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8z8h精彩都市言情 《最強躺贏》-【39】教主最近膨脹的很熱推-8ps3w

最強躺贏
小說推薦最強躺贏
躺赢神教获胜。
本来也是没悬念的,四大天王就是在乱杀,教主就算送人头都能赢。
不过人们关注的却不是这个,而是这一局比赛里,四大天王贡献出了好几拨精彩操作,以及教主下饭到极致的神奇操作。
赛后采访,杨深然实在躲不过去了。每次都是四大天王去,这一次杨深然也得登场一次。
主持人是小钰,站在镜头前。
小钰:“各位召唤师们大家好,我是主持小钰。今天的赛后采访我们请到了GG战队的辅助选手,爹……教主,那么先和大家打个招呼吧!”
杨深然说道:“大家好,我是躺赢神教的DIEDI!”
小钰:“额……好的。那么今天的第一个问题,是想问第一局的时候,看起来教主好像睡觉了,这件事好像也有争议,请问当时什么这样呢?”
杨深然说道:“首先对不起,真的,这种事不管怎么说也是我错了,我肯定要道歉。但原因也很无奈,我队友总给我唱催眠曲,我就没忍住。我肯定是没有不尊重对方的,毕竟我是真的打不过对面。”
暴君:逆妃,朕不準你死! 夜雨笙簫默
小钰:“好的,那第二个问题,其实就是大家一直都好奇的。为什么教主在世界赛上表现亮眼,但是在LPL里,却好像是换了一个人。”
杨深然想了想,说道:“嗯,内战自己人,打的太狠伤感情。外战就不怕了。而且我发现,我其实是很害怕遇见LPL的选手,因为太熟了,就知道怎么打的。如果是打其他赛区的队伍,就会有奇效。当然,除此之外还是那个老生常谈的回答,四大天王都没打倒,凭什么让我出手呢?”
杨深然摊摊手:“可以凯瑞,但没必要。”
小钰哭笑不得,偏偏杨深然说的是实话!
“其实还有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小钰问道:“你觉得四大天王里,谁更强呢?”
杨深然想了想,说道:“李愚吧,他在基地里经常动手来着,一般人打不过他。”
“不是这个……”小钰无奈:“那换个问题ꓹ 其实大家还是想知道,教主什么时候可以凯瑞。”
杨深然说道:“嗯ꓹ 不确定,这个看状态。”
小钰:“那教主的状态受什么影响呢?”
“对手的情况吧。”杨深然说道:“如果是单身,我没什么状态。如果是有对象的ꓹ 我可能会非常的有力量。如果是女的,我马上做仰卧起坐!”
小钰差点喷出一口老血:“那教主的意思是ꓹ 如果遇见了IG的话,教主会去打中单吗?”
“哦ꓹ 不用不用!”杨深然笑了笑:“狗先锋是货真价实单身狗ꓹ 他自己可以。”
后台休息室。
黄俊君看到这段采访,起的拍桌子:“苏支书,我看教主现在很膨胀,我建议你给他做点菜,让他认清一下自己。”
苏恩典问道:“你也吃吗?”
黄俊君泄气了:“当我没说。”
没过一会,杨深然回来了。
黄俊君气道:“我特么高冷男神的人设,要被你毁了。”
“毁什么啊ꓹ 我这不是变相告诉大家,你单身嘛。以后追你的肯定多。”杨深然随口敷衍着:“加油ꓹ 你有潜力成为当代西门庆。干脆你改名叫黄门庆!”
黄俊君:“小伙子ꓹ 我不学习都知道ꓹ 西门庆ꓹ 姓西门,庆是名。那《金瓶梅》可不能不看书ꓹ 只看图啊!”
杨深然坏笑:“对对ꓹ 你本来也是姓黄俊ꓹ 君是敬称。就像什么山本君、藤原君,对不对呀ꓹ 黄俊君!”
这给黄俊君气的:“卧槽,以后我给我孩子起名,一定好好好想一想,绝对不能留下这种隐患,长大了被损友祸害。”
杨深然说道:“我想到一个,叫黄片!自黑到极致,不给别人机会了!”
黄俊君:“滚你妹的!我要有孩子,一个叫黄深然,一个叫黄济阳,一个叫黄佑佶,一个叫黄……”
李愚握紧了拳头。
苏恩典举起了桌子上的杯子。
行,这两个人的罪不起。
黄俊君:“行了,生三个够了,这都已经超标了,得响应计划生育政策!”
杨深然几个人上来对着黄俊君就是一顿踹。
天才戰車道少女 板燒琪露諾
其中杨深然还特别贴心的说道:“别伤到黄俊君的手哈!还得带着我躺赢呢!对着他这张脸踹!别以为你长得帅,我就不敢揍你!”
躺赢神教又乱成一窝粥。
外面等候的粉丝们早已经习以为常了,每次躺赢神教赢了,这后台都像是输了一样,吵吵闹闹的,非得打一架不可,习惯了。
甚至有人还猜呢!
唯一的修道者 凡人喲
“赌十块钱,今天是狗先锋揍教主!”
“赌十块,教主打狗先锋。”
“一看你们就不了解这几个畜生,肯定是鱼金刚打四个!”
躺赢神教的新粉丝在旁边都惊呆了:“你们不担心吗?”
“十块钱而已,输就输了,有啥担心的!”
“神经病啊!我问的不是赌多少钱!问的是人!神经病啊你们!”
隔了一会,躺赢神教众人准备好走出来,看起来没事人一样。
老教徒:“狗先锋输了,教主还是教主啊!在躺赢神教里真的是无敌!”
新粉丝:“这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啊喂!神经病啊!”
躺赢神教一伙人走到场馆外,天已经有些黑了。
黄俊君想起自己受的委屈,就觉得无比的凄凉。他对着天空,轻声说道:“求老天爷赐给我一个对象吧!我会永远对她好的,发誓!”
结果天空居然打雷了。
黄俊君:“卧槽,草率了,赶紧走。”
这时候苏恩典凑到杨深然身边,问道:“你刚刚在赛后采访里的是啥意思?遇见女的,就仰卧起坐,当代劲夫了呗?是不是含沙射影,指桑骂槐,隔山打牛?”
杨深然惊讶:“你会这么多成语呢?”
豬星高照
苏恩典:“少废话啊!是不是说我在德杯开幕上,被你吊打的事情呢!”
杨深然有点冤枉:“我那不是玩梗嘛!不是这个意思!”
苏恩典皱眉:“不行不行,你这伤害到我了,你就说怎么办吧!”
杨深然问道:“那按照你的意思是?”
“我最近新学了一道菜。”
混之從零開 山大王要我來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