足五行道的顶尖。
五行魔神是鸿蒙未判,混沌初开之时,唯一掌握五行大道变化的魔神。
却不代表,其已然踏足五行道的巅峰。
麒麟虽说现在比五行魔神,还要往前挪那么一步,这一步却是实在是不容易。
修行到了相当境界之后,每一步的向前推进,都是相当的不容易。
现如今麒麟有此混沌魔神的遗留相助,前进的步伐,倒是可以轻松一些。
依旧未曾撤销剑阵,做为闭关炼化混沌魔神底蕴守护。
鋼鐵俠大戰!鋼鐵俠 軒轅雪嵐
麒麟安稳趴在那里,以自身道韵将混沌魔神的底蕴,经历时光消磨,逐渐炼化。
而那已然所起的量劫,在时光的酝酿推移下,已然彻底成型。
什么时候爆发,这是个谁都说不好的事儿。
但毫无疑问的是,一旦爆发,必然又是一场大战,尽是血雨腥风。
“哎!”
“已然是避无可避,无从选择,这难道就是我凶兽一族的宿命吗?”
穷奇深深叹息。
武逆屠神 春語醇思
忧心族群,回归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求见神逆,告知量劫所起。
神逆既能成为凶兽一族的王者,得自混沌魔神血肉之上的传承,自然更多。
当然也明白量劫二字代表着什么,将是何等的凶险恐怖。
将一切所能想,所能行的办法,都用遍了,依旧未曾有任何的功效。
量劫气息的推动,依旧势不可挡。
属于量劫的气息,已然深入每一个凶兽。
因煞气的影响,这些凶兽本就没有多少智慧与自控能力可言。
受量劫气息的影响,本性更加的暴动,便是有神逆跟四大凶兽出手,也难以镇压。
以至于后来,连神逆以及四大凶兽,也受到了量劫气息的影响。
要不是一滴血液散发清香,守护着神智,穷奇自己恐怕已经暴乱了。
现在还能保持清醒,也可以用这份儿清醒带动神逆跟其他三位凶兽。
但随着量劫气息推动的越发恐怖,这样的日子还能维持多久,穷奇也不清楚。
现在能做的,便是行能力之内的一切事。
纵然清楚以自身之力,不可能扛得住大势滚滚推进。
也必然是行之该当所为,能扛过一日便是一日。
“我已经想好了,既然大劫不可逆,硬抗不是办法,那就唯有顺势所为。”
我的death壞老公
“借助劫数,成全我凶兽一族的无上霸业。”
这一日,神逆召集四大凶兽,说了一番让穷奇瞠目结舌的话。
“穷奇,本王知晓你之意。如今劫数已然有所成,仅躲是躲不掉的。”
“若能躲得掉,便不会有如今的洪荒天地,更不会有我们。”
“既然躲不掉,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果断出击。”
“就算是凶险至极,本王也相信凭凶兽一族的底蕴,能在劫数中争夺一线生机。”
神逆看出穷奇所想,故而言道。
“王此言无错,相比跪着生,吾宁愿站着死。”
四大凶兽之一的混沌言道。
“穷奇,你若怕的话,现在就退出凶兽一族。”
四大凶兽之一的梼杌言道。
“屁话!”
“吾若怕,想逃遁的话,当初便是机缘,又何必等到现在。”
穷奇当即怒道。
“穷奇,你之心,吾等自然明白。”
“现如今也不是说气话的时候。”
“若真到了事不可为的那一步,不要任何犹豫,不要半分迟疑,紧抓属于你的一线生机。”
“若真能以此生机而逃脱性命,也不至于吾凶兽一族,彻底灭绝洪荒天地。”
“若是能如此的话,便是吾灰飞烟灭,也可安心了。”
有奋起一击的决心跟勇气,对于后事,却也有安排。
能做凶兽一族的王者,自不是以武力镇服四大凶兽便可,那么简单。
“多余的话,已然不用说了,切记,切记。”
言罢挥手让四大凶兽退下,静待那最后爆发时刻。
“都到了如此程度,居然还不见任何动静儿。”
“看来这些生于混沌魔神残破血肉之上的家伙,倒也有几分福源与能耐。”
“早早晚晚都得来这么一趟,早一点儿自然比晚一点儿要强。”
“还是让吾相助一臂之力吧。”
意念与威能,自西方所起。
推动那冥冥所存的劫气滚滚向前,直到将整个凶兽一族覆盖。
霎时间,无穷杀机笼罩整个洪荒天地。
所有的生灵,内心都被一层阴霾所笼罩。
能无视此阴霾,不受任何影响,自是劫数之外。
受不了阴霾的影响,便是劫数之内。
“混账!”
劫数气息滚滚推动的刹那,穷奇便有所感应。
虽然这一刻是早早晚晚的事儿,但此刻的量劫推动,明显不对劲儿。
穷奇可以肯定,必然有一只手,在背后推动。
虽想不到具体是谁,但必然是那些混沌魔神。
穷奇心绪翻滚,很想以杀戮宣泄一番。
不是量劫中无谓的损耗,而是针对那背后的黑手。
如此推动,将整个凶兽族群拉入深渊,穷奇焉能不恨。
恨归恨,眼下却也是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
“是他?”
劫数被推动的刹那,各自寻得修行场所的鸿钧,扬眉,虽不在一处,却是一同睁开了眼眸。
切实经历过劫数,自然能感知到不对劲儿。
一些气息虽淡,追根溯源的话,却是起自西方,其余的话,便不多说了。
“起自劫数,所修无量劫,说来还真是有些头疼。”
武俠世界大穿越 我叫排雲掌
鸿钧盘坐,头顶一块儿残破玉蝶悬浮。
虽是残破,威能也是无穷。
协助鸿钧快速修行也就罢了。
流沙如溪
如此时刻,还相助鸿钧窥见了那起自西方手段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