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w7h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蓋世 起點-第九百五十一章請!熱推-yekcp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心魔族西米茨,影魔族希德拉,元魔族的阿德勒,皆为魔神!
在外域天魔的族群,最强者为大魔神,和人族的元神,妖族的妖神对应。
下一级的魔神,战力和等阶,则是和自在境大修相当。
三位魔神,联手去对付唐正,他绝无一丝胜算!
更何况,少阳山的唐正,只有自在境初期的修为,而且年龄偏大,他的境界也仅限于此了。
并不是所有自在境的大修,都有冲击元神的资格和可能,绝大多数的自在境大修,其实和唐正一样,终身无望再进一步。
唐正自己都明白,他顶多再往前踏出小半步,跨入到自在境中期。
換心不換愛
连后期,他都没有指望。
这样的他,面对三位天魔族的魔神,其中影魔族的希德拉,还是有望在千年内,尝试问鼎大魔神席列的可怕存在,他当然知道此战凶多吉少。
“五百年前,我名下的一个偏远域境,承蒙唐山主关照,在你离开时,整个天地一片焦黑,我族三千族人化作灰烬。”
银鳞族的奎罗,登天而去,浑身片片的银亮鳞甲中,忽现出众多湖泊。
“我想拜见唐山主多年,只因你长居浩漭天地,才迟迟未能幸会。今日一见,唐山主风采令我叹服,我也就不客气了。”
一片片鳞甲,从奎罗身上飞出。
每一片鳞甲中,都有他的一滴精血,让银亮的鳞甲骤然放大,成为能轻易撕裂星河战舰,能切割山脉的锋锐银色利刃。
呼呼!
数十个银色利刃,皆占地数亩,飞向唐正的火焰神灵法相。
化魂池上,正面朝向唐正的虞渊,看着三头魔神,再加上银鳞族的奎罗,一起杀向唐正,神色专注。
不知为何,他看着巨大的银色利刃,能瞧见利刃内奎罗的精血,化作银灿灿的湖泊,提供着磅礴的气血能量。
还能从那一滴,精血形成的湖泊内,感受到奎罗血脉的精妙释放。
甚至,能体悟出众多和水之奥妙相关的,由条条血脉晶链激发的血之秘术。
“难道,是因为奎罗馈赠的一滴精血,被我的生命祭坛炼化,融入了自身?”
此念一生,他再细细观察,又觉得不对。
心魔族的西米茨,动用心灵魔魂秘术,在唐正的灵魂识海深处,缔造出万千魔女,蚕食着唐正纯净的灵魂种子,侵蚀他的记忆,破裂他魂魄和术法的连接,虞渊居然也能感受到。
影魔族的希德拉,九头蛇的蛇头,佩戴的一个个瑰丽王冠,释放出的每一种力量,大概可以给唐正造成什么影响和限制,他同样能一眼看透。
元魔族的阿德勒,每次挥动金色长戟,他都能隐隐知道,将攻击唐正什么地方。
洞察秋毫?未卜先知?
虞渊摸着下颚,眼瞳深幽,总觉得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玄妙的改变,让他对力量,异族血脉精妙,天魔的灵魂邪术,都有了全新的见解和认知。
“斩龙台中,那位斩龙者遗留之力,给了我如此蜕变?还是,因魂游境的突破,自然焕发出的?”
他满心困惑,百思不得其解。
“此阵不破,唐正很快就会死。”
胖乎乎的周游,一挥拂尘,有些担忧地说道:“不用想就知道,来自禁地外的攻击,将会如狂风暴雨般凶猛。虞渊,你别的不必理会,也不要在意唐正死活。你的责任,就是照看好大阵!”
这话一出,没有参战的异族强者,席荃等人,全意识到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
为了搭救唐正,三大上宗和魔宫、妖殿的来人,会倾尽全力,再无保留!
此阵,当真能撑得住?
嘭!嘭!嘭嘭嘭嘭嘭!
朝向赤阳帝国的结界,突然有明显的凹陷,一簇簇繁复神秘,暗藏数百种变化的魔阵,纷纷爆灭消散。
七块神光湛湛的法印,连番落下,如万钧的神山,如七个天地对结界进行轰撞!
天宫印,不再变幻为巍峨宫殿,反以最初的,本来的形态和模样,在曹嘉泽的心神驾驭之下,绽放出连自在境大修,都不能长时间凝视的光辉,正式拉响了破阵的号角!
所有玄天宗的来人,早已撤离出去,七块天宫印威力尽现,神威浩荡。
缩小千万倍,正常形态的天宫印,每每落向结界时,都在瞬间透射出亿万道虹芒,将“封天化魂阵”表面的一簇簇魔纹,冲击的稀烂。
旧的魔纹魔阵爆灭,新的急忙再次补充填上,维系着阵列稳固。
身为执阵者的虞渊,从端坐的姿势,霍然站了起来。
修真獵手 七夜之火
呼!
化魂池凌空飘逝,霎那间到了七块天宫印,不断沉落之地,并逸入到结界里头。
墨色魂能从池台下汹涌而出,化作一串串的神秘黑色符文,黑色江河般,注入到一个个被天宫印打的凹陷的区域。
墨色魂能一到,那些凹陷的区域,立即恢复平整,重新浮现出众多的魔纹阵列。
總裁別來無恙
“虞渊!”
很多天源大陆的修行者,等他驾驭着化魂池,飞入到结界内时,都认出了他。
梵鹤卿,纪凝霜,莫白川,还有曹嘉泽等人,神色各异,另有很多境界稍弱一些,同样和他熟悉的人,轻声低呼。
寒阴宗的尉宪,刚凝炼出阳神不久,他在蛛城时和虞渊见过面,还在虞渊眼皮子底下,折磨蔺翰羽许久。
此刻,尉宪刚进阶阳神的喜悦之情,在看到虞渊时,忽然消失干净。
太渊宗的江杏雯,一改往昔的温婉贤淑,脸色冰冷,眼神阴郁。
纪凝霜冷哼:“果然是他。”
梵鹤卿则低低一叹,幽幽道:“可惜了。”
政界人生
从虞渊在另一端结界处,拒绝金象古神起,他就知道虞渊再无可能入驻剑宗,以后双方只会是死敌。
三大上宗,还有魔宫妖殿,给了虞渊选择,是虞渊自己执意如此。
谁都再难更改!
“虞渊,你我又见面了。”曹嘉泽远远抱拳作揖,“煞魔宗时,感谢你的招待,如果不是你在禁地内,你我本可以成为挚友。现在我只能说,为了以示尊敬,我将全力攻击和你契合的大阵。”
青黑结界中,虞渊微微一笑,言简意赅道:“请!”
“此子,果真是狂妄至极!”
火影忍者之主神崛起 行為金融
玄天宗一位名叫广鸿的自在境老修士,在曹嘉泽左侧哼了一声,“七块天宫印,他都要冲过来化解,这封天化魂阵,能给他多大的信心?剑宗,元阳宗,还有魔宫、妖殿,现在还在蓄势,并没全力出手。”
“师叔,他确实非凡。”曹嘉泽一脸正容,“还有就是,我们携带的七块天宫印,才是破阵的主力。其它四方的攻势,对此阵的冲击力,都不及我。他真正需要一直在意,一直要防备的,也只会是我。”
虞渊狂妄,曹嘉泽同样自负且自大。
他的这番话,不啻于虞渊的神情举止。
“裂衍群岛时,我为你出过一剑。今天,也是因你而出剑。”梵鹤卿一声轻啸,便有一束束剑光如虹,向虞渊所立的结界而来。
噗!噗噗噗!
虞渊面部前,青黑色的能量光膜之上,突现出数十个小点。
每一个小点,都是一束剑光的凌厉狂突,粉碎了簇簇的魔纹阵列。
看着那些光点,虞渊甚至能感受出,其中蕴藏着的,梵鹤卿要粉碎此方天地,粉碎外域星河的坚定意志。
“裂衍群岛时,我很感激前辈的援手,可今天,此阵不会因你之剑而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