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qolp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正派都不喜歡我 ptt-第六百七十章 損人不利己的爺新展示-0p3y4

正派都不喜歡我
小說推薦正派都不喜歡我
闹呢,要说萌新有打不过的怪,刚好撞上帮帮忙也就算了,可这都是双向任务。
王子別使壞
要高恐移是个好人,放了也不是不行,可他很明显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让他跑了那不是遗祸无穷嘛?
我要斩他,你要救他,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咯。
风亦飞打开搜索栏,搜了下利刃无声,等级43,早就不算是萌新了,而且也不萌嘛,没说上两句好话,就开始发牢骚了。
毫不在意的继续喝酒吃菜。
暮吟煙魂引 櫻落雪盡
總裁,你太撩人
一场酒宴下来,宾主尽欢。
宴席刚散,风亦飞才出诡丽八尺门,就收到了柔美的大炮君的密语。
“风兄弟,有人在论坛上挂你。”
风亦飞一怔,“什么情况?”
無敵升級至尊 一筆煙雲
玄醫梟後 午日陽光
“你看看就知道了,很多人都晓得你以前是我们十方无敌的帮副,我们不好太多人下场去喷他,不过我让狗蛋那边去了,他们喷人那是行家里手。”
“谢了。”
风亦飞立刻打开了论坛,很快,就发现了一篇快顶到最前端的帖子。
标题是《这就是等级榜大神的嘴脸,说的就是你,风亦飞!》
才短短时间,评论都已经过千了。
毫无疑问的得了个‘火’字的火热标记。
帖子就是那利刃无声发的,内容大意就是他们几个低级的新人,碰上了个困难的任务,想要求大佬相助,诚恳的央求,结果被无情的拒绝,还被拉黑。
还附上了截图来实锤。
语音会转成文字记录保留,方便玩家再做查看,会有截图很正常。
问题是这图是被P过的。
提及高恐移的内容全没有了,利刃无声说的那些什么放他一马,NPC的事,不过是剧情,少做一个任务也不会怎么样,全删没了,连自己回了你好那句都欠奉。
只有利刃无声恳求的话语,跟自身断然拒绝的两三句话。
“这是原则问题,我是不会答应的!”这话倒是原原本本的留了下来。
光是这样,也关系不大,毕竟大家都是玩游戏,帮了是人情,不帮也是道理,谁都有自己的事忙着。
可利刃无声在后边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大堆,说他等级低,还是个菜鸟萌新,对等级榜排名前列的大神玩家都是怀着崇敬景仰的心情,更是以粉丝朝圣的心态,卑微无比的诚挚请求,可居然遭到了这样的对待,让他深深的感受到了人心的冷漠,同是玩家,等级榜上的大神竟会这么高高在上,端着架子,明明随手帮个忙,就是举手之劳的事情,还冷言冷语……
摆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弱势群体的样子。
风亦飞扫了眼下边的回帖。
先是几个抢沙发,凑够八个字吃瓜水贴的。
还有个不认识的玩家说了句公道话,大佬也没有义务一定要帮人。
后边就好几个帖子蹦出来。
有说自己抢怪杀人,不讲一点道理的。
还有控诉因为一点小事,就带着十方无敌嚣张跋扈的开帮战,让他们许多帮里兄弟都因此掉了级的。
阴阳怪气的说怪话的也有。
槍神紀之末世審判
什么他出身黑道,哪会是好人,指望他帮忙,楼主你是找错人了。
他这人阴险毒辣,诡计多端,没杀你们,你们就该偷笑了等等之类的。
论坛上没有选择匿名发帖的话,都不会隐藏门派帮会。
风亦飞一看,发帖的这几个还全是自己招惹过的仇家帮会的玩家。
清泉石上流,武林天骄,绝情殿,对酒当歌……
这些人真是闲得不知该怎么说他们才好,一副要把自己的名声彻底败坏的样子。
随手翻了十几页,飞翔的祖安人一大帮子玩家入场,逐一喷了回去,他们骂人都不带脏字的,确是内行人,火力凶猛,仿佛个个都是水军出身。
另外还有雷零空空,每天至少八杯水,白千帆他们三个帮会的玩家来帮腔。
让风亦飞觉得有些意外的是,青城派也有人为自己说话,还不是闪钢斩,随便打打那两个好友。
估计是感激自己曾在长江大会上救了他们师兄客云凌。
后边的对喷风亦飞就懒得去看了,帖子的页数还在飞快的增加呢,都看不过来,哪有这闲工夫一一去看。
亲自下场去撕肯定是不可能的了,反正被人说说又不痛不痒。
风亦飞只是觉得奇怪,利刃无声是出于什么心态发这么一个帖子。
就算颠倒黑白的删了些话,他也不是很占理那。
就是为了给我添堵?
这不是损人不利己嘛!
一億驚喜:99張豪門緝妻令
利刃无声哪是什么萌新,该说他是爷新才对,只想要别人按照他的想法来做,无私奉献,稍有不顺心就一肚子牢骚,求助不成还敢发帖挂人,遇上这样的奇葩是真的心累。
本来风亦飞是打算到利刃无声他们来劫囚之时,再来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
此际又改变了想法,他都把游戏ID暴露了,正好顺藤摸瓜,看看有哪些人参与了这事。
这就得要一个人帮忙了。
打开好友列表看了看,一落观青刚好在线。
风亦飞顿觉欣喜,立马发了个密语过去,“一落,帮我算个人的位置。”
“我再次重申,叫我观青!”一落观青无奈的回道,“你还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把我当工具人了啊,说吧,又想算谁。”
“你不是喜欢到处跑旅游的嘛,又不喜欢练级,你要过来跟我一起混,我是举双手双脚欢迎那。”风亦飞笑道。
也是确实如此,都过那么久了,一落观青才是51级,可见他是有多么的咸鱼。
“我也就是随口这么一说,开个玩笑而已,说正事,要算谁?”一落观青道。
“利刃无声。”风亦飞答道。
立马一落观青就报了坐标过来。
“我先易个容,等会还要找你帮忙,一会再密你哈。”
“好。”一落观青毫不犹豫的答应。
风亦飞打开包裹看了看,易容面具有现成的,不用再重新制作。
騾行天下
干脆就用路过的老百姓那面具,所标注的等级也不高,正好合用。
一易容妥当,风亦飞打开地图,辨明了下位置,朝着一落观青提供的坐标方向疾掠而出,全速行进。
坐标虽一路都在变化,但移动速度并不算快。
刻把钟一过,风亦飞就已远远的看见并行而驰的四骑,都是普通的良驹,不怪得没多快。
以风亦飞此际的轻功,可是能追过火云儿那种珍稀宝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