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fw好看的言情小說 拜見君子 ptt-第801章 帝誓種子-avl6f

拜見君子
小說推薦拜見君子
农国之主,乃是一名须眉发皆白的老者,虽然已经花甲重开(花甲重开:120岁;古稀双庆:140岁),但是身子十分硬朗。
他穿着一身洗白的粗布衣,看起来和老农无异,手掌上全是老茧,只不过精气神很好而已。
他不仅是农国之主。
还是农家之家主,是农家仅有的几位大贤之一。
农家在圣道的诸教派中并不入流,大贤很少,只有寥寥几人。即使是大农,亦不多……
姓田,名丰,字盈裕,号五谷。
因而外人尊称为五谷先生。
而农国之主五谷先生,则是封青岩较为敬佩的人之一。
主要是因为,大贤级别的存在,还能够自耕自食,整个天下,除了农国,根本就找不出来。
所以。
他一看到是五谷先生,就立即从天空走下来回礼。
“封圣客气了。”田丰连忙道,“应该是老朽要感谢封圣,若不是封圣招来一片云遮日,怕是我农国死伤无数啊。”
“拜见封圣。”
“拜见封圣。”
此刻,四周的农者纷纷上前见礼,都带着些好奇看着封青岩。他们只见过封圣的画像,并没有见过真人……
但封圣之名,却传遍农国上下。
农国谁人知封圣?
“诸位客气。”
封青岩微笑回礼,目光就落在众人的脑袋上,似乎在观察着他们灵魂上的帝誓般。
田丰看到有些诧异,但没有多想,就连忙道:“封圣,请到寒舍一坐。”
“那青岩便不客气了。”
封青岩道。
“封圣能来我农国,乃是农国之荣幸。”田丰微笑道,就朝不远的一座农舍走去,倒是让封青岩有些惊讶起来。
难道农舍便是五谷先生的家?
这的确简陋了。
不久后,封青岩便和田丰等农者在农舍的大院子里坐下,并上茶……
农国并没有所谓的王宫。
但有朝。
但朝,只是农者管理农国之所,并不是国君居住之地,只是代表农国颜面的存在。
而这座农舍,的确是国君之君家。
院子里的花草、瓜果、以及院子外的农田,皆是由国君亲自打理……
国君可是农国的种田能手。
在封青岩坐下喝茶没多久,老农陈务和安晏亦来到院子里,道:“拜见封圣。”
“陈相,吾等已有多年不见。”封青岩微笑站起来,目光就落在安晏身上,道:“这位是?”
“这位是老朽的弟子安晏,字天清。”
陈务微笑介绍。
“安晏拜见封圣。”
安晏恭敬拜下。
虽然他的年龄比封青岩还要大了几岁,但是以封青岩今时今日的地位来说,安晏只是小辈而已。
“不错。”
封青岩点点头。
“封圣,天清可是我农国最为出色的天才,乃是现任的天下行走。”
田丰微笑道,对安晏十分满意。
“原来是农家行走。”
封青岩微微有些惊讶,重新打量安晏,越觉安晏不凡,的确不错。
所谓天下行走。
即使是农家行走天下时,代表农家的人物。
也就是说,安晏去游历天下,行走天下,可代表农家,代表农国……
这是一种最高的荣誉。
一般来说。
只要天下行走不出意外,基本都能够成为家主、派主等。
至于四大教,倒是没有所谓的天下行走,毕竟四大教的人才实在太多了。
难以服众。
不过,四大教倒是有圣子,和其他派、家的天下行走差不多。而且,其他派、家的天下行走,根本无法与四大圣子相比……
不管怎么说。
天下行走不仅代表着至高荣誉,还代表着天赋、实力等等。他们基本都是各自派、家中,最为出色的人物或天才……
不久后。
安晏站起来,道:“请问封圣,可知帝誓?”
这时众人都愣了一下,都看向安晏,似乎不太明白安晏,为何要提帝誓?
“我看到了,但我并不是很清楚。”
封青岩道。
“封圣看到了?”
安晏心中一惊,似乎有些不敢相信,道:“封圣,你真能看到帝誓?”
“这怎么可能?”
“封圣是怎么看到的?”
众农者纷纷惊讶起来,眼里都有些震惊之色,都看向封青岩。
“你说说,看我能不能帮你们解开帝誓。”
封青岩道。
“解开帝誓?”
“封圣你真能解开帝誓?”
即使众农者的年纪都不小了,但是此刻显得有些激动起来。他们灵魂上的帝誓,一直如悬着刀剑,不知何时斩落……
而在此时。
安晏就将来龙去脉说清楚。
“原来如此啊……”
封青岩蹙着眉头,好像的确是因自己引起的,目光就落在众人的脑袋上,再次仔细观察起来。
“封圣,你真能看到吾等灵魂上的帝誓?”
田丰忍不住好奇问。
封青岩点点头,道:“能够看到,但开始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过,我可以尝试去解开……”
“如何解开?”
安晏期待问。
逍遙全才
此刻,众人都满脸的期待,都希望封圣能够解开他们灵魂上的帝誓。但是,这毕竟乃是鬼帝所种下的帝誓,恐怕是没有那么容易解开吧?况且,封圣只是虚圣,现在并没成为圣人,看来更难了。
“待我先看看。”
封青岩沉吟一下,便对着安晏道:“待我看时,你别动。不要怕,我的目光,并不会伤害你的灵魂,只不过是让你的灵魂战栗而已,并不会出事。”
“封圣请放心,即使是死,安晏亦不会动一下。”
安晏道。
封青岩没有多说,他的眼里立即射出两道黑光,令安晏瞬间僵住,灵魂战栗不已。
此刻他脸色苍白无比,瞳孔不断地放大。
隨身帶著個宇宙
而田丰、陈务等老农,则是惊恐不已,他们的灵魂亦在战栗,似乎遇上无比恐怖的存在般。
这是什么目光?
这时封青岩的黑光,瞬间落在安晏安魂上,很快就搞清楚是什么。
这的确是帝誓。
但是,并不能说是他亲自种下,只能说是因为曾经的鬼帝而种下,并不是很严格意义上的帝誓。
可以说是伪帝誓。
但是。
即使是伪帝誓,对于圣人以下,都是十分可怕的存在。
“原来这样……”
封青岩很快就弄清楚。
而且,只需要他一滴帝血,就能够彻底驱除他们灵魂上的帝誓。
但是此时,他却没有立即出手,反而想着将帝誓收回,使之化为帝誓种子。
即使他可通过帝誓种子,再次种下帝誓。
虽然在轮回之梦世界用不到,但是在死者生界呢?他可以在其他生灵的灵魂上种下帝誓,将他们驱使为帝兵,为他作战……
现在的他,不是曾经的商帝。
所以。
即使他能够彻底清除帝誓,却无法种下帝誓。
他想要种下帝誓,就必须要有帝誓种子,而现在就是一个十分好的机会……
不过。
如何收回帝誓种子呢?
这倒是一个问题,可能需要研究一阵。
此刻,他收回目光,道:“我可以驱除帝誓,但是需要时间。”
但不论是安晏,还是田丰、陈务等农者,皆没有从极度的恐惧中回神过来。
他们的灵魂依然在战栗,似乎遇上天地间最大的恐怖般。
“定——”
封青岩愣了一下,便喝了一声。
田丰、陈务等老农,猛然回神过来,大口大口喘着气,脸色同样发白。
但安晏,却是目光呆滞,犹如丢了魂般。
“封圣,天清怎么了?”
陈务连忙问,满脸的担忧之色。
刚才的可怕,他可是深有体会,而且封圣眼里射出的黑光,并不是冲他而去。
但已经如此可怕了。
而天清……
“封圣,天清没事吧?”
田丰道。
“没事,只是有些迷失而已。”
封青岩解释道,就上前两步,一拍安晏的肩膀。
安晏立即回神过来,呆滞的目光,渐渐恢复神光,但是可见眼里有些惊恐之色。
津沽英烈譜 馮萬鵬
“很可怕……”
安晏喃着,接着想到什么,就连忙道:“封圣,怎么样?能不能解开帝誓?”
“可以,但需要一段时间。”
封青岩道。
“没关系,只要能够解开帝誓,多长时间都没有问题。”
安晏的目光渐渐变得坚定起来。
虽然被封圣的目光所慑,灵魂犹如迷失在无尽黑暗般,但只要能够解开立誓。
即使是要了他的命,都没有关系。
“不会很久,可能只需要几天即可。”
封青岩想了想道。
“封圣,下次观察帝誓,便由我来吧。”
田丰站起来道,毕竟安晏是农国的天下行走,不能出事。在他眼里,安晏比他还要重要……
他认为。
若安晏为国君,一定会比他做得更好,一定能够带领农家走出困境……
“谁都可,其实并没有什么危险。”
封青岩解释道。
眨眼间。
数天过去了。
而农国的百姓渐渐适应过来。
但是,封青岩并没有散去白云,依旧让白云遮在天上。
虽然说渐渐适应过来,但不一定能够承受得起阳光的照射,毕竟现在乃是夏天。
阳光十分毒辣。
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候,农国的百姓才能够承受得起阳光的照射。
而在这数天中。
迷路情人 魚
封青岩不断研究帝誓。
虽然此时,他不需要帝血,都能够驱除帝誓了。
但是,对于收回帝誓,在自己的意识海里化为一枚帝誓种子印记,还是十分困难。
“格尔众庶,悉听朕言,非台小子敢行称乱!有夏多罪,天命殛之。今尔有众,汝曰:我后不恤我众,舍我穑事,而割正夏?予惟闻汝众言,夏氏有罪,予畏上天,不敢不正。今汝其曰:夏罪其如台?夏后率遏众力,率割夏邑。有众率怠弗协,曰: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夏德若兹,今朕必往。尔尚辅予一人,致天之罚,予其大赉汝!尔无不信,朕不食言。尔不从誓言,予则孥戮汝,罔有攸赦——”
封青岩轻念着帝誓的内容,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似乎正是因为哪里的不对,才导致他无法收回帝誓,但是他念了数次帝誓。
还没有哪里不对。
不过片刻后,他却猛然愣住,这帝誓似乎是针对夏后……
但是。
在他知道轮回之梦后。
何来夏后?
这一切都只是梦,轮回之梦。
一切的演化,皆是为了帮助他演化轮回,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存在?
不对。
这时,他静静坐在田丰的院子里,盯着眼前的瓜果思索碰着。而国君等农者,早已经出去耕田,并没有陪着他在院子里闲坐……
“难道需要在我的灵魂上,种下帝誓,才能够收回他人的帝誓?”
封青岩思索着,这似乎有些极端,可能性并不大。
“或许可以魂为引,将帝誓收回来。”
不久后,他突然想到一个颇有些意外的办法,就立即走出院子去尝试。
“封圣,可是寻到解开的办法了?”
田丰正在农田里的除草,见到封青岩走来就带着些期待道。
“寻到一法子了,但是需要试过才能知道效果。”
封青岩道。
“那便由老朽来吧。”
田丰扛着锄头走上田梗,快步来到封青岩身前,也顾不得身上脏是否失礼。
“五谷先生,还请忍耐片刻。”
封青岩道。
田丰微笑点头。
此刻,封青岩往自己的脑袋一抓,似乎是抓出了一缕魂,立即往田丰的脑袋里放去。
而田丰感受到自己顿时暴涨起来。
似乎自己的灵魂遭遇星辰大海般,有无穷无尽的魂体汹涌而来,令他根本就承受不了。
在他感受灵魂正要炸开时,那犹如星辰大海般的魂体瞬间消失。
而且。
跟随消失的还有帝誓。
他慢慢恢复过来,仔细感受灵魂上的帝誓。
帝誓的确不存在了。
他心里惊讶不已,便道:“封圣,可是成功了?”
“不辱使命,成功了。“
封青岩微笑道。
而在此时,他把那一缕灵魂放回自己的脑袋里,仔细感受灵魂上的帝誓……
随之他把帝誓之力,化为淡淡的帝誓种子。
但是。
帝誓种子太过薄弱了。
还算不得帝誓种子,需要无数的帝誓之力叠加在一起,方有可能化为一枚帝誓种子。
不过现在既然成功了。
他便可以不断收回帝誓,将无数帝誓之力,化为一枚帝誓种子。
眨眼间数天过去。
情到水窮處
他将农国上下数十万人的帝誓全部收起,亦将无数的帝誓之力,化为了一枚淡淡的帝誓种子。
而帝誓种子在他的意识海里,化为一枚淡淡的帝誓印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