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rhzi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全職藝術家 線上看-第三百一十二章 讀者要和楚狂對決分享-vy3my

全職藝術家
小說推薦全職藝術家
“什么叙诡?”
刚好完成《食戟之灵》今日份任务的罗薇似乎听到了林渊和金木的部分对话。
她愣了一下,旋即恍然:“你们在聊楚狂的推理小说?”
因为某些原因,罗薇也对楚狂很关注。
哪怕她不看推理小说,也知道最近楚狂搞出了一个叫做“叙诡”的推理新类型。
“嗯。”
我的籃球之夢 小小天下飛
金木笑着看了眼林渊,总是在罗薇眼皮子底下聊楚狂,老板迟早掉马。
罗薇好奇道:“我其实不太懂,叙诡是什么意思?”
林渊下意识想把刚刚的小漫画给罗薇看,金木拦住了,这个小漫画有点不正经。
林渊了然,便随手写了一段新的对话,并交给罗薇。
罗薇看到了林渊写下的一段对话:
【小明,起床去学校啦!】
【妈妈,我不想去学校了,再也不想去了……】
【为什么?】
【我不想上课!】
【可你是老师呀!】
罗薇扑哧一笑:“小明竟然是老师。这不就是文字游戏吗,就像脑筋急转弯一样,我最喜欢脑筋急转弯了……”
“差不多。”
死囚特工(禁地死囚)
林渊点头,这也是本格推理爱好者天然抗拒叙诡的原因,出于这个原因,林渊完全可以理解网上那个名为冷光的推理作家为什么那么抗拒叙诡。
这件事情的性质,就和李诞抗拒谐音梗是一样一样的。
“还有吗,挺有趣的。”
罗薇似乎对所谓的叙诡产生了兴趣。
她代表着另外一部分人群,那是享受叙诡带来反转的读者群体。
“有。”
林渊又随手写了一段话。
这是他刚刚上卫生间的时候想到的。
【小时候,爸爸总是告诉我,尿完尿之后要抖一抖,之后我每次尿完尿都会抖一抖再出厕所。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只有我尿完尿会抖一抖,其他女孩子都是用纸擦的。】
罗薇扑哧一笑,然后表情一凝,轻轻咳了一声。
好像暴露了什么?
她慌张道:“下班了,我回去了。”
林渊点点头。
金木眉角跳了跳:“所以,老板的新小说,也是这个调调?”
林渊道:“是啊。”
金木幽幽道:“读者会给你寄刀片的。”
光是这几个段子,都让他有种被戏耍的感觉,如果是写成短篇推理小说的话,那还得了?
“我是老贼嘛。”林渊无所谓道。
金木失笑,他很少看到林渊展现如此恶趣味的一面,竟然摆明了想要坑读者,而且连续写了几个关于叙诡的低俗小段子。
不过这样似乎也不错。
因为他在当林渊经纪人这段时间,有时候会产生林渊没有七情六欲的错觉。
似乎这个人太过一板一眼。
偶尔皮一下,才像是年轻人。
想到这,金木起身道:“那我这边先联系博客,注册一个博客账号,顺便把风声放出去。”
……
所谓把风声放出去,就是预先的宣传。
普通作家是没有这种待遇的,总归有个审稿的过程,但是出于对楚狂能力的信任,博客那边还没拿到故事就先开启了风风火火的宣传。
“楚狂短篇新作来袭!”
为了融点噱头进去,博客还特意强调:
“这将是楚狂首次尝试短篇推理”。
林渊看到这条宣传的时候,略微犹豫了一下,也就没有纠正——
其实他跟系统定制的《咚咚吊桥坠落》篇幅还蛮长的,接近中篇的字数。
大主宰 天蠶土豆
不过因为短篇和中篇乃至长篇并没有严格的字数划分,所以有时候,这种界定很模糊。
另外要提一下。
定制《咚咚吊桥坠落》只花了林渊十万元。
系统的意思是打折。
林渊却觉得,系统是担心读者看完《咚咚吊桥坠落》后想要把自己的腿打折。
结果。
重生之女不為將 廣陵笑笑生
就在博客放出风声的头天,部落这边就炸开了锅!
“楚狂新短篇要去博客发了!?”
“博客竟然偷塔!?”
“楚狂是不是对我们部落不满意了?”
“他竟然背叛部落!”
“说背叛就严重了,本就没有什么合约限制,楚狂去哪个平台是他的自由,博客应该是花了一些代价才请到了楚狂,不过还是感觉好郁闷。”
“……”
部落的编辑们很郁闷。
部落文学首席韩济美也郁闷。
她没想到博客那边这么能屈能伸。
楚狂帮着部落,不止一次的干趴博客。
结果博客不但不生气,反而大大方方的把楚狂请了过去!
只能说,资本就没有蠢的。
通靈師奚蘭 柳笑笑
博客也明白这一点,如果他们把楚狂视为敌人,那等于是把楚狂彻底推向部落。
看来,以后还要更费心的拉拢楚狂才行。
而相比起部落的郁闷。
读者们可不会管楚狂的新作在哪个平台发布。
只要楚狂愿意出新作就足够了。
是以。
博客这边宣传一出来,就吸引了不少楚狂的读者关注。
其中还包括一些因为《罗杰疑案》而喜欢上楚狂的读者。
“难得楚狂老贼竟然愿意继续写推理啊。”
“正常来说,老贼是很少重复写同一个类型的。”
“推理爱好者发来贺电!”
“遗憾的是这次是短篇。”
“短篇推理也可以,是推理就可以!”
“嘿嘿,楚狂老贼如果继续写叙诡,我肯定可以提前猜到凶手,狠狠打他的脸!”
“叙诡这种模式,只要看过一次,就可以摸清作者套路了。”
“跪求楚狂继续写叙诡,我会洗刷被《罗杰疑案》愚弄的耻辱!”
“来吧,老贼,这是身为读者的我,要与你进行的推理对决!”
“……”
随着网上出现一些新的叙诡作品,读者现在相当的自信,觉得自己已经彻底摸透了叙诡的套路。
因为这个原因,读者们竟然一致呼吁楚狂继续写叙诡型推理,而且一个比一个言之凿凿,说自己肯定可以提前猜到凶手云云。
是的。
都想打楚狂的脸!
这不巧了吗?楚狂的新作,的确是叙诡型推理。
不过官方并没有透露这个消息,是不是叙诡,还要等读者自己看。
林渊这边动作还是很快的。
三天后他便修改好了《咚咚吊桥坠落》的背景,做了一些趣味性的设置,并通过博客的渠道将之发布了出来。
这一天,是五月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