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avd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全球戰國 txt-第六九四章 宗室也有血性分享-pplwj

全球戰國
小說推薦全球戰國
“纳尼?李桑阵亡了?”
虽然跟着李国助来到大明为朱由栋效力已经三十多年,但是听到如此消息,近乎完全汉化的犬养栋二还是忍不住爆出了日语。
“犬养将军,吉林号上打来的旗语就是如此。”
“八格牙路,这个笨蛋,都上将了,在新加坡港里待着不好么,非要上舰呈英雄,这个笨蛋!”双眼通红的犬养栋二啰嗦了这么一句后,马上开始传令:“命令吉林号退出战列,保护好上将军的遗体,朝着新加坡港撤退。本舰升起指挥旗,让后续各舰跟随本舰继续奋战!”
“遵命!”
通讯参谋匆匆离开后,犬养栋二抬手看了看自己的腕表:“可恶啊,现在就六艘大舰,怎么和敌人周旋二十六小时?全部玉碎也没用啊!”
“犬养将军的意思?”
看了一眼面色不善的参谋,犬养挥挥手:“我没有退后的想法,上将军都战死了,我们全都死在这里也是理所当然。但是,记得我刚刚从日本来到大明的时候,当时还是皇太孙的今上就特意告诫我,说我们日本人总是为了所谓的武名死得毫无意义,要我一定得改。所以,诸君,战死在这里没有关系。但假如我们全都战死在这里,又没能为我们的后方要塞争取到足够的时间,那就毫无意义了。”
“那将军您是要?”
清茶如溫
反复踱步两下后,犬养栋二下定了决心:“派出两艘通讯船,一艘去找颜思齐将军,让他率队撤退!另一艘,通知后方的水雷战队,嗯,他们后撤都快二十小时了吧?指挥官只要不是白痴,应该在港口重新装满了水雷吧?总之,让他们在我们的后方重新铺设水雷,不要管我们的退路,尽可能的封锁所有水道!告诉他们,要快,我们最多能给他们争取四个小时!”
这,这是要自绝后路啊!
修真歪歪錄 一刀仙人
但是对于犬养的这道近乎自杀的命令,参谋们只是稍稍迟疑了一下,还是迅速的执行了。
……
“阁下,敌人的首舰退出了战列,原先敌人战列的第二艘战舰升起了新的旗帜,想来应该是指挥旗。”
“哈哈哈,看来我们的策略是正确的。命令,全舰队集火攻击对方的新旗舰。”
“遵命,阁下。”
波斯女帝
通讯参谋一走开,炮术参谋却紧皱着眉头走了过来:“阁下,我必须要提醒您,现在,我们的两艘战列舰305mm主炮的备弹量已经降到了警戒线以下。”
“嗯?”
“阁下,这场战斗持续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已经超过八个小时了,八个小时里,我们两艘战列舰的十二门305mm主炮,累计打出去了近八百枚炮弹,现在,粗略计算,我们的十二门主炮炮弹数量,总共剩下的备弹,不足四百枚。”
蠻荒神魂
婚不由己,總裁大叔真霸道!
“该死的,这就是说,每门炮最多只能再开三十多次火?”
“是的,阁下。而其由于火炮长时间频繁使用,炮管的稳定性也在下降。”
“……我明白了,那就下令,让我们把距离拉得再近一些,以便我们的炮手可以打得更准一点。”
“遵命,阁下。不过我必须提醒您,我们的速度是赶不上敌人的,所以,我们想贴近很困难。”
“哈哈哈,不要紧的,现在我们距离新加坡港已经很近很近了,我现在可以肯定,敌人在新加坡的要塞确实还没有完工,不然无法解释这些中国人为什么在这里死战不退。所以,这会儿的敌人已经是退无可退,我们航速慢的劣势,到了现在,可以忽略不计了!先生们,打起精神来,胜利就在眼前!”
“万岁,西班牙必胜!”
随着阿方索的命令,西班牙舰队朝着东南侧转向,然后又转向东北,在缓慢的绕了一个大圈后,做出要绕开犬养舰队的姿态来。
老于战阵的犬养当然知道敌人并不是真的要绕开自己,而是要贴近本方提高命中率。但是,正如阿方索所说,这会儿双方交战的地点,距离新加坡港不到五十海里,大明海军已经是退无可退。所以,虽然明知敌人的计划,他还是只有硬着头皮率领剩下的六艘大舰老老实实的贴上来和敌人硬怼。
不过,西班牙舰队这么绕了一圈后,在自己的北侧,确实和大明主力舰队更近了。但是,他们这么一绕,也拉近了和原先一个被遗忘的小角色之间的距离。
猛妻來襲
大明海军三千吨级铁甲舰,商丘号。
在夜间海战刚刚开始不久,商丘号中了一枚对方305mm主炮打出的近失弹,尾舵被震坏了,不得不脱离战列。
由于尾舵被卡死,所以商丘号只能以固定的航向前进,在战舰以最低航速缓慢的沿着东南方向前行了大半夜上后,他们来到了距离新加坡港约五十海里的地方。
整个晚上,全舰官兵自舰长以下,都是满脸通红:羞愧难当啊,战友们在拼死奋战,他们却早早的就离开了战场。尤其是这天晚上的后半夜,在双方不断的互相绕行,争夺T字头的过程中,明军舰队虽然总体航速较快,但实在是对对方的两艘巨舰没有太多办法。所以,实际上明军是且战且退的。而随着战场离商丘号越来越近,战况对于这些汉子来说,就更为清楚了:至少,他们亲眼看到了吉林号因为重创而退出战列。
“舰长,舰长!好消息,好消息,经过咱们一晚上的自救,现在尾舵可以活动了。”
“啊?哎呀,这真是一个好消息。”
“不过舰长,我们只是把卡死这个问题解决了,但因为尾舵的连杆断了两根,所以本舰现在可以转向,只是这速度会很慢。”
“那不要紧,能转向就成。命令,锅炉重新加压,把速度提起来,转向。”
“是,不过舰长,我们朝哪里转?”
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穆丹楓
“这个问题有意思。”商丘号的舰长,是一个三十来岁,满脸络腮胡的糙汉子。此人姓朱名从泉,乃是大明初代靖江王的二十三世孙——这一家子繁衍得特别快,在大明嘉靖年间,朱老四家的二十字家谱才用到第六个字的时候,他们已经把太祖给的二十字家谱给用完了,以至于靖江王系的族老们不得不又自己编了二十字。
繁衍得快,爵位等级下降得就快。加之又是朱元璋的侄孙系,所以靖江王的后裔们,大都过得极惨。朱由栋登基后实行宗室改革,靖江王家是最为支持的。
具体到这个朱从泉来说,他小时候过过几年食不果腹的艰难日子,一直到朱由栋宗室改革,家里的情况才逐渐好转。其父亲因为常年偷偷捕鱼补贴家用,锻炼得一身好水性。家学渊源下,他少年时就报考了皇家军事学院,之后又在海军学院学习,毕业后按部就班的升迁,现在也是中校舰长了。
爹地,媽咪已改嫁
在下面的人问向哪里转向后,朱从泉稍作思索,来到了一排通讯铜管前:“兄弟们,俺老朱自上舰担任舰长来,待你们如何啊?”
黃泉逆旅 夜雨觀山
“极好!”
“老大讲义气,对我们极好。”
“老大每次训练结束后都带着我们去飘香院,请客次数最多!”
听着铜管里传来的各种声音,朱从泉哈哈大笑一阵:“好,兄弟们,俺老朱也不瞒你们。本次大战,我们因为一开场就因为尾舵受损不得已退出战列,这一晚上啊,真是脸烧得慌。现在,尾舵勉强可以使用了,本舰长准备杀回去,你们说行不行啊?”
“好啊!”
“听舰长的!”
“早就该回去了,MD,一晚上光听人家打个呯呯砰砰,我们一炮未发就退出战场,这要是待会打完了上了岸,羞也被其他舰上的兄弟羞死了。”
“哈哈哈,各位兄弟勇气可嘉,本舰长很是高兴。不过我要说的是,我准备调整好航行后,直扑敌人的那两艘巨舰!”
各个铜管里稍稍沉默了一会,少顷,一根铜管里传来声音:“老大,我们的105炮对那两艘巨舰不能破甲吧?”
“确实不能破甲,而且这会儿敌人还有六艘战舰,我们一艘冲上去,打燃烧弹也打不了几轮。我的意思,是直接开上去撞击!”
一排铜管里沉默的时间更长了,过了几分钟后,轮机长那边才传过话来:“老大,我得提醒你一下,咱们的舵可以转,但是很慢。真要去撞,不一定撞得上。”
“当然,我觉得吧,能撞上最好,撞不上,嘿嘿,老子一开始就没想过撞上。”
“那老大的意思是?”
“兄弟们,昨天晚上我们看到了,敌人的巨舰并不是无敌的,尤其是挨了水雷后一样会受创。我是这么想的,我们就这么直直的冲过去,若是运气够好,中途没有被击沉,那我们在抵近敌人的巨舰只有一两百米的时候,一边继续前冲争取撞击。一边派人佩戴重物深潜入海,然后把我们船上的两颗水雷用人力撞击敌人巨舰的水线下部分。”
“……”更长时间的沉默后,一阵叹息从炮术长那里传来:“这事儿,我来干,谁让老子水性好呢。”
“哈哈哈,深潜的两个人,老张你算一个,另一个,自然就是我朱从泉了。”
“老大,你!”
“舰长,这事还是换我来吧。”
“好了好了,都别嚷嚷,这国,是大明。这国的皇帝,姓朱。这种十死无生的事情,我们朱家的男人不带头做,凭什么要求别人做?好了,现在下达舰长令,第一,调整航向,航海长要精确计算路线和角度,毕竟我们的机会只有一次。第二,舰上是独子的,或者自己不争气,还没让老婆生出儿子的,都给老子滚到救生艇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