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aqd精彩都市小說 璀璨王牌 愛下-第兩千一百一十九章 排兵和佈陣讀書-r76xt

璀璨王牌
小說推薦璀璨王牌
7月27日,周日。
西东京夏季决赛的前一天。
終極三國之喬瑋
这一天晚上。
姑且算是准备就绪的青道高中。
在白天的训练里。
参照着自家队伍监督的指示,进行了对应的攻击和守备训练,尽可能强化的单点突破能力和极限守备姿态,至少是尽可能达到了对应的参数基准,而在晚上饭后的这个时间里,青道高中棒球部一军也是在自家总教练——片冈监督的召集下,聚集在自家棒球部的食堂里,召开来着赛前的战略会议,最后进行战略、战术确定,以及先发阵容的公布。
“以上!便是明天比赛里全员都要注意的要点,然后攻击时刻,每一个人都要明白节奏点的把控,哪怕是滑球和曲球也非容易抓到的球种,记住要在球路上进行一定程度的逼迫,后面才会有更大概率咬住对面,一定不要被对面的直球给诱导了,明白了吗?”
上首处。
片冈监督身体微微前倾,用着非常严肃的表情如此说道。
“是,监督!”
底下茂野、御幸、仓持、春市、白州、东条等人也是立即挺直了身躯朗声应道。
主宰天下 夜慕白
“非常好!”
片冈监督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接着说道。
“那么,我宣布一下明天的先发阵容!”
这不需要任何犹豫。
在会议之前。
便是和落合博光商讨之后,所作出决断。
上位打线到清垒序列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而且毋庸置疑的是。
“第五棒,投手,茂野!”
“是!”
这所直接启用的自家王牌先发投手丘的决断。
早是在半决赛开始之前便是定下的事项。
冒着一定风险让降谷、泽村这两位二年级双投来应对市大三高,也是为了让茂野信可以真正意义上以着完全姿态来面对稻城实业这一支堪称是青道高中同地区里最为强劲的竞争对手!
东京王子殿下。
如果暴君殿下不登场的话。
青道胜率可是会被无限降低的!
然后紧接着在第六棒上仍然还是选择了前园健太,在夏季大赛开始之后,前园的表现固然谈不上多么惊艳,却也可以说是比较扎实,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很好的完成了身为六棒的职责,在这一方面,挑剔如落合博光对前园的基础表现也都是比较满意,况且前园的力量多少还是值得期待一二,在决赛里对上成宫鸣这位东京王子殿下,或许还有奇效也说不准。
六个先发选手。
一直到前园这里。
都还是预料之中的选择。
只是到接下来的第七棒打顺。
“第七棒,左外野手,结城将司!”
片冈监督那所直接转移到后方位置上,这所直接说出来的话语。
却是在在场的部分青道选手们脸色各自一变。
特别是同位置的三年级选手——麻生尊更是表情一跨。
‘不是吧?决赛我还替补啊!?’
难以言明的这份失落感。
虽然说很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甚至一直都是心有预感。
但是半决赛里没有登场机会就算了(毕竟要给自家王牌大人让位。)
现在居然连决赛,自己都捞不到先发的机会吗!?
麻生尊那一副幽怨至极的表情。
“咻咻咻,我明白的,我明白的。”
一旁的通笠昭二也是拍了拍麻生尊的肩膀,感同身受的如此说道。
这位曾经同样是在一年级秋天便入选到青道一军里担任替补的通笠君,原本在去年秋季大赛刚开始时刻还是先发来着,这个夏季却是直接丢掉了先发背号,伴随着同位置里金丸的表现逐步稳定,通笠昭二的替补位置也是越坐越稳固了。
应该说。
活人殯葬
在这一点上,木岛、山口、川上等人的境遇都是相差不多。
这既是一种不幸,也是一种幸运。
因为他们是王者青道的替补。
“是,监督!”
而心思比较单纯的哲弟就不会想那么多了。
半决赛里一样没有登场的这位青道最大盲炮选手。
早就是心痒难耐了。
现在从自家监督这里听到了自己最想听到的消息。
结城将司内心深处里的情绪早就澎湃而起,那挺拔的身躯,用着最为洪亮的音调高声回道。
“第八棒,三垒手,金丸信二。”
“是!”
九日魔笛 興娃娃
“第九棒,中坚手,东条秀明。”
“是!”
一样的三垒手先发还是金丸。
中坚手一直都是东条。
谈不上有多强的打击能力。
但在战术执行能力上。
二人都还可以说的上是优秀。
尤其是东条。
可以在限定范围里偶有出彩表现。
加上其原本最先是作为投手。
拥有着较强的臂力。
自然就被片冈监督安排在了九棒中坚手的位置上。
强化外野守备。
以及窜连下位打线和上位打线。
“今天晚上按照正常时间作息,明天在既定时间里起床,晨练只做基本热身训练,早饭之后,七点半准时出发,明白了吗!?”
片冈监督双手抱在胸前,沉声说道。
“是,监督!”
“以上,解散!”
“是!”
从策略到阵容。
做好的完全准备。
青道高中所等待的就是最后的那一阵东风了!
“鸣,明天!等着我啊!”
踏步而出的身影。
眺望着高空之上的皎洁月色。
茂野脑海深处里似是浮现出了成宫鸣的身影,微闪的眸光,茂野轻轻吐露出一口浊气,低声呢喃说道。
而与此同时。
在东京,另外一片区域里,稻城实业高中所在地。
“关键还是在于直球的沉重球威,这一直以来都是这位青道暴君的标准配置,利用强硬的力量来压制打者,今年球速也是正式攀至150KM,压制力更是全面提升,若是无法想办法从正面压制,至少说抵抗住这一股球威的话,安打就很是非常难以达成的目标。”
一样是在稻城实业高中宽大的会议室里。
上首处。
稻城实业高中的侦查队长此刻便是站在所有稻实选手的面前,借用着旁侧电视里反复播放关于茂野信投球内容的录像,用着最细致的话语来剖析自家队伍这位最大的敌人。
哪怕说去年秋季稻实击败了这位暴君殿下,复仇青道,顺利斩获了秋季大赛的优胜冠军,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那一场比赛的底细真相如何,无非就是击败了一个还没有全盛期八成水准的暴君殿下而已,这根本就谈不上真正的胜利,更何况,还是进一步变强之后的今年夏季!
作为去年春夏双料优胜冠军投手的茂野信。
绝对值得全国任何一所高校以着最慎重的姿态来对待。
包括稻城实业!
直球、变化球、控球力,还包括茂野本身的一些投球细节和习惯,这些种种讯息,都是稻城实业侦查小队成员不容错失的重要情报,而最终所得出的结论,还是‘直球!’
而注重‘华丽表演’的王子殿下不同。
茂野信之所以被称为暴君!
最重要的便是体现在其‘直球’上!
当然!
这个称号。
自然是在彰显着茂野信自身的投球风格和姿态。
但是这个风格和姿态。
正是因为其直球所形成的!
强硬、蛮横、不顾一切!
这是茂野给世人一般的印象。
作为对手。
特别还是最顶尖的豪门。
稻实众人的认知自然没有这么狭隘和浅薄。
但这不影响稻城实业高中将这一点作为自家队伍的重点警惕亦或者都可以说是进攻目标!
“直球吗?说起来,茂野那家伙的直球,一般的卸力技巧都不好使,一旦力量跟不上,界外球都算是运气好了,稍微偏一点点,那对投捕都可以让我们的打击变成接杀或者封杀球路啊。”
底下位置处。
卡尔罗斯身形微微后仰,似是回忆起了曾经三次比赛的对阵局面(一年级夏天,二年级夏天以及二年级秋天!)
面容似是带着一缕惊叹,又带着一缕忌惮的表情如此说道。
“哼,一对性格恶劣的投捕而已。”
仍然还是一副随时随地都苦大仇深表情的白河双眼微眯,冷哼一声道。
“压制住直球,的确是可以达到全面挤压的目的,但难度还是太高了吧?或者说瞄准单一球种,在前面几局里贯彻到底,或许可以抓住必要的机会?”
在今年夏季才刚刚被提拔为清垒打者的三年级选手——早乙女在这个时候却是眉头微皱的说道。
站在早乙女的视角看来。
类似于自家王牌,还有茂野信这样的最顶级投手存在。
想要一口气吃成一个胖子是完全没有可能的。
还不如集中于一点,全力爆发。
争取拿到一分、两分?
这样的概率才是最高的吧?
“不,不是说要从直球来全面击溃这位青道王牌,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的目标终究是要抓住青道投捕的投球间隙来扩大机会,以着直球为目标,是为了给青道投捕施压,从而不要让这位暴君殿下随心所欲的投球,只有将节奏把控下来,后续我们的攻击才不会受到不必要的影响。”
早乙女的话语刚刚落下。
上首位置的稻实侦查队长便是摇了摇头说道。
作为稻实所有情报的总负责人。
这位侦查小队的队长自然很清楚他们队伍要面对的是什么样一个恐怖存在。
全面击垮。
太不现实的。
将这个当做是最高目标自然可以。
只是在具体策略上。
就是要选择最为切实的计划。
一步一个脚印。
这样才有能力、有资格去问鼎最高巅峰!
“通过直球来施压吗?”
早乙女先是一愣,然后面露思索神色,缓缓点了点头说道。
“话是这么说,难度还是有点高吧?”
坐在早乙女一旁的山冈面露凝重神色说道。
“难度是有的,不过我也认为这是对付茂野前辈和御幸前辈最好的进攻方式之一!”
前侧位置上。
作为队伍的正捕手。
多田野树在这个时候的表情是极度的认真。
去年秋季的胜利不算真正的胜利。
只有在这一次的夏季决赛里正面击败茂野、御幸投捕。
才能够算是最终的胜利。
他多田野树是要接住这一次的胜利来证明他和成宫前辈才是日本第一投捕!!
砂滿園 原非西風笑
这是属于多田野树的目标,或者说野望比较合适。
“话是这么说啊。。。”
“但是我还是觉得。。。”
“这样做会不会更合适一点。。。”
伴随着几个主力选手的相继开口。
姝秀
底下的稻实其余选手们也各自议论起来。
而也是在他们各自发表意见之后。
“咳咳”
上首处。
国友监督轻咳两声之后。
那淡淡落下的话语。
“不是要看球种,而是要看球路,直球终究只是一种目标,要达成的结果是挤压对面投捕的选择空间,为此就算做出一点牺牲也无所谓,这一点才是你们要明白的。”
缓缓扫视过的视线。
也是令在场的稻实选手们纷纷心头一凛。
“是,监督!”
“嗯。”
国友监督轻轻颔首。
“不要太刻意,顺着节奏来就可以。”
“不必在意是否可以上垒,有的时候抓住球数也是一种策略。”
然后看向自家上位打线两人。
这所分别说出来的话语。
卡尔罗斯和白河的面容上也是纷纷浮现出一抹了然神色,各自挺直的身躯,沉声应道。
“是,监督!”
“记住,自己的节奏才是最重要,抓稳这一点,胜负就可以控制在我们手中。”
回转的视线。
也是刻意在成宫鸣身上停留了三秒多一点的时间。
“成宫,明天,你作为五棒登场。”
国友监督轻声说道。
在之前的比赛里,成宫有作为四棒,也有作为五棒登场。
但在今年的夏季大赛里。
四棒几乎就是确定为山冈。
这一次的决赛也没有意外。
但国友监督就还是要刻意点出这么一句话来。
也仅是在那一刻。
明悟自家监督话语里要表达出来的含义的成宫鸣,那挺立的身影,炯炯有神的双眸。
用着最认真的语气应声回道。
“是,监督!!”
互相对视的师徒。
这也是国友监督带领成宫鸣的最后一届夏季。
即使嘴上没有说。
但在国友监督内心深处里。
成宫鸣无疑是自己来到稻实之后所带领的这七八年来最得意的门生了。
今春虽然夺冠了。
但这还不够!
这最后的夏季。
稻城实业势必要冲击那至高巅峰。
“等着我啊!阿信,一也!高中最后的一战,是时候算一下所有的总账了啊!”
耀世傳說
于瞳孔深处里辉现出来的那一缕亮丽光彩。
这位东京王子殿下也是在内心深处里如此发誓道。
于少年们而言。
冠军只有一个!
不!
或者应该说只能是一个!
夏季最后的激斗。
赌上东京巅峰的一战。
大幕。
即将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