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以考定教 體育“主科地位”不能僅靠“中考100分”

警惕以考定教 體育“主科地位”不能僅靠“中考100分”

體育“主科地位”不能僅靠“中考100分”

美國媒體總結中國防疫經驗:“非常出色”

日前,教育部發布消息稱,將強化體育、美育在學生評價中的佔比。學校的體育中考要不斷總結經驗,逐年增加分值,要達到跟語數外同分值的水平。

將中考體育從50分提升到100分,雲南成爲全國首個“吃螃蟹”的省份。在雲南就《雲南省初中學生體育考試方案(徵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方案》”)舉行聽證會後,陝西省推出新的中考方案,同樣增加了體育的比重。

臨牀試驗“備案制”爲中國新藥研發帶來機遇

這次落實到分數上的重視,是自2016年教育部印發《關於進一步推進高中階段學校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指導意見》首次在全國範圍內提出“體育成爲中考必考項目”後,再一次對體育“第四主科”面貌的刻畫。

然而,提50分是否能真正實現體育的“主科地位”?關鍵在於分數能否換來學校、家庭和社會對體育重要程度的認知,從而真正撬動學校體育的天平,幫助學生由“被動應試”向“主動鍛鍊”傾斜。

拜登主張激進電動車普及規劃 新能源概念股集體瘋狂

警惕“以考定教”

根據《方案》,雲南體育中考的100分由初一20分、初二40分、初三40分三部分構成。每學年得分均由上學期得分、下學期得分和競賽加分組成;將考試由原來的“三年一考”變爲“一年兩考”,每學期均採用“隨時考”和“定時考”相結合的方式;考試內容包括基礎體能測試、專項技能測試、體質健康監測和競賽加分4個部分。

“相比以往單一的以技能爲主或以身體素質爲主的考試,這個考試內容更加全面地反映了學生的體質健康和上體育課後的狀態。”首都體育學院校長鍾秉樞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考試時間的調整也給了學生在3年過程中成長的機會,考試將更加註重過程性,避免一考定成績。

但鍾秉樞也注意到,在考試內容中有部分學生體質健康標準測試中已經涵蓋的內容,重複測試或許會加重學生的考試負擔,他建議,可以直接引用體質健康標準測試的結果,把精力更多用於改革和強化專項運動技能的測試,“專項技能需要真正和‘掌握一兩門運動技能’聯繫起來,而不是把運動技能割裂成運動動作。”

以足球考試內容爲例,七年級爲顛球、1分鐘正面擋板傳接球、運球繞杆射門;八年級爲顛球、定點踢遠、擋板傳接球轉身運球繞杆射門;九年級爲1分鐘正反擋板連續傳球、定點踢準、兩側擋板傳球接運球繞杆射門。若延續以往“以考定教”的情況,這樣的專項技能測試很容易造成學生學習運動技能環節的割裂。

“如何做好專項技能測試特別需要技巧,否則就會出現不同年級學不同的考試內容,幾年下來學生什麼技巧都考了,足球考試分數很高,但依然不具備上場能力。”鍾秉樞表示,“教改強調學科的教學需在情景中完成,因此,運動技能的考試如何把真實情景跟這些環節有效結合十分關鍵”。

超高清音視頻撬動DRM產業新生態

“我們的好多體育課是不出汗的,大多數學生學了12年,甚至14年的體育課,一項運動都不會。”國家中小學體育與健康課程標準研製組組長季瀏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不少地方對單個技術和組合技術的考察,遠遠達不到正常體育比賽的基本要求,“考試除了考學生單個技術外,更應該考察學生的比賽能力,體育運動如果缺乏對抗和比賽,學生不僅無法完整掌握運動技能,也完全感受不到運動帶來的體育精神和人格培養的鍛鍊。”

斐濟總統首訪中國文化中心爲兩國建交回顧展剪綵

“考試考什麼學校教什麼就是真正的‘應試體育’。”季瀏強調,在實施體育提分政策,形成整體趨勢前,要警惕“以考定教”帶來的弊端,“如果不將思想轉變爲‘以教定考’,‘100分’或許會加速學生對體育課產生負面情緒、甚至對體育項目喪失興趣,產生與體育中考改革初衷背道而馳的結果。”

希望“雨點”儘快落下

2025年前中國智能駕駛市場規模將年均增長超3成

2020年秋季入學的雲南初一新生將成爲首批“體育中考100分”的踐行者。這一消息對當值體育老師而言“痛並快樂着”。

“這是體育老師的高光時刻。”從教近30年的體育老師鍾偉(化名)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長期以來,體育在升學評價體系中所佔份額不高,正是各學校在增加課時、補齊師資、提升硬件設施等方面缺乏直接動力不可忽視的原因,但作爲《方案》的執行者,這些需要時間清理的積弊也正成爲他跟上改革步調遇到的絆腳石,“開學已經兩個月,‘雷聲’讓我們很振奮,現在期待‘雨點’儘快落下。”

基層體育老師期待的“雨點”最先在於課時。“《方案》中對於學生的考覈內容不是特別難,但要保證學生能達到考覈要求,還需在一週三節體育課的基礎上增加1-2節課,如果課時難以增加,希望能擠出下午放學時間給體育老師適當爲學生補課。”鍾偉表示,從教多年,他切身感受到學生體質“一屆不如一屆”,他以長跑爲例表示,20年前女生800米滿分爲3分20秒,“現在已經調爲3分38秒,很多孩子仍難達到,不提新生,初二的孩子還有不少連4分20秒都達不到,男生的情況更糟糕。”在他看來,如果再加上對運動技術的強調,勢必需要學校給予學生更多運動時間的支持。

綠色+智慧“雙驅動”,“新基建”助推城市升級

“提升課堂效率,分班上課也很重要。”體育老師薛麗萍(化名)表示,她所在的學校一度實行男女生分開教學,但隨着體育師資緊缺和場地條件老化等問題顯現,一位體育老師面對的學生數量陡增,教學效率明顯下降,“一節文化課,老師出道題,所有學生可以同時做,但體育是室外教學,場地器材有限,老師還要逐一規範動作,這些特殊性需要學校給予更多關注”。她表示,如果校領導、文化課老師及家長無法尊重體育規律,仍按文化課的評價體系評價體育課,提高中考分數帶來的“壓力”也許會先於“地位”讓體育老師感受到。

但在季瀏看來,在等待政策“雨點”落下的過程裏,體育老師可以先嚐試改變現有的課堂,“不少學校的體育課是一種無運動量、無戰術、無比賽的‘三無課堂’,體育課運動強度和運動量的安排離科學、有效還有不小差距”。

增加體育中考分值,促進全社會來重視體育,從而引導學生積極鍛鍊,“既是無奈之舉,也是最有效的辦法。”季瀏表示,“有質量的體育課堂是讓體育中考真正發揮指揮棒作用的基礎”。

體育中考“考的是學校體育”

打工人、尾款人……2020年度十大“網絡熱詞”出爐

“中考體育絕不是像語文、數學、外語那樣專注於檢驗課程教學結果,還包括了學生體質健康的部分。”鍾秉樞表示,既然要揮舞考試的“指揮棒”,就需要擴大對中考體育的認識,“體育中考不是體育課的中考,而是涵蓋學生體質健康標準加上體育課教學效果的考試。”他進一步解釋,“實際上是對整個學校教育工作的考覈,對大體育觀的考覈”。

根據《方案》,體育中考的體質健康監測包括:體重身高指數(BMI)、肺活量體重指數、視力,這三項每學年監測一次。賦分方式是通過學生自身初一、初二、初三健康指數的縱向對比進行賦分。

外資行持續發揮金融“穿針引線”作用(“走進外資行”系列訪談)

“重視學生健康非常好,但一定要明確體質健康不是單靠體育課就能解決的。”鍾偉表示,希望“雨點”落下時,能對體育老師的課程評價加以明晰,“如果動作標準不達標是體育老師的責任,但健康指數需要學校、家長、社會和我們一起動起來。中考提分確實調動了體育老師的積極性,但大家重新認識體育才是我們最希望看到的。”

地區小微雲平臺共建數字工廠新生態

“現在很重要的問題是家校體育工作做得不好,我們往前拉一下,家長往後拉兩下,包括其他學科的老師也是一樣,需要給體育更多發揮教育作用的空間。”全國學校體育聯盟(教學改革)主席、北京師範大學教授毛振明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體育考試改革要考出體育在學生全面發展中應有的地位和功能,而且要有一定的強度和力度,才能把體育考到家長、學生、校長以及其他教育同仁的心裏頭去,要認可,要重視。”

豐田柯斯達13座報價 20款考斯特中巴

在鍾秉樞看來,此次提升的是中考體育的分值,但需要隨之作出反應的不僅是中學校園,例如,近視的預防、養成體育興趣等需要從小學甚至更早抓起,高校的體育教育人才培養也必須與時俱進。“教師培養單位必須關注國家政策和實際要求的變化,在體育教師的培養中要有意識地增加相應的科學研究方法、技能測試方法、體質監控方法等,讓我們未來的體育教師能很快勝任這些工作。”(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樑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