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fyjs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txt-第0643章請斬吾頭鑒賞-rru1v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关平来了!
士燮一下子就有些慌神了。
相比于刘备关羽张飞等人正常介绍外,被弟弟士壹吹捧最多的便是关平。
传闻此子是隐世高人的弟子,佛道双修的那种老家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这种人,士燮就算活了这么大岁数,都没见识过。
尤其是弟弟士壹在高温天气下,亲自演示了“师传”凝水成冰的本事,更是让士燮大开眼界。
世间什么时候,有过这种神仙手段了?
不是传闻当中的鸡犬升天,麒麟显现,而是眼见为实的凝水成冰。
士燮就这件事仔细咨询过在他府上过活的道士与沙弥等等。
皆是称从来未曾见过,而且肯定是神仙手法。
这一下子就让士燮重视起来了,至于关平还替代他那师傅收士壹为徒弟的事情。
像这种福分更是可遇而不可求,士燮只是觉得弟弟运气不错。
别看士燮提倡儒学,趁着战乱吸引许多名士来此传播儒学,可内心里还是崇拜仙人之说,羡慕玄学的。
否则家中也不会养着许多道士和沙弥。
不光是出门讲究排面,更重要的是让自己的心里得到净化,期待着得道升仙。
这种情况,尤其是在儒学救不了汉末纷争之下,儒学显得更加衰落之后,玄学是崛起的一种新思想。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要不然汉末也不会有如此多的人研究占卜,并且受到大家的吹捧。
士燮见识到弟弟的这种手段后,又私下派人仔细打探过关平的底细。
结果发现弟弟士壹并没有过分吹嘘,反倒是真的。
尤其是关平在益阳县率领五百人精大破上万蛮兵的事情,杀了旧王,扶持新王,被五溪蛮人称为战神附体。
那些五溪蛮人的厉害,士燮他也领教过。
这些人从西边进入交州交换物资,甚至掳掠一些沿岸女子回去给他们生娃。
尽管士家在交州只手遮天,可终究是野人太多,不服王化,难以驯服的居多。
这些人千百年的习俗都是这般,民如禽兽,长幼无别,你就是想要改变都要费劲大力气。
尤其是在语言方面,山长水远,风俗习惯不一,兴许过了两个村落,他们之间的语言就不互通。
需要多重转译才能相通,就翻译的人你都得实时更新。
你还怎么大规模汉化?
这些人在士燮看来没文化真可怕,他们脑袋一根筋,跟你刚起来,宁愿死了也跟你刚!
就像番苗,士燮屡次征伐都失败而归,他就想着派人去谈判沟通,结果人家根本就不认。
说除非你能打败他,赢家才有资格跟他谈判。
像他们这种生存环境当中,自然是谁的拳头大谁说话好使。
丛林法则显得更为残酷。
士燮麾下的士卒连这些蛮夷都不能轻易压制,更何况关平这个能打的上万五溪蛮人求饶的人。
对于这种战斗力,士燮心中没有丝毫把握。
现在有人率兵入主交州,让他一贯自诩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设崩塌了。
据确切消息说关平与刘备在江东可是闹矛盾了啊?
怎么吴巨与赖恭之间失和发生矛盾,刘备会派关平领兵前来平息呢?
或者刘备能派兵进入交州,根本就不在士燮的考虑范围之内。
毕竟吴巨是刘备的好友,他也没有吃亏。
刘备派遣关平进来是做什么?
問鼎掌控 江城以南
大义灭亲,杀掉吴巨,平息叛乱?
关键苍梧郡那里也没有发生叛乱啊?
士燮一时想不明白,刘备派关平领兵进入交州是想要干掉吴巨,还是想要威慑自己?
薛综见到士燮突然变色的神情也是有些诧异,区区关平,何足道哉?
不就是仗着父名,才会声名鹊起的吗?
“威彦公勿忧,若是担心吴巨因此割据交州,引起战火。”
薛综微微拱手说道:“吴侯孙权派遣步骘已经到达了高要县,必定会先一步到达苍梧郡。”
关平领军驻扎在清苑县,沿着臻水顺流而下,可到达高要县。
接着沿着郁水西进路过端溪,最后达到苍梧郡的治所广信县。
关平还在南海郡范围内,步骘已经抢先一步到达了苍梧郡内。
薛综与江东友人通信当中得知,赤壁之战完全依赖的是江东水军。
至于刘备完全就是捡到了便宜,这才占据荆州。
还有关平,仗着年少,竟然敢和他的主公发生矛盾,兴许就有反意。
现在刘备派关平来着穷山恶水的岭南,说不准就是想要让关平死在这瘴气丛生的地方。
交州这里,水土温暑,加有瘴气,致死者十必四五!
士燮这才慢慢的坐下来,摸着不多的胡须道:“哎,难不成交州战乱又要起了?”
许靖闻言也是面有忧色,即使他拿到了益州牧刘璋的征召要求,可以一走了之。
但是现在战乱将起,士家的旗帜还有多少力度可以用?
薛综对此却是信心十足的道:“威彦公尽管放心。
关平领军数千贸然进入交州,年少无知,中瘴气者必会死伤大半。”
瘴气就是交州最好的防御手段,不管你来多少人,都不好使。
关键是那些蛮夷,直接往深山老林里一钻,你可就找不着,追进去可就不仅仅是瘴气,还有毒蛇猛兽。
就算被不大的虫子咬一口,都极有可能丧命,甚至吃个蘑菇都会死。
这些事,薛综举家迁入交州的时候,曾经遇见过。
都是血泪的教训!
“等到他遇到了麻烦,自然会主动退出交州,能有什么战乱?”薛综又安慰了一句。
总之就是脸上连胡子都没有几根的人,能办成什么大事?
别看这里的士卒战斗力不强,但生存环境恶劣,能活下来的人,无一不是适应了这里的气候。
士燮听到薛综的话,不以为意,那是你不知道人家的厉害,不知道人家的本事!
神仙子弟,会惧怕这些小小的瘴气?
“吴侯为何也会派兵进入交州,此事我不清楚!”
士燮摸着胡须叹了口气,虽然人数不多,但总归也掺和进来了。
更何况孙刘两家乃是盟友,合力击退曹操,孙权又把他的亲妹妹嫁给了刘备,用于巩固联盟。
孙权刘备无论是哪个,尽管他们二人占据的土地都没有他多,甚至各自都没有占据一州之地。
但是士燮认为,在军事方面,他就算单独对上其中任何一个,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如今交州发生动乱,莫不是两家想要趁机拿下交州?
南海郡是族弟士武的地盘,紧挨扬州,听闻豫章郡和庐陵郡有山越作乱。
结果贺齐与周瑜先后在两郡坐镇,然后周瑜身死于任上。
现在关平停在南阳郡,莫不是在等着士武或者士壹前去与他接洽?
苍梧郡广信县乃是士家的老家,现在几个兄弟分别担任交州郡守,但是家族在广信县,还是有着许多精锐士卒。
可就这些人,士燮有些怀疑,他们能不能抵得过孙刘两家的联合攻伐。
若是他们任意一人俘虏了他们的族人,士燮认为自己绝对不会反抗。
交州还能有什么值得他们惦记的了?
没有!
至于吴巨赖恭等人,士燮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
八極武神 賣藝賣身
一旦有人带兵进入交州,士燮顿时就不知道该如何做,最好的法子就是投降!
“报,郡守,外面有一个自称是吴侯使者,特意前来送信!”
重金屬外殼 屠狗者
士燮脸色又变了一变。
一听这话,厅内众人纷纷看向士燮,没成想吴侯竟然早了刘玄德一步。
薛综拱手说道:“威彦公,莫要纠结,且先听听吴侯的人是怎么说的?”
“切不可自乱阵脚啊,威彦公!”
刘巴嘴角含笑,方才说教育许靖要泰山崩于眼前,而面不改色的?
方才听到关平带兵进入交州的消息,吓得直接跳起来了。
现在听到孙权的使者到了门口,又是变了脸色。
以前那种处事不变的涵养缘何就没有了?
教育旁人,真是够好笑的呢!
刘巴从士燮那里收回视线,并没有继续看,他反而盯上了许靖。
正好可以蹭着他的身份一同进入益州,兴许就有机会进入关中,回到中原了呢。
刘巴也是清楚的知道,许靖答应刘璋的征召。
无非就是赤壁之战前,听说了刘璋派使者到曹丞相那里表示臣服。
等他进入益州,同样可以有机会进入中原,回到曹丞相的身边。
“请进来。”
士燮恢复正常的神色,尽量让自己不发慌。
孙权的使者很快就进来了,其实他的步骘派来的,就是想要先一步敲定,交州的归属权。
孙刘两家虽然是联盟,但在占领土地上,还是要各自算上各自的利益。
“见过士郡守。”使者拱手道:“吾乃交州刺史步骘的麾下,奉命前来告知郡守。”
“交州刺史?”
厅内的众人听到这话,全都懵逼了。
交州刺史不是赖恭吗?
怎么眨眼间就成了步骘了?
“老夫没听明白。”士燮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了。
看样子孙刘两家可不是铁板一块啊!
使者微微一笑,看着士燮道:“苍梧郡太守吴巨以下犯上,驱逐交州刺史赖恭,赖恭专门请吴侯做主。
吴侯上表步骘为交州刺史,立武中郎将,统帅千余精锐士卒,前来接管交州,拿下叛逆吴巨。”
都市奇兵 魔語冰殤
使者的透露出来的信息量很大。
首先是赖恭竟然向孙权求援,他不是刘备的人吗?
还有孙权竟然越过刘备,直接上表他的人为交州刺史!
还要接管交州!
豪門罪媳
现在使者就是在向士燮下达最后的通牒。
你要不要向吴侯投降,顺利让刺史到任,接管交州,顺便为交州铲平叛逆。
到时候你还在交州做你的“王,”只需要按时上供即可。
江东使者很满意周遭人的反应。
交州刺史,没想到吧?
“此事还需要等待朝廷的答复。”
士燮心中倒是有些高兴,孙刘两家这是要为争夺交州掐起来了。
怨不得刘备会派关平领兵进入交州,目的就是不想让交州落到孙权的手中。
通过这件事,士燮总算是领悟到了两家的相处模式。
尤其是赖恭的向孙权求援的操作,实在是大大出乎了士燮的意料。
江东使者听到士燮的回答,毫不客气的道:“当初刘景升未曾经过朝廷的允许,
就擅自派出赖恭担任交州刺史,吴巨担任苍梧郡太守的时候,也未曾见士郡守反对,今日堂堂车骑将军亲自上表,士郡守怎么就拒不承认了?
莫不是觉得我江东连那刘景升都不如?”
士燮的三子士徽直接站起身来,指着江东使者的鼻子道:“你是何人,也敢在堂前咆哮?”
“鄙人吾孔休!”
吾桀在家乡与陆逊等人齐名,等到孙权被刘备表为车骑将军之后,他大肆征召士人。
其中吾桀征召为主薄,外任山阴县县令,入朝担任参军校尉。
你被誰牽引
此次跟随步骘一同前来交州,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吾桀!”
许靖瞥了他一眼,此人出身贫寒,得到孙河的赏识,从一个小吏做起,直到可以与吴郡大姓子弟齐名。
其手段可见一般!
“没听说过。”士徽却是瞥着吾桀一眼道:“再敢出言不逊,莫不是以为我刀不利否?”
士家凭借几代人的努力,得到了交州七郡人民的认可。
士徽早就不满谁谁谁就能轻易派刺史来交州,往他们脖子上拴根绳子了。
谁都清楚,上表走朝廷让人为官,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
但是士徽就是极其不爽!
在交州,只有士家才是说一不二的那个!
旁人,谁都不好使!
吾桀却是以手待刀,对着士徽笑笑,比划着自己的脖子道:“请斩吾头!”
他今日来就是要以势压人,他此时可不是代表了他自己,而是代表整个江东。
吾桀就不相信,士燮他有胆量敢跟江东作对!
士徽被这么一激,手直接就摸向自己的腰间,发现没有带刀,当即大喊道:“来人!”
“且慢!”
薛综站起身来,大声阻拦在士徽与吾桀中间。
“两军交战尚且不斩来使,而且吾孔休也是代表了吴侯的意思,更是经过朝廷应许,莫要伤了和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