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il1d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火影之千葉傳說 起點-第二千五百七十七章 想起相伴-vxzue

火影之千葉傳說
小說推薦火影之千葉傳說
恩人?
不是来看中忍考试,而是来找恩人的?
还有这样的吗?
从木叶馒头店里面走出的两个人,成功的吸引了千叶的注意力,原本还想去木叶馒头店久违的吃上一顿木叶特大馒头的千叶,立时停住了脚步。
“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就不能吃的好一点吗?”
待得千叶瞩目看去,却见那看上去应该差不多十七八岁的青年有些不满的开口道。
“还是要省一些。”
对此,那名二十多岁的少女却是相当坚定地否定了青年的想法。
看衣着,应该不是木叶或者火之国的人。
君狼 六腳
这种穿衣风格,还有从他们使用的衣服的布料上来看,应该不是什么富裕的地区。
可以排除的是,各大忍者村。
而这个时候,已经跟上两人的千叶,心中则是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从两人的衣着来看,肯定不是木叶或者火之国的风格,虽然说,在这个忍者世界,穿衣的风格的数量是相当的有限的,但是,各个地方,还是有不同的风土人情的,尤其是被地形隔开的五大忍村,或者说五大国,每个地方都有或多或少的衣着上的不同。
而这两人的衣着也不像是五大国的任何一国的穿衣风格,这十几年来,因为收集情报的需要,也算是游历各国,并且为了更好地融入到各国之中,千叶对各国的服饰还是颇有研究的。
鳳唳九天
既然不是五大国,那么,自然就是那些小国的了。
蔣介石大傳(上冊) 何虎生
不过,小国的服饰就有些杂乱了,可能是因为地处五大国的夹缝中,除了一些特别偏远的小国,其他小国的服饰都是鱼龙混杂,各个地方的都有,也是小国的国力有限,管理能力相对差一些,再加上处于各种交通要道,所以各种各样的人都有,穿着着各种各样的服饰的人都有。
千叶倒也没有办法分辨这两个人是哪个小国的。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从衣着风格和衣服的相对劣质的布料来看,两个人应该是小国出生。
相对贫穷,但是应该经济复苏的不过的小国出生。
毕竟 千叶是见过的 那些真正的贫穷的国家是怎么样的,那些在夹缝中生存的真正的小国是怎么样的。
甚至 这些小国连地图上都不会显示 是真正意义上的整个忍界的黑暗。
一个小国出生的人,能够穿着走在木叶繁华区 也只是显得有些老旧的衣服,已经是条件相当好了 至少也是衣食无忧 说不定还能够受到一些教育的。
无论是忍者教育,还是普通人教育。
不得不说,财富差距的体现,真的是什么世界都有。
“可是 好不容易能够来一次木叶 就不能吃点好的吗?”
而这个时候,寻找恩人的两人已经从街角转了出去,千叶忙引入阴影之中,趁着两人不备,换了一个跟踪角度。
同时 两人中的青年又抱怨了起来。
显然,对这次来木叶 他还是相当期待的。吃吃喝喝玩玩什么的。
毕竟,生在木叶的人或许不知道 但是对于外村的人来说,木叶这个地方几乎就已经繁荣富强的代名词了 是许多国家和忍者村永远不可能奋斗到的终点。
除了大忍村谁都不服谁 基本上小国小忍村不管是站在哪个大忍村的立场上 基本上都是有点“向往”木叶的。
而现在,作为小忍村出生,有这样的情感,说出这样的话语,也是正常的。
“不行。”
但是,两人中女子的反应却是异常的干脆,仿佛是非常坚定的要省钱,并且寻找这个恩人,她已经做好了持久战。
可见她坚定的决心。
甚至,千叶都能够感觉到一种近乎偏执的感觉。
仿佛,这一次,这个女子是一定要找到这个恩人的,无论如何。
“连名字都不知道,怎么找?”
而见女子的话语,青年颇有些埋怨的说道。
“找遍整个木叶村。”
对此,女子的话语,异常的坚定。
这到底是多么大的恩情?
没有名字,死找也要找到?
而且,木叶村,有这样做好人好事的吗?
而这个时候,听到这句话,千叶的眉头却是微微皱了起来。
说实话,千叶之所以被这两人吸引注意力,是因为,来找恩人这种事情,在这个忍者世界,还是相当稀奇的一件事情。
的确,无论是在战争时期,还是非战争时期的任务中,每个忍者都会因为一个个人情感而做一些不妨碍任务的好事的。
毕竟,忍者也是人,看到不公平和悲剧,在不影响任务的情况下,也是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来解决这种不公平和悲剧,求一个安心。
忍者终究不是战争杀戮的机器,心也是肉长的,只是他们的训练,让他们能够做出许多常人不敢想象的堪称冷酷无情的事情。
但那也只是在任务期间。
在任务需要的时候。
如果是在任务外,对一些外村的人施以援手,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尤其是木叶忍者。
其实这十几年间,千叶在黑暗世界游走,经常能够听到一些对付木叶忍者的窍门,而这里面提及最多的,就是木叶忍者经常是有一些忍者不应该有的思想,如果在没有把握能够全身而退的话,可以先抓几个平民。
可见,木叶忍者在外,还是有一定的对平民照顾的名声的。
所以,现在有人来木叶村找恩人,其实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这里也有可能不是木叶的忍者救了两人,而是木叶的普通人。
只是,千叶感觉可能性并不大,如果是普通人救了这两人的话,那么他们必然不会只知道一个木叶村,却是连恩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因为,如果是木叶普通人的话,要分辨他是哪个村子的,那必然是要自报家门或者被询问家门的,普通人可没有明显的村子印记可以被辨识,既然这两人现在找到这里来,那么必然当时就想着报恩的,那么既然询问了或者对方自报家门了,一定会问清楚,以便日后报恩。
而救人者既然连自己的出身都报了,也必然不会吝啬一个名字。
现在,名字不知道。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救他的人并没有说什么,他们是从哪里知道的木叶村。
而这种情况,基本就只有一个可能。
这个施救者是忍者,因为忍者有明显的村子印记,比如护额,比如木叶的战斗服,而且,极有可能,这名木叶忍者救了之后,直接就离开了,并没有给他们提问的机会。
或者告知他们任何事情。
这也很符合忍者的作风,你可以施以援手,但是,却什么都不能说,言多有失。
改寫人生
而这也是为什么,这千叶被两人吸引的原因。
因为忍者的这种作风,或者说木叶忍者的这种作风,被救者可能知道恩人在哪个村子,但是却并不知道恩人的一切信息,最终就算想要报恩,也是无门。
况且,有时候,施救者也未必就是被救者的恩人。
最好的例子就是长门、小南还有弥彦了,他们的悲惨境遇木叶也有一份在里面,但是最后救了他们的却是木叶的忍者自来也。
有时候,这种报恩之心,也会因为这种矛盾而冲淡,甚至,出现不领情的情况。
而这种情况,就算不领情乃至反手背刺一刀,也是正常的。
如果没有木叶掀起灾祸或者参与灾祸,他们本来就可以生活的很平静,为什么要承情?
或许,木叶忍者施以援手,行为可以用高尚来形容。
但是,对被救者来说,难道要向将自己拖入悲惨深渊的刽子手或者刽子手之一报恩跪舔?
所以,其实这种施恩和报恩的关系是非常矛盾的,而且,一般来说,木叶忍者之所以出手,是因为心里难安,援手也算是一种自我安慰的手段而已,一种自我满足罢了,本就不奢望有什么报恩。不背刺已经算是给他最大的安慰了。
而对于被救者而言,逃过一劫固然可喜,固然是恩,但是没有这些刽子手,又怎么会有被救一说,顶多也就是一恩还一恨,会对木叶有所改观,但是心中那份家园破灭的恨意,却不会改变。
也正因为如此,并不会有什么千里报恩的桥段,顶多就是各过各的,至少千叶的映像里面,是没这种事情的。
而且,还有一个更残酷的原因。、
那就是,就算是木叶忍者施以援手,最终被救之人只是被救了一时,最后的最后,还是死了。
这也是这个忍界真正残酷和黑暗的地方。
生死,是永远没有保障的。
那些小国小村的人更是如此。
就算是施以援手,最后也只可能是无力的悲剧。
像是眼前的这种情况,着实是相当罕见的。
也是千叶这么感兴趣的原因。
他有点好奇,当初那个救了这两人的木叶忍者到底做了什么,引得人家姑娘不远千里,在没有任何门路的情况下,哪怕要翻遍整个木叶村,也要找到她的恩人。
“找遍整个木叶村?姐姐你是不是疯了?”
而这个时候,听到自己姐姐不假思索的话语,青年几乎是跳了起来,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的结界。
“我没疯。”
对此,女子只是轻描淡写的说道,看上去,却似乎是知道自己的弟弟一定会是这个反应,并且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发散出来的,满满的都是决心。
“现在虽然是中忍考试,所有的木叶忍者应该都会在村子里,可是……这范围也太广了吧,而且,有些地方是我们接触不到的吧,怎么可能……”
闻言,青年满是不可思议,怪叫着说道。
“那我就一直在这里等,我们带的盘缠够,如果他一直不出现,我就在这里盘一家店,一直等他。”
对此,女子异常的坚定,甚至都已经做好了超长持久战的准备。
錢探吳乾
顿时,青年愕在原地。
同时,千叶也愕然停住。
这……好像可不是简简单单的报恩了吧。
而这个时候,千叶的某根比较迟钝的神经,似乎被触动了。
那个木叶忍者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無限之獵殺 說不出的悲傷淡不了的情
仅仅是救命之恩吗?
此时,千叶的心中,满是这一种疑惑。
“那个时候,你还是个婴儿,不知道,如果不是他将干粮和钱偷偷的塞到你的襁褓里面,恐怕,你和我都已经饿死了,尸骨都给人吃了。又怎么可能走出村子,找到现在的家。”
女將軍九嫁:陛下請排隊
而这个时候,看着停住脚步的青年,被称为姐姐的女子轻轻的叹了口气,开口说道。
“可是……”
听到这话,青年的脸上也闪过了一丝复杂之色,沉默一会儿之后,开口道:“这真的是大海捞针……”
“如果找不到,我就一辈子待在木叶,我也做过一些木叶的生意,多少还是认识几个人的,在这里办一张商居证还是可以的。况且,现在各大忍村都非常重视商业这一块,在这里站稳脚跟,还是可以的,只要留在木叶村,就不愁找不到他。”
对此,女子脸上闪过微微得不愉之色,开口道。
“姐……”
而听到这话,看着自己姐姐脸上那坚定的异常的神色,青年张了张口,但终究是没有说出什么来。
“走了。”
而这时候,女子又开口道,再度起步。
无奈,青年只能叹了口气,继续跟着姐姐走。
婴儿?
干粮?
襁褓?
算死命
而这个时候,尾随着两人的千叶,听到这话之后,却是一怔,愣是没有跟上去。
加上他们小忍村出身……
怎么感觉,以前有过这样的事情?
与此同时,他陷入了沉思之中。
隐隐之中,这个桥段,他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见过。
混沌血神 浪子千問
似乎,有那么一点印象。
“姐……我知道了,那要不我们索性就安排在这里当个商人吧。这里好歹也是木叶村,我们以后就不用担心战乱了。也不用担心村子被战乱毁了。”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已经走远的青年的声音,缓缓的传来。
战乱?
村子……
难道说!
而也就是这么一句,千叶脑中忽然灵光一闪。
然后,猛然侧头,眼带惊愕的看向了那渐渐远去的两人。
不会吧……
霸天 毒邪
是那个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