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lyv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艾澤拉斯之救贖-第745章 配偶是什麼意思閲讀-t35rf

艾澤拉斯之救贖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之救贖
“咳咳!”装作若无其事地清了清嗓子,兰洛斯慢悠悠松开怀抱,神色无比自然地说道,“你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突然就从天上掉下来,把船员们都吓到了。要不是我手疾眼快,那不就出事儿了吗?”
放大的声音反而显得太过刻意,别说吉安娜,就连老陈都不相信。不过这种情况,同为雄性的熊猫人自然是不敢吭声的,只能将脑袋埋进酒桶,眼睛余光却悄咪咪地漏了出来。
“哟,这就是来接你的人呀?确实不是什么‘歪瓜裂枣’呢。”跟吉安娜站在同一阵线的凯特琳自然不会任由这家伙把刚才的暧昧画面糊弄过去,看到精灵对吉安娜刚才的羞怒不做回应,顿时阴阳怪气地说道,“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有了这句话,兰洛斯就算是再怎么不情愿,也不得不转过身来。
果然,凯特琳身边,吉安娜银牙紧咬,像是只炸毛的小母猫,凶神恶煞地盯着泰蕾。
“那什么,你们应该在达拉然也听说过她,蓝龙军团的泰蕾苟萨,是我的……”
“配偶。”泰蕾突然站到兰洛斯面前,迎着吉安娜不善的目光,丝毫不甘示弱地抢断兰洛斯的介绍。
兰洛斯呼吸一滞,正欲开口解释,对面的金发少女却露出疑惑的神色,转过头悄悄问向凯特琳:“配偶是什么意思?”
后者正因为那位蓝龙女士雄赳赳气昂昂的主权宣示而震惊,正欲代表吉安娜上前对线,结果却听到这丫头小声的问询,顿时泄了气。凯特琳悠悠一叹,连忙给不谙世事的少女悄声解释。
片刻后,金发少女目光剧颤,脸色绯红,望着兰洛斯,眼角隐隐含着水波:“她,她说的是真的吗?”
与此同时,泰蕾也转过视线来,面露期待地等着他的答复。
兰洛斯心跳骤停,脑袋里几乎掀起风暴。
要死!这个问题,不管是承认还是否定,自己都没有好下场!怎么办?怎么回答?是生是死,就在这一瞬之间!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这一刻聚焦到精灵的身上,后者因超负荷的思考,脑门滚烫,仿佛周遭的时间和空间都一同凝固。海风驻足,海浪悬停,兰洛斯只感觉天崩地裂般的压力滚滚而来,要将他整个沉溺于无尽之海。
呵……
迎着众人的视线,精灵法师突然笑了起来,白皙的面庞,浮现出追忆与怅然,有感而发的微笑,如同万里晴空的清晨,阳光明媚,宁静怡人。
“泰蕾救过我的命,我们也一起经历过许许多多,单单用这么个狭隘的词句来形容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太单薄了。”凝视着蓝龙少女雀跃生动的眼神,兰洛斯心领神会,轻轻抚平了她头上的光滑秀发。
另一边,看到兰洛斯如此深情款款地对待这个惊为天人的冷艳佳人,吉安娜只感觉胸口一阵堵塞,挂在眼角的委屈几欲夺眶而出,让她下意识低下头,满是失落。
“对了,这位是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千万不要因为这丫头单纯可爱的外表就小瞧了她。如果这一趟南下没有她的协助,我应该早就葬身卡拉赞了。”
美人策:錯嫁殘暴邪王 2010後
虽然这话听得金发少女心里涌现起些许的欢喜,但对比泰蕾,明显有了高低之分。
“说起来,我还没感谢过你呢。”正当吉安娜心中因为这巨大落差的比较而失魂落魄时,兰洛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她跟前,精灵法师脸上挂着贱兮兮的笑容,探头靠近悄悄说道,“这么大的人情,你说我该怎么还呢?要不,今晚我喝点酒早点睡,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哦。”
“走开,我才不要!”
这精灵一副无耻死样地靠过来,温热的呼吸扑打在脸上,没有丝毫心理准备的吉安娜顿时心绪不宁。再听到这种不着调的发言,那天晚上的回忆顿时涌上心头,彻底让她失去方寸,也不知不觉忘了刚才的比较和失落。
与此同时,紧跟在兰洛斯身旁的泰蕾也来到她面前,毕恭毕敬地说道:“谢谢你。”
“啊?为什么?”看着这位言行举止间透露着不输自己的容貌与优雅的蓝龙女士,小吉安娜莫名感觉到一股压力。
“兰洛斯遇到了危险,你帮了他,所以,谢谢你。”泰蕾很难得地在陌生人面前说了这么多话,不过这个说法在吉安娜听来,却像是泰蕾跟兰洛斯的关系亲密到令她不是滋味的程度。
仿佛自己跟那坏人,只是萍水相逢似的生疏。
“不是我帮了他,相反,是他帮的我。”闷哼一声,金发少女双手抱胸,用一副高傲的姿态强调着主次关系,“要去卡拉赞的是我,他是自己死皮赖脸要跟上来的。”
“嗯,可你帮了他,所以,还是要,谢谢你。”
幕後潛規則:官道迷情 六月de雪
“都说了是他帮我。”吉安娜黛眉微蹙,满脸不耐,目光含怨地瞥了一眼兰洛斯:“再说了,就算要感谢,那也不是你而是他。”
“我是兰洛斯的配……”
“嗯咳!”一直关注两人对话的兰洛斯千钧一发之际抢断了泰蕾,“泰蕾平时很少跟人交流,理解上跟我们平常有些差异,你俩就别揪着这什么感谢不感谢的东西不放了。”
“嗯。”
“哼!”
两少女同时出声,却表达了截然不同的两种情绪。
吉安娜别过头,似乎在暗自生气,但眼角余光却至始至终放在泰蕾的身上,几乎是一寸一寸地仔细打量。
听了兰洛斯的解释,发觉这位蓝龙女士也并非那般远超自己的完美时,她方才所感觉到的压力也渐渐淡去。不过,她丝毫没有感觉到轻松。
恰恰相反,因为兰洛斯的从中捣乱,冷静下来的吉安娜这会儿终于意识到那股火烧眉毛的危机感根源所在。
只要不说话时,这个女人的视线,几乎就一直放在精灵身上,没有一刻离开过。而且那双如蓝宝石般明亮水灵的眼睛,饱含柔情,肆无忌惮,完全将周围人视若无睹。
好,好大胆……
不知不觉将自己带入进去,吉安娜只觉得自己一定会在旁人的注视中无地自容。
泰蕾安静下来,吉安娜也别过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兰洛斯看到这个要命的话题终于到此为止,不由长长松了口气,连忙转移众人的注意力:“对了泰蕾,这位是船长凯特琳,你跟她确定一下水多多选址在哪儿,抓紧时间赶快登陆,接下来还有的忙。”
文茜的百年驛站
“不急,不急,这位姐姐远道而来肯定累坏了吧?”闻言,凯特琳却笑着摆手,满是狡黠的眼神时不时瞄向兰洛斯,惹得后者一阵心惊肉跳,“甲板上这么大的太阳,咱们先回船舱避避暑,休息一下,好好聊聊。”
陽間巡邏人
听到凯特琳将‘聊聊’两字咬得极重,兰洛斯顿感不妙,正要上前阻拦,利刃小姐却好似早就料到他的反应,抢先堵住了他的嘴:“咱们女孩子之间的话题,你们这些臭男人就不要参与了。”
丢下这么句话,凯特琳也不管其他,同时拽过泰蕾和吉安娜,大步流星朝着船长舱室走了进去。
唉,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慢半拍抬起的手不得不缓缓放下,兰洛斯忧心忡忡地望向大海。不过,自己跟泰蕾之间确实也没发生过什么,就算凯特琳再精明,也不至于挖出什么不得了的消息。
“要喝点吗?”一旁,老陈适时开口,熟练地拿出了熟悉的特大号酒杯,也没等他回答,自顾自斟满递向了法师。
“借酒浇愁愁更愁啊。”望着杯中深不见底的烈酒,兰洛斯长长一叹,仰起头,一饮而尽。
与此同时,惊于法师的才华,老陈情不自禁拍手叫好,顺手又掏出另一个酒杯斟满,俨然一副不灌醉他不罢休的模样。
武俠位面暢遊記 雞蛋不放鹽
不愧是陈老师傅。
一大杯朗姆酒下肚,饶是兰洛斯也有些晕乎,随即很快察觉到老陈试图帮自己借着酒劲糊弄过去的意图,立刻高举大拇指,也不含糊,一把抢过酒杯。
正要继续畅饮,兰洛斯却停住了。想起方才在两女间迸发出要命火花,精灵犹豫片刻,在老陈不解的目光中将酒杯递了回去。
熊猫人下意识接住,可就在这一瞬间,精灵在老陈目眦欲裂的注视中,一把抱起酒桶。霎时间,熊猫人歇斯底里哀嚎,与精灵痛快吞咽的声音此起彼伏,好不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