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z3ml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龍王的傲嬌日常 起點-第九十九章、真相只有一個!閲讀-vlo1s

龍王的傲嬌日常
小說推薦龍王的傲嬌日常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
大门没关,披头散发的菜根趴在门口把脑袋伸了进来,看到满桌子的美食,瞬间开始吞咽口水,说道:“赶得早不如赶得巧…….我还没吃早饭呢,大家一起吃吧?”
达叔招了招手,笑着说道:“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吃吧。”
他很喜欢菜根这种「自来熟」的性格,一幅完全不把自己当作外人的模样让人很容易生出亲近感。当然,也有可能是老人家寂寞久了,只要是个人来和他说几句话他就喜欢。
鄉野大地主系統 春花秋月
你没看到外面很多不熟悉的老人突然间就出声和你打招呼?
“那我就不客气了。”菜根立即跑了进来,看到敖炎身边还有位置,一屁股就坐了下来,拿起一双筷子就开始夹盘子里面的包子和煎蛋。一边往嘴里塞包子,一边含糊不清的问道:“达叔,这包子是你做的吗?比外面的包子好吃多了。”
黑道總裁貓咪妻
穿越農女
喬取豪奪
“外面的包子哪能和我的包子比?”达叔一脸骄傲的说道:“你知道我这里面包的是什么馅儿吗?”
或许,这就是他喜欢菜根的原因。
匆匆那年,不懂心動的感覺
最佳情人
因为菜根这个人看起来就很有喜感,吃相让人食欲大开,最重要的是,他会赞美你的食物或者和你探讨美食的做法材料之类的问题。
达叔服侍身边的这几位「小主人」那么多年,他们还愿意吃几口自己做的东西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怎么可能说出什么好听的话或者问你这个东西是怎么做的?
就算曾经夸奖过或者询问过这个东西是怎么做的……那也得是多少年前以前?三千年前还是五千年前?
相处的时间久了,情侣之间都能变成「左手摸右手」,更何况他们已经在一起相处了两亿多年?
所以,菜根的到来,恰好满足达叔想要「炫耀」的心理需求。
就譬如你喝一瓶好酒,如果没人问你这是什么酒,你是不是觉得缺少点儿什么?你戴了一块名表,如果没有人问你这块表是什么牌子,你是不是觉得心里很失落?一天看八百次时间,每一次都恨不得把手腕举到头顶上去……
你新买了一身衣服,新穿了一双AJ,也会有和达叔一样的需求。
“包的是什么馅?”菜根已经把第一个包子吞进了肚子,现在撕开了第二只包子外面的面皮,说道:“这里面的肉又香又嫩,嚼起来没有一丝一毫的柴劲儿……这是什么肉?”
“灵芝兔。”达叔出声说道。
“灵芝兔?”菜根一边说话,吃包子的速度却一点儿也不受影响,问道:“这是什么兔子?我在云梦山也经常抓兔子吃,云梦山上的兔子都快被我吃干净了……也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兔子肉。”
“这种兔子生长在人迹罕至的神农架,只吃那漫山遍野生长的野灵芝……而且,还生长的极慢,一年长不到二两肉,一两斤的兔子都得长上十几二十年。你想想,这兔子能不香吗?吃起来的时候是不是闻到一股浓浓的灵芝味?”
“是有一股子灵芝味。”菜根连连点头,伸手去抓第三只包子,说道:“我还以为是你在包子馅儿里面加了灵芝沫呢,没想到这是兔子肉带着的味道……难怪这包子那么好吃。外面根本就买不着。”
“喜欢你就多吃点儿。”达叔一脸满足的模样,说道:“厨房里还有,走的时候我给你带几只。”
“太好了,谢谢达叔。”菜根倒是不客气,只要你愿意给,我就愿意接。
更何况还是如此美味的食物。
敖淼淼瞥了瞥嘴,说道:“达叔,你别给他了,他一个人得吃一盘子。”
“呵呵,他喜欢吃,就让他吃吧。你们又不乐意吃。”
“那我打包拿到学校去给室友吃。”敖淼淼说道。
“还有,家里多的是……”达叔说道。“还想吃别的什么不?我做好了给你送过去。”
“不用不用。”敖淼淼摸摸自己的小肚子,说道:“在家吃几天饭,我的马甲线都快要吃没了。”
“咱不要马甲线……”达叔劝道:“我就喜欢看到我们家淼淼肉乎乎的小脸。”
敖淼淼不乐意了,说道:“达叔,你以后不许说我的脸肉乎乎的了……这是在说我胖。我才不要胖呢。我要是在学校里面说哪个女生「肉乎乎的」,她一定以为我在骂她。”
“……”
等到菜根吃饱喝足之后,敖夜这才看着他问道:“大清早的就跑过来,一定有什么急事吧?”
“原本早就应该来了。”菜根抽出纸巾擦拭嘴巴,笑呵呵的看着敖夜,说道:“但是我们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和回忆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敖夜一脸平静的看着他,问道:“想起什么了吗?”
“想不起来。”菜根摇头,说道:“我们都潜意识里觉得,好像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但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却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了。就像是有人把我们的记忆给偷偷截取了一段一样……”
“谁能有这样的能力?”敖夜说道。
“是的,这确实太过匪夷所思。”菜根点了点头,说道:“可是,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为何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我和桃花师姐木剑师兄互相对照过当晚的场景,我们坐下来吃火锅,然后看了一场流星雨…….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没有任何印象了。更可怕的是什么你知道吗?”
“是什么?”敖夜问道。
“更可怕的是,我回去之后竟然觉得肚子空空,然后点了一份水煮肉片、一份麻辣海鲜香锅、一份干锅娃娃菜,还吃了好几份米饭。也就是说,我们出去和你们一起吃火锅,但是我们根本就没吃上火锅…….”
“我们也没吃上。”敖夜说道:“火锅店突然着火了,所以大家都没吃上。”
“我知道火锅店着火的事情。”菜根说道。“我昨天特意去火锅店找老板娘打听过了,只不过是招牌着了火,很快就被灭掉了……老板娘说灭火之后,火锅店就继续营业了。还有不少客人留下来吃了火锅。”
敖夜挑了挑眉,问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为什么我们没有留下来?”菜根眼神灼灼地盯着敖夜,一幅「真相只有一个」的资深侦探模样,说道:“以我的风格,我不可能什么都不吃就离开火锅店对不对?”
他又指了指敖淼淼,说道:“她也一样……我们去的时候,她都点好菜了。怎么可能因为一个招牌着火,你们就离开了呢?”
“因为招牌着火了,影响了大家的食欲。所以就提前散了……”
“这就更说不通了。”敖夜说道:“以你们的本事,那点儿火……不是打个响指就能灭掉的事情?怎么可能影响到你们吃火锅的心情?”
“…….”
無心總裁別煩我
敖夜有些不耐烦了,伸手打了一个响指。
然后看向菜根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