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alg9精华都市言情 餘燼之銃 線上看-第七十四章 勞倫斯-8e2iy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
这是一段被尘封的故事。
洛伦佐置身于荒凉的旷野之中,野火无力地燃烧着,风携着尘埃划过古旧的钉剑,尸体早已腐烂不堪,就连天边的残阳也一副将死的血红。
不知道是幻觉,还是别的什么因素干扰到了自己,洛伦佐耳边响起惨烈的吼声,金属之间相互摩擦着,血肉被一寸寸地撕裂,发出细密破碎的声响。
猎魔人们在旷野上厮杀,他们很强大,秘血不断地燃烧着,将禁忌的野兽从心底的牢笼之中释放。
化身为怪物,可即使是这样,他们依旧无法对抗最原始的恶意与卑劣。
鲜血汩汩地涌出,最后汇聚成了小溪,浸透了干涸的大地……
“洛伦佐·美第奇太天真了,他天真的以为每个人都期待着黄金时代的到来,可殊不知,大家更在意的是眼下的权力与利益……最可笑的是,那时的我居然和他一样天真。”
風流校草:調皮丫頭別想逃
重生幸福時光 大漠公子
劳伦斯深呼吸,或许是太久没有回忆这些了,记忆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理想什么的,还是太天真了,只有那些实际的、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才值得人们为之疯狂。”
蒼生問
“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洛伦佐低声问道,或许是【间隙】的原因,他的情绪也开始被劳伦斯感染了起来,庞大的绝望与愤怒填满了他的心底,一时间他甚至有些握不住剑,失去力量与劳伦斯战斗。
“是多久之前的事了,我有些记不清,总之,就是很久以前,洛伦佐·美第奇的权力越发强大,他暗中支配着教皇,又扶持我成为了教长,并且成为了枢机卿的一员。
整个福音教会都被他完全地控制在了手中,神权与力量都被站在他这一方,我们都以为一切会朝着最好的方向发展,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我们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做成什么。
黄金的时代近在咫尺。”
劳伦斯在荒野之上找到了一个凸起的位置坐下,钉剑横在大腿上,就像战斗的余暇,享受着这难得的平静。
洛伦佐的目光凝重了起来,他很难形容自己现在心情的复杂,一时间汹涌沸腾的复仇欲居然衰弱了下来,洛伦佐只想知道那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段时光真美好啊,但遗憾的是,我们还是没有认清人类的本质……我想你也知道后来的故事吧?枢机卿们开始反抗,他们暗中集结着力量,福音教会表面上抵达了强盛,但实际上其下暗流涌动。”
橫行在超級三國 流亡重
劳伦斯望着荒野,喃喃地说道。
“这就是发生在那段时间时的事,洛伦佐·美第奇最后败下阵来,他妥协了,他意识到自己实在是过于年迈了,如果他再年轻几十岁,恐怕冒着教会分裂的可能,他也会杀光那些反对者。
可他太老了,躯体不再强健,就连意识也浑浊了起来,他或许能保全自己,但这不包括我。”
“我和他的分歧就是在那时出现的。”
劳伦斯抬起手,用力地揉了揉头,大概是【间隙】穿梭太多次的原因,他的记忆也浑浊不堪,很多时候他总能看到奇怪的幻影,把自己的记忆搅得一团糟。
“我说一切就交给我吧,如果说你太年迈了,提不起剑了,就让我来清算那些敌人吧,将他们全部杀光、一个不留,到那时教会内便只剩下了一个声音,洛伦佐·美第奇的声音。
我统御着猎魔教团,扎根于圣纳洛大教堂之下,只要他一声令下,我就能控制圣纳洛大教堂,乃至整个七丘之所,圣堂骑士团是很强大,他们人数众多,但当他们反应过来时,一切都晚了。”
劳伦斯的表情逐渐狰狞了起来,他沉浸于了那预想中的杀戮,为自己的复仇感到狂欢。
“我会把这些异端处以火刑,无一例外。”
“然后呢?”
洛伦佐问道,他看向陡坡上的劳伦斯,这个家伙完全陷入了讲述的故事之中。
“然后?然后洛伦佐·美第奇放弃了,他妥协了,或许是不愿福音教会分裂,还是别的什么,他选择了隐居起来,不过后来的事我也知道,缄默者、神圣之棺、圣临之夜……”
劳伦斯笑了起来,可笑意没有持续太久,他又变得落寞了起来。
“真不愧是他,我以为他妥协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他选择了用另一种方式复仇……不过还是太晚了啊,洛伦佐·美第奇,他复仇的太晚了,不然我也不会走上这条破碎之路。”
目光落在洛伦佐的身上,就像劳伦斯说的那样,他们之间是同类,洛伦佐并没有太深切的感受,但这对于劳伦斯而言不太一样。
“说到底猎魔人就是一件武器,武器不能有自己的意志,以及超越主人的权力,很遗憾,这两点我都占了,洛伦佐·美第奇妥协之后,我便没有了庇护,他也向我说过,让我和他一起走,但我拒绝了,我不想让我的所有努力就这么化为乌有。
我去游说其他枢机卿,我向他们诉说黄金时代的美好,或许洛伦佐·美第奇过于强势了,但我会做出妥协的,只要他们愿意相信我,愿意支持我。
我愿意放弃所有,只要有人能帮帮我,我们离那美好的一切就差那么一点了,就差那么一点了啊,只要再努努力,或许真的就可以成功了呢?
……我还是太天真了啊,洛伦佐·霍尔莫斯。”
凛冬的寒意从劳伦斯的话语之中弥漫了出来,转眼间便笼罩住了洛伦佐。
任性首席 墨三千
此刻洛伦佐什么也做不到了,挥剑、战斗、叱喝,他现在能想到的只有站在这里,聆听着劳伦斯的过去,那阴暗未知的疑云即将被彻底清除,洛伦佐将见到被隐藏起来的秘密。
“对,就是在这里,很多年前翡冷翠外的荒野,一片人迹罕至的荒野。”
劳伦斯慢悠悠地站了起来,他说着走向了洛伦佐,一路上他的目光游离着,在猎魔人们的尸体之间徘徊。
“我被他们的欺骗了,他们怎么可能会相信我呢?我曾和洛伦佐·美第奇一起,我是一名猎魔人,猎魔教团的教长,还是一位枢机卿,我对于他们而言太有威胁力了。
我饱含期望地来到这里,我以为等待我的是向黄金时代的再度进发,但我面临的却是数不清的圣堂骑士,我的学徒、我的部下,他们都死在了这里。”
大地在颤抖,洛伦佐缓缓地后退着,他看到劳伦斯脚下的土地裂开了,数不清的、干枯腐朽的手臂从其中探了出来,一个又一个狰狞的亡者从熔岩的地狱之中爬出。
“他们畏惧着我,也不会相信我,圣堂骑士们成百上千,携带着博尔吉亚的毒药,还有圣银制式的武器,就像你说的那样,我看不到那么遥远的未来,也躲不过降下的暴雨。”
一只又一只骸骨的手掌抓住了劳伦斯,亡者们纷纷挂在他的身上,试着将他拖入地狱,可它们没能撼动劳伦斯,甚至连他的步伐也无法阻挡,就这样被他拖拽着、前进着。
“从那之后我就知晓了一个道理,洛伦佐·霍尔莫斯。”
“没有什么东西是值得相信的,我能信任的只有我自己,还有手中的剑。”
亡者的面容在劳伦斯的身旁徘徊,狰狞的脸庞发出阵阵嘶吼,它们抓挠着劳伦斯,可这一切都无法阻止他。
“如果没有这些事的话,我或许真的会把你团结进来,让你加入这伟大的进程,可这还是太遗憾了,我已经无法去相信别人了。”
在那场战斗的最后,劳伦斯活了下来,也只有他活了下来。
“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洛伦佐凝重地看着他,他没想过劳伦斯有着这样的过去,也从而再次意识到了教会的疑云不止自己所看到的这些。
“来自洛伦佐·美第奇的馈赠,一支圣杯之血。”
劳伦斯发出了阵阵沙哑的笑声。
“我活着回到了福音教会,他们当时的表情有趣极了,如果换做以前我会杀光他们,但这次不同了,我学会了妥协、学会了隐忍,直到将他们全部毁灭。”
干枯的手掌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洛伦佐来不及躲闪被它一把抓住,紧接着更多的手掌从裂开的土地下伸出,缠绕在了洛伦佐的身上,就像铁索一般束缚住了他。
鬥破龍榻
这是如此地沉重,和劳伦斯不一样,洛伦佐发现自己连移动都做不到,更不要说像劳伦斯那样前进了。
随即有更多混乱的幻觉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这不是幻觉,而是记忆,数不清的记忆片段,而这记忆的主人并不是劳伦斯,而一个又一个的陌生人。
破碎的记忆夹杂着混乱的情绪席卷着洛伦佐,恍惚间的痛苦,洛伦佐知晓了这东西究竟是什么。
残渣,【间隙】的残渣,意志的残渣。
这些都是被劳伦斯摧毁了【间隙】的残渣,数不清的意志混合在了一起,几乎要将洛伦佐的意志污染。
“你……究竟入侵了多少人?”
沉重的压力令洛伦佐不由地跪伏了下来,根本不需要他在【间隙】里战胜劳伦斯,这数不清的残渣早就在一点点地腐蚀劳伦斯了。
“很多人,多的我也记不清了。”
劳伦斯的神态轻松极了,似乎这些残渣都影响不到他,又或者他早就被腐蚀的太深了,和这些残渣融为一体。
“为什么,你还活着?”
洛伦佐想不明白,数不清的记忆与意志混合在了一起,这种程度的污染下,劳伦斯早就该迷失了自我才对,可现在他还“清醒”着。
“名字并不重要,它只不过是一张张面具的代词而已。”
劳伦斯的身影渐渐地衰败了下来,他似乎撑不住亡者们的压迫了,躯体最后在洛伦佐的眼前倒了下来,被数不清的手掌拖入了燃烧的裂隙之中,可随即有一只干枯的手掌举起了劳伦斯的面具,将其戴在了脸上。
枯朽的身体被注入了力量,僵硬的肌肉开始有了活性,鲜血再度涌动起来。
武林璽
它变成了劳伦斯。
“名字并不重要,洛伦佐·霍尔莫斯,我是不是劳伦斯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做什么,重要的是贯穿这一切的意志。”
它看着洛伦佐,就像在争夺这面具,争夺这面具所代表的“含义”一样,数不清的手掌再度抓在了它的身上。
“很多年前,在这里,我将死的那一刻,圣杯之血救了我,也让我看到了未来,无比遥远的未来。”
它走到了洛伦佐的身边,距离不算遥远,但就在这段距离里,它又死了数次,面具被一次又一次地取代。
洛伦佐的心彻底寒了下来,他突然很迷茫,也很恐惧,他想不明白自己究竟到底在面对着什么。
劳伦斯早就死了,数不清的残渣将他的意志腐朽,本我迷失在了破碎的记忆当中。
劳伦斯还活着,他遗失了自己的名字,遗失了自己所有的一切,但他还记得自己要做什么,就像铁律一般束缚着自己,无论被取代多少次,这个命令依旧被坚决地执行着。
这是劳伦斯找到的答案,他用绝对的铁律克服了权能·加百列所带来的副作用,虽然代价是真正的他在很久很久之前就死掉了。
“人性对于我们而言,究竟是保护,还是枷锁呢?”
它喃喃自语着,最后来到了洛伦佐的身边。
“你究竟要做什么……”
洛伦佐试着说出劳伦斯的名字,可就在脱口而出的那一瞬间他犹豫了,他不清楚自己究竟该如何称呼眼前的这个……怪物。
“我要做什么?很简单,拯救世界。”
它说道。
洛伦佐一怔,随后破口大骂。
“你在开什么玩笑!”
“我没在开玩笑,黄金时代这种理想还是太遥远、太不切实际了。”
它的声音平静,但洛伦佐能感受到其中夹杂着绝望,最终它还是放弃了这个遥不可及的理想。
“妖魔怎么可能会被根除呢,这是神给予我们的诅咒,我们无法破解诅咒……但我可以拯救世界,拯救所有人,我或许无法根除妖魔,令黄金的时代到来,但我至少能让更多人活下来,去保证人类的存续。”
声音犹如疯狂的呢喃,不断冲击着洛伦佐的心智,洛伦佐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在坍塌。
全能至尊系統 五十三號
拯救世界,为了全人类的存续。
这就是它的理由、它的目的。
“有些事,总得有人去做,而被凡性束缚的下场就是洛伦佐·美第奇,他做了那么多,最后还是失败了,被可笑的人性打败。
我不会重走他的道路的,洛伦佐·霍尔莫斯。”
它很久没有这样和人坦诚地交谈过了,这就像一份告解,也像一次宣战。
“你在建立一支军队,秘血的军队,你知道这失控会发生什么吗?”
洛伦佐怒斥道。
“这是拯救世界、令人类存续所必须的,这我的军队,它只会听令于我。”
它抓起洛伦佐的头颅,强迫他看向前方。
“如果你觉得我是错,那么就做给我看,试着证明我的错误,来纠正我,而不是扯着什么大话,洛伦佐·霍尔莫斯。”
“我不会杀了你的,你不是我的敌人,它们才是。”
洛伦佐什么声音都发不出了,他看到了,看到了它的记忆,藏在它内心深处的梦魇。
那是一片汪洋的血色大海,洛伦佐曾在它的记忆看到过这些,但那只是片段,而现在他亲眼目睹了所有。
海潮在涌向荒野,它们诡异地蠕动着……那不是海水,是数不清的妖魔,狰狞可怖的妖魔。
它们多如蚁群,如同海潮,无穷无尽。
掠过荒野,渡过河流,侵入城市,熊熊的火焰在废墟之中升起,人们哭嚎着、抵抗着,坚固的壁垒在一点点地崩塌,还不等妖魔彻底将其攻占,守卫的战士们便一个接着一个的异化成了妖魔。
凡人们的军队被轻而易举地击溃,猎魔教团短暂地支撑了些许的时间,可他们数量太少了,最后和圣纳洛大教堂一同毁灭在了烈火之中。
洛伦佐看到旧敦灵在这绝望的潮水下开始沦陷,熟悉的地方被血与尸骸所堆积,他隐约间又看到了数不清的尸体。
伯劳、红隼、伊芙、塞琉、赫尔克里……
所有人都会死,这是无比漆黑绝望的未来。
每个人都被撕扯成了碎片,碎肉与内脏洒在地上,鲜血涂抹了视野内的一切,渐渐的英尔维格沦陷了,随后是高卢纳洛、维京诸国、莱柏……
整个世界陷入了死寂。
洛伦佐喘着粗气,他有些分不清这是幻觉还是它真实的记忆了,压抑的绝望令他失去了体温,大脑一片空白。
这便是它想让自己看到的。
它松开了洛伦佐,缓缓地朝着前方走去。
这里是最后的净土了,而现在妖魔们正朝着这里狂奔而至,它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不被道德与伦理束缚,抛弃了人性与欲望,为了这个目的,就连自己也可以被轻易地献祭。
举起钉剑朝向妖魔们,劳伦斯平静地说道。
“这才是我的敌人,我该打的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