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iq5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柯學驗屍官 txt-第305章 可疑之人讀書-qrrtm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中村实里神色颇为慌乱。
旁人也很难分辨出,她这是因为被骤然被指认为凶手而慌乱,还是在为即将面临的搜身检查而慌乱。
但不管怎样,在林新一的要求之下,中村实里还是脸色难看地配合了检查。
她先是把自己的裤子口袋翻了出来,紧接着是身上那件羽绒服的几处口袋。
然后又脱下羽绒服,把里面那件根本就没有地方藏瓶子的衬衣展露出来。
什么都没有发现。
“看吧…我身上哪来的药物瓶子?”
“你们还是到其他地方去找吧!”
“找到的话,正好用上面的什么指纹、皮屑,给我洗清嫌疑!”
中村实里铁青着脸,嘴里嘟嘟啷啷地,又要把自己脱下的羽绒服再穿回去。
而就在这时…
“等等!”
史上最牛超級網盤 無所謂大法師
我夢見了欲望 月中馬
林新一眼尖地看到了什么:
“你那件羽绒服的内衬,好像破了个洞?”
“什、什么?”中村实里面色一僵:“哪有?”
她下意识地摊开羽绒服内衬,低头一看:
还真有个洞。
里面的羽绒都露了出来。
露出来的还不止是白色的羽绒。
还有一根颇为显眼的,尼龙绳的绳头。
“绳索?!”
大家的表情都微微发生了变化。
中村实里本人更是如此:
“我、我的羽绒服里…怎么会藏着一根尼龙绳?!”
她骇然惊呼出声,脸色愈发苍白了几分。
而包括她在内,在场所有人,都能在一瞬间把“绳索”跟这起袭击案联系起来:
“铃木小姐的脖子被人用绳子勒过,但现场却没找到凶手留下的绳索。”
“也就是说…那条绳索,现在也有可能还藏在‘凶手’身上?”
众人看向中村实里的目光都变得异样起来:
谁没事会带根绳子在身上?
而且,还刻意藏在羽绒服内衬的破洞里?
“不、不…”
中村实里慌得语无伦次:
“这绳索根本不是我放在里面的。”
“一定是有人…有人陷害我!”
“对,是在滑雪场的时候…”
她仓仓皇皇地愣了许久,然后才歇斯底里地反应过来:
“在滑雪场休息室的时候,我曾经把羽绒服脱下来过!”
“肯定是那时候,有人趁我不注意把绳子偷偷藏了进去,想要陷害我!”
说着,中村实里脸上已然没有一丝血色。
她下意识地想要伸手,把那根绳索从羽绒服的内衬里给拽出来。
“别动!”
林新一眉头一皱,及时制止了她:
“别碰那根绳索。”
“如果事情真如你所说,这根绳索是有人陷害于你。”
“那你就应该没碰过这根绳子,绳子上也不会有你的皮屑留下。”
“但如果你现在伸手碰了,很多事情可就说不清了。”
“这…”中村实里呆呆地僵在那里,手臂在紧张中剧烈颤抖。
一阵呆傻之中,她最终还是停了下来,并且老老实实地,让林新一从她手上将羽绒服拿走。
“证物袋。”
總裁,求你饒了我!
林新一吩咐毛利兰,取来一只随身携带的塑料证物袋。
然后他才小心翼翼地,用带着手套的手,把绳索从那羽绒服内衬里抽了出来,放进了证物袋里。
而这拔出萝卜带出泥,绳索刚被抽出来,就又有一个小瓶子连带着从里面滚了出来。
这是个深棕色的小试剂瓶ꓹ 里面空空如也,像是已经被倒了个干净。
向日葵之戀
“试剂瓶?”
气氛顿时变得更加诡异。
中村实里脸色一青ꓹ 愈发骇得说不出话来。
“绳索,试剂瓶,这些都在你身上…”
“你看起来真是太像凶手了ꓹ 中村实里女士。”
林新一目光炯炯地看了过来。
“我、我不是…”中村实里似乎已经被吓得呆傻。
她甚至都无法正常交流,只能讷讷地重复这么一句话:“我不是ꓹ 我不是凶手!”
“是不是凶手,证据会告诉我们答案。”
“请冷静一点。”
“我不会用‘看着像’这个理由ꓹ 就判定某个人是凶手的。”
林新一的语气非常平静。
他举起那个小试剂瓶ꓹ 对着天花板上投下的灯光,观察起了瓶子上的痕迹。
利用这种透射光观察法,他很容易就从玻璃瓶这种光滑表面上,看到了有几枚形态近乎完整的指纹痕迹。
“试剂瓶上有疑似凶手留下的指纹。”
“而如果那绳索就是凶器,凶手用这绳索用力勒压园子小姐的脖颈。”
“上面也应该可以检查出园子小姐,还有凶手本人身上的皮屑。”
“这样一来就好办了。”
“只要事后把这些物证送到科搜研做鉴定,就能确定中村女士到底是不是凶手。”
林新一这次说话始终留有余地。
并不像以往办案时ꓹ 为了突破凶手心理防线,而显得那么咄咄逼人。
因为他本能地觉得这事有些不对。
这些关键的证据ꓹ 未免都来得太简单了。
其实他一开始就没想过凶手会真的把这些重要物证藏在身上ꓹ 要求搜身ꓹ 也是出于谨慎考虑例行公事。
可没想到ꓹ 他竟然还真从这位中村女士的衣服里搜到了这么重要的物证。
绳索加试剂瓶,这些证据都足以让他直接结案了。
当然ꓹ 蹊跷归蹊跷。
林新一也不能否定ꓹ 凶手在逃跑时过于慌乱紧张、来不及安全处理物证ꓹ 才把证据藏在身上的可能。
亦或者是凶手觉得最危险的地方才最安全,所以才把物证藏在羽绒服的内衬里。
这些猜测都很有可能。
总而言之ꓹ 中村实里目前还是最大的嫌疑人。
“所以我不会轻易下判断。”
“让证据说话,是我的工作原则。”
林新一既是警告、又是安慰地对中村实里说道:
“既然物证都在这里,试剂瓶上甚至还有清晰的指纹。”
我家後院是異界 深海孔雀
“那你是不是凶手,自然会有答案。”
“好、好!”中村实里讷讷地反应过来:“那现在就查….”
“那瓶子上的指纹不可能是我的…不可能!”
我的變異遊戲庫
“现在还查不了。”
“必须得等明天路面积雪被请清扫,我们把物证送到警视厅鉴定之后,才能得出答案。”
林新一这次是直接从大阪出差回来到滑雪场的,身上没带勘察箱,缺少完整提取指纹的设备。
而且,就算有设备,他也没本事现场鉴定指纹。
他是法医兼半吊子痕检,不是指纹鉴定员,这不是他的专业。
憶換旅程 貓拉拉啦
“请在我们的看管下耐心等待。”
“明天到了警视厅之后,一切都会得到答案。”
林新一合理地表明了态度。
作为头号嫌疑人,中村实里必须一直处于严密的看管之下,直到明天移交到警视厅。
如果那指纹不是她的,绳索上也没有她和铃木园子的皮屑,她自然就能解除嫌疑。
这是最为妥善的处理方法。
而中村实里仍旧有些惴惴不安。
也不知道是害怕自己的罪行就这样暴露,还是害怕自己会被警视厅稀里糊涂地冤枉成凶手。
她的神色仍旧是那么紧张慌乱:
“对、对了…”
“米原老师和铃木小姐醒了没有?”
“只要她们醒来后说出凶手是谁,就可以证明我的清白了!”
中村实里声音颤抖着想找两个受害者对质,似乎是急于证明自己无罪。
她这副作态看着的确不像凶手。
但林新一是法医,不是微表情专家。
谁也不知道对方这副急于自证的面孔是不是演出来的。
就这样,带着对中村实里的警惕和怀疑,大家稍稍等了一会。
被迷晕的米原老师和铃木园子总算是醒过来了。
先醒过来的是铃木园子。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紧接着就像弹簧一样,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救、救命啊——“
蛟神變 枯蟬
“米原老师被杀掉了!!”
“冷静,园子小姐。”
林新一及时地稳住了惊吓过度得铃木小姐:
“米原老师没事,她只是跟你一样昏了过去。”
“现在你先松口气,然后好好帮我们回忆一下,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哦、哦…”
铃木园子长长地松了口气。
在确认米原老师没事,自己也安全无恙之后,她才惊魂未定地说道:
“我当时一进那个房间,就看见米原老师神志不清地躺在地上,像是死了一样。”
“然后我尖叫求救,却没想到…身后突然冒出来个人,用毛巾捂住了我的鼻子。”
蘿莉的活不好幹天是紅河岸
“然后…然后我就昏过去了。”
铃木园子心有余悸地说道。
“也就是说,你没看到凶手长什么样?”
“没有…”
“好吧。”林新一轻轻叹了口气,又将目光投向一旁,似乎马上就要醒过来的米原老师。
他在等待着向她询问情况。
只见米原老师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
这下都不用林新一去问话,中村实里便迫不及待地凑上前去,匆匆忙忙问道:
“米原!米原!”
“你看到凶手是谁了吗?”
“唔…”米原晃子揉了揉自己的脑袋,似乎还没从昏迷中缓过来。
中村实里激动地连连追问,她才浑浑噩噩地回答了上来:
“没、没有…我是被人从背后袭击的,没看到凶手长什么样子。”
“这…”中村实里神色僵硬地站在那里。
她像是被吓得完全乱了阵脚,僵立着愣了许久,才恍恍惚惚地说道:
“她们都没说我是凶手…”
“这、这应该能证明什么吧?”
“不,这什么都不能证明。”林新一无奈地摇了摇头:“米原老师和园子小姐都不知道凶手是谁。”
“凶手也知道她们两个根本没有看到自己,所以那个凶手,根本不会害怕受害者的证词。”
“而你迫切地在人前要求和米原老师和园子小姐对峙,以此展现自己内心无愧。”
“虽然这也是人在被冤枉后的正常反应。”
“但很抱歉,从客观上讲…“
“中村女士,这反而让你显得更可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