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491a優秀都市小说 北齊帝業 線上看-第四百三十八章野火-z09jn

北齊帝業
小說推薦北齊帝業
太阳逐渐升起,凌晨的清凉逐渐消退。阴山脚下,苍茫原野一望无际,雪峰、溪谷依稀可见。营地里野草的清香混合着马尿的骚气,不住的往鼻孔里钻,大家虽然微有不适,但也勉强习惯了。叱罗荣忍耐着焦躁的心情,一颗心绷得越来越紧。
所有马匹昨夜都已经喂饱了草料,戴上了笼头,防止它们随意嘶鸣。马背上的骑兵也都紧紧攥着缰绳,不敢稍有放松,一旦坐骑受惊在列阵之中发生混乱,便会构成“无故惊军”的死罪,数百骑兵结成锥状,静静等待在这一处河谷之中。
秋高气爽,草长马肥,正是大军征伐的好时候。
沉寂了数年之久,戍卫燕北的边军终于再次接到邺城的命令,他们即将对突厥展开大规模的袭扰战争,这是燕北近年以来展开过的最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无论武川还是云中、怀朔诸镇都被这场战争裹挟在内!
叱咤星雲 禦劍淩霄
顶着迎面扑来的热风,叱罗荣扯了一下马缰,咬着后槽牙,冷冷说道:
“所有幢队、士卒全部就位了吗?”
“——回将军话,一个不少?”
“你们的铠甲、兵刃可已擦洗干净?”
“连日打磨,吹毛断发!”
“好,”叱罗荣睁大一双细长的眼睛,下颌的虬髯张起,满脸煞气四溢:“我军兵甲犀利,士气亦足,此次出击,定能全歼敌军!只等斥候回报,全军上下即可出发,突入至突厥腹地……大都督给我下的是死命令,我给你们下的也是死令,这次出征,不成功既成仁!”
“喏!”
大军上下一片肃穆,叱罗荣在阵前打量了一番,暗暗纳闷为什么斥候还未前来回复,正心中躁郁,马蹄声忽然在背后响起了。满身尘土的斥候迅捷翻身下马,将一叠厚纸郑重奉上,禀告道:“回将军,卑职已经将对面突厥人的营地和兵力部署全部摸清,请将军检验!”
叱罗荣也下马,劈手从他手里拿走了图纸,摊开一看,果然是一副简易地图,营地布置和周遭地形、地貌都勾画的清楚。叱罗荣不禁露出笑容,说道:“突厥人的营地竟然敢布置在这里,还布置的如此散乱,可见他们的主帅疏于防范,根本就是一个无能之辈!”
的确,突厥人的营地布置得根本就毫无道理,东边和南面都是山岭,这片地区根本就是一个视野不佳的小型盆地,齐军就算白日出击,他们也根本不可能察觉得到……想来,胡酋应该是看中了盆地正中央的那个湖泊,贪图方便,所以把营地设在此处。
这简直是天助我也!
叱罗荣先前因为兵力不足导致的担忧情绪瞬间一扫而空,哈哈大笑道:
“此是天助,今日合该我等建立奇功!”
也不怪叱罗荣心焦,都督杨檦给他们分配的任务就是从武川北走,直击突厥,而突厥王庭为了防范北齐,也在阴山一线布有重兵,叱罗荣的这一次出击,需要面对的是数倍于己的敌人!如何能够不心焦?!好在他们下手及时,没有给突厥人反应过来的机会……
“干他!”叱罗荣高高的昂起了脖子。
鬼夫來臨
敕勒川,阴山下,风吹草低见牛羊……
自古以来,阴山一线就是中原王朝和草原民族激烈交锋的第一线战场,阴山横亘在北方,它见证了无数游牧政权和中原王朝的兴起陨灭,也见证了无数次铁血厮杀,在往日,都是大批大批的胡人骑着马越过阴山向中原发起进攻,中原大举征伐的次数寥寥无几。
滅世神圖 騎著毛驢找媳婦
而今日,有大片大片的乌云带着刺鼻的血腥气,从南边滚滚而来,北齐如猛虎一般窥伺在侧,而那些在阴山脚下放牧的牧人们,对此毫无防备。
洛杉磯風雲 懟王
突厥人击败了茹茹,成为了新晋的草原霸主,他们向西扩张至黑海,向东扩张到辽西,强大如北齐都得向他们让步,突厥已经是当世绝无仅有的庞然大物……他们是狼神的子孙,是长生天眷顾的宠儿,他们生下来就对其他部族的人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力。
他们的生命中,有一半的光阴是在放牧,另一半的光阴是在抢劫。
不过,他们从未想过,如果有一天那些懦弱的汉人越过了阴山会是什么样子。
这样的场景即便在最荒诞的梦里都不会出现。
然而这一天就是这样无声无息的到来了……这一天,那些对危险有着天生预判的猎人们,并没有嗅到被两道山岭隔绝住的危险气息。
头人们和往常一样酗酒,挺着如孕妇一般硕大的油肚叫嚣着入冬之后,要南边那些懦弱的汉人如何如何,牧民们还是一如既往的放牧。
他们对于危险毫无察觉。
幾度深愛成秋涼 晚天欲雪
萌姐誘惑:學弟莫矜持 糖小易
也是这个安逸的下午,北齐燕北边军的旗帜出现在了突厥人的视野之中,他们在突厥人惊恐的目光注视下,迅速从坡上冲下,直接摧垮了突厥人的营地!
数以百计的箭矢带着火苗从云中扑下,投进了突厥的帐篷之间,熊熊的火焰瞬间就蹿了起来。许许多多的突厥人惊叫着从帐篷里钻出,他们跟无头苍蝇一样乱转,随即就被不知从何处蹿出的弩箭射杀当场!也有一些突厥人依然保持着优秀猎手的本色,他们持弓嚎叫着指向营地之外,大喊道:
“齐人来了!”
他们冲出营地,有的仓促上马,要与齐军较量一番,但往往还没结成阵势就被敌人从正面凶悍的击垮,齐人的弩又快又狠,突厥人引以为傲的骑射在这种连续的打击之下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一排又一排的弩箭带着风飞掠而来,扫荡这视线之内的一切活物!
成群结队的突厥勇士像是被镰刀收割的麦子一样纷纷倒地,齐军纵马闯入了突厥的营地,拔出了狞亮的环刀,叱罗荣一刀将某个前来杀他的头人砍死,他的手臂被划了一刀,鲜血淋漓,而对手则更惨,花花绿绿的内脏已经从肚皮流了出来。
薄情撒旦:前妻不買賬
叱罗荣一脚将他踹翻,而后振臂大呼:
魔劫之紅顏至尊
“斩尽杀绝,这些突厥蛮子,一个也不要留!”
魂武幹坤 上官晨曦
毡帐起火燃烧,缕缕黑烟腾涌翻滚,笔直冲上天空……
一场点燃整个突厥的大火,从这里烧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