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疫情期“園藝熱”滋生“偷綠植風”

菲律賓疫情期“園藝熱”滋生“偷綠植風”

不少菲律賓人在居家防控新冠疫情期間玩園藝打發時間,促使綠植需求量激增、價格飆升。然而,“綠植熱”也助長了偷盜公園和保護區植物的不法行徑。

【價格狂漲】

法新社9日報道,衆多菲律賓人疫情期間靠種花緩解壓力,並且在社交媒體“曬”出自家後院和陽臺的精美花卉與綠植。

“種些小東西是最安全的悅己方式。”菲律賓園藝學會前會長諾爾瑪・卡拉西格・比利亞努埃瓦說。

園林設計師阿爾文・欽寬科說:“令人難以置信,人們如今對綠植超級感興趣。”一些品種的龜背竹疫情前每株800比索(約合109元人民幣),如今每株漲到5.5萬比索(7518元人民幣)。

法外長訪埃及尋求緩和關係

首都馬尼拉的綠植賣家阿琳・古梅拉-帕斯在“封城”數月後重新開張,日營業額是疫情前的三倍。儘管海芋、吊蘭等最熱門的觀賞植物價格成倍暴漲,購買需求依然旺盛。

全國政協常委會會議開幕 李克強作報告 汪洋主持

古梅拉-帕斯從周邊多個省的種植戶那裏批發綠植。她說:“人們的心理真難懂。綠植便宜的時候反倒不受重視。”

【滋生偷盜】

園藝師艾薇・鮑蒂斯塔說:“太荒誕了,我以前花400比索買的植物如今賣5000比索。”她擔心,一些綠植賣家要價高得“離譜”,會助長偷盜行爲。

國家衛健委:9日新增確診病例22例 本土病例1例

菲律賓政府提醒不少市場上的綠植並非經由合法渠道獲得。在南部三寶顏省森林巡邏的公園管理員如今不僅得警惕非法伐木者和野生動物盜獵者,還需提防“植物竊賊”。有官員發現,只可能在保護區生長的植物出現在社交媒體的園藝照片中。

全球市場漲出股災感覺!道指高位回撤 納指跌1.5%

三寶顏省能源和自然資源部地區主管瑪麗亞・克里斯蒂娜・羅德里格斯說,偷盜植物行爲在“封城”期間多了起來,“疫情前,我們很少發現偷盜植物的人”。

菲律賓法律嚴禁從森林採掘瀕危物種,違者施以重罰;雖允許採集其他本土植物,但需提前申請獲批。

【竊賊難抓】

羅德里格斯說“植物竊賊”的目標是鹿角厥、豬籠草等“網紅”品種。在她看來,植物一旦被挖走、賣掉,很難證明它來自受保護的森林,因而“抓賊”難度大。

菲律賓北部城市碧瑤發生多起公園植物被盜事件,促使政府收緊安全措施,在社交媒體“臉書”請求人們放過植物。

碧瑤市環境和公園管理辦公室主任雷南・迪瓦斯說,迄今只有5名植物竊賊落網,其動機“可能出於無聊,也可能是想賺錢”。

北京冬奧會冰上運動紀念郵票首發

《菲律賓每日詢問者報》上月刊發一篇文章譴責綠植售價過高,呼籲消費者從有合法進貨渠道的賣家那裏購買綠植。

“要留心植物從哪裏來,”羅德里格斯說,“一旦把物種從自然生長地挖走,生態系統將失衡。”(陳丹)(新華社專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