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fzo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txt-第三百七十五章 換場讀書-bzgre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从游击手的头顶穿过去了!!
打者顺利跑到二垒!
第四局下半,西邦高中终于拿到了首支安打!”
“呦西啊!”
“漂亮的二垒打!”
“呦西啊!!!”七濑在二垒兴奋的喊道。
“但是,真的是怪物啊!
这样都能跟得上,并且差点就被把我触杀在二垒?”喊完的七濑,警惕的看了一眼仙道。
稳稳的二垒打变成了勉勉强强上垒,换个人也会被惊出一身冷汗吧!
“被打出去了!”降谷盯着二垒的七濑,一脸不满或者说不甘心的表情。
“把你的气场收起来!”仓持前辈骂道。
然而貌似没什么卵用。
“不要在意,转换一下心情吧!!
克里斯前辈也说过,[棒球嘛!被打出去是很正常的事情!
要看你被打出去之后的表现!]
要好好投球哦!”仙道正好跑到了内外野交界处,于是对着降谷喊道。
“仙道桑!”降谷瞬间就把气场全收了。
“你这混蛋!故意无视我的吧?”仓持看到这一幕,再次骂道。
但是,他再次被华丽的无视了!
“内!”看到降谷看着自己,仙道给了他一个温和的笑脸。
“轰!”
“我知道了!”降谷一脸严肃的答应道。
“这差距也太大了吧!混蛋!”御幸也忍不住暗骂一声。
降谷在御幸面前是各种自我中心,各种无视他的话。
现在又在他面前,表现的这么乖,就太过分了点。
“但是,托那混蛋的福,也不需要叫暂停了!”随后,御幸看向了即将上场的西邦中心打线。
“三棒!捕手,桐山君!”
“上啊!桐山!”
予你一婚,囚我一生 月冷西樓
“一口气击溃他吧!”
“打出去!”
“要击溃这个投手就趁现在哦!
垒上有人,用快速投球,球威降低的时候!”西寺教练给桐山打出了暗号。
“噗!”
“目标是首球!”
“piu!”
“咚!!!”
“好球!”
“打者对内角高的坏球出手了!
完全看穿了打者想要瞄准首球的意图!
在这个局面大胆的配球,青道投捕!

“piu!”
“咚!!”
“坏球!”
“第二球是外角的坏球!”
“球数一好一坏嘛?”桐山暗道。
“噗!”
“短打?”
“piu!”
離殤
“咚!”
“坏球!”
桐山猝不及防的假短打,为他赢得了一个坏球数。
“可恶!被摆了一道!”
虽然都这么想的,但是御幸知道,这就是降谷作为一年级应该交的,名为经验的学费。
“球数一好球两坏球,想要好球数的局面!
打者会做些什么呢?
打击?短打?还是打带跑?
我完全不知道啊!
那个大叔会怎么指示选手?”
如果是桐山进行判断的话,御幸还是有把握的,但是看着给打者连连打着暗号的西寺教练,真的摸不准他的脉。
“今天降谷的状态的话,这里!”
“咻!”
“乒!”
“啪!”
桐山用不抬腿的姿势,将这快速指叉球打到了欧尼桑的手套上了。
“安全!”
“来了!来了!来了!”
“来了!!!
漂亮的进垒打!桐山前辈!”
“这下就是一出局一三垒了!”
“而且下一个打者是……”
“四棒!三垒手,佐野君!”
“来了!怪物打者!”
“来一发吧!”
“青道的危机啊!
如果被打出去,那么四分的分差,就会一瞬间变成一分了!”
“青道会怎么判断呢?”
“继续投?还是换人?”
场内外所有人都看向了青道板凳席。
包括御幸!
不过,片冈教练对着御幸点了点头,并没有过多的指示。
看到板凳的姿势,御幸要了一个投捕暂停。
“投捕暂停!
也就是说让降谷继续投吗?”
補心球王
“青道也很强势啊!”
“本垒打也还领先一分,根本没必要退缩啊!”
“我有点喜欢这支队伍了呢!”
“说的也是啊!
不只有战术,该强势的时候也绝不退缩啊!”
……
“看你这气势十足的样子!
看样子并没有受到影响而害怕啊!”走上投手丘的御幸,对着疯狂释放着气势的降谷说道。
“仙道桑的本垒打!绝对不能浪费!!!
那是为了我打的本垒打!”
“哈?”御幸听到这话一脸的懵逼。
“谁告诉你的啊?这是?
说这话的人没吃错药吧?
本垒打是为了谁就能随便打出来的吗?
是哪个笨蛋会说这……,还真有一个笨蛋会说这么不负责任的话啊!”心中疯狂吐槽的御幸,吐到最后脑海中想到了泽村的那张脸。
“那么就不需要固定姿势了,用你原来的姿势投吧!”御幸并没有想让降谷知道这一残酷的事实。
而是选择了借此机会,激发降谷的斗志。
“可是跑者!”降谷看向了一垒的桐山。
“跑者就不用在意,让他去二垒就行了!
现在是面对四棒啊!
可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
茅山鬼王 紫夢幽龍
这个家伙,在昨天的比赛中,刚刚拿到了自己高中通算的第六十九支本垒打啊!”御幸指着左打席某个面相可怕的家伙说道。
超能力I 水原ShuiYuan
“果然仙道桑很厉害啊!”降谷说道。
“哈?”御幸不明白这是什么脑回路。
“因为仙道桑现在刚刚高中一年级啊!
入学到现在也只有四个月,已经是二十六支本垒打了!
不,不对,算上今天为了我打出去的那个已经是二十七支了!”说完降谷一脸幸福的表情。
“不要反复强调,为你打,为你打啊!
那根本就不是为你打的啊!”御幸只能在心中这么喊喊了。
现在的情况还想要利用这个来激发降谷的斗志呢!
而且就算说了,这货也不一定信,八成会被无视!
“但是也不是能够小看的打者哦!
你想仙道那家伙的本垒打以及之前辛苦得到的分数一瞬间被抹平吗?”御幸激将道。
“你在说些什么啊?
我可是一分都没打算给他们哦!”
“额!这算是激将成功吗?
还是和平时一样?”对此,御幸有点分辨不清了。
“嘛!算了!总而言之要好好投哦!”
“嗯!嗯!”降谷“嗯!”一声点一次头。
“记得不用在意一垒跑者,让他上到二垒也没关系哦!”
“嗯!御幸前辈稍微有点啰嗦呢!”
“真是麻烦的家伙啊!”御幸这样想着,回到了本垒。
……
“那么!就让我看看你的决心吧!
降谷!”
“嗯?姿势变了?”一垒的桐山一个人愣神,错过了盗垒的实际。
“噗!”
“刚刚被打出去的变化球,不会有勇气投了吧?
目标是直球……”
“咻!”
“咚!!!”
“好球~!”
降谷嘴巴微撅,吐了一口浊气。
“快速指叉球!”佐野吃惊的看着投手丘的那道身影。
“还真是大胆的配球啊!就一点都不怕失投吗?”西寺教练赞叹着看向御幸,知道这个暂停一定发生了什么。
“还真的投进来了啊!而且还进入了好球带!
这家伙……,
不好啊!我都跟着兴奋起来了!”御幸笑着看向了降谷。
……
“话说!那个混蛋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降谷这家伙居然这么听话?
这不完全成了仙道的小弟了吗?”反应过来的御幸,看着外野的仙道,在心中疯狂吐槽。
如果让御幸知道,仙道的小弟遍布西东京,他不得疯了?
虽然仙道本人也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多小迷弟。
女帝天下:美男是我的
“噗!”
“咻!”
“咚!!!”
“好球!”
“安全!”
“呦西啊!追逼他了!”
“连续两球都是快速指叉球!御幸那家伙真的是太大胆了啊!”
“上啊!”
而桐山默默的跑到了二垒,已经被观众们无视了。
青道的架势明显就是二垒让你上去,专注和打者对决。
“不要给打者喘息的时间!”
“噗!”
“piu!”
“不需要坏球!”
“直球!”因为两个变化球被追逼,没有抬腿,并且挥棒有了一丝不协调,明显受到影响的佐野,心中无比的吃惊。
“乒!”
当时还是凭借着力量,打了出去。
“中坚手!”球会飞这么远完全出乎了御幸的意料。
但是,这颗球的飞行速度,只要不是本垒打,那个男人就追的上……
“只要不是本垒打!”御幸在心中暗道。
这个时候,女经理们已经开始祈祷。
青道还有西邦的选手们长大了嘴,看着这一球。
二垒三垒跑者也已经做好了准备。
“不是本垒打的话……”
“啪!”
“GO!”
“噗!”
“piu!”
“咚!!!”
“安全!安全!”
“啊!可惜!”青道的支持者有不少抱头。
“好险!!!”西邦的那边则是差点被吓死。
仙道在护栏网前面数米的位置,接到了这一球。
虽然传球还是慢了一步。
但是,这已经足够吓死人的了。
换个中坚手,哪怕是伊佐敷恐怕都接不到,那么就是两分的长打。
“安全!”等一切尘埃落定,裁判才想起来,还有一个默默跑到三垒的桐山。(可怜的娃!)
“可恶!慢了一点!”仙道自言自语道。
“这一球也只是一分嘛?
守备还真的是坚固啊!”西寺教练小声道。
“真是可惜啊!”佐野回到板凳席,西寺教练说道。
“一点也不可惜啊!
球棒被球威压制住了!”佐野的表情一点都不像被接杀后的沮丧,反而有些跃跃欲试。
“搜嘎!”西寺教练应道。
……
“五棒!右外野手,白波君!”
“二出局跑者三垒!五棒站已经进了打击区!”
“被打出去了!”降谷这个时候还对刚刚那球耿耿于怀呢。
而且脸上的汗都没顾得上擦。
“降谷!
转换过来!
一分而已,把汗擦干净!”御幸把球扔过去时,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為卿狂 水燦
听到这话,降谷才发现,汗水多的好像刚洗完脸没擦一样。
“汗的量好大啊!
長風問鼎
植食性和肉食性 艾耽卿
已经到极限了吗?
不过也不能怪他,今天的温度太高了,而且这家伙本来就没办法适应这个气温。
首球就投这里吧!”
“噗!”
“piu!”
“相反的方向?”
“乒!”
“好快的打球,瞬间穿过了二垒手头顶!”
“ku!ku!ku!ku!ku!”
“啪!”
“噗!”(倒地声)
“出局!”
“……,三出局换场!
中坚手仙道,整个身体都横着的一个飞扑,接杀了白波的打球!
连续的fine play,让我们见识了青道高中外野铁壁般的守备!
以及仙道君的攻守兼备!”
“可不要小看人啊!一次又一次的往我这打,别以为每一次都会成功哦!”仙道在心中恶狠狠的想道。
在这货心里,他对刚刚的结果不满意,那么就是对方得逞了。
简直就是强势,霸道无比的性格。
“仙道桑!”降谷一脸幸福的看着往回跑的仙道。
看的仙道是一脸懵逼,跟着等待自己的降谷,一起回到了板凳席。
“噗噗噗!
突然发现泽村那家伙干了件好事啊!
很好的表情啊!
仙道!”看着这一幕的御幸,用手套捂着嘴,在心中偷笑道。
十號
“大家在拼命比赛呢!你在偷笑些什么啊?
御幸一也!!!
而且在仙道刚刚救了队伍的时候笑他!”然后,偷笑的御幸就被泽村抓包了,一个双臂举高高教他做人。
御幸感觉丢死人了,被后辈这么举着,干脆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降谷!下一局就换人了!
去洗把脸,换件衣服,好好做好收操,做冰敷休息吧!
剩下的交给他们吧!”片冈教练对着回到板凳席的降谷说道。
降谷对此深受打击,这货对自己的体能还有身体状态没有一点数。
“川上,接下来就交给你了哦!”
“嗨!!”
……
与此同时
“原来如此!
我也稍微明白了,片冈老兄坚持让这个投手投下去的理由了。
对守备阵容的信赖嘛?
还真的是大胆强势的决断啊!”西寺教练在心中感叹,然后转身看向了选手们。
“这确实是一场非常精彩的比赛!
但是我们来到这里可不是为了创造回忆的。
而是来赢得比赛的!
是为了优胜锦旗而来的!
我不知道这支队伍经历了怎样残酷的修罗场才站到这里。
但是,我们要赢下他们哦!”
“嗨!!!”
“那么上吧!”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