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abd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起點-第五百七十五章曲折離奇鑒賞-k5qp6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从戎多年,自认为自己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一个人了。
空間重生之絕色獸醫
南征北讨,东奔西走数载,什么深山老林,无边的原野,孤寂的旷野,茫茫戈壁这些令人崩溃的地方自己都已经司空见惯了。
然而此时此刻深宫大院之中的怡安宫前,柳大少竟然隐隐还是有种脊背发凉的感觉。
孤寂的旷野,茫茫戈壁之上,更大的风,更加喧嚣的狂风柳明志都遇到过不少,纵然如此,柳明志还是不由自主的会胡思乱想。
总觉得自己的背后有什么人想要拍打自己的肩膀一下。
不是柳大少胆小如鼠,实在是周围的风声跟太后陈婕讲述的话语及其不合时宜的契合在了一起,令周围的气氛不自然而然的变得有些诡异。
柳大少敬畏这些,却不相信这些。
但是今天他动摇了。
陈婕本就有些不自在的神情,见到柳明志的反应之后更加的不自在了。
傾城魔女
听着那些平日里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今日却感觉有些阴森森的穿堂风,陈婕美眸紧张的四下望了望,悄悄地的紧了紧自己的宫装。
众所周知,被子可以隔绝一切恐怖存在。
现在没有被子,衣服也算是给自己一些小小的心理安慰了。
柳明志脸色纠结的将目光从陈婕身上移开,他心里知道,自己现在的心里反应都是因为陈婕额举动引起的。
继续看她,不知道自己会胡思乱想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人吓人才更吓人。
不行,得喝两杯酒水压压惊。
什么妖魔鬼怪,不存在的。
柳大少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倒酒的动作有些发颤。
越是告诉自己不要乱想,越是忍不住往那方面乱想。
将剩余的酒水全部喝下,腹中的热气令柳明志的心境好了不少。
放下酒壶的柳大少似乎想起了什么,解下腰间的天剑,一把将剑刃抽出一半,举重若轻的放到了石桌之上。
剑刃之上冷厉的气息令柳明志精神为之一怔,背后有什么东西的奇怪感觉瞬间荡然无存。
重生之致命嬌妻 橫行不霸道
杀气惊鬼神。
军中的弟兄们说的对,自己这些一身煞气的军人,阎王爷见了也得客客气气的,什么冤魂不冤魂的,有在自己手里饮血数千的天剑在此镇着。
管他什么妖魔鬼怪,全都的退避三舍。
天剑给了柳大少无限的底气,令他因为陈婕诞生的恐慌心思荡然无存。
然而柳大少安然无恙,对面陈婕的反应却截然不同。
天剑出鞘的凌厉冷气令她更觉得周身有些发寒,好像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存在一样。
本来这件事压在心底,她不去想还不觉得有什么,今日一说出来,如释重负,反而有些不自在了。
“皇嫂!”
“皇嫂!”
“皇嫂!”
“啊?”
望着陈婕有些惊慌未定的模样,柳明志无奈的摇摇头。
若不是她这副疑神疑鬼的反应,自己又怎么会跟着胡思乱想。
明明什么都没有的事情,愣生生的让这个娘们搞的周围什么都存在一样。
“皇嫂,臣弟还是那句话,子不语怪力乱神。
朗朗乾坤盛世之下,哪有什么冤魂索命的荒诞之事。
有鬼也只是有人在装神弄鬼而已,皇嫂不必杞人忧天,自己吓自己。”
“可………可是若是有人装神弄鬼,为何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哀家一介女流,不懂什么是高手,但是也曾听先帝说过,老周总管是一位天下少有的能人,什么人能在他的面前不知不觉的将妖后的尸首给弄走,并且没有留下一点的痕迹。
要知道大雪过后,皇陵周围茫茫积雪一望无际,再厉害的人也不可能一点脚印都不留下吧!”
“臣弟斗胆一言,皇嫂这是孤陋寡闻了,不知天下能人辈出,有些超脱常人理解的高手存在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臣弟想不明白,偷盗尸首能有什么用处?
而且是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偷盗一位已故皇后娘娘的尸首。”
陈婕默默的摇摇头:“哀家也想不明白,所以才会觉得匪夷所思,妖后喝下了毒药,自绝身亡,这是很多人亲眼所见的事情。
偷盗她的尸首难道还能让她起死回生了不成。
若是真有这种无上奇术,父皇跟先帝早就派人去寻找,请入宫里…………”
一直静听的柳明志双眸骤然一缩,起身抓起了陈婕的皓腕紧紧地盯着陈婕的眸子:“你上句话说的什么?”
陈婕愣愣的望着柳明志,本能的说道:“若是真有这种奇术,父皇跟先帝……….”
“不是这句,再上一句!”
“偷盗她的尸首,难道还能让她起死回生了不成。”
柳明志的神情忽然变得有些幽寂了起来,目光闪烁的沉思了起来。
“妹夫,你弄疼哀家了!”
柳明志回过神,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紧紧地的抓着陈婕的手腕,慌忙将陈婕的手腕松开,急忙躬身行了一礼。
“臣弟无意冒犯了太后娘娘,请皇嫂降罪!”
“无罪,妹夫你脸色大变,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多谢皇嫂!”
柳明志起身之后,感受着陈婕有些疑问的眼神,目光躲闪了两下。
年前小妹回府之后的一系列对话再次浮现在脑海之中。
“回禀皇嫂,臣弟什么没有想到什么,就是觉得有些太过不可思议了,难免有些失态。
不过皇嫂是想多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起死回生的事情。若是有这种奇人异士存在,我北疆数十万儿郎也就不会埋骨他乡了。”
“原来是这样,也许真的是哀家太过异想天开了吧。”
陈婕的话柳明志完全没有听进去,他的脑子里依旧回顾着关于自己跟小妹柳萱聊天的内容。
空谷幽兰。
任清蕊身上的香味与小妹身上的香味有太过的相似之处了。
然而自己也不是狗鼻子,至于两人身上的香味是不是一种,柳明志也不敢确定,只知道都是一种兰花的香味。
正如小妹说的那样,雅姐,清诗,莲儿,薇儿,都喜欢兰花味道的胭脂水粉,未必没有巧合的可能。
只是为何恰好回府欢度佳节,任清蕊的尸首却在这个时候失踪了。
这里面是不是有着什么必然的联系。
想起了小妹藕臂之上那么鲜艳的守宫砂,柳明志眼前一亮。
他妻妾成群,阅女良多,一眼就能看出来小妹手臂上的守宫砂不是假的,这就意味着小妹柳萱还是完美无瑕的处子之身。
柳明志疑虑了一会,犹豫的看向了陈婕:“皇…….皇嫂,臣弟有一个冒昧的问题,想请教皇嫂一下。”
“但说无妨!”
“皇后任清蕊她是不是………是不……..是……….额……”
这下子轮到了柳大少有些难以启齿了,他终于能体会到方才陈婕的心情是什么样的。
柳明志抬手挠了挠额头,神色有些窘迫,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跟太后娘娘问皇后娘娘还是不是处子之身,这不是闹着玩的嘛!
陈婕能坐到这个位置,自然也是冰雪聪明的女子,看着柳大少有些窘迫的模样,知道他想问自己的问题肯定有些难以启齿。
然而为了弄清皇后尸首的事情,陈婕轻轻地吸了一口气。
“要不妹夫你再来几口酒?”
“好啊!”
陈婕望着空荡荡的酒壶,起身拿起了酒壶准备朝着殿中走去。
然而一阵寒风袭来,陈婕的娇躯一抖,下意识的缩了缩鹅颈:“妹…妹夫,你能不能陪哀家一起去取酒,咱们马上出来。”
柳明志环视了一眼周围幽寂的场景:“这…….好吧!”
“多谢!”
两人一前一后朝着殿中走去,一入殿门,火炉燃烧蒸腾的热气令两人为之一震,那种阴冷的感觉顿时消失不见。
柳明志望着去火炉上取酒的陈婕,本能的打量起了殿中的布置。
忽然看到地毯上那些花花绿绿的轻薄贴身衣物,柳大少脸色一怔,急忙将目光看向了别处。
陈婕端着两壶酒水去而复返走了过来:“妹夫,酒水取来了,咱们出去吧!”
“妹夫?”
“妹夫!”
“啊?我没看到那些肚兜!”
刷的一下,陈婕的脸色因为饮酒之后的红晕更加的滚烫了起来,偷瞄了一些自己换下的那些贴身衣物,脸色僵硬的先行朝着殿外走去。
柳大少回过神来,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也急忙跟着朝着殿外走去。
他娘的,自己说什么胡话呢!
“喝….喝酒!”
穿越之高門庶女
柳大少望着美眸躲闪的陈婕,悻悻的接过酒水一杯接着一杯喝了起来。
同生鑰
一壶温酒下肚一大半,柳明志深深地吸了口冷气看向了陈婕。
“皇嫂,皇后娘娘她…..她……..”
總裁老公不請自來
“不行,臣弟得再来两杯!”
又是几杯酒下肚,柳明志将目光看向了低处,希望不看到陈婕的脸色能问出这个尴尬的问题。
禦妖紀
“皇后她…..她是不是处子之身?”
陈婕愣愣的望着颔首低眉的留名字,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什么?”
“皇后她是不是处子之身?”
再次确定了柳大少的问题之后,陈婕的脸色更加的窘迫了起来,是在不知道柳明志为什么会问出这种尴尬的问题。
卿本驚華
“这……..这………这………..”
陈婕这了片刻,也没这出个所以然。
“皇嫂,此事很重要,希望皇嫂不要尴尬。”
“能……..能查出来妖后她尸首不翼而飞的真相吗?”
想起了对小妹身份的猜测,柳明志犹豫了良久:“臣弟尽力!”
“她……她若是处子之身,皇儿又怎么会因为沉迷美色荒废朝事!”
柳明志闻言,心中的千斤重担瞬间落地,轻松无比,有种想要放声长啸的感觉。
“这么说皇后不是完璧的处子之身了?”
跟夫君之外的男人探讨这种事情,令陈婕羞涩抬不起头来。
虽然已经发生了过自己不着寸缕投怀送抱的往事,可是陈婕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坦然的面对这种问题。
“嗯……..嗯……大婚之日的第二天,宫女将她的贞洁帕交给哀家亲自验看的。”
柳明志轻轻地站了起来,迎着回廊下的穿堂风深吸了几口气,令自己的酒意清醒了不少。
小妹疑似妖后任清蕊的身份算是彻底告终了。
只是,到底是什么人要偷盗一位已故皇后的尸首。
偷盗她的尸体又能干什么呢?
她再是妖艳多色,美若天仙的倾国佳人,毕竟是一个死人了。
死人能有什么用处!
本以为任文越失踪一事就够曲折的了,没想到又接连了这么一桩离奇的事情!
看来自己先前的那些猜想,远远不止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