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nl6d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死神之攪弄風雲 白眼權-第三百三十一章 我想冒次險展示-nf5jo

死神之攪弄風雲
小說推薦死神之攪弄風雲
尸魂界和瀞灵廷与现世相比,确实缺少了不少的产业链,可一些基本的艺术形式还是存在的,甚至越是古老,越可能保存下来。
遊戲之無限大世界
这其中就有小说,数量可能不多,可在贵族中存在着寄情笔墨的人,这其中就以宏江的师兄,现任八番队队长京乐春水为代表。
拒嫁腹黑闊少 眉子
除了队长外,他还在瀞灵廷通信集上连载爱情小说,矢眮丸莉莎的启蒙人或许就是他!
当然了,春水的小说应该不会太过分,莉莎演变成现在这样,要么是看了些更加奔放的小说,要么就是到现世以后进化了。
偷個天才寶寶惹來爹 懶玫瑰
误会终于解除了,宏江捂着脸,一脸怨恨地看着突然小小算计了他一下的莉莎,什么‘他买的比较好看,很对我的口味’,如此轻描淡写地胡言乱语,弄得他差点都信了。
鳳逆天下:腹黑魔君妖嬈後 輕墨羽
“这点小事就能闹起来,你和夜一真是夫妻吗?”平子用小拇指掏着耳朵,别说莉莎说得是假的,就算是真的也没什么大不了嘛。
宏江白了眼这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家伙,没好气道:“命途多舛、奔波劳命、聚少离多,我们连婚礼都还没办呢!”
“哦~!”
“哦什么哦,都闹够了没有!”夜一拍着桌子,阻止这群数百岁的幼稚鬼继续玩闹下去,“你们都很闲吗?!”
“对,短期内两次破面入侵,还有一护先生所面临的困境,我们面临的问题很多。”浦原一本正经的附和道,可宏江知道他刚刚可不是这样的,这家伙一直在笑,都没停过!
“先谈一护吧,谁让有些人喜欢赌,给别人添麻烦。”平子阴阳怪气了句,“给我们讲讲吧,你又干了什么?”
宏江也很无奈,他也不好说自己的那番举动对一护而言,到底是令其醒悟的鞭策还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几乎还原了遍当时的场景后,在场人都觉得,宏江的话虽说难听,但也说得是实情,而一护到底会如何,谁心里都没底。
而话虽然没问题,可不代表宏江的行为是有益的,夜一就是这样认为的,“来之前,你不是都叮嘱过露琪亚要好好开导一护吗?死鱼眼你简直就是多此一举。”
“但局势急转直下也是不争的事实。”浦原扶着下巴,算是帮宏江说了句话,“敌人无论从数量还是实力上,都再次刷新了他的认知。即便我认为一护先生是个内心强大的人,可我想因为这次打击心灰意冷也是有可能的事。”
“小鬼怎么想我可懒得管,可宏江你的举动,确实让一护接受我们的结果出现了变数。”平子微微后仰,把头枕在手上,接下来如何处理呢?
猿柿日世里已经给他想了个办法,“放弃吧,没那个扭扭捏捏的死秃子不一定是坏事!而且,没有强大的内心想控制虚化?哼,别最后真成一只虚了。”
“别太自大,日世里。”平子转头懒洋洋地说了句,“这种时候多一个帮手肯定比多一个拖累要好。”
我只想享受人生
格鬥帝國
余罪 常書欣
“你有没有长脑子啊,平子死秃子!他这样子根本控制不了虚化,多一个拖累也比多一个敌人好!”日世里说完,转头望向浦原,“你来评评理,浦原!”
平子笑着摆了摆头,很明显不认可日世里的说法,而浦原则替他说出了原因:“一护先生现在是个不稳定的炸弹,注定会爆炸,区别只是炸在谁手里。就算他可能彻底变成一只虚,早变也比晚变好处理。”
“就是这个意思,听明白没,日世里?”
今生求不得 羞顏
“闭嘴,死秃子。”日世里双手抱胸一副气呼呼的样子,她绝对不会再搭理平子这个混蛋了,时间十分钟!
慶熹紀事
“你也明白的吧,宏江。一护必须尝试控制虚化,时间越早越好。”
宏江点点头,他当然明白这点,“所以,如何引导才是关键,最差的情况下,我们还要考虑如何控制。如果一护现在就被压垮了,我们究竟是疏导还是强制性得逼迫?”
房间顿时陷入沉默,一切以最差情况讨论,宏江所说的两种做法完全代表着两种态度。
疏导需要时间,要先替一护重拾自我,主动去挑战自己,控制虚化。这种做法也要大家希望一护能成为己方的助力,为此投入精力和时间。
而强制性逼迫不同,谁都不能肯定一护会不会被这连续不断的压力压死,控制虚化究竟成功与否依旧看他自己,可就像日世里说的,没有强大的内心是无法控制虚化的。
所以,这种情况下,与其说是在帮一护不如说是观察和刺激,刺激这颗炸弹尽快爆炸,大家接下来也可以无后顾之忧。
“我觉得……”夜一说了半句再也说不出口了,稳妥起见肯定是选择第二种做法,可这真得值得吗?她无法确定。
其他人也是如此,完全的两难境地,唯一的解决办法,可能就是抱有侥幸心了吧,希望情况不会糟糕到这一步。
“先等等看吧。”宏江替他们说出了那个侥幸心,平子皱了皱眉,接着说道:“如果你的那些话起了正面作用,他会尽快找我们的。”
这就是问题所在,他们无法无限期地等待一护自己疗伤,当然没伤很好,可如果真得伤到了,决定越快越好,今晚这个时间就不错。
所以,他们真正要想的还是要不要侥幸吧。
“如果情况不对,我会让露琪亚再去试试看,比起放弃,我会更倾向于冒一次险,一切行动以让一护掌握虚化为目标进行。”
審判者 王者鑒明
“蝶冢!”
平子想劝宏江,可又开不了口,他们这些就是被放弃过的人,现在轮到他们,难道就能轻易放弃一个被他们连累的孩子吗?
“等多久?”
“先等两天吧,如果不行我就让露琪亚过去。”
两天的话还能接受,可宏江的意思可不是两天后就能展开虚化训练,平子也提醒道:“那要给露琪亚多长时间?”
“能给多久给多久。”
“什么叫能给多久给多久?”
“就是大战打响,他真的变成一只虚向我们挥刀的那刻,在此之前,我不打算考虑失败。”
在场众人没有反驳,宏江这是已经做好打算,哪怕一护是个炸弹也要抱着他,直到炸得那刻为止啊。
冒一次险真是诚不欺我,可这个险,未免也太过于彻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