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4jda人氣言情小說 聊齋之因果-第五百二十四章 記名弟子展示-vjf4o

聊齋之因果
小說推薦聊齋之因果
至于旧世界。
除开那些,被王沐生主动抛弃了的凶残,充满了毁灭欲望的种族之外。
还有意魔界,冥界,剩下的那些力量,也被王沐生彻底的抛弃了。
这两个界域,已经腐朽到了骨子里。
但是,他们终究还剩下不少力量。
根本不是王沐生所能够撼动的。
虽然他有着这方天地中,最强大的力量,但是他却并不是无敌的。
与其这样吃力不讨好,还不如直接抛开这些两个存在,自己重新创造出两个新的界域。
这次的六界,彻底的被分开。
隔绝他们的,除开本身便存在的空间壁隔,还有那因为圣战,已经化成了一片绝域。
各种恐怖的灾难不绝的虚空之地。
从此以后,六界之间想要穿越,却是万难了。
同时,每个世界,也有着王沐生利用秩序法则,制定下来的规则,首先便是因果善恶。
功德高绝,可以成为功德神邸。
罪恶,业力深厚之辈,却是会遭到天打雷劈的惩罚,各种灾劫常伴身侧。
根据每个世界的强度,所能够容纳的最强者,是有极限的,一旦突破这个限制,就必须要前往更高级,更为强大的世界。
同时,人间界的本源终究薄弱了不少。
所以,当到达一定的地步之后,人间界的那些强者,便需要前往其他的妖界,仙界,神界,甚至是魔界,方才能够追寻更高的力量境界,世界更多的真相。
当这一切完成的时候。
王沐生再次回头看去,却是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岁月。
想想,人生真的很奇妙。
自己莫名其妙的来到这方世界。
多了一个徒弟不说。
更是稀里糊涂的当了一把创世神。
虽然自己这个创世神,水了那么一点,但是终究也好歹是创世神不是。
新世界创立。
掌禦九霄
王沐生,带着自己的小徒弟徒步游走在各个世界,百万年。
一边将那些会影响到六界安定的种族,或者是天地异类,怪诞,封禁,或是驱逐到独立的世界之中。
一边参悟着这个世界。
传道百族。
为百族立道统。
造鼎
在新世界,一百二十年的时候。
王沐生悟道一株不知名古木下。
终于彻底的明悟,菩提渡恶心经,这根本不是什么佛门功法,本质上,这就是一部实实在在的魔道功法。
心为明灯,菩提心。
身为渡船,渡世间一切罪恶。
不如黑暗,怎知明灯。
不纳罪恶,怎渡世间一切恶。
“咚!”
洪钟大吕。
响彻王沐生的心神。
在这一刻,王沐生曾经死死的记在脑海深处的,菩提渡恶心经,整个彻底的化作了漫天的星星点点。
彻底的消失在了王沐生的识海之中。
不论王沐生如何想,却是在没有了丝毫的记忆。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本就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菩提渡恶心经。
经在心中。
本就不在,自己为什么还那样执著呢?
现在想来。
当初自己看到菩提渡恶心经,里面所记录的一起,根本就是一堆不知道所谓,一堆大杂烩而已。
那一切只不过都是,自己认为,自己想要看到的而已。
“咚!”
苍茫,浩瀚的声音再次响起。
替不了的愛
如同天地初开。
如同晨钟。
……!
那是司晨咒的力量。
是菩提渡恶心经之上,那个因为残缺,王沐生一直不曾参悟的术法。
原来,那根本不是残缺。
事实上,司晨咒,根本没有修炼功法!
他根本不是术法。
他是一种境界。
那一刻,王沐生真正的成就了,菩提心。
也是同一年,杨天笑收了自己的第二个徒弟,第一个记名弟子。
那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有点傻傻的高大个。
他并不聪明,但是心思却是很纯粹。
上山打柴的他,看到了正在悟道的王沐生,便直接跪在了王沐生的面前。
星月傳奇
庶女邪妃:極品煉藥師
“你跪在这干什么?”
“额,我也不知道。”
“既然你跪在这里了,这也是缘分,我教你一个可以让你变得很厉害的方法怎么样?”
“那个,我变得很厉害了,是不是就可以打到好多的猎物,还能够找一个漂亮的婆娘了。”
“嗯,只要你足够强大,这并不是什么问题。”
“好吧!那我要学。”
位面爭霸系統
就这样,从这天之后,这棵不知名的大树的下方,傻坐着的人,又多出了一个。
而王沐生每天除开悟道之外,还会将给自己的两个徒弟讲道。
转眼就是百年。
苦娘已经成为了圣者。
但是王沐生的另外一位弟子,却仍然是傻傻的样子,就连入门都没有。
唯一的变化。
便是,这个记名弟子,已经从曾经的健壮,变成了一个老态龙钟,就连走路都需要杵着拐杖,半截入土的老头子。
“师傅,你骗我,你说跟你学我就会变强,就能够找到婆娘,但是到现在,我也没有变强,更没有找到婆娘。”
终于,他的这个弟子,第一次发出了质疑。
變態法師 小樣
“那么你有没有认真学习呢?”
王沐生微笑的问道。
“当然有了,师傅说的每一句话,我都有认真的记下来,回去反复的读,然后将他们全部牢牢的记载了心里。”
一边说着,这位已经老态龙钟了的弟子,还拿出了一本厚厚的书籍,很显然,这就是这位弟子的记事本,上面记录着王沐生这些年来教授的说有的一切。
“呼!”
王沐生手一挥,这本书籍,直接凭空飞到了王沐生的手中,连看都没有看一眼,王沐生便直接将这本书籍收进了空间之中。
这才说道。
“都记住了吗?那你就把他们忘掉吧!”
“嗯,忘掉。”
“对啊!”
“可是,可是,那可是弟子好不容易才记住的啊?”
“既然那么难记,为什么还要去记呢?
直接忘掉,不是更轻松的多。”
“忘掉!”
“忘掉!”
……!
“嗡!”
不断的重复这两个字,突然间,这位弟子,好似陷入了某种魔怔之中一般,彻底的僵立在了原地,却是再也不动了。
而看不到这一幕,王沐生却是不由的浮现出了一丝满意的微笑。
“苦娘,我们走吧!去下一个世界看看。”
“那师弟呢?”
“他有他自己的机缘。”
“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