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mj2優秀言情小說 爛柯棋緣 線上看-第807章 不想放過她了相伴-qkewk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在狐狸刚想开口的那一刻,计缘将右手食指摆在嘴唇前。
“嘘……随我来。”
说完,计缘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佛印老僧,一起带着满脸兴奋之色的狐狸往小巷另一端走去。
直到两人一狐走过小巷尽头一户人家后边的草棚,才停下脚步,计缘和佛印老和尚很有默契的在找了一捆干草坐下。
那始终叼着酒坛挂绳的狐狸也窜到了一团干草上,然后放下酒坛就对着计缘不停作拜。
“真的是您,真的是先生,是我啊,我是胡莱呀,托先生的福,我们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了,好多狐族长辈都直夸我们资质好呢!对了先生,您是来看我们的吗,黑爷怎么样了,那天晚上我们逃得匆忙,也不知道黑爷有没有事?”
“对对对,计某还认得你。”
计缘想了下,想起了那只后来和狐狸们一起喝酒的大黑狗,也是因为那次,这只狗像是直接染上了酒瘾,计缘离开前还给它喝过一杯酒留话勉励过它呢。
“那大黑狗倒是没什么大事,只不过那晚被熏了个够呛。”
狐狸顿时笑了起来,似乎能想象到大黑狗被熏惨了的画面,见到计缘看向他身边的酒坛子,狐狸赶忙解释道。
“这酒可不是偷来的,那酒家常年供奉我家大奶奶的,都约好了每隔三天前来取酒,我进店的时候还幻化样子的呢。”
计缘微笑颔首。
火影之祖巫之力 驚瑞
“你们应该是找到了玉狐洞天了,在其中修行如何?”
听到这话,狐狸顿时更兴奋了,甩着尾巴双臂摆动着姿势,绘声绘色道。
“找到了找到了,洞天可美了,简直就是仙境,我们修行得可快了,因为学过先生给的书,所以都说我们资质好呢,就是有一点不好,那本书好多人都来借,在我们手上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没直接说抢了你们的就算不错了,至少现在名义上还属于你们,或许等将来你们修为高了,才能对《云中游梦》有一定话语权。”
计缘这么说一句,那狐狸连连点头。
“是啊,胡里叔也是这么认为的。”
“好了,此事暂且不说,你们既然已经在玉狐洞天内了,那计某先向你打听一个人,嗯,是狐狸。”
夫君請到碗裏來 幾米
干草堆上的狐狸正襟危坐。
“先生只管问,同先生的约定我们一刻不忘的,大家都清楚我们能有如今的资质,都是因为那一次观书所见景象,以及那一段时间对书的参悟,可惜要是早知道书现在一直拿不回来,就该晚点进玉狐洞天的。”
一边的计缘和佛印老僧是看出来了,这狐狸说话容易跑题,扯着扯着往往就扯偏了,计缘也不说什么废话了,直白道。
“你们中可有谁见过或者认识一个叫涂思烟的狐妖?”
“涂思烟?好像听过,但又好像印象不深……”
胡莱思索了一会,忽然回过神来。
“对了,我想起来了,大奶奶上回告诉我,《云中游梦》现在就借给一个叫涂思烟的大狐仙了。”
“嗯?什么时候的事?”
计缘本能地觉出一丝异样,经他一问,胡莱再次回忆了一下道。
王爺不準碰本宮 絲年
“应该有大半年了,大奶奶还说那大狐仙非常厉害,因为看到天书十分开心,还应允了给我们好处的,只是现在还没个影。”
计缘了然地点点头。
“原来如此……”
此刻计缘心有灵觉感应,似乎能隐隐明白为什么涂思烟本该死在道元子雷法之下,如今却还活在玉狐洞天,恐怕除了背后执棋者的手段,也和他留下的《云中游梦》会有一些关系,这么说来他计某人居然算是间接帮了涂思烟。
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云中游梦》在涂思烟手上,哪怕玉狐洞天不肯吐露涂思烟的消息,计缘倒是也不愁找不到涂思烟躲在哪了。
“哦对了,若我与佛印大师要拜访玉狐洞天,你可否带我们进去呢?”
狐狸脸上顿时露出了难办的神色,用爪子不断挠头。
“计先生,不是我不带你们去,只是我没那个资格啊,我一个小狐狸哪能随便往洞天里头领人啊……”
“嗯,也无需你直接带我们入玉狐洞天,只需要你替我们带一句话,就说计缘和佛印明王前来拜访。”
“佛印明王?”
狐狸愣了一下,然后大惊失色地看向一边的老和尚。
“大,大师,您是佛门明王?”
在当初那十五只狐狸的心中,计先生是高人也是恩人,以如今的眼界看应该就是个道行比较高的仙修,而明王就了不得了,比天妖九尾狐之类的都不会差的,层次就是一眼望天见不到顶的。
佛印老僧笑了一笑。
“怎么,老衲不像?”
狐狸本来想说确实不像,但话语不敢出口,只是不停摇头,然后才回想起计缘刚才的话。
“计先生要我们带话给谁啊?”
“如果方便的话,就带话给涂逸,如果你们无法传话给他,就随便找一个能说得上话的便是,想必佛门明王这点面子还是有的。”
末星
计缘笑着看向佛印老僧,后者只是低声念诵佛号。
“涂逸老祖?我,我们可能都见不到,就连胡里叔也不行……只能试着去和大奶奶说说……”
“没事,就这么去说好了。”
计缘对此一点也不担心,只要能带话到玉狐洞天里头,他和佛印老僧就肯定能进去。
草棚后的叙聊也没持续多久,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两人一狐就出了小镇,虽然耽误了些功夫,但回到山里的时间和以往相差无几。
胡莱显然是有自己的特殊通道,在青昌外侧一座山峰的山腰处有个狗洞般大小的洞穴,胡莱叼着酒坛子直接往里一钻,没过多久气息就消失了,而计缘和佛印老僧就站在山峰脚下等着。
“计先生,那涂思烟是当初你讲过的那狐狸吧?可是要讨回那本天书?”
佛印老僧照着自己的推论问了一句,计缘却摇了摇头。
“非也,那本天书既然给了那些小狐狸,计某就不会找回,要取回来也是真正写那本书的人来,至于涂思烟则没那么简单,此番计某为诛杀她而来……”
好家伙,计缘站在人家洞天之外,讲的话却是要杀里头的狐仙,这可惊了佛印老僧一把,不过计缘这会也不藏着掖着,同老和尚讲明了天禹洲之乱的情况,以及涂思烟在其中的利害关系,只是隐去了天地棋盘之事。
良久之后,佛印老僧连念佛号。
“我佛慈悲,没想到天禹洲之乱远比老衲想象中的还要严重,更没想到孽障猖狂至此……只是,涂思烟既然已经疑似九尾,哪怕此番定是付出了巨大代价,且也劣迹斑斑,但玉狐洞天会放弃她么?”
计缘笑了笑。
“恐怕不会,否则我就一个人上门了,这一次计某可不想放过她了!”
佛印老僧了然地点了点头,双手合十一声佛号。
“善哉!既如此,老衲便陪计先生舍命诛妖了!”
……
玉狐洞天当然不小,所幸胡莱是替口中的大奶奶拿酒去的,所以来回路途不可能太远,顺着特殊通道回来之后,花了小半个时辰就回到了居住的地方,那是一片美丽的花圃,中间有一栋漂亮的小楼,一个慵懒的女子正躺在楼前的躺椅上,扇着扇子看着来此的路。
在见到一只狐狸叼着酒坛跑回来,顿时精神一振。
“莱莱,你可回来了!”
“大奶奶,大奶奶~~”
超凡少年 華麗舞美
胡莱边叫唤边跑,入了花圃范围后幻化为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提着酒壶往里头跑。
女子从躺椅上坐起来,一把接过酒坛,拍开封泥就咕噜咕噜喝了起来,酒水溢出嘴角顺着脖子流淌到胸口。
几乎是一口气就将一坛酒都喝光了,女子打了个酒嗝,然后手指往胸口和脖子上一抹,然后吮吸着手指,不放过一滴酒水。
见女子喝完了酒,胡莱赶紧道。
“大奶奶,我回来的时候遇见了一个仙修和佛修,说是想要拜访我们玉狐洞天,还说认识涂逸老祖宗,那和尚自称是佛印明王。”
“什么?”
女子惊愕一声,随后颇为怀疑地上下打量胡莱。
“你偷喝酒了吧,一下能撞见佛门明王?”
“不是啊大奶奶,我也怀疑那和尚不是明王,可是万一呢,我总不能不传话吧,但我也见不着涂逸老祖宗啊,大奶奶,要不您去说一声嘛~~”
女子愣了下,顿时笑逐颜开,站起来托了托自己汹涌的波涛,点头道。
“对对对,怎么地我也该去和涂逸前辈说的,对了,和尚自称佛印明王,那仙修是谁?”
“呃,听他说姓计,不知其名。”
“嗯好,你做得不错,看着花圃,我去树阁一趟~”
话音还没落,女子朝天一跃,已经化为一道白光飞遁离去。
洞天中一处百灵汇聚的山谷湖泊旁,郁郁葱葱的草地上有一棵参天古木,这树木虽然枝繁叶茂,但内里却好似空心,有窗有门有居室,乃是涂逸的居所。
撒旦總裁的前妻
女子飞到这里带着略微加速的心跳,心不在焉地向涂逸说了说胡莱的见闻,没想到一直面色冷峻的涂逸在听到“姓计”的时候忽然脸色一变。
“计缘?他这时候来玉狐洞天做什么?找我?”
涂逸皱着眉头不断掐算,哪怕算不出什么结果,也明白计缘不可能真的只是特地来拜访他的。
犹豫了许久,涂逸还是一咬牙,对女子道。
“思思,你去通知那老妇一声,注意涂思烟,就说计缘来了。”
女子看涂逸脸色,知道是大事,也收敛起情绪郑重点头,只是在离开前还是说道。
“逸前辈,您不是不喜欢他们吗?”
听起来外头的人似乎来者不善,但绝非针对涂逸。
听到女子这么问,涂逸笑了笑。
“同处玉狐洞天,我会知一声算是应该的,但也仁至义尽了,好了,你且速去,我现在到青昌山迎接计先生和佛印明王,会稍稍拖一会,但不会太久。”
“是。”
两道遁光几乎一起从树阁飞起,只不过飞遁方向截然相反。
而在大约一刻钟之后,计缘和佛印老僧于山中见到了几棵老树生光,在树与树之间浮现一片光晕并化为一扇朱红大门,门开之时,涂逸独自从内走出,向着二人行礼问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