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8xav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逆流1982 線上看-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意外來客分享-qurwu

逆流1982
小說推薦逆流1982
“按市场化的规则玩?”听到许富国这么说,众人顿时有些不解。
“这么说吧,天音电子厂的录音机产品确实畅销,可咱们集团公司也不是吃干饭的吧。”许富国微微一笑,接着说道:“他们厂每天出货那么多,光是靠他们那点生产线能完成吗?还有半导体零部件也都需要从咱们深圳当地购买,而现在深圳主要零部件生产厂家都在咱们集团内部……咱们手里的牌其实还是很多的……”
“额……”
听到这里,在场众人顿时恍然。
大宋無疆 虎郎
“明天我就去他们天音电子厂参观一下,如果这小子还是个聪明人的话,就应该给咱们做出一些让步,不然的话,咱们完全有能力让他们的厂子撑不到年底……”许富国说到这里的时候,双眼闪过一抹得意。
“还是许主任有办法啊。”
“徐许主任,我敬你一杯!”
“本来就应该这样,天音电子厂在咱们集团公司面前算个屁啊!”
一时间,包间里的众人个个面露喜色,纷纷对着许富国举起了酒杯。
毫无疑问,即将成立的深圳电子集团公司拥有下属企业157家,职工干部3万多,这样的规模在深圳市绝对堪称巨无霸,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这些企业所生产的产品遍及整个深圳电子业的全部产业链,如果对段云的天音电子厂进行封杀,段云是绝对不会有任何还手能力的。
“我都说了这是小事儿,无论如何咱们都应该以集团公司全体成员的利益为主,不管怎么说,咱们的国家还是姓社不姓资,一个小小的私营企业成不了大事儿的。”许富国说完,也端起了面前的酒杯。
觥筹交错,包间中的众人再次变得兴奋起来……
東方不敗之唯一東方
不爽劇情毀滅者
……
周一的早晨,段云和程清妍将最后一批参加电子厂商会的经销商送到火车站后,这才坐车回到了工厂。
快穿之女配又中毒了 棉被被
这次商会举办的非常圆满,最重要的就是落实了天音电子厂商会的规章制度,同时也在全国第一个提出了三包的承诺,一切都在按照段云夫妻俩人设计好的路线稳步推进,而这也将会让段云建立起全国最大的销售售后网络,从而让天音电子厂有了稳固的根基。
“段经理,程经理,来了一位客人,说是电子工业部深圳办事处的副主任,名叫许富国,已经在接待室等了很长时间了。”此时段云刚刚进入办公楼,门口的工作人员立刻上前汇报道。
首席執行官
“电子工业部深圳办事处的副主任?”段云闻言一愣,随即对那个工作人员问道:“就来了一个人?”
“是的,就过来一个人。”
“带我过去。”段云一挥手,示意工作人员领他去接待室。
“段云,这个人你认识吗?”程清妍问道。
“不认识,不过马福元就是电子工业部驻深圳办事处的主任,这个人应该是马福元的副手。”段云回道。
“马福元的副手?”听到这里,程清妍顿时柳眉微皱,对段云说道:“马福元这个人一向对咱们不待见,这是他的副手过来肯定没好事,要么干脆还是别和他见面了……”
自从上次录音机质量评比大赛颁奖典礼被马福元冷遇之后,程清妍就已经对这个电子工业部驻深圳的这些领导以及电子工业行会的这些人有些警惕了,在程清妍看来,这些人傲慢而且对私营企业充满敌意,将来肯定是竞争对手,所以对于许富国这次的突然造访,程清妍有种说不出的排斥和反感。
“你躲得了初一,躲得了十五,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再说咱们也没干什么违法的事情,他不可能把他们怎么样的。”段云微微一笑,接着说道:“你忙你的吧,我一个人接待这个许富国,放心好了,不会有什么事情。”
“好吧。”程清妍应了一句,转身离开了。
夫妻俩人有分工,公关应酬之类的事情,由段云来负责,程清妍只负责管理企业和商会。
随后,段云和那名工作人员来到了接待室。
“你就是段经理吧,你好!”
出乎段云的意料,看到段云出现后,许富国立刻起身面带笑容的招呼了一声。
“您是……”
“我是电子工业部驻深圳办事处的副主任许富国。”许富国对段云伸出了手,接着说道:“恭喜你们厂这次获得了深圳市录音机质量评比大赛的冠军,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我是慕名过来到你们厂参观的。”
“原来是许主任,欢迎欢迎!”段云脸上也顿时露出了笑容,和许富国握了握手后,说道:“许主任,您能来我们厂参观,是我们天音电子厂的荣幸,请跟我来,我先领您去厂区转一转。”
“好的。”许富国点了点头,跟着段云离开了接待室。
两人出了办公楼过后,在段云的带领下,直接走向了生产车间。
“你们的车间……挺干净啊。”进入车间后,眼见车间内部窗明几净,水泥地面上整齐的画的各种颜色的区域线,工人们也都穿着整齐的制服,令人不禁,眼前一亮。
“还行吧。”段云微微一笑,接着说道:“好的环境才能生产出优质的电子产品,这条生产线是我们从日本引进的,产品投入市场后,反响不错……”
“段经理你可真是年轻有为啊,这样的年纪就在深圳创业,而且还把企业办的这么好,我在电子工业部工作了20多年,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年轻人才……”许富国称赞道。
“我这不算什么,深圳比我们电子厂强的企业多去,我就是赚点小钱而已。”段云说道。
“小钱?你这么说可是真是太谦虚了。”许富国笑着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在我见过的深圳创业者中,你算是比较成功的一个,只是我担心你们厂这种局面有可能会是昙花一现……”
“昙花一现?刘主任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段云眉头微皱问道。
“这么说吧,我以前也接触过很多你们这样的私营企业家,其中有些人起步阶段就发展的非常快,能够在一两年时间就成为全市知名企业,但可惜的是这些企业往往都后继乏力,红过个一两年就彻底销声匿迹,有的破产倒闭,有的甚至直接啷当入狱……我有时候真的替他们感到惋惜……”
许富国突然有些感慨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