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h6uk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第523章 怡紅院是什麼地方相伴-l0gxl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小說推薦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苏哥,你说的是真的吗?”
文才好奇地问道:“只是换了个发型,而且还是光头,就受到了无数女孩子的欢迎,我换成光头的话,也会受到女孩子的欢迎吗?”
“呃,这个因人而异,你换成光头的话,会不会受到女孩子的欢迎,我也不清楚,但再差也比现在要好,你觉得呢?”
苏白可不想背这个黑锅,提前就给甩了出去。
“好吧,我尝试一下,待会儿就找个理发店,把自己的头发都给剃了!”
文才想了想,最终狠下心来,做好了剃光头的决定。
这一切,都是为了受到女孩子们的欢迎。
由此可见,春天到了,文才也开始思春了。
……
在苏白给文才传授如何做才能受到女孩子欢迎的办法之时,走在了前面的路任佳跟萧冰艺,现在已经跟任家大小姐变成了无话不说的好闺蜜。
当然,只是塑料姐妹花罢了。
这种姐妹情谊,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存在的。
任家大小姐,现在依旧是叛逆期,为了彰显个性,在这个保守的小镇上,穿着一身洋装。
然而,这种风格的衣服,就算是怡红院的姑娘,都不会穿的,因为太露了。
虽然人家怡红院的姑娘也穿的挺露的,但主要是露的地方不一样,任家大小姐露的是上三路,怡红院的姑娘露的是下三路ꓹ 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最起码下三路没有那么明显,而上路太显眼了ꓹ 又大又白,还晃眼……
正常人,只要看到了ꓹ 都会多看上两眼。
“萧姐姐,还有路姐姐ꓹ 我准备去买点胭脂水粉,你们要不要跟我一起来?”
任婷婷跟两个女龙套聊的老开心了ꓹ 最后说到了去买胭脂水粉这方面上。
从前的叛逆少女ꓹ 因为家里有个有钱的老爹,而且还特别的宠她,所以什么都敢做,为了变得更加美丽,在这个还没有发展出调整技术的年代里,化妆就是唯一的选择了。
说起来,化妆术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技术了ꓹ 在古代的时候,就有着“女为悦己者容”的说法。
现在更是发展出了神奇的化妆术ꓹ 借助各种化妆品ꓹ 能将一个丑女变成绝世美女。
当然ꓹ 要是放到了更后面的现代ꓹ 利用化妆品,再加上神奇的PS技术ꓹ 甚至能让一个大男人ꓹ 变成一个国色天香的美少女。
这都是技术方面的进步。
不过现在这个年代ꓹ 化妆术还没有发展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只是能让妹子变得漂亮罢了。
原来有着八十分ꓹ 经过了化妆之后,不说满分,最起码能有个九十分。
任婷婷是个大家小姐,家里有钱又优势,吃的好,穿的也好,所以长得也不错。
一般来说,有钱人家的姑凉,只要不长歪了,都很漂亮。
而没钱人家的姑凉,不是黄脸婆,就是豆芽菜,一个个跟没发育的孩子差不多。
这里再拿任家大小姐跟同龄的少女做个对比。
籃球之娛樂帝王(韓娛之籃球帝王)
任家大小姐年纪轻轻,身材很好,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皮肤好,五官好,穿的好,吃的也好……
而跟她同龄的少女,身材肯定不怎么样,瘦倒是瘦,但却是皮包骨头的那种瘦,皮肤是黑的,五官也不怎么好看,穿的不好,吃的也不好……
stranger之青春憂傷
两相比较,从而得出一个比较靠谱的结论——想要漂亮,最起码要吃好穿好,这就要托生在有钱人家了。
任家大小姐,显然就是有钱人家的姑凉,所以才会有叛逆期。
没钱人家的孩子,你还敢有叛逆期,一巴掌打过去,什么都没有了。
“婷婷,你知道去哪里买胭脂水粉吗?”
萧冰艺笑着问了一句,然后看着任婷婷说道:“我记得你是在省城跟人学过化妆的,还买了些化妆品,难道都用完了?”
“是呀,我的化妆品都用完了,今天我老爹说要出来见个客人,我本来没打算来的。”
韓娛之幸福小雨傘
任婷婷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但我老爹说那个客人很重要,关系到我们家的未来,必须要带上我。”
“没办法,我也不能反抗我老爹,就跟着来了。”
“而要见客人什么的,当然要好好打扮一下了,我用光了最后的化妆品,化了这么一个妆,接着又挑选了一件最好看的衣服。”
“为了表示对客人的尊重,我就穿了洋装。”
“现在见完了客人,我本来打算直接回家的,毕竟这身洋装,我也没怎么穿过,多少有点不习惯。”
“本来打算回家换了洋装的。”
“谁知道我老爹让我陪你们逛逛。”
“说起来,自从离开家,去省城之后,我关于老家的印象就不多了,现在回来,突然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陌生人。”
说到了这里,任婷婷稍微的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老家发展的太快了,我记得小时候,还没有多少人,现在居然有了这么多人,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们去买点胭脂水粉吧,没有化妆品用,也只能用胭脂水粉来代替了。”
“我看你们也没带化妆品什么的,正好去买点胭脂水粉,咱们一起去研究一下,看看要怎么用胭脂水粉来化妆。”
任婷婷笑着说道。
“也好,我们确实需要买点胭脂水粉了。”
路任佳点了点头,然后开口问道:“可是,婷婷,听你刚才说的话,离开老家很久了,也不知道老家的变化如何,你知道哪里有卖胭脂水粉的吗?”
她当然不是想去买胭脂水粉。
在意识到了主神空间的恐怖之后,哪里还有心情去买胭脂水粉来打扮?
相信萧冰艺也是同样的想法。
两女虽然是龙套,但脑子最起码没有问题,还是正常的,知道轻重缓急。
现在也没什么心思去化妆打扮了。
不过,关键问题在于任婷婷喜欢化妆打扮,那么只能投其所好了。
从资深者大哥哪里了解到了点东西,再加上这两个女龙套的自我理解,她们的想法就是拉拢任婷婷,然后帮助说服任老爷,间接的完成任务。
苏白也没有对她们的做法指手画脚,一切都放任她们去做,毕竟又不是真的资深者,只是在忽悠这两个姑凉罢了。
在这两个姑凉想办法完成任务的时候,苏白表现的很是轻松,因为他随时都可以掀桌子。
真要是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他就挺身而出,将僵尸给打死,任务自然就完成了。
有实力,就是如此的任性。
“卖胭脂水粉的店铺啊,这个……我倒是真的不清楚,就算是我在家的时候,也是下人去给我买回来的,我自己都没有去买过。”
任婷婷皱了皱眉头,然后便笑着说道:“我们可以去找人问问呀,街上这么多人,总有人知道卖胭脂水粉的店铺在哪里?”
“婷婷,找人的话,也不能随便找。”
萧冰艺说道。
“当然不能随便找了,我可不会在街上抓住一个人就问,哪里有卖胭脂水粉的店铺?”
黃金法眼
任婷婷笑着说道。
“你准备去找谁问?”
路任佳好奇地问道。
“呃,我打算找个女的去问,找男的,不太好,毕竟他们又不买胭脂水粉,肯定是不知道的,但找女的,也不难找太普通的,因为她们不会去买胭脂水粉,要找的话,就要找……”
任婷婷说着,突然发现了合适的人选,兴奋地伸手指着对面一座二层小楼前的几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妖艳女子:“就是她们了,我觉得吧,她们肯定知道哪里有卖胭脂水粉的店铺!”
路任佳跟萧冰艺,顺着任婷婷伸手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也看到了那几个妖艳女人。
不同于没有什么经验,有些天真的任家大小姐,路任佳跟萧冰艺,来自现代社会,什么没有经历过,一眼就看出了那几个妖艳女子的真实身份——可能是怡红院的姑凉,又或者是黛青楼的姑凉。
反正不是什么好女人,不是卖的,就是卖的。
“你们看到了吧?”
任婷婷有点小激动的说道:“她们脸上擦的就是胭脂水粉,我们过去找她们问问吧。”
说完这话。
没等路任佳跟萧冰艺反应过来,任家大小姐就提着裙子,小跑着冲了过去。
胸前宏伟颤巍巍的,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眼球。
路任佳跟萧冰艺,彼此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里的无奈,最后摇了摇头,也跟了过去。
不管怎么说,都讨好到了如此程度,不能半途而废。
三女齐齐奔向了怡红院。
这种怪异的一幕,让文才看到了,不免觉得奇怪,直接开口问道:“苏哥,她们这是做什么?”
獵戶家的小妻寶
苏白摇了摇头,就差没有给文才一巴掌了:“你问我,我问谁?”
文才说道:“苏哥,我觉得你挺聪明的,应该能看出她们在做什么?”
苏白没好气地说道:“我是聪明人就能看出来了,你把聪明人当成什么了?”
文才惊讶的问道:“难道聪明人也看不出来吗?”
苏白说道:“我管你聪明不聪明,你知道哪里是什么地方吗?”
文才努力的想了想,然后说道:“我记得师父说过的,那个地方……好像是叫怡红什么来着,怡红楼?怡红院?怡红家?还是……哦对了,我想起来了,是怡红院!”
“怡红院?”
苏白皱了皱眉头,实在是没忍住的吐槽了起来:“这个名字很有特色啊,明显就是那种卖的地方。”
“苏哥,什么是那种卖的地方?”
文才好奇地问道。
“你没进去过吗?”
苏白看着文才问道。
“没有。”
文才摇了摇头。
“我不信。”
苏白说道。
“苏哥,你要相信我,我是真的没有进去过。”
文才连忙说道:“师父曾经带我从这里路过,对面的那些漂亮姑娘,都挥着手帕,说着奇怪的话,让我们过去找她们玩,我看师父都心动了,但最后还是走了。”
“后来我就再也没路过这个地方,现在又看到了这么一幕,她们挥手帕让我们过去玩什么?”
“苏哥,你知道吗?”
文才最后问道。
“……”
苏白无语地看着文才,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这个家伙是真的单蠢,还是假的单蠢?
好吧,不管真假,其实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文才,你还小,没必要知道这个。”
苏白敷衍道。
“苏哥,我不小了。”
刑事案件錄
文才黑着脸说道。
“好吧,你确实是不小了,但你只要过去玩玩,就知道玩什么了,这比你问我更加的方便。”
苏白说道。
“呃,苏哥,我玩不起,没那么多钱。”
文才有些尴尬的说道。
“文才呀文才,你都玩不起了,还问这个做什么?老老实实的做人就是了,不要去问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苏白直言道。
“苏哥,你的劝告,我都记在了心里,但我还是想要弄清楚她们到底要我玩什么?”
文才语气坚定地说道:“不搞清楚的话,我就觉得心里堵得慌。”
八塊八:高冷總裁帶回家 陳小笑
“文才,你其实可以直接问她们的。”
苏白说道。
“苏哥,我不好意思。”
文才说道。
“这个……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苏白疑惑道。
“每次看到她们,我就面红耳赤,心跳加速,不好意思跟她们说话。”
文才有些尴尬的说道。
“文才,你没救了,都这个德行了,你也别想着知道答案了,老老实实的回去跟九叔过一辈子得了。”
苏白忍不住得吐槽道。
“苏哥,不要打击我呀,我可不想跟我师父过一辈子。”
文才马上喊道。
“你不想过,也要过了,毕竟你这么胆小,都不敢跟她们说话,又怎么能找到老婆呢?”
苏白摇头道。
“苏哥,这个跟找老婆,应该是两回事吧?”
文才伸手挠了挠头发,面露不解之色,抬头看着苏白问道。
“不,这是一回事。”
苏白说道。
“我不明白。”
文才说道。
“不明白就对了,现在你还小,等你长大了,你也就清楚了。”
苏白说道。
“苏哥,我现在已经很大了。”
文才说道。
“不,我说的长大,跟你说的不是一回事。”
苏白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