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l85優秀都市异能 奪運之瞳-第九百二十三章 青銅星樹-gdfct

奪運之瞳
小說推薦奪運之瞳
两人在这里等待了一段时间,老狐狸被浓郁的生命精华包裹着,躯体的残失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尾巴处也正在衍生,看起来用不了太长的时间就可以彻底愈合。
“这东西好厉害啊,不愧是建树之枝。”帝江状若无意道,顿时让沈睿脸色更黑了。
另一处,经过一系列的剧本,冥皇与明尊两人算是达成了短暂的“合作”,开始探索被渊族遮掩住的秘地。
此地大片的范围都被阵法遮掩,朦朦胧胧,谁都无法探查。
双方数十尊天王破开阵法,祛除迷雾,算是得窥了一角璀璨。
“天啊,那是什么啊?”刚一进来,就有天王惊道,他们毕竟是天王,虽然来自小型界域,也就是当初的小型世界。
但也算见多识广,此刻仍然被震惊到了。
他们看到了半截古树,不知道有多么高大,动用瞳术望去,也只能见到模糊的轮廓。
它的枝条上,结着数不清的大星,像是一枚又一枚果子,缭绕着星环,璀璨无比,有一股道韵,整颗树都流淌着星辰之力,浩瀚无尘边。
实际上,这只有半颗而已,大部分仍然埋在大地上,周边被一层混沌雾气包裹着,很奇异,像是自我保护机制,远处难以得见此地的情景。
除此之外,在这棵大树的树干上,有星河流淌,这株树并非普通植物,青色的树干像是青铜铸成,还有着一些玄奥的纹路。
“这是煞域的承载世界之物?”有天王惊呼道,眼睛冒光,如果是承载世界之物,价值连城,其枝条、树干、根须等都是炼器的瑰宝材料。
“不对…没听说煞域有承载世界之物,而且这株树生机勃勃。”一尊天王道。
“那它是什么?”有人问道。
“管它是什么,定然价值不菲!”有天王眸光璨璨,直接对准了一根粗大到堪比山脉的枝干,要切下来。
明尊与冥皇略微不满,却也没有阻拦,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然而,那天王的攻击落在树上,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只激荡出了璀璨的光华,符文满天。
随后,轰隆一声,有星辰炸开了,一道璀璨的光芒射出,无视一切阻拦,从那尊天王的躯体中透射而过,而后又回到了那株树上。
那尊天王的眸光黯然,神魂皆灭…
“一颗星辰就能灭一尊天王,这是起码近百颗…”有天王仔细一数,甚至有些腿软。
“这东西…”明尊皱眉,这是个烫手山芋,带又带不走,留下却又舍不得,动也动不了。
这树隐约间已经超越了天王的层次,甚至从其勃勃的生机中来看,还处在成长过程中。
那它成长到极限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见过吗?”暗中,冥皇询问明尊,他反正不认得,冥土域只是稍微大一点的界域而已与祖域还是比不了的。
“没听说过,像是承载世界之物,不过却又没有那种道韵,太玄奇了。”明尊摇头。
“看那是什么!”有天王喝道,作警惕状。
只见那青铜树的一根枝干上,有一只异兽,它非常巨大,身上覆盖着青色的鳞甲,闪耀着冰冷的金属光泽,和树体颜色类似。
它看起来形如鬣狗,但却长着龙角,生有翅膀,在外界从未见过!
“难道是守护异兽?此等宝树,理应有伴生异兽守护。”有天王猜测道。
那异兽匍匐在枝干上,一步步朝着一颗星辰而去,在走到一个距离上后,它停止了,兽瞳冰冷无比。
“它不像是守护,更像是在…”冥皇摇头,仔细观察…话还没说完,那青色异兽的嘴巴中有一道影子一闪而逝,而后传来一声轰鸣,那星辰碎裂,化为枯芒,消散了。
情深不知歸處 涼薄入骨
“好快的速度!”有天王瞳孔收缩。
“那是什么玩意?”一些天王甚至没有看清。
“那似乎是舌头,它从星辰中夺走了什么,让其失去了形体!”有天王看了出来。
“它是在捕猎,这不是伴生守护兽,而是伴生敌人…”冥皇道。
有噬血藤拌着龙血树而生,终生吞噬龙血树的精华。
也有枯血兔食剧毒枯血草而活,相生相克,无论在什么地方什么生灵都体现着。
那异兽的躯体浮现缕缕光芒,居然直接趴下了,似乎在消化,而整株青铜树却没有任何反应。
“那星辰中…”明尊皱眉,似乎在思索什么,而后一步踏出,朝着青铜树打出一掌,同样的轰鸣,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鬼籟 透明小武
天眼神算
“明尊大人!”有天王色变,刚刚那尊天王的下场可还历历在目,明尊这又是干什么?
最強大唐 便衣佛陀
下一刻,有一颗星辰碎裂,朝着明尊射来,撕裂了虚空,明尊眸子深邃,身前浮现一尊青铜鼎。
極品房東
轰隆隆!
青铜鼎挡住了这缕璀璨的光辉,同时镇压住了它,不断发出轰鸣。
明尊探查片刻,而后道:“果然,是极纯粹的星辰精华,压缩到了极致,是极为罕见的宝物,对天王都有很大的作用。”
都市槍王之王 北堂墨
一些天王神色顿时有了改变,特别是明尊一方的天王,不怕生死搏杀,就怕生死搏杀了之后没有相应的回报。
然而,正在此刻,整株青铜树颤抖了起来,簌簌而动,星辰精华涌动不停,似乎要暴动了。
“不好,快把星辰精华还回去!”冥皇脸色一变。
明尊也极为果断,打开阴阳镇天鼎,那缕星辰精华瞬间窜出,重新融入了树中。
“这是什么道理?那异兽吞噬了一个颗就没有任何反应,我们拿走一颗它就那么大的反应。”有天王怒道,
正此时,树枝上的那异兽冷漠的兽瞳看了过来,似乎带着讥讽之色。
“它是这颗树天生的敌人,自然有办法不被发现…”另一尊天王叹道。
“总不能入宝山而空手回吧,再怎么说也只是一株树罢了,就算它爆动又能如何?”有天王道。
不过他们讨论再多也只是惘然,最后的决定还是要两尊大佬拍板,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对抗这树的本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