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3wk好文筆的小說 超維術士 牧狐-第2495節 度的掌握展示-vitgh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
托比听树灵要将他和安格尔分开,立刻鸣叫抗议。它又不笨,怎么会看不出,树灵这是想分化报复。
不过,在听到安格尔说,要将他亲自送到格蕾娅手上,托比这才稍微平息了些怨气。
格蕾娅也是它的亲人,它相信,有格蕾娅在,绝不会让它被树灵这个暴露狂给折磨的!托比信心满满,但它却是忘了,格蕾娅和安格尔最近的角色,一直是一个扮黑脸,一个扮白脸,而格蕾娅就是那个扮黑脸的……
在和树灵聊得差不多后,安格尔便准备先告辞离开,去幻魔岛将托比交给格蕾娅。
不过,在离开前,安格尔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树灵大人,你知道丹格罗斯现在的情况是怎么回事吗?”安格尔将丹格罗斯从手镯里取了出来,它整体看上去并没有任何不对劲,甚至体内火焰相当活跃,但是就是莫名的处于沉睡状态。
树灵看了一眼,便没好气的道:“生命气息吸多了,正在消化中。”
顿了顿,树灵眯着眼:“你这两个小跟班,这次的收获都不错呀。就是可惜我的生命池,如此被霍霍。”
安格尔见树灵的情绪微微有些不对,他连忙道:“那些患者的补偿我就不要了,就当是给树灵大人的赔礼。我现在就带他们俩离开,保证短时间不会再来!”
树灵:“什么叫短时间内不再来?你意思是,还想带他们来?”
安格尔没有接话,飞快的跑上旋转楼梯。
生命池这里显然对托比和丹格罗斯都有强大助益,怎么可能不再来?不过,要再来的话,估计也得等树灵大人消了气以后再说。
站在生命池边的树灵,见到飞奔而走的安格尔,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他留安格尔独自在生命池边,就是有栽培他的意思,结果最大的赢家反倒是那两个跟班。
树灵回过头,看着依旧泛着微光的生命池,轻轻一挥手。
哗啦啦——水波涌动,短短时间内,之前明显薄了一层的水池,居然重新的涨了回来。
“唉,又耗费了五百年的积蓄。”树灵脸色微微苍白的道。
“五百年的积蓄,又不是五百年的修行,对你而言,这不过是少了一点点生命之力罢了。以你上万年的生命积蓄,这点又算什么呢?”一道低沉的声音,从树灵的背后响起。
情鎖珠玉
树灵回首,却见一只纯白鸽子飞进了空间内,停在了一个木头柱子上。
纯白鸽子落下之时,幻化成了一道高瘦优雅的人影——莱茵。
“你既然觉得没什么,那要不你来赔我?”
莱茵:“刚才安格尔也说了,救治那些患者的奖励转交给你。那里面,有几个可是隐藏的富豪,足以弥补你的损失了。”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卿淺
树灵皱着眉:“那群巫师能给出来的也就一点微不足道的魔材,而且像是邓肯这种巫师,穷困潦倒,作为召唤师,召唤出来的全是骨骸。”
莱茵:“邓肯本来就专精骨骸召唤。”
“那你说邓肯穷是不穷?”
莱茵沉默了,其他巫师他不好说,邓肯他还很了解。召唤系巫师,是最为费钱的职业之一,他们每一次召唤,不是用自己的血,就是各种昂贵的施法材料,战力固然强,但这花出去的钱也跟流水一样。这也导致了,很多召唤系巫师都被逼的沦落成了黑巫师,跑去以血祭的方式召唤,最终被各大巫师组织通缉……
莱茵:“你别说邓肯,你可以关注一下伯德雅。”
在被安格尔救治的六位巫师中,其中有一个安格尔不怎么熟悉的巫师,便是莱茵如今所提到的伯德雅。
树灵:“‘血媒’伯德雅?关于他的传闻是真的。”
從無限開始征服萬界
伯德雅在野蛮洞窟的名声不显,实力也一般,但他背后却站了一个非常古老的家族——利普斯巫师家族。
利普斯家族一向是野蛮洞窟的附庸家族,这个家族出了相当多有名的巫师,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莱茵的导师,也就是上一代野蛮洞窟的执掌者:“自然之触”奥德里奇。
而关于伯德雅,有一个沸沸扬扬的传闻,说他通过了利普斯家族的内部考核,进入过奥德里奇留下的宝库。
如果这个传闻是不假,伯德雅身上或许还真的有可坑……不对,可挖掘的宝藏。
树灵心思流转间,已经开始想着,该如何去和伯德雅博弈了。
莱茵:“安格尔已经同意了吧?”
树灵:“你特意用幻灵过来,就是想问这个?你刚才没听到吗?”
见莱茵沉默不语的看向自己。
树灵叹息的点点头:“同意了。”
莱茵舒了一口气:“那就好。你安排他尽快离开,最好今天就走。”
树灵皱了皱:“他们来的那么急?”
莱茵:“是多多洛的预言,他们来时,大雪已经覆盖整个高原。我估摸着,就是这两天。能早点离开,也能早点避开那群人。”
“反正他们来一群,我们就杀一群,安格尔何必离开。”
莱茵摇摇头:“杀他们简单,但他们如果又出现像是对付罗森城主那种手段的道具,该怎么办?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无法找到安格尔。”
树灵想了想,也对,那群疯子悍不畏死,还有那支能划破虚空的恐怖箭支,如果真的稍有差池,后果不堪设想。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还是先暂避锋芒比较好。
恰好,伊索士那边提出了一个炼金任务,正好可以顺理成章的交给安格尔。
“这次,我已经通知了罗森城主,还有极端教会,只要萌芽的人现出一点蛛丝马迹,绝对能锁定住他们的位置。不管是藏在哪里,就算是无尽虚空,也能将他们捣毁!起码,短时间不会让他们再敢侵入南域!”莱茵说到这时,语气里带着无比强大的信心。
“希望能尽力压制吧,而且要掌握度。”树灵倒是没有太报过高期望,毕竟,从《库洛里记事》中已经得知,那群信奉萌芽的信徒,哪怕在源世界都没办法彻底消除。所以,这次萌芽到来,只能尽力压制他们,还不能彻底消灭,因为一旦消灭了这一波,更多的萌芽信徒还会来支援。而后面来的萌芽信徒,或许就不仅仅只是普通学徒或者巫师的程度了,传奇以上的萌芽信徒也有可能出现,所以要在压制他们、赶走他们的情况下,还不能彻底灭绝他们,这个度必须把握精准。
要让他们害怕南域,或者短时间内不敢侵染南域,这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
極品王妃很愛玩
至于留下祸害会不会让安格尔遭殃。这个倒是不用太在意,因为安格尔从头到尾都是被罗森城主波及的,一旦各大巫师组织开始动手,这些萌芽信徒自然而然会将目光从安格尔这个“小卒”身上转移开来,这对安格尔反倒是最安全的保护。
美利堅的山茶花 南國饕餮
不过,这都是后话,现在安格尔还在他们的调查目标中,且他们已经有人往野蛮洞窟来了,所以安格尔还是暂时离开为好。
……
安格尔倒是不知道莱茵阁下的良苦用心,知道了的话,估计会更感动,然后立刻飞潮汐界。他可不想跟那群一言不合就打开萌芽通道,拉人进入所谓“神国”的疯子打交道。
萌芽毕竟是无解的失序之物,哪怕是边边角角波及到他,他都要哭死。
安格尔此时正从幻魔岛离开。
格蕾娅带着托比,正在他身后,准备送他一程。
“刚才我透过树灵大人那里说的话,你应该也听到了。”格蕾娅一边走,一边啃了一口自己的左手。
这画面实在太诡异,安格尔只能偏过头不看:“听到了。”
“你把我从疯狂之症中救回来,这个情,我记住了。”格蕾娅耸耸肩:“不过,我欠你的情已经很多了,都已经快纠缠不休了,多欠一个,少欠一个,也无所谓。”
福星嫁到
“你倒是……想得开。”安格尔内心却是在说:你这是想当老赖了吗?
格蕾娅:“不是想不想得开,反正我们俩已经近乎绑在一条船上了。多多少少已经无所谓了,只要你有地方能用到我,我会毫无顾忌、甚至毫无底线的帮你。”
“我从不做没有底线的事。”
格蕾娅:“我只是说说吗,而且,之前的话也只是铺垫。我就是想说,反正欠你的情已经这么多了,多欠一个也无所谓。”
安格尔疑惑的看着格蕾娅:“你要做什么?”
格蕾娅没有说话,而是神秘兮兮的将自己的左手递给安格尔:“你咬一口,咬一口嘛。”
安格尔赶紧倒退。
格蕾娅的左手,如今是一根白净的面包棍,是之前与达瓦西亚战斗时,被达瓦西亚直接改变了血肉形态。
之前见到格蕾娅的时候,对方就一会儿啃一口,一会啃一口,看的安格尔胃液翻涌。
虽然左手已经变成了面包,但是,它怎么说也是你的手啊,你就忍心吃的下去?还分享给其他人吃?
至尊廚王
格蕾娅:“这真的很好吃,不信的话,托比!”
托比鸣叫一声,从格蕾娅肩膀上飞下来,很自然的吃起了左手白面包,吃的速度还飞快,几秒钟就解决了一大半。
格蕾娅赶紧叫停:“停了,再吃的话,想要恢复就得一天了。我今天对它的研究都还没开始,可等不了一天。”
是的,格蕾娅的面包手是可以恢复的。吃了以后,过一会儿就自动恢复,恢复所消耗的是格蕾娅自身的气血。
也即是说,格蕾娅气血充足,这个面包手永远吃不完。
“托比,告诉安格尔,好吃不好吃!”
托比对着安格尔猛点头,嘴里叽咕叽咕的叫着,还挥着翅膀示意安格尔享用。
安格尔却依旧摇摇头,他过不了这个坎,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肉身变的。
“吃了它,对其他人没有什么副作用吧?”
格蕾娅:“放心,没有任何副作用,还有好处。要不然,托比会吃的这么欢?”
“什么好处?”
“你吃了就知道了。”格蕾娅将手递到安格尔面前。
酥软的面包手,散发着浓郁的香气,其中还有点点橙子的清香味,就像是一个橙心的夹心面包。
安格尔吞噎了一下口水,心中馋虫上来了。
但最后,还是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格蕾娅的诱惑。他实在不想吃别人的手,而且,达瓦西亚的能力说不定潜藏风险,现在没发现,不代表没有,不能轻易就下结论。
侯爺說嫡妻難養 逍遙
拐個王爺回山寨 有夢
“你不吃就算了。”格蕾娅:“不过,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安格尔:“什么忙?”
格蕾娅正准备说话,幻魔岛的上空突然闪过一道人影。
人影缓缓而降,却并没有触发幻魔岛的禁制。
因为来者,正是树灵。
野蛮洞窟的三大祖灵,除非是极其特殊的魔能阵阻挡,在镜中世界都是畅通无阻的。
“树灵大人,你怎么来了?”安格尔疑惑道。
树灵轻轻将一封油纸信递给安格尔:“这是伊索士亲自写的,到时候你交给他的弟子,对方自然会明了。至于,他弟子所在的位置,在信封外壳上标注了,你到时候自寻吧。”
“对了,还有一件事。伊索士说他的弟子不是个闲得住的,经常毫无预警的就去游历,他现在或许还在地址所在地,如果你去晚了,说不定对方就走了。”
“所以,你最好现在就做离开的准备。”
安格尔皱眉:“这么着急?”
树灵:“不是着急,你也可以休息几天去,赌一赌对方有没有离开。”
光速戰爭
树灵都这么说了,安格尔怎么可能有闲心去赌。
“好吧,我等会出了镜中世界,回去和瑞金娜打声招呼就过去。”
树灵:“你觉得研究正酣的蘑菇女巫会有时间理你?这个任务又不花太长时间,等你做完这个任务回来,她估计都还没出关。行了,你别担心你那边的事,我分身在那里呢。”
安格尔想了想,觉得也对:“那行吧,我现在就走。”
安格尔一边说着,一边低头看了看信封,确认伊索士弟子的当前地址。
——拉克苏姆公国,沙虫集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