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rzmw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諸天鴻蒙樹-第五百七十三章 我佛寺推薦-m37by

諸天鴻蒙樹
小說推薦諸天鴻蒙樹
刘羲触摸到了至高规则,无数的感悟涌上心头,无数的灵光不断闪现。
这一瞬间,仿佛整个起源大陆,包括无垠的宇宙海,以及三千维度空间,一切都在刘羲的掌控之中。
随着一步步融入那至高规则,整个“吞噬星空”世界的一切,过去种种,现在种种,未来种种,一切都在心间浮现。
这一刻,他仿佛成为了整个无垠大世界的主宰,成为了全知全能者。
无穷的信息涌上心头,令他的修为道行不断地拔高拔高,超出了世界的界限。
嗡!
当刘羲的身躯与灵魂全部融入了混沌之源后,他忽然感觉到了这里面竟然蕴藏着两个纠缠着的意志。
这两个意志正在相互侵蚀着对方,相互吞噬着对方。
它们正在争夺着这混沌之源的归属。
轰隆!
仿佛天地开辟,整个混沌之源的内部突然化作了一方鸟语花香的世界。
两个青年模样的人类正坐在那里对弈,他们一个穿着白袍,一个穿着青衫。
他们明明就在眼前,明明刘羲能够感觉到他们都是青年模样,可是刘羲却怎么也无法看清他们的面貌,就仿佛从概念上面抹去了一般。
这种情形分明是诡异万分,但是却又令人感觉一切就应该是这样,一切都理所当然,十分地矛盾!
他们对弈的棋局正是犀皇局。
刘羲只看了一眼那棋局,就被吸引进去了。
整个棋局在他眼里化作了一部宇宙演化的历史。
无数的天才英杰上演着一幕幕的悲欢离合……
从棋局上面,刘羲看到了起源大陆以及宇宙海三千维度的形成过程。
看到了一代代的强者缓缓崛起……
看到了来自宇宙海三千维度的“飞升者”慢慢取代起源大陆的土著,双方爆发的旷日持久的大战……
看到了三千维度的各个原始宇宙的修行体系,以及各个宇宙宇宙一代代的轮回……
整个“吞噬星空”宇宙的衍变,完全是在这两人的棋局上面完成的。
他甚至看到了那传说中的神秘强者“元”的诞生、成长过程,以及最后的归属。
“元”竟然是这二人为了推衍与完善至高规则而诞生的。
简单来说,他就是至高规则的化身。
最后当然又融入了至高规则。
这样的犀皇局才是真正的演变万物,推衍的高深程度比起刘羲所见过的,都不知道高明了多少倍。
这一刻,刘羲洞悉了整个“吞噬星空”世界的全部秘密、全部的道与法。
刘羲明白这两人必定是不可思议的强者,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象。
但是奇怪的是刘羲并不对他们感到畏惧,仿佛自己就该是与他们平等的存在一般。
尤其是那个身穿蓝色单衫的青年,刘羲感觉到十分亲切以及熟悉。
棋局上面的衍变,刘羲看到了自己当初进入起源大陆的那一刻。
那蓝衫青年伸手向着棋局里探进去,将刘羲一分为二,一下子变成了两个。
其中一个落到了混沌空间之中,一个进入了起源大陆。
起源探秘
然后看到自己一步步成长的过程。
而那白袍青年一落子,立刻牵动无数的敌对势力,向他大举进攻而来。
刘羲看到了自己曾经的那些仇人,曾经的朋友,曾经的一场场大战……
比如说紫月始祖,比如说天机门、玄月谷、食国等等,比如说异兽大暴动,比如说迷雾森林中的土著的围攻……
两人一个给自己机缘,一个驱动危险到来。
直到,刘羲一步步站在了顶峰。
直到,他的两个分身合一,最后融合了至高规则。
啪!
这时候,蓝衫青年最后一子落下,整个棋局最后化作了一片混沌。
白袍青年抱拳道:“恭喜道友堪破棋局,大罗可期。”
蓝衫青年回道:“多谢道友成全。”
二人转头看向刘羲,这一刻,两人的容貌才清晰地印入刘羲的眼里,心里。
只见那白袍青年留着寸头短发,容貌普通,但是一双眼眸却带着坚毅之色,璀璨无比,令人一见难忘。
那蓝衫青年却是一头长发,头戴纶巾,容颜俊朗,仿佛古画中走出的贵公子。
最令他诧异的是,那蓝衫青年的容貌分明跟他是一模一样的!
四目相对,瞬间,无数的记忆灌注,无数的道与理与法在双眸中流动交融。
渐渐地,二人合为一体。
这一刻,刘羲回想起来了种种过往。
他记得自己在高武三国达到仙级之后,回到主世界就飞上了上界。
刚刚到达广袤无边的上界,引动了金仙之劫,就遭到了一位貌似佛陀的超级存在的攻击。
而后又得到了玉皇大天尊跟神秘的“牧羊人”以及王原始的救援。
这时候,他又被小说家的金仙“真衍老祖”拉入了虚空战场。
在宛洛的帮助下,将这场金仙人劫化作了“阳神世界”。
从“阳神世界”出来,他正式渡过了金仙之劫,成为了不朽金仙。
然后又在罗城主的宝库中购买到了能够承载大罗境的“吞噬星空”世界,随后进入了“吞噬星空”世界。
原来他不是简简单单地穿越了“吞噬星空”世界,而是已经穿越了许许多多的世界。
鸿蒙树带着他的各个分身攻略了无数的世界,但是都是小千世界与中千世界,而不是大千世界。
包括主神殿的分身也攻略了无数的世界,都不是大千世界。
直到这一刻,他彻底攻略了“吞噬星空”世界,才达到了大罗境的边沿。
一切的法与理,他都已到达了大罗。
只要渡过最后的大罗之劫,他就能成为真正的大罗巨头,一切时空永恒自在。
刘羲看着面前那白袍寸头青年,明白了他就是这“吞噬星空”世界的原主人,罗城主。
資訊超進化 那家的魚
罗城主,就是“吞噬星空”世界的主角罗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超脱者,大罗境强者!
难怪在刘羲所经历的“吞噬星空”世界中,没有罗峰以及他的亲人存在的痕迹。
“多谢罗城主的成全。”刘羲再次抱拳道,“不知罗城主有什么需要在下的地方,能做到的话,我绝不推辞。”
此时刘羲已经到达了大罗境的边沿,已然明白这个大千世界可不是那么随随便便的买到的。
这里面必然有罗峰的算计。
既然接了他的恩惠,刘羲就没想过赖账。
能够承载大罗的世界,一般来说都是有主的。
若是无主的,这里面存在着多个大罗,所以才没有定下归属。
所以要攻略大罗级世界,这是极难极难的,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
而靠着自身修持,需要的时间就太久太久了,变数也太多太多了。
显然刘羲这一次是占了大便宜。
罗城主慨叹道:“混元之路,道阻且长。道友的来历神秘,我也不过是闲落一子,结个善缘罢了。”
刘羲道:“不管怎么说,我既然得了道友的善果,此恩情他日必报之。”
罗城主微微一笑,身影消散。
嗤嗤……
鸿蒙树的根须扎进“吞噬星空”世界的本源之中,很快就将整个世界的道与理与法完全地吸收消化了。
“吞噬星空”世界化作一枚世界果,融入了刘羲的一处穴窍之中。
此时,刘羲周身每一个细胞就是一个世界,无尽的生灵居住其间。
他们的知识,他们的智慧,他们的信仰,等等,一切都归于刘羲一身。
当刘羲将一切的力量归于己身的时候,突然,从“吞噬星空”世界中冲出四道至高无上的“炁”。
这四道各不相同的“炁”,穿过层层维度空间,消失在了神秘的未知之地。
而此时,刘羲在这方世界里的四位妻子果然已经没有了痕迹,仿佛从来都不曾存在过一样。
“大罗者,可化身于一切时空,诸天万界。看来宛洛已经远远走在了我的前面。”
刘羲默默想着,埋头赶路。
此时,在清净天遥远的北域,一座孤零零的小庙中。
小和尚阿慈无聊地望着天空发呆,喃喃道:“怎么刘羲还没到啊?再不来我就要死翘翘啦!”
北域这里靠近魔界,有魔气渗透整个天地,魔化万物。
有无数的魔物出没,吞噬生灵。
因此,这里几乎没有了正常的生灵,除了我佛寺的僧众,以及数千个麻木的百姓。
“慈氏菩萨你乃是佛门之主,怎可说这种丧气话?怎能把希望寄托于他人?”
一道恢弘的声音说道。
我佛寺的庙宇中,正中位置没有设置佛像,不过在两侧立着十余个佛陀、菩萨与罗汉的塑像。
只是这些佛陀、菩萨、罗汉大多残缺不全。
不是缺胳膊少腿,就是身上有个一个个的孔洞、裂纹,甚至有的没了头颅,还有的浑身焦黑,仿佛烟熏火燎过一般。
看起来十分凄惨,没有一丁点神佛的宝相庄严。
超級修仙副本
“切,都这个境况了,还佛门之主!说不定哪天那老魔就杀来了!”阿慈嘟囔道,“有大腿不报,你当我傻吗?”
“菩萨继承世尊心灯,必能一扫妖氛,清彻寰宇。一切磨难,自有定数。菩萨你代表佛门颜面,还请庄重一些。”
那声音带着无奈之意,正是从左侧首位的那尊黑漆漆的断臂菩萨像上面发出来的。
好逑傳 名教中人
“说得轻巧,大柿子,要不我把心灯给你,你去对付那老魔!”
阿慈啃着油汪汪的鸡腿,咕嘟咕嘟地喝酒,酒气满身。
“哼,释迦那老家伙没事玩入灭,轮到我遭了大罪了。
嘿,佛法僧三宝都丢了,佛门早就不是我们的了。”
顿时,小庙中寂寂无声,只有小和尚吧唧吧唧撕扯着鸡腿的声音。
远处的天空中隐隐传来鬼哭狼嚎的啸声。
黑色的魔气弥漫着天空,无数的魔头张牙舞爪,向着这里扑击过来。
以小庙为中心,散发着一圈淡淡的佛光,将周围数万里笼罩,抵御着魔气的侵蚀与魔头的攻击。
刘羲跨越重重维度空间,辗转无尽山河,终于来到了这里。
顿时,无数的魔头咿咿呀呀地叫嚣着,向他冲过来,想要把他吞噬。
但是那些魔头入体后,全部被鸿蒙树的根须给扎入体内,然后转化成为一种更低级别的魔气,进入了他的体内一个个世界。
無敵皇妃魅天下 蘭花指小妖
顿时,刘羲体内的一个个世界中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这无数的魔物形成了一场场的魔劫,与这些世界发生着激烈的碰撞。
而刘羲则吸收了这些魔头的道与法。
魔也是道,有天魔、地魔、人魔,有心魔、意魔、梦魔、欲魔……
无穷无尽,变化万千。
刘羲在这魔气中行走了许久,也没有找到我佛寺的踪迹,不禁纳罕是不是找错了地方。
突然,一道感应牵引着他一步跨出,终于来到了一个正常的世界。
“大哥,你终于来了!再不来我就要死翘翘了!呜呜呜,你知道我的日子过得又多难吗?”
小和尚阿慈倏地扑过来,抱住他的大腿干嚎道。
刘羲看着这又长胖了一圈的小和尚,一阵无语,道:“你先把手上的鸡腿跟酒拿开好不好?都蹭到我的身上了!”
“不行不行,除非你答应我,让我托庇到你的鸿蒙树世界里面!”
小和尚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你总要先告诉我为什么吧?我对你的身份来历还一无所知呢!”刘羲道,“还有,你是如何知道我的鸿蒙树的存在的?”
他们一起在主神殿经历了无数个世界,已经非常熟悉了。
他是看着这小和尚从当初的懵懂赤子,如何一步步变成了如今这惫懒模样的。
刘羲对于他的来历也有所猜测,但是却不敢肯定,也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
“好吧,你跟我到庙里来,我把一切都告诉你。”
小和尚松开抱着他的腿的双手道。
进入那座小庙,刘羲打量着庙里的一切,没发现什么端倪,一切都平平无奇。
直到他凝神打量那几座残破的佛像的时候,猛然间瞳孔一缩,感受到了十分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他眼里,那哪里是塑像,分明就是真正的神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