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suv0精华言情小說 大明之雄霸海外笔趣-第2195章 朱和坪之心熱推-4wori

大明之雄霸海外
小說推薦大明之雄霸海外
十月十八,一早天气上好,吉日利典礼、上梁。
皇太孙府门前,站满了御林军,戒备深严。
里面则一路站着侍卫太监,还有婢女,所有人都在恭敬的等待着。
魔三國
年轻的皇太孙朱和坪很早就起来了,端坐在明堂上,象个木偶人一般地任人摆布。
今天是他的大日子!
重生之民國大亨
昨天他祭祀了朱家宗庙,在朱元璋、朱棣等大佬灵位前叩拜。
而他,不过是朱家外孙,从母姓而姓朱,根本不是正牌的朱家子孙。
一想到看到那些正牌的朱家子孙的臭脸,朱和坪心中就想笑。
那又如何,这朱明天下,即将是他的天下!
天色微明,东方的启明星渐淡,泛起了一抹金色,整个南京城都沁着微微芳馨,那是无数的鲜花及一大早就点燃的香料,清香得气息渲染开了,随着风儿飘溢,飘进了每一个人呼吸的毛孔中。
为了准备这次大典,盆花数量达到了上百万盆,而点燃的香料更是难以计数。
花出了无数的银元,朱和坪真的有点心痛,他那个海贼父亲大方到令人吃惊。
朱和坪在出生后的教育,就陷入了两种力量的争夺中。
一种是大明那些翰林、学士、进士而来的文官们,这些深陷程朱理学,只认八股文章的他们竭力向他贯输他们的理念,要皇帝做个君子,以德行治天下,大讲道德文章。
他们的力量雄厚,影响深远,毕竟颜常武不可能把大明的读书人都给流放了,而他们的国学最棒!
朱和坪还差点被他们洗脑了,但好在先有孙承宗和姚明恭,后有马士英,加上他母亲朱真真,他们耳提面命,这才让这个孩子有了正确的三观。
全職醫生 寧采陳
他清楚了大明文官的德性,没多少好鸟,只为争夺日益扩大的权利和进行党争。
他知道了不受控制的文官集团犹如洪水猛兽一般,蚕食着皇权,被逼到角落的万历皇帝开启了20余年不上朝的壮举。明朝的党争也陷入了白热化阶段,到了1644年,李自成都快到北京了,可怜的崇祯帝央求大臣们捐钱守京城,然而平时富裕的大臣,竟争先恐后的比穷,一个个都穿上了补丁的衣服,在大街上叫卖家当。
李自成入京后,通过严刑拷打,从官员家中抄出了7000万两白银,黄金珠宝不计其数,装了70余口大车,拉了10多天才拉完!
还有八大王,从各地皇亲官绅那里得到的财货折合白银三千万两!
重生異世之田園紀
全部献给了朝廷,确切的是献给了颜常武,颜常武大方,一文不要,使得财政窘迫的新明朝廷才有了动力。
但是,如果崇祯皇帝和大明拥有这笔白银的话……
或许不一定轮到他这个外孙孙当大明皇帝,因为朱和坪听到他的父亲亲口所言只要崇祯皇帝在朝,他是不会造反的!
“造反是本技术活,朱重八一直广积粮缓称王,最终成事,曹操一生是汉臣,曹丕当了皇帝。如果崇祯皇帝在朝,他是正统,我不是那么容易造反成功!”颜常武叹息道。
当时他拍着朱和坪的头
随着年龄增大,朱和坪越来越信颜常武,他知道颜常武是不会害他的,因为颜常武在海外有基业,那才是他自己的,他不会想到大明来抢朱和坪的位置!
其他人等,则心怀叵测,就想从他那里要好处,想来摆布他!
朱和坪掌握政权,基本上向着颜常武的那一套靠拢,他不象颜常武可以牢靠地掌握军权与政权,那他就来三权分立:文官、勋贵与武将,还有TJ!
重用TJ使得文官们痛心疾首,但马士英支持他。
“平衡,才是国家稳定的根基!”这是马士英教他的。
马首辅是站在颜常武这边的,他在东南亚呆过,知道颜常武力量的强大,所有他的行径彻底地背叛了前明正统的文官。
还有阮大铖,很多人都说他是奸臣,但朱和坪觉得这个奸臣很好用啊!
朱和坪有什么想法,阮大铖就会想方设法为他实现,而不是说什么大道理,让他烦恼。
……
大典在即,朱和坪有点分神,直到阮大铖的声音传来道:“殿下,吉时到了!”
阮大铖正是大明的礼部尚书!
这个位置是颜常武恩赏给他的,就是要让这位反东林党的干将成为大宗伯,执掌礼仪。
须知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祭祀天地、神明与先祖的礼仪,就掌握在阮大铖的手里,让很多文官们郁闷,但又不能不听。
想到这里,朱和坪觉得父亲确实顽皮,他不禁冲着阮大铖一笑,让阮大铖莫名其妙!
“殿下,吉时已到!”阮大铖再催促一句,朱和坪点头道:“那就走吧!”
穿越未來遇到總裁
他迈步离开了明堂,再回来时,就是不同的身份了!
仙二代攻略
……
天不亮朱和坪便起身沐浴熏香,稍进了点饮食,现下他身着玄衣、纁裳、白罗大带、黄蔽膝、素纱中单、赤舄,一派的威武容贵。
此乃衮冕,乃王之吉服,配九旒冕冠,玄衣纁裳,衣绘龙、山、华虫、火、宗彝五章纹,裳绣藻、粉米、黼、黻四章纹,共九章。
他这身装束要是给父亲看到了,背里地会笑他穿着戏服!
内务府登基典礼已经排练娴熟,朱和坪走上金辂,坐进宽大的座位中,“铛!”金钟声响彻耳边,礼仪官高喝道:“起驾!”卤簿甲士随之而动。
梟寵重生之盛妻淩人
黄钟大吕,琴瑟和声,搏拊柷敔,石磬钟铜,箫笙长笛陪着应鼓乐工,夭夭雅乐传入耳朵。
無限之美劇空間 野山黑豬
这正是皇明的大礼仪,有详细的记载,礼仪,衣着,均一丝不苟。
非人聯盟 樸唇
出了皇太孙府,转入大街。
南京城的大街小巷早就打扫的干干净净,黄土洒下,万民夹道!
各条街道都挤满了人,就是元宵灯节时候的夫子庙也没有这般拥挤过。御道两边无数荷枪实弹的士兵严阵以待,控制着秩序,盯着自己面前的百姓。两边无数百姓夹道欢呼,在御道两旁楼房的二层、三层上,也拥满了人。
齐呼:“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万众一心的呐喊声,待他回来时,就换了另一种称呼,翻上十倍的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