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5ro5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重生之搏浪大時代討論-第五百一十章 老子嚇死他推薦-1pkr7

重生之搏浪大時代
小說推薦重生之搏浪大時代
毫无疑问,这是一道送命题!怎么办?
首先是要冷静,然后分析问题,最后解决问题。
就在方蛰犹豫的瞬间,云珏身子一闪,绕过方蛰往里去了,口中还在笑着说话:“你连骗我一下,让我开心开心都犹豫。算了,我不为难你了。”
方蛰就像雕塑一样凝滞了,对上波娃的眼神,在洋马把脸扭来躲避。
呵呵,这是在演我啊!要是我意志不那么坚定,嘴上先答应下来再说,那真要中招了。
“外面有什么好看的?”方蛰发出冷气森森的质问,波娃回头笑的很假:“天气不错。”
呵呵,你管外面的阴天叫天气不错么?你管天边的乌云叫天气不错么?
看看时间,上午十点了,方蛰扭头去厨房做饭,今天没人做饭,只能自己动手。习惯了当大爷的方蛰,心情变得极为糟糕。
打开冰箱刚开始准备呢,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妇女出现在门口,跟波娃说话:“郭总叫我来给方总做饭的。”听到声音的方蛰出来看一眼,听她的口音不是本地人。
看看妇人手里拎着的菜,方蛰瞪了一眼波娃道:“还不让人家进来,堵在门口干什么?”
妇人进来,方蛰招呼一番,得知她叫顾嫂,原来是食堂的工人,临时派过来做饭的。
屍帝
顾嫂,中间加一个“大”字就精彩了,算了,顾大嫂比卖肉包子的孙二娘强多了。
棄妃不承歡
挠着头方蛰回到房间里,云珏居然不在,转进书房看一眼,人在电脑前玩游戏。一听音乐方蛰满满的回忆,仙剑奇侠传啊。这游戏说起来,方蛰就一个印象,画质感人。
在这个时代,这已经是个很牛逼的游戏了。这台电脑方蛰还没怎么玩过,这游戏也不知道是谁装的。站在边上看了一会,云珏回头笑道:“我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这游戏我装的。听说这游戏有好几个结局,你猜我玩的结局是啥?”
“我又没玩过,我怎么猜?”方蛰觉得今天的云珏很危险,跟她说话必须警惕一点。
“你喜欢玩什么游戏?”云珏停下手里的操作,转头看着方蛰,笑容有点诡异。
好吧,方蛰觉得是自己心虚才看她不对劲的。
“我喜欢即时战略的游戏,微软出的帝国时代不错,红警也不错。”方蛰果断不接仙剑的话茬,云珏听了哼哼两声,转身继续游戏,口中吐槽:“打打杀杀的没意思,仙剑奇侠传多感人啊,洋鬼子做的游戏一点意思都没有。”
三國第一棍客 愛吃炸豆腐
方蛰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仙剑奇侠传就不打打杀杀了?
神羽山戰紀 豬奇駿
“港城那边情况如何?你回来不会出事情吧?”方蛰没话找话,云珏头也不回:“能有什么事情,都在放假呢。港城本地人还算勤勉,主管级别的主动打电话问什么时候上班。洋鬼子那波人,拿了奖金不知道去哪里嗨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公司破产了呢。”
“不是说狗仔队整天盯着你么?”方蛰想起来了,这个事情还是要问问清楚的,别被人针对了,还不知道是谁在背后使坏。
“还不是按照你的意思,我收了两栋楼,然后就被盯上了。外面都在穿,我是国内某大佬的代理人,港城现在有难,我是来趁火打劫的。他们没有证据,就在报纸上瞎编乱造,我气的想找律师告那些媒体,律师说没用,越告人家越开心。”云珏说着愤愤不已,也不玩了。
听到这话,顿时就脸色微微一变,这事情可不是啥好事情。
“告还是要告的,而且要大张旗鼓的告。搞清楚是什么人在背后使坏,然后砸钱弄他。”方蛰说着语气也冷了下来,正好有个人送来转移视线,这也是好事啊。
“某个做媒体的人咯,水果周刊先报道的,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的消息。说起来,我们也没得罪人家,怎么就盯着我不放呢?港城那么多妖魔鬼怪不报道,盯着我一家小基金干啥?有本事去喷高盛和汇丰啊。这些人可没少做空港币。”云珏说起这个也颇为郁闷。
重生網遊之氣功大宗師 水晶疙瘩
“高盛也在做空么?不对,是肯定在做空,呵呵,这样说来还真是有趣啊。”方蛰想到高盛就乐了,这一类的投行,都是在一次一次的金融危机中不断的吸血,慢慢的壮大。在八十年代,这些投行还都是小字辈呢。
不过说起来高盛还是很牛逼的,鬼知道高盛背后都有那些资本家。
一路拔劍 魯西平
“废话,全世界都不看好港币,高盛做空不是很正常的么?汇丰怡和,这些发钞行都在做空恒指,高盛做空港币算什么?”云珏说着露出不屑的表情,略显激动。
“这倒是一点都不奇怪,当年索罗斯狙击英镑的时候,英1国1皇1室的投资顾问莱曼就是量子基金的股东之一。鬼知道量子基金里还有什么人是股东。”说起这个方蛰也是摇头不已,资本的黑心可见一般,只要有钱赚,祖国算个屁。
就像后来的某位爸爸,作为资本家,他说996是福报,转过头他又说金融要放松监管。
这就是资本家,谁拦着他赚钱都不行。还金融创新呢,不都是米国那边学来的东西,改头换面就说是创新了,本质是一样的。看他那个小额贷款的流程,自己的资本金才占比多少?
金融出问题就没有小问题,次贷危机是怎么形成的?不监管一下,那玩意规模到了一个程度,没准又是一个次贷危机。
“真要告啊?”云珏扭头反问,方蛰点点头:“砸钱,找港城最好的律师,不行就去米国找最好的律师团队,请最好的私家侦探,老子要把他老底全部查清楚。”
说着方蛰又一挥手道:“整就要往死里整,让他后悔找你麻烦。港城那边的小报很多,找人去花钱制造一点新闻,什么李某人的老婆偷人,儿子不是他亲生的,这一类的假新闻放出来,让他也尝尝这个味道。还有,雇一批人,整天跟着他的家人,反正就跟着,什么都不做,老子吓死他。”
云珏听着冷汗都下来了:“这太狠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