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88精品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ptt-第337章 單挑,出世的女冠讀書-7jrr4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褚遂良回来了。
曾经的大佬进了长安城,随后沐浴进宫……
“褚公定然拜相!”
柳奭、宇文节,加上褚遂良,周醒觉得小圈子从未这般强大过。
“相公掌总,加上他们,皇帝也得低头。”
气氛很好,王琦也难得的放下了针线,笑吟吟的说道:“褚相归来后,局面就此打开了。”
晚些消息传来。
“王尚书,褚相出宫了。”
“可是侍中?”
“是吏部尚书。”
王琦愕然,“相公如何说?”
“相公说无需担忧。”
王琦哦了一声,然后拿起了针线……
左一针,右一针,他神色专注,浑然忘我。
晚些周醒忍不住问道:“如此褚相就像是被打压了?”
“相公在,定然加了别的。”王琦丝毫不担心这个。
果然,后续传来消息。
“加了监修国史,光禄大夫,太子宾客。”
“能上朝了。”王琦笑的很是古怪,“最多一年,褚相就能成为宰相。”
这话极为自信。
陈二娘说道:“会不会太得意了些?”
她想起了上次灌贾师傅酒的时候,贾师傅说的一番话,其中一句印象深刻:天黄有雨,人狂有祸。
小圈子此时已经是巅峰了,再进一步……
皇帝必然不安之极。
“人生不得意,那活着作甚?”周醒眯眼看着她,眼中多了别的东西。
王琦冷冷的道:“这算什么得意?前隋时,炀帝都只能低头。后来他不肯,于是身死国灭。”
陈二娘抬头,“可皇帝还年轻。”
“年轻才好。”周醒觉得这个女人什么都不懂,“年轻了才好压制。”
天气热,陈二娘穿着单薄,王琦看了一眼底线,突然呼吸急促,面色潮红,“柴令武和房遗爱都要盯着,陈二娘去。”
“是。”
陈二娘起身出去。
贾师傅说过:当一个团体把国家视为自己予取予求的猎物时,要么颠覆它,要么就等着被它一巴掌拍死,再无第三条路可走。
只為愛
重生之嫡女逆天 子衿
“人狂有祸!”
陈二娘抬头看着蓝天,有些焦躁。
柴令武最近深居简出,不过客人却不少。
“荆王如何说?”
柴令武跪坐在上方,巴陵在下首。
房遗爱身材魁梧,一脸得意的道:“荆王说手把日月。”
当年荆王曾梦到自己手把日月,顿时就牛笔了,先帝在时他只是当做玩笑,可现在野心渐渐勃发。
柴令武笑道:“日月在手,可为帝王。”
巴陵面色微红,“谁可为大将?”
“薛万彻。”房遗爱很是笃定的道:“薛万彻经常寻某发牢骚,鼓动几下,他定然就心动了。”
这个蠢货!
柴令武淡淡的道:“荆王的女儿是你的弟媳,此事你要着紧,告诉荆王,要镇定。”
外面,化妆成妇人的陈二娘看到房遗爱出来,不禁想起了贾平安。
“跟着他。”
回过头,陈二娘漫无目的的去了平康坊。
“是贾平安。”身边的男子咬牙切齿的道:“真想弄死他。”
贾平安就在前方,身边是许敬宗。
“褚遂良是吏部尚书,老夫是礼部尚书,老夫在想,晚些就给他接风洗尘。”
贾平安觉得老许越发的精神了,连这等想法都有。
这多半是我的熏陶。
“老夫定然能让他灰头土脸。”老许洋洋得意的道:“让他知晓什么叫做以理服人。”
“你可打得过他?”
呃!
打人不打脸啊!
老许怒道:“老夫最近苦练刀法……”
“难道你能提着刀子在皇城里砍人?”贾平安继续毒舌怼人。
许敬宗:“……”
“小贾,你就这般不看好老夫?”
“褚遂良回京,给他下马威,这是谁的主意?陛下没这个心思,许公你也没这个……”
老许没这个脑子。
“李义府。”
男高材生闖入女高校 小郭醬
果然是那个阴人!
“让他自己上。”贾平安觉得老许做枪挺有前途的。
许敬宗犹豫了一下,“可老夫想……”
他有些不好意思。
老许想冒个泡?
贾平安摸摸光溜溜的下巴,“这也不是不行,你听某说……”
晚些,许敬宗回到了皇城。
一群人簇拥着褚遂良进来。
“褚相一路辛苦,吏部上下已经准备了接风宴,只等下衙后为褚相接风洗尘。”
褚遂良意得志满的顾盼自雄,却看到了许敬宗这个老对头。
二人四目相对,各自冷笑。
杀气腾腾啊!
褚遂良被贬官出京,当时老许可是得意洋洋,就差敲锣打鼓的庆贺了。
今日褚遂良王者归来……
众人赶紧闪开。
褚遂良走了过来,“许尚书在长安磨了许久,总算是从雍州刺史磨到了礼部,可喜可贺。”
冥戰 奠元
这是讥讽。
你许敬宗折腾了许久,还不如老夫随意就能在六部占个坑。
这话大气,敞亮,就是没把皇帝放在心上。
许敬宗回想了一下贾师傅的谋划,就拱手道:“见过褚相。”
这老东西叫老夫褚相?
这是低头了吗?
褚遂良那种愉悦啊!
老许的随从按照预先的设定问道:“阿郎,褚公只是尚书。”
“你哪里知晓,褚相在回京之前就有了谋划,宰相之职不过是手到擒来罢了。”许敬宗一本正经的道:“最多一年,褚相定然能登宰相之位,在此提前道贺也是应当。”
褚遂良面色微变,“贱狗奴!”
“贱人!”
两个重臣就这么相对一视,冷哼一声后,各自回去。
英雄聯盟之全職高手
但……
褚遂良在吏部会见了手下的官员们,一番讲话毫无瑕疵。
“褚相。”
一个官员进来,见值房里人多,就笑道:“某晚些再来。”
褚遂良新官上任,需要的是果断,他皱眉道:“有话就说。”
官员干道:“也无别的事……就是张相和于相同时上疏乞骸骨。”
褚遂良楞了一下,接着面色涨红,“相公如何说?”
官员看看值房内的官员……
“散了。”
褚遂良心中不安。
他才将回到长安,张行成和于志宁竟然就一起请辞,这是什么意思?
给他让路?
这权势滔天的让他颤栗。
相公,你莫不是要做权臣?
官员等人走后说道:“于志宁和张行成说……老迈不堪驱使,如今朝中人才济济,他们可含笑而去,悠游林下。”
这话重在朝中人才济济。
谁是人才?
你褚遂良就是人才。
看看,你一回京就引发了两个宰相请辞,这威势让人肝颤啊!
“这!”褚遂良傻眼了,“老夫并未……许敬宗!”
他想起了先前许敬宗的一番话。
朝中目前的宰相人数比较稳定,褚遂良回归,定然是要占一席之地。
这事儿大伙儿都有默契,可许敬宗一番话却打破了这个默契。
凭什么一年后要给褚遂良让位?
于志宁和张行成在宰相中有些打酱油的味道,身后并无坚定的支撑。
所以说褚遂良回归,他们二人让位的可能性最大。
凭什么?
他们原先只是憋屈,但却弄不过小圈子,只能忍着。
但许敬宗那番话就是炮弹,给了他们攻击的机会。
来,不用等一年,老夫现在就让位。
褚遂良想通了前因后果,起身道:“去礼部。”
他必须要做出反应。
把锅扔掉。
半路上他接到了消息。
“英国公说身体不适,想回家休养。”
这是捅向褚遂良的一刀。
褚遂良要疯了。
一进礼部,褚遂良就板着脸道:“许敬宗何在?”
“老夫在此。”
许敬宗已经接到了消息,只觉得浑身舒坦。
得意洋洋的许敬宗刚想说话,褚遂良挥拳。
呯!
贾平安的问话在回荡:许公,你可打得过他?
嘭嘭嘭嘭!
两个老汉在厮杀,堪称是烟尘滚滚啊!
众人看呆了,赶紧上去拉架。
“谁踩了老夫的手?抬脚,啊!”褚遂良惨叫起来。
干得漂亮!
许敬宗看了一眼那只鞋子,果然是自己提前预备好的人手。
小贾的提醒真是及时啊!
“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包东带着八卦回到百骑,眉飞色舞的道:“褚遂良去了礼部和许敬宗厮打,本来占据上风,可礼部有人拉偏架,褚遂良被打的鼻青脸肿,才将回去,就发誓说定然要打烂奸臣许……”
卧槽!
这个巨大的八卦一下让众人兴奋了。
贾平安站在屋檐下,看到邵鹏也在追问包东,就觉得人生就是这般枯燥。
“朝中三位相公请辞,引发哗然。”
呵呵!
贾平安不禁乐了。
这是他给许敬宗的建议。
褚遂良回归,按照长孙无忌和小圈子的霸道,定然是要寻机拜相的。
但一个萝卜一个坑,谁想让位?
傻子才想!
长孙无忌一系之外的宰相们憋屈了。
但却不敢爆发。
但老许敢啊!
他和小圈子早就是不死不休的对头了,债多不愁,虱子多了不痒。
于是老许就一头撞了上去。
褚遂良一年拜相!
这话就是逼宫!
也是揭露!
于是于志宁和张行成就顺势来了一招反逼宫。
你小圈子不是要让俺们让位吗?
一年?
不必了,老夫此刻就请辞,让褚遂良来做宰相。
念及此……
贾平安觉得整个皇城和皇宫的上空都弥漫着权臣的味道。
一手遮天啊!
牛笔!(此处该有破音)
褚遂良的心态顷刻间就炸了。
许多事儿能做不能说,许敬宗就说了。
老夫想弄死你!
但这等事儿不值当斗殴。
褚遂良去和许敬宗单挑的唯一目的就是自救。
他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成了张行成等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估摸着皇帝也在咬牙切齿的想着怎么收拾他。
我有一個冒險團
咋办?
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事儿揭穿。
但你高喊是许敬宗说的,老夫没这个心思……
大伙儿都是千年的狐狸,谁不知道谁啊!
这等话没用。
那么就用更激烈的手段来表达自己的无辜。
偷個BOSS當老公 海妖
打一架!
可贾平安早就提醒了许敬宗,于是老许以逸待劳,利用主场的优势,技术性KO了褚遂良。
爽!
贾平安神清气爽。
“陛下召见。”
贾平安哼着小曲进宫。
前方有情况。
长腿妹子站在那里,看着脸蛋又细嫩了些。
贾平安想吹个口哨。
卫无双板着脸过来,那内侍懂事的加快了脚步。
“无双。”
卫无双低声道:“你和许敬宗中午才将在平康坊吃饭,回来许敬宗就给了褚遂良当头一棍……褚遂良刚进宫,说你阴险毒辣……百骑有你这等统领,怕是会成为祸害。”
呵呵!
贾平安笑道:“出去喝酒?”
“你还有心思喝酒?”卫无双觉得这人就是个二皮脸,“改日。”
“也好。”
贾平安一路进去,看到大殿时,正好褚遂良从里面出来。
“褚相来了。”
内侍提醒了他一句,但眼中却闪烁着八卦的光辉。
打一架吧!
对喷也成。
宫中的日子无趣,多少人就指着八卦活了。
褚遂良的嘴角青紫,走路一瘸一拐的,笑的很是慈祥,“果然是青出于蓝。”
總裁,你太撩人
呵呵!
贾平安只是笑了笑。
褚遂良才发现贾平安比自己高了大半个脑袋。
“年轻人四处诽谤,迟早会付出代价。”
褚遂良看来是要抓狂了。
这是一种很柔和的表达方式。
——小子,你注意点,回头老夫弄死你!
贾平安也该用这种隐晦的方式来回应。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褚遂良,“敢问褚公,你归来和某第一次见面就说要弄死某,难道某就只能束手等死?你以为你是帝王还是神灵?你以为你是谁?你只是一个靠着捧臭脚上位的奸佞!”
褚遂良浑身打颤,指着贾平安骂道;“贱人!你这个……”
“老而不死是为贼,你仗着国舅的势力在朝中横行,别人吃你这一套,于是你就愈发的得意了,随口就说想弄死某,来,贾某今日在此等着你的弹劾!”
褚遂良突然冷静了下来。
因为背后有些凉。
他缓缓回身,就看到了负手站在殿外的李治。
他默然拱手告退。
可却恨得牙痒痒。
贾平安定然是看到了皇帝出来,这才说了那番话。
捧臭脚!
权臣!
这个扫把星!
他坑了老夫!
褚遂良面色潮红,怒火能焚烧了整个长安城。
气啊!
他发誓自己活那么多年,从未被人气得这般失去理智过。
贾平安走了上去。
李治也不进殿,负手看着他,突然无话可说。
他本想呵斥贾平安撺掇许敬宗去弄褚遂良之事,出发点在于:你为何不自己上?
可贾平安上了。
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贾平安一番话说的褚遂良无言以对,让他心中巨爽。
咳咳!
李治看了他一眼,“口出不逊,禁足三日。”
“是。”
褚遂良回去定然会炸,接着小圈子炸!
娘的!
那个扫把星干的缺德事儿,弄他没商量!
但贾平安回家了。
一问,是皇帝大怒,令贾平安禁足三日。
合着我们还得要感谢皇帝的出手?
褚遂良一口老血差点就喷了出来。
聲律啟蒙 車萬育
而李勣顺势收回辞呈。
张行成和于志宁也精神抖擞的站在了朝中。
什么乞骸骨……
不存在的!
但这二人对贾师傅却多了些战友情。
所以当有人弹劾贾平安时,张行成和于志宁马上就回喷。
一时间朝堂大乱。
李治在咆哮。
但心中却乐开了花。
而始作俑者贾平安在家中一觉睡到自然醒。
“阿福!”
明静又在逗弄阿福了。
贾平安睁开眼睛,窗外的光线透射进来,温温的。
孩提时他最喜欢看光柱中飞舞的尘埃,看一看的就发呆了,整个人空荡荡的,无思无虑,比什么打坐都强。
贾平安现在就盯着光柱里飞舞的尘埃在发呆。
人类在红尘中打滚越久,就越渴望孩提时的单纯,怀念那空灵的感觉。
有人出家去寻找这种空灵,去寻找那种无牵无挂的生活状态。
贾平安看光柱就有了。
修心錄
“大梦谁先醒……”
贾平安伸个懒腰,幻想自己变成了在草庐中挖坑,等待着刘皇叔来跳坑的亮哥。
起床,开门。
门刚打开。
一个人就撞了进来,差点扑倒贾平安。
“拦住它!”
明静躲在贾平安的身后,声音都打颤了。
呆萌的阿福此刻眼中带着煞气,爪子高高举起……
“阿福!”
贾平安伸手摸摸它的脑袋。
阿福趴在爸爸的身上嘤嘤嘤叫唤着。
“我喂它吃东西,它反而给了我一爪子。”
明静心有余悸的出来,身上的衣裳从中间破开,露出了中衣。
她刚才被追杀,所以没注意这个,发现贾平安在看自己的胸脯,就没好气的道;“看什么看?”
“不大!”
贾平安留下一句话,就施施然出去了。
“什么不大?”明静低头,她的外裳敞开,露出了薄薄的中衣,胸脯那里……
“谁说不大?”明静觉得这是对自己的羞辱。
可贾师傅可是经历了娃娃脸大凶的洗礼,她这个只能算是小意思。
明静怒了。
我是女冠!
我是女冠!
要冷静!
她深呼吸,然后依旧怒不可遏。
嘲讽女人胸脯的尺寸小,后果很严重。
贾平安为阿福报仇成功。
洗漱,练刀,吃早饭。
“郎君,曹郎君来了。”
曹英雄进来行礼,看了明静一眼,说道:“兄长身边的女人果然……绝色,看着如仙女一般。”
被贾平安沉重打击的明静心中暗乐,觉得曹英雄这人果真有眼力。
但她却没发现,自己现在越来越不像是个女冠了。
出家便是要求清静。
清静无为。
可贾平安随口一句话就让她七窍生烟。
这女冠……
入世了!
……
求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