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quv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有一座八卦爐笔趣-第六六八章 真實之界,女媧展示-0vw1z

我有一座八卦爐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八卦爐
似乎是因为之前把秘密告诉了王也的缘故,第二天女魃再次出现在老地方的时候,脸上的冰冷比之前减少了很多。
“此地乃是青龙之眼。”女魃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告诉王也,“透过青龙之眼,在某个时间,可以看到真实之界。”
“青龙?”王也心中一惊,女魃也知道星域本相?
不过想想,她可是轩辕黄帝的女儿,知道星域本相也是正常的。
从构成青龙的星域来看,这颗星球,确实是位于青龙的眼睛部位。
“那之前——”
“那只是轩辕剑的力量让它提前显现而已。”女魃说道,“看到的依然是一片幻象。”
“真实之界到底是什么地方?”王也忍不住开口问道。
“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女魃说道,然后就恢复了冷酷的样子,无论王也怎么问,都不再说话。
见她那样子,王也也不再多话,而是陷入了沉思。
听女魃的意思,她在这里,是为了通过青龙之眼看到那什么真实之界,她甚至可能还想去往那真实之界。
而这青龙之眼,似乎只在某个特殊的时候才能看到真实之界。
女魃似乎也不确定到底是什么时候,所以她一直在这里等候。
真实之界?
王也忽然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按照女魃的意思,诸天万界都是虚幻不实,那万界万族争名夺利,又有什么意义?诸天万界和太虚星域你死我活,又有什么意义?
如果这一切都是虚幻的,那我的存在,又是什么?我不是我?我又是谁?
王也感觉头皮发麻。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王也很想对着女魃吼一声。
女魃似乎听到了他心里的声音,不屑地道,“我说了,好奇心会害死人的。”
“我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王也说道,“什么真实之界,什么虚幻不实,不过是你一家之言。你以为我会信?”
“你信不信,与我无关。”女魃冷冰冰地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沉默片刻,王也忍不住开口道。
“虎魄刀。”女魃冷声道。
王也一怔,旋即反应过来。
轩辕剑合青龙本相,虎魄刀,顾名思义,是合了白虎本相?
王也之前就感觉虎魄刀这名字很奇怪,九黎蚩尤,怎么说也是上古三巨头之一,本命神兵就这么不上档次?
现在才明白过来,人家这个虎魄,不是寻常老虎的虎魄,而是天地四灵,白虎本相的虎魄!
青龙之眼可以看到真实之界,那白虎之眼,是不是也可以?
原来如此!
女魃有虎魄刀,她是通过白虎之眼知道了真实之界,只是出于某种原因,她似乎还想通过青龙之眼看一看。
“你去过真实之界?”王也追问道。
女魃瞥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既然没有去过,那你是如何知道这些的?难道说轩辕黄帝消失,是去了那里?”王也仿佛是自言自语道。
名門婚寵,總裁情深不負
女魃不答。
王也讨了个没趣,干脆也不搭理女魃,自己在那里研究起来这青龙之眼。
女魃肯定不是随意选的位置,如果说这一颗星球是青龙本相的眼球,那女魃站立的位置,就是眼球的瞳孔。
只可惜女魃站在那里,王也就算想研究也做不到,他可没本事把女魃赶走。
又是一连几天,王也厚着脸皮,又从女魃口中套出一些信息。
这所谓的真实之界,到底是什么情况,王也依旧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只能隐隐猜测,那是一个与诸天万界完全不同的世界,女魃或许去过,或许只是见过,从她之言片语的描述中,王也又觉得有些奇怪。
那真实之界,怎么隐隐感觉有些熟悉呢?
又等了多日,女魃所说的真实之界,始终未曾出现,王也看看时间,觉得不能再耗下去了。
“女魃大人,我打算在大荒搞一个英雄大会,邀请天下群雄,共同参悟造化玉碟,你有没有兴趣?”临走之前,王也开口对女魃说道。
“没兴趣!”女魃干脆利落地说道。
“那好吧,你继续等你的真实之界吧。”王也说道,身形一转,化作一道光芒,冲天而起。
魏侯
片刻之后,王也出现在星空之中,以他如今的修为,肉身横渡星空,已经不在话下。
萌妻的秘密:億萬BOSS惹不起
他手腕一翻,掌心出现一枚小小的戒指。
二爺的私房事 寄秋
“嘴上说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嘛。”王也嘴角微扬,这戒指,是他离开的时候,女魃抛给他的。
虽然女魃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王也肯定不会误会她是看上了自己。
这戒指,当然是给项羽的!
想到项羽,王也不禁又有些疑惑,女魃当年,为什么会化身虞姬?
难道真的是因为爱情?
看女魃那样子,不像是为情所困的小女人啊。
这女人神神秘秘,又强大得可怕,王也觉得还是不要招惹她的好。
摇摇头,王也回头看了一眼应龙之地,不知道为什么,他隐隐有种感觉,用不了多久,自己还会再到这里来的。
下一刻,王也身化流光,仿佛流星一般,消失在星空之中。
……
距离大荒不知道多远的地方,一颗拖着长长尾巴的彗星,在星空之中快速飞行着。
忽然,一个身影突兀地出现在那彗星之上。
“东皇太一,还真是会藏东西呢。”王也嘴里嘟囔道,为了找到这颗彗星,他可是没少费功夫。
彗星的位置不是确定的,类似的彗星,星空之中不知道有多少,能找到东皇太一说的这颗彗星,运气和强大的算力,缺一不可。
“造化玉碟,我倒是想看看,三千大道法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也轻声道,脚下一踏,那彗星之上发出一声轰鸣。
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出现在彗星的表面。
王也没什么犹豫,直接纵身一跃,径自落到了彗星的地心之处。
那地心之处,是一片灼热的岩浆,岩浆内,一个青铜色的巨大棺材,在其中上下悬浮。
“这是造化玉碟?”王也有些发愣,他想象中的造化玉碟,是一片玉简,是一本书籍,唯独不是一个棺材。
心有疑惑,王也却没有犹豫,神光一闪,王也探手把那棺材摄拿过来。
君心似海
“开!”
王也用神力托着棺材,一手把那棺材盖打开。
“轰——”
棺材盖掀飞,王也的目光落在棺材内部。
只见棺材内,一个白衣女子,静静地躺在那里,气息全无。
那白衣女子,样貌普通,但是细看,却又觉得她国色天香。
总之那张脸,让人越看越是迷惑,不知道她是好看,还是不好看。
王也倒是不在意她长得漂不漂亮,他有点疑惑,这里是东皇太一所说的地方没错,但是为什么,这里非但没有造化玉碟,反倒是有个女人?
难道说,这女人就是造化玉碟?
王也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荒谬,造化玉碟是个女人?
这也太无厘头了吧?
就在王也有些疑惑的时候,那棺材内的女人,却忽然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言语无法形容的眼睛,仿佛充满沧桑,却又透着一股天真,晶莹剔透,却又暗淡无光,和她的脸一般,让人无法下出定论。
“你是谁?太一呢?”那女人看着王也,开口问道。
她表情平静,没有一丝惊慌。
就好像王也是过来串门的友人一般。
“东皇太一?”王也道,“他来不了了。”
“来不了了?”那女人皱了皱眉头,“不可能啊,诸天万界,谁能杀得了他?”
她对东皇太一,倒是很有信心。
“诸天万界,能杀他的人虽然不多,但也有那么几个。”王也说道,“不过他没死。”
“他只是被镇压了。”
“他告诉我,这里藏着造化玉碟,你能告诉我怎么回事嘛?”王也并没有兜圈子,而是开门见山地问道。
“造化玉碟?”那女人好奇地看了王也一眼,“你来晚了,没有了。”
“没有了?”王也皱眉道,“东皇太一骗我?”
“他没有骗你。”那女人摇摇头,“只不过造化玉碟,已经被我吸收了。”
“现在我就是造化玉碟,造化玉碟就是我。所以我说你来晚了。”
“既然你就是造化玉碟,那也一样。”王也愣了一下,笑着说道,“既然没死,也不用躺棺材里了,随我去个地方吧。”
王也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欺骗无知少女的混蛋,不过他不是混蛋,那女人也不是无知少女。
“去哪里?”那女人说道,“我要是不答应,你是不是会强行带我走?”
“恐怕是的。”王也点点头。
“那就去呗。”
出乎王也的预料之外,那女人竟然点头同意了下来。
“你不怕有危险?”王也疑惑道。
“为什么要怕?”那女人反问道,“反正我又不会死,怕什么?”
“你不会死?”王也好奇地打量着那女人,虽然他的目光有些无礼,但是处于慎重,他还是从头到脚仔细地审视起那女人来。
“你是什么人?”
这一看,王也就看出来异常了,这女人,虽然看起来是个普通人,但是王也的神念一触及到她,立马便如泥牛入海,不见了踪影。
普通人,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
当然,普通人,也是不可能吸收得了造化玉碟。
如果她是武者,又吸收了造化玉碟,那她的修为……
王也不禁有些警惕起来。
“太一没告诉你?”那女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开口回答道,“我是他的妻子,你可以叫我女娲。”
超神級科技帝國 石頭成精
二次元大穿梭
“什么?”王也大惊失色。
饶是他见多识广,这一刻也有些失态了。
女娲?怎么可能叫女娲!
女娲,怎么可能是东皇太一的妻子?!
王也现在简直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想法。
这么多年来,他见过李世民,见过程咬金,后来却发现,刘邦项羽都还活着!
这也就算了,后来连欧冶子和姜子也都冒出来了。
随着见到的人越来越多,王也觉得自己对前世传说中的人物已经有些免疫了,但这一刻,他依旧是觉得无法接受。
其实他现在已经很少想到前世的事情,前世的记忆,都有些迷惑了。
这个世界,虽然有些人和前世传说中一样,但是实际上,大不相同。
比如说有李世民,却没有大唐,比如说有姜子牙和封神榜,却没有封神大战。
甚至轩辕黄帝和九黎蚩尤,名字虽同,实际和他前世听过的传说也大不相同。
前世的传说中,女娲可是创造人类的始祖。
女娲补天,女娲造人,可是前世任何一个人都耳熟能详的故事。
“你听过我的名字?”女娲有些奇怪地看着王也,“那你为什么不知道我是太一的妻子?”
“女娲怎么可能是东皇太一的妻子?”
王也忍不住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为什么不能?”
臨風啟明 雅否9527
女娲怪道。
王也心中叹息,毕竟不是同一个世界啊,前世的传说,和这个世界不同,此女娲,也非彼女娲。
既然她是东皇太一的妻子,那月主太阴所说的东皇太一的红颜知己,应该也就是她了。
那个转世多次却始终缺乏修炼资质的可怜女人!
据月主太阴所说,她应该是没有修炼资质的,哪怕东皇太一砸下无数资源,她却是连武王都难以成就。
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吸收了造化玉碟。
“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我什么时候能见到太一?”女娲看着王也,开口问道。
“你知道东皇太一是我镇压的?”王也疑惑道。
“很难猜吗?”女娲理所当然地说道,“太一没有朋友,他会告诉你造化玉碟在这里,那肯定是威胁了他,你如果没有镇压他,哪里会有机会威胁他?小凤儿没落在你手里吧?”
“那倒是没有。”王也摸了摸鼻子,说道,“东皇太一把你的位置告诉我,你不生气?”
大夏桃花源 莊子魚
“有什么好生气的?”女娲说道,“反正你又杀不了我。太一知道你杀不了我,所以告诉你也没什么。”
她的话很有道理,王也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跟我走吧。”他索性一摆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