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2gvx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第七百二十八章 甘小寧的異常熱推-v1bno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众人躺在地上休息,教官们从车上抬下几个铁皮桶,里面装着众人的早餐。
“没人两个馒头,一碗汤,吃了不够还有。”邓久光拿着勺子站在铁皮桶面前,众人开始排队领早餐。
陈煜几个教官排在最后,他们的早餐并没有什么例外,同样是馒头加汤,不够还有。
袁朗看着陈煜递给他的馒头和汤,脸都是绿的,倒不是说不好吃,只是他来这里是为了蹭美味佳肴,不是为了蹭馒头吃。
况且这早餐还没有他们三中队吃的好,三中队好歹还可以给他加碟咸菜。
“怎么,嫌弃啊?嫌弃你还我。”见着袁朗那表情陈煜就知道他心里在想啥,伸手就是要将馒头拿回来。
“哎哎你干嘛!谁说我嫌弃了!”袁朗一把拍开陈煜伸过去的手,将东西放到身后,甭管吃什么,有总比没有好!
见到袁朗这样子,陈煜送他一个白眼,这家伙,不逼一逼就不知好歹。自己还没嫌弃他蹭吃蹭喝,他反倒是嫌弃东西不好吃了。
馒头就汤,再加上山顶日出这样诗情画意的景象,这不挺香的么。
“小宁,怎么不吃?你脸色怎么这么差?哪里不舒服么?”
一块巨石旁,甘小宁背靠在石头上,脸色苍白无血色,额头上满是细密汗珠,手中的馒头让他捏变了形都没吃上一口。
注意到甘小宁的一异样,史今走到旁边关心问道。之前教官虽然说他们在这里都是同样的身份,但他从来都没忘记他是几人的排长。
排长有的不全是权利,还有义务,而史今更重视的是义务。甘小宁几人是他的兵,他就要将几人照顾好。
“班长,我没事。”见着史今,甘小宁嘴角裂开一条缝,脸上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到底怎么回事?你这样子怎么可能没事!”史今脸色严肃,没让甘小宁这话给忽悠住。
“我真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甘小宁强笑,手中馒头朝嘴里塞去,不给史今问下去的机会。
“咳咳咳…..”
嗓子太干,被呛到了。
“你慢点吃,先喝口汤。”
毀滅戰士 襲逸者
见着甘小宁这样子,史今眉头皱成一团,却是没再多说什么。而是挨着甘小宁坐了下来。
“特种部队的选拔不是只有这一次,这次不行,就等下一次,不要强硬坚持伤到身体。”史今一边吃一边说道,虽然没指名点姓,但甘小宁知道这是在说他。
“嘿嘿,放心吧,班长,我甘小宁什么性格你还不清楚吗!要是坚持不住,我肯定是第一个放弃的。”甘小宁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他这话让史今稍稍放心些许。
只是史今没看到,在甘小宁眼眸深处,还有着一抹不甘和落寞。
以前他不想坚持的时候,所有人当让他咬牙坚持,现在他想坚持了,却是又不能坚持。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史今拍了拍甘小宁肩膀,脸上露出一抹安慰。
他既不劝甘小宁坚持,也不劝甘小宁放弃,这种决定,只有甘小宁自己才能决定。他只能说引导甘小宁去做尽可能正确的决定。
陈煜坐在车头,他看见了史今和甘小宁两人的动作,但脸上却是一点表情都没有。
若是可以,他真想直接将史今几人招进扑克牌,虽然白铁军几人实力可能不符合,但这几人却都是他真正的兄弟。曾经在老七连的时光,至今仍让他怀恋。
只是他不能,真这样做,只是把白铁军几人推进火坑。没有绝对的实力,进了特种部队并不一定是什么好事。
吃完早饭,训练继续。出发后,陈煜将伍六一叫了过来,让他多关注一下甘小宁。
怎么说都是自己人,虽然不能搞特殊化,但多一些关心还是可以的。
而且让伍六一盯着他也更放心,训练中随时都可能出现意外,他不希望那些没发生在伍六一身上的意外发生在别人身上。
國安局裏的陰陽師:兇煞 北漂達
众人再次扛着原木往山下跑去,上山时不容易,下山同样也不容易。得到陈煜叮嘱后,伍六一目光时不时就会从甘小宁身上扫过。
他虽然不喜欢别人攀关系走后门,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不关心自己兄弟。
跑了没多久,伍六一就发现了甘小宁的不对劲。以甘小宁的体力,即使不能跑在最前面,也绝队能保持在中间梯次,但现在,他却是落到了最后。
史今一直陪在甘小宁旁边,刚才发现甘小宁的不对劲后,他就一直有点担心,现在甘小宁这个状态,更是让他放心不下。
伍六一坐在车上,盯着两人看了好一阵后,让成才停下车,走到两人旁边去。
“怎么回事。”
伍六一看着甘小宁,甘小宁现在这个状态,很不对劲。
“班长,你先跟上去,这里交给我。”
看着甘小宁苍白的脸色,伍六一皱眉对史今说道,甘小宁现在这样子,肯定是不能继续训练下去了。
“你们不用管我,我能行。”
一把推开上去扶住他的伍六一,甘小宁颤声道,脸上大汗淋漓,不知是累的还是疼的。
重生之翻身
“放屁,我不管你让你死在这么!”伍六一脾气可没有史今那么好,见甘小宁不配合,扯开嗓子就是大骂道。
若是别人,他或许不会这么吼,但甘小宁是他兄弟,正所谓关心则乱。
落花時節又為妃 玄風武
“成才,过来帮忙。”伍六一可不管甘小宁愿不愿意,一下子把他肩上的原木卸了下来,直接将其禁锢住。
“怎么回事?”成才一路小跑过来,看着甘小宁这个样子同样是皱着眉头。
“不知道,先把他扶到车上去再说,然后让队长过来看看。”
黑鐵時代
“你们干嘛,松开我,我能行。”即使被两人禁锢住,甘小宁依旧不忘挣扎。
以前他对特种部队没什么感觉,因此不在意被淘汰,但现在他想加入特种部队了,那怎么也不能被淘汰。
“你能行个屁!也不看看现在自己是个什么鬼样子!”
“你给我安静点!在闹腾醒信不信我打晕你!”
伍六一不懂什么叫做温柔,他擅长的,还是暴力服人。
果不其然,他这话一出,甘小宁顿时就是安静下来,脸上满是憋屈神色。
若是别人这么说,甘小宁还能挣扎一会儿,但伍六一这么说他是真不敢赌。
这家伙说得到就做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