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e1火熱都市异能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第819章 你是在挑釁我嗎?-67nz3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复制云天顶的做法。
乾老的意思,大家都明白。
之前玄机欺负云天顶的时候,把他的秘法,如何剥离灵峰灵脉的法门都给强行抢了过来。
以乾老那更胜玄机的修为和经验,想要参悟所耗费的时间不会太多……
到时候,强行剥夺另外一座峰头的灵脉,融入乾老的体内,好让他不再有灵气缺失之虞。
只是如此一来,蜀山十峰,将会彻底沦为蜀山九峰。
“只是我毕竟年事已高,比不得玄机年轻力壮,恐怕难以承受灵脉入体之苦。”
乾老苦笑道:“最擅炼制战傀的宗门便是邪极宗,不行的话,方正你不是与邪极宗如今的圣女很是交好么?找她做个交易,把那炼制战傀之法要过来,将我炼成战傀,然后将灵脉融入我的体内,这样一来,灭杀那云浅雪轻而易举!”
“不行!”
姚瑾莘失声叫了起来。
她断然否认道:“如此一来,我蜀山派所承受的代价就太大了,为了区区一个云天顶,犯不上……”
尋受總動員
“若是平日里,区区云天顶我们自然不必放在眼里,奈何这云天顶如今抓住了我们的软肋,谁能想象的到,他的手中竟然有一具化神境的战傀呢?而且现在又是我蜀山空前的脆弱之期……这……只能说他挑选的时间实在是太不巧了,不然何至于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乾老摇头苦笑。
“其实……我也有一个办法。”
云芷清微微的犹豫之后,说道:“之前云天顶冒犯我蜀山,我想要杀他,云浅雪为保护她,与我遥遥对了一手……以她的实力,想杀我其实轻而易举,但那一击却打偏了……”
“你是想说她还保留对你的感情?”
末世之絕不留情 ladylee
方正摇头道:“掌教师伯曾经说过,战傀是不可能保留感情的,也许会保留最深的执念,依我猜测,可能她心底的执念就是亲情,所以才会没有杀你……但这只代表着她不会杀你,你阻止不了她,你也影响不了她的。”
“可……”
“师父,别冒险。”
方正握住了云浅雪的手,认真说道。
云浅雪嘴唇喏动了一下,终于还是点头嗯了一声。
乾老点头应了一声,说道:“大家也不用太过焦虑,那云浅雪被我重创,想要恢复行动能力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她暂时应该不会再堵我蜀山大门了,这段时间里,咱们慢慢再想策略就是了,对了方正。”
方正问道:“乾老有何吩咐?”
“你之后记得去一趟里蜀山,将此事询问玄机,问问他可有什么好的决策。”
方正点头应是。
“我也要打坐消化药性了。”
乾老幽幽叹了口气,说道:“眼下虽是风险,但却也未尝不是我蜀山一飞冲天的契机,这个世界的环境是越来越不适合我们修士生存了,里蜀山的存在是必要的,这次的风险也是必要的,掌教你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清儿你也不用觉得愧疚,敌人来袭,我们打退他们就是了,不要有多余的想法,知道吗?”
“是。”
云芷清和姚瑾莘纷纷点头。
“还有,这段时间嘱咐门内弟子,暂时不可下山,在外游历的弟子也不可回来,虽然云浅雪已经被我暂时打退了,但谁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再过来,我们眼下也只能千日防贼了。”
童龙犹豫了一阵,说道:“这段时间里,我亲自去镇守蜀道吧,那云浅雪若是来袭,定然会第一时间找上我,以我的实力不敌,但只是遁入阵法之内的话,自保问题还是不大的,这样一来,也就不影响我蜀山弟子日常进出了……”
乾老闻言思虑了一阵,摇头道:“不行,你虽是炼真修士,但炼真化神之间的差距之大非你所能想象,你到时候恐怕连阵法也进不去……我刚刚嘱咐了两个小辈,童龙,你难道还要让我来安慰你的愧疚之心么?”
“弟子不敢。”
乾老喝道:“那就老实点儿,这会儿蜀山危机四伏,我没空搭理你的玻璃心。”
“是。”
当下,众人各自散开了。
方正等几人回返九脉峰。
九脉峰上,雪之霞正在拿着一个笤帚扫地,注意到方正等人归来,她恭敬的微微屈膝,道:“奴见过主人。”
方正看到雪之霞,突的心头一动,想起了一个问题,他问道:“对了,你之前上山之时,有没有遇到什么人拦山?”
最萌同居關系
雪之霞摇头,道:“没有。”
豪門婚殺:亡妻歸來 二夢
方正闻言沉吟了起来,算算时间,恐怕就在这雪之霞上山未有多久,这云浅雪便来堵山门了。
从这点来看,雪之霞分明就是捡回了一条小命。
他叹了口气,说道:“这段时间里你就暂时先在九脉峰上住下吧,如今我蜀山进出不便,等到时候安稳了,我让青儿……咳咳咳咳……”
方正低低咳嗽了几声,说道:“我让小青来接你回去。”
男神高攀不起:達令江湖救急 雲淡清楓
雪之霞淡淡道:“但凭主人做主。”
说罢,她便转身继续扫地去了。
而姚瑾莘犹豫了一阵,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说道:“方正,我累了,我们去休息吧。”
“什么?”
方正怔了怔,看了眼正自中天的大太阳,又看了看姚瑾莘那羞涩中夹杂着些微焦虑的神色……已是明白过来她的意思。
刚刚成为蜀山掌教就有这样的危机上门,可她却什么也解决不了,偏偏若是玄机在的话,这个问题定然便不是问题,如此一来,也难怪她心有焦躁。
“可……可你……”
方正迟疑了一阵,附耳过去低声问道:“可你还没消肿呢吧?”
而且师父还在呢。
他悄悄撇了一眼旁边正自目光灼灼盯着两人看的云浅雪,她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与方正视线相对,随即飞快的移开视线。
姚瑾莘低声道:“我想尽量快一些突破,没关系,我忍的住,不会疼的叫出来的。”
“可……”
他有点为难的给姚瑾莘使了个眼色,你不是很在意我师父的么……今天怎么跟受到了刺激似的。
“可什么可?我都主动邀请了你还不来,方正你到底是不是男人?还是说你不过就是个软脚虾,中看不中用?昨天晚上你该不会已经使尽了浑身解数了吧?”
姚瑾莘却全然不顾旁边的云芷清,对着方正挑起衅来。
方正:“……………………………………”
權少的重生嫌妻
这是在挑衅啊。
男人的尊严受到了挑衅,方正眉头一挑,玩味道:“师姐,你这是在挑衅我么?忘记昨天晚上是怎么哭着跟我求饶的了?”
女董事長的貼身保鏢 蕭憶情
姚瑾莘俏脸一红。
看了云芷清一眼,歉然道:“对不住了,小清儿……我真的迫切急需要提升修为才行。”
云芷清哦了一声。
有心想问你提升修为就提升修为呗,跟方正刚刚说的这些话有什么关系么?
但这似乎牵涉到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
她也就很识趣的不再多问,等到以后方正得闲了,私下里再问她吧。
想着,云芷清有点失落……她毕竟只是师父啊,夫妻之间,可是插不进第三个人的。
看着姚瑾莘拉着方正进了屋里。
过得一阵,真元波动浮现,似乎是设置了隔音结界。
極品皇叔 孤舟書生
早已经在姚瑾莘熏陶下看过不少本子的云芷清虽然不知道具体细节,但却也知道他们两个做什么去了……
柳清颜嘴~巴又扁了,感觉好像从师兄成亲之后,就冷落自己了。
而雪之霞则放下笤帚,跑去烧水,过得一阵,端了一盆热水过来……
云芷清问道:“你做什么?”
“事后帮助主人还有夫人擦拭身体。”
雪之霞那淡定的脸上浮现些微扭捏神色,含糊道:“我暂时还不太适应别的清洁方法,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帮他们清洁……我还是想等宗主来了之后再……再……到时只能请主人海涵了。”
當V大很辛苦
云芷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