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sog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第一長子 線上看-第六百三八章 吐蕃的詭計!熱推-k2y6p

大唐第一長子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長子
甘露殿中…李战站在李世民的面前,在李战的身后跟着李澄,这个时候,就见李澄对着李世民躬身行礼道:“陛下…臣此次从倭岛带来金一万斤…银十万斤…!”
这个斤一万斤就是十万两,银十万斤就是一百万两,大唐此时是很缺金银的,如果唐朝影视剧中,有演员拿出银子或者金子来结账,那基本上就代表了这部剧的粗糙。
因为明朝之前,中国是十分缺少金银的。
金银那属于贵金属,是很值钱的。
李澄这次带来的金十万两,银一百万两,那可是大大的解了李世民的燃眉之急。
就在李澄说完之后,李世民连忙的一把将李澄亲自扶起来道:“爱卿辛苦了…爱卿不畏生死为我大唐带来金银…又全部献上,爱卿功劳至上。
嗯…!”
李世民点点头,摸了胡子想了一下道:“赐爱卿开国县公,食邑一千五百户,从二品!”
“多谢陛下…!”李澄一个激动,给李世民跪了下来。
这个时候,李世民再次带着微笑将李澄给扶了起来道:“都是一家人,李县公就不要多礼了…!”
“是…是…一家人,都是一家人…!”李澄嘴角露出十分开心的欣喜。
特工官途
李战站在一边,看着自己父皇和岳父的交流,等两人交流完之后,李战这才出声道:“父皇…儿臣建议,铸造金银币,替换现在的铜钱和丝绢的货币制度。”
这个古代的金钱制度,其实很复杂,不像大家在影视剧中看到的一样,新《神雕侠侣》19集,为了对付李莫愁,杨过、程英和陆无双去找当铁匠的黄药师弟子冯默风打大剪子,正好碰上蒙古人征召冯默风去军营打造兵器。
重生農家千金
程英怜冯默风老残,就给冯默风10两银子让他赶紧逃跑…当时程英还未和冯默风相认呢,这番侠义心肠真令人佩服,然而问题来了,假如冯默风收下这10两银子,他该怎么花?
金银作为贵金属,就是现在也很值钱,但“值钱”不等于是“钱”。冯默风要花这10两银子,有点儿麻烦,花不出去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金银被列到国家的货币系统中,大概是在唐朝。但是中国是个缺金缺银的国家,像欧洲金币、银币那样广泛流通是不可能的。一直到明朝中后期,白银从欧美大量流入,银子才成为完全的货币形态,银本位的货币系统才开始确立。
在这之前,中国花的钱基本都是铜钱,一枚铜钱是一文,一千文是一贯。放到具体的时间段、具体的地方,七八百文当一贯有,四五百文当一贯也有,南宋朝廷曾规定过,770文是一贯,但百姓还是照着当时当地的行情来,所谓“私用各从其俗”。
在南宋,普通人身上装钱,一贯就是个极限了…来政府不允许,二来想想你身上装着1000个一元硬币是个什么景象?政府规定,超过一贯的买卖,得用“交子”或是“会子”,算是一种不太彻底的纸币,可能叫信用券更好一点,上面的面额不等。就是商旅做生意,携带钱币也不得超过10贯。要是敢把钱币带到国境外,那更是有罪,在南宋,起码要被流放。
想到冯默风要跑路,程英给他银子,又轻便又值钱,真是贴心周到。然而,当时银子主要是用于地方政府上供、朝廷赏赐、军费国费开支以及大额海外贸易等,并不会在民间流通。
老百姓要花银子,得先去某个“金银交引铺”(金银不必说,交是交子,引是盐引和茶引)换成铜钱才行。史料记载,当时南宋都城临安有一百多个这样的铺子,程英那时所在襄阳,是军事重镇、交通要冲,想来这样的铺子也不会少。
所以冯默风收下银子还得先去兑换,否则逃到乡下地方,没个兑换地方,那就像我们拿着银行卡一样,有钱也买不上一碗面吃,而当时,在临安,一碗粥也不过两文钱,拿10两那么大个银坨子怎么花啊。
南宋都这么麻烦,大唐就更加麻烦。
而且大唐还没有交子,唐朝人花钱主要还是使用通宝。其实在唐朝的时候已经出现了流通的货币,就是一种叫做通宝的铜钱。
当时的通宝都是用金属制造的,所以携带并不是非常的方便。
如果只是日常使用的话,每次出门只需要携带几个到几十个也没有问题,但是万一要经商做买卖的话,很可能需要携带一马车的通宝才可以进行交易。
后来也改变了一下,当时唐朝出品的绢非常的抢手,不仅在国内很值钱,在国外也是贵价货。绢跟铜钱比较起来要轻便得多,那么如果携带绢出门的话肯定比携带铜钱方便很多。
因此当时大唐有不少的商人会把绢当作一种流通货币来使用,毕竟绢的售价在当时并不便宜,完全可以跟金银珠宝的价值相提并论。所以说很多人都愿意接收绢,而且当时市场对于绢的需求量很大,很可能获得的绢转手就可以升值,因此绢用来替代铜钱使用还有升值空间,当时的人都愿意接受。
可是那依旧是用车来装,不减少钱币的数量,这是大唐的钱币政策的一个很大且无法改变的弊端。
现在好了金和银都有了,李战又抛出了一个金银币的制度,相信只要这个制度上马,那么就可以大幅度缓解答应钱币制度的弊端。
“同意…!”李世民笑道:“你上次交上来的上表,朕也给了无忌和玄龄等人看了…都说你这个上表十分的好,这个银监会的负责人,战儿你就接下来吧…!”
不过,让李世民有些讶异的是,李战这个时候却摇头道:“父皇,这个银监会的负责人,儿臣是不行的,太子做才是最合适的。
以后太子要执掌大唐,现在管理银监会,以后也不会抓瞎,也不容易被人所左右。”
李战说完,李世民叹息一声道:“你呀…还是太小心了,就算朕走了,朕相信承乾依旧会以你为尊的。”
李战笑了一下回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只是一山不容二虎呀,如果父皇真的走了,那儿臣也会离开大唐的。”
第一次,李战在李世民的面前袒露了心声,父子两的对话稍微有些伤感,这让李澄感觉不是滋味,看着父子对望的两人。
李澄出来笑道:“陛下,殿下…这些都还是很久以后的事情,我们今天就不说这些,来…我让下面的人将金银都给倒进甘露殿,我们一起看看金山银山如何。”
“呵呵…李县公这个提议下,不瞒李县公,朕就是贵为帝王,也没有看过金山和银山…!”
重生之浴血女凰
李世民的话,让李澄来了精神道:“那现在就可以呀…!”
跟着就听李世民下令道:“好…我们就来看看金山和银山…!”
都市之全職業修真 補丁1號.CS
良配
………………………….
夜渐渐的来了…长安城中,宵禁的钟声响起,李战和李澄慢慢的走出了皇宫。
金山和银山看完了,那些金子和银子堆在一起还真的是很状况,后面李世民不但自己看了,还将长孙皇后,四大贵妃和皇子皇女们都喊来看了。
当得知这些都是李战在倭国给得来的,皇子皇女们都对李战露出了敬佩的眼神,跟着李世民就将这些金银交给了李承乾,任命李承乾为银监会的副会长,会长当然是李世民。
由李承乾全权把控银监会,李承乾马上就想要为李战鸣不平,因为金银是李战弄来的,银监会也是李战制定的,所以银监会应该是李战把控,这个时候交给自己算什么。
可是就在李承乾准备说的时候,长孙皇后在李承乾的耳边耳语了一句。
文藝生活 薪越
瞬间李承乾就知道这是自己的大哥又在为自己铺路,李承乾感动不已,就差流泪了,后来李承乾欣然的接受了这个银监会副会长的职位,他要努力将银监会给做好,不给自己的大哥丢脸。
“岳父…去我府中去住呀,这样可以随时看到你的小孙孙…!”
刚出朱雀门,李战就邀请李澄去自己的府邸居住。
劍動山河 開荒
“那太好了…其实呀,我在倭岛收到信说,荇安生了,我恨不得立即插上翅膀飞回来,不过,因为金银已经处在最后一个步骤,我只能等一等。”
“橘里美和苏我家老实吗…?”李战问道.
“很老实…特别是橘里美知道荇安生了之后,这个女人还说也要来大唐看一看!”
“嗯…!”李战点头道:“苏我他见我想扶植他做苏我家的家主,所以苏我入鹿和苏我之间就必须要死,岳父应该朝这方面努努力。”
“知道了…我也正在倭岛训练一些死士…我想很快就能派上用场。”
麒王妃
李战笑了起来:“很抱歉岳父,以后你要大唐和倭岛两边跑了,海上危险,希望岳父不要怪我。”
“怪你什么…你已经做的够好了,只是,你真的会离开大唐?”李澄看着李战很是认真的问道。
“会…!”李战毫不犹豫。
“那倭岛是一个好地方,我可以在那里先布置起来。”李澄向李战提议。
只是李战却摇摇头道:“倭岛太小了,作为基地,一个落脚点还是可以的,我认为我们要去的地方必须更大一点。”
“澳洲大陆…!”李澄眼前一亮。
李战哈哈的笑了起来。
李澄点头也跟着笑道:“那里可不比大唐小,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打理,我现在可以准备了吧?”
“可以准备了….就用倭岛人探索吧…!”
“好…!”李澄微微一笑。
“殿下…到府了…!”影子轻身的道。
李战先从马车中跳了下来,跟着李战将李澄给扶了下来,因为李澄的腿脚不好,对于自己女婿的心细,李澄还是很喜欢的。
“爹…!”谁知道,刚下车,李澄就听到了自己女儿的一声呼喊。
李澄抬头一看,就见自己的女儿站在府前的台阶上怀中抱着一个孩子。
“哎呀…天凉了,你怎么能带着孩子站在屋外!”李澄瘸着腿,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李荇安的身边,李荇安则是将自己襁褓中的婴儿小脸给露了出来笑道:“他是您的外孙叫李安…!”
李战的大儿子叫李平,就是杨巧儿的儿子,二儿子叫李安,大女儿叫李语曦…!
“爹…您抱一下自己的外孙吧…!”
“我可以吗?”李澄看着李战有些激动的问道。
“您的外孙有什么不可以的…!”说完,李安一个示意,李荇安将李安交到李澄的手中,李澄双手小心翼翼的将李安给抱住,就像抱住了自己的整个世界。
一刹那,李澄的眼泪落了下来,李荇安也跟着哭了起来。
“我李澄还能看见自己的外孙,这辈子值了…!”李澄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誤惹霸道上將
“不说了…进屋吧…!”李战笑着拍了拍动情的李澄。
跟着一家人进府,府中此时李大福,悦娘等人都在…再将李平和李语曦都给叫来,很快欢笑就响了起来,这是很温馨的一幕,让人羡慕不已。
……………………….
“不走了…!”
秦州…也就是现在的甘肃,禄东赞微微一笑大手一挥,让自己的迎亲队伍给停了下来,
“大相,怎么不走了。”
来人名叫松赞印加,这位在松赞干部死后继承了松赞干布的位置。
看到松赞印加,禄东赞笑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要休息了。”
“啊…?”松赞印加看看天道:“大相,这还有阳光呀,为何不走?”
“有阳光也不走了…不急…!”禄东赞笑着摇摇头。
“不急?”松赞印加有些不懂的问道:“如果我们再不快点的话,到了长安很可能就要过年了,这样我们的请求会很麻烦。”
“会很麻烦吗?”禄东赞哈哈的笑道:“印加公子你就放心吧,不会麻烦的,大唐年关在即,可是肃州被围,甘州也在我吐蕃的铁蹄之下。
我们过年提亲,正是给他们心理狠狠一击,这个年我要让大唐的官员都过不好!”
说完,禄东赞坏坏的笑了起来,而另一边的松赞印加则是琢磨着禄东赞的话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