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m03c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漁人傳說 愛下-第七二五章 做人不能忘本鑒賞-7wj6q

漁人傳說
小說推薦漁人傳說
了解庄海洋性格的人都知道,春节那几天基本很难看到他的身影。跟往常一样,在农场陪着老姐等人过完小年,庄海洋一家三口便乘座直升机返回南山岛。
无论走多远,无论在其它地方有多豪华的住所,南山岛老屋才是真正的老家。对庄海洋的这种坚持,妻子也很认同。不忘本的人,大多都值得信任。
太平血 不開心的橘
反观身为儿子的庄牧业,那怕南山岛这边没农场面积大。可回到岛上老屋的他,同样玩的很开心。每天带着几条围在身边的土狗,满岛乱窜都没事。
其它留守南山岛的安保队员,每年能见庄海洋的次数并不多。可每年他们领到的年终奖,似乎都比别人多一些。而这些队员也知道,这是庄海洋额外给的奖励。
跟其它在农场或牧场工作的人相比,他们每年能领到的年终效益奖,自然也是要少上许多。好在荒岛的土鸡,以及平时下海捕捞作业,收益还是不错。
总之一句话,比上不足,比下还是有余。在这边工作过的安保队员,也大多有机会进船队,而后慢慢转入其它骨干岗位。就前途而言,还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回归南山岛,又过上渔家生活的一家三口,也会在这个时候,驾着依然保养不错的第一条渔船,前往附近海域实施捕捞作业,捕捞方式跟早年也没什么区别。
書劍傳
相比夫妻两人,干这种活已然轻车熟路,首次有机会陪父母捕渔的小家伙,则显得分外积极。以至直播时,很多游客都觉得,这种教育方式很特别。
“渔人的孩子,要是不懂出海捕鱼,那还像话吗?”
“不是说渔人很有钱吗?怎么还让孩子干这个?”
各式各样的讨论,庄海洋都很少表达意见。管教孩子,每个人选择的方式方法都不同。在他看来,自家儿子既然喜欢干这个ꓹ 让他体验一下又何妨呢?
殤宮劫:替身寵妃
更令直播用户惊讶的,还是过完年虚岁也算六岁的小家伙ꓹ 玩水那叫一个溜。甚至于,浮潜的技术,令很多观看直播的年青人都汗颜。
不少老渔粉更是惊叹道:“这还真是有其父ꓹ 必有其子!”
“老子英雄儿好汉!小渔人,果然名不虚传!”
瘋狂設計獅 太蓬
针对网上给予儿子的好评ꓹ 庄海洋也没讲述给儿子听。在他看来,他也希望儿子有一个更值得回忆的童年。跟其它同龄人相比ꓹ 他能体会到更多乐趣。
游泳也好ꓹ 捕渔也罢,这些儿子既然喜欢,那他怎么会拒绝呢?
都说子承父业,不管儿子喜不喜欢,庄海洋现在打拼下的这些产业,将来还是会交由儿子继承。他的能力跟魄力,必然要跟普通人不同。
不用理会公司的事ꓹ 回归南山岛过春节,又有时间专心陪老婆孩子ꓹ 重新体验一把渔家乐趣ꓹ 庄海洋也觉得很放松也很开心。开直播ꓹ 也是为满足渔粉的要求。
不管怎么说ꓹ 庄海洋事业起步,确实得利于这些粉丝的追求。不能因为他现在ꓹ 不差直播打赏的收入就不直播。说实话ꓹ 他直播赚到的钱ꓹ 还真的没怎么花过。
我愛你,分手吧
眼下庄海洋每年投入慈善方面的资金,虽然每具体统计过。可在南洲还有李子妃的老家岭南ꓹ 渔婆助学基金可谓家喻户晓,令很多贫困生获得继续求学的机会。
随着冀省沙苇岛牧场,还有东北新牧场的兴建,渔婆助学基金也开始惠及两省的贫困学子。跟其它做慈善恨不得天下皆知相比,庄海洋却极其低调。
穿越之淑慎公主
而官方也有大概进行过统计,这几年庄海洋夫妇投入慈善方面的投入便高达过亿。有人说庄海洋会赚钱的同时,他惠及的人群却更多,口碑声誉自不用说。
大年三十晚,看着在南山岛腾空而起的烟花,站在父母身边的庄牧业,同样显得非常激动。拎着父亲替他点燃的檀香,将一桶桶烟花亲身点燃,而后目送其升空。
“牧业,好玩吗?”
“好玩!爸,每年只能玩一次吗?”
“是啊!每年只有大年三十晚,才能玩一次。要是烟花放的太多,也很容易污染环境。你要喜欢热闹,等元宵节的时候,我带你去镇上开热闹,好不好?”
“好!”
从今年开始,夫妇俩已经决定把儿子送去幼儿园。之前没送,也是觉得儿子在身边待的也蛮好。今年的话,也是觉得他需要一些同龄玩伴。
就农场自建的幼儿园,无论环境还是教学条件,在保陵也属于一流的幼儿园。那怕保陵本地很多有钱人的孩子,都希望托关系送进这个幼儿园。
很可惜,从始至终庄海洋都没开这个口子,幼儿园只接收牧场员工的孩子。相比之下,同样开始招生的小学跟初中,则招收一批家境不好的孩子。
对他这种做法,很多人都显得不理解。招家境出身不好的孩子,农场还要贴钱资助。招那些有钱人的孩子,人家也愿意交纳高额的借读费。
面对手下的不解,庄海洋也很直接的道:“真要提钱,你们觉得我差钱吗?单单筹办这些学校,我前后投入资金上千万,老师更是特聘过来的。
或许你们说的对,有钱人的孩子接受的教育更好,能让学校看上去更有知名度。可你们似乎忘了,这座学校的初衷,其实就是传世农场的子弟学校。
不能因为你们现在富裕起来,就觉得自己是有钱人。做人忘本,早晚都会吃亏的。接收那些贫困学子,让他们接受更好的教育,未来他们便能有更好的发展。
这跟我们农场一直禀承落户一地,造福一方的原则才相符。就算每年要贴钱,以农场目前的效益而言,贴不起吗?真跟有钱人孩子在一个学校,想过你们孩子压力吗?”
在很多人都喜欢讲究,把人分成三六九等的时候,庄海洋却依旧没忘,他本就是一个渔家小子。正是缘于他的这种做法,农场在保陵口碑也非常不错。
即便有人不理解,觉得庄海洋丝毫没有富豪的作派。问题是,真要讲资金讲资产,如今的庄海洋在南洲境内,恐怕真不会惧怕谁。他要贷款,银行分分钟百亿到帐。
其它富豪,谁敢夸这样的海口,能得到银行如此超高的支持跟信任呢?
等到大年初一,再次站在父母墓前的庄海洋,也觉得他此生最大的遗憾,或许就是找不到父母的遗骸。茫茫大海之上,要寻找早年海难人的尸骨,谈何容易啊!
跟父母讲述一些家里的事,算是告慰在天之灵的父母。陪着一起过来祭拜的李子妃跟儿子,也明白墓碑上的人是谁。或许正因如此,庄海洋才会将其视为真正的家。
直到大年初二,庄海洋才开始跟其它人一样走亲访友。相比庄海洋特意登门拜访的人,过年想进庄海洋家门的人,却往往找不到机会。
主角掠奪者 走吧
因为根本不知道,过年期间的庄海洋会在那里。等到元宵节时,一家三口又在赵鹏林送的海景别墅住了两天。带着儿子参与小镇庙会,三人也玩的极其高兴。
跟其它待在农场过年的人相比,元宵后也陆续回归岗位。对庄海洋而言,他何尝不是如此呢?重新搬回农场时,儿子都忍不住感慨道:“爸,这年过的好快哦!”
“是吗?爸爸小时候跟你一样,也天天盼着过年呢!没事,等的越久,等春节再次来的时候,才会玩的更开心。而且,过一年你又长大了一岁,不是吗?”
“是哦!爸爸,今年我也能跟婷婷姐一样上学吗?”
“可以!不过,你婷婷姐是读小学,你还在读幼儿园。到了幼儿园,也要跟班里的同学交朋友。爸爸相信你,你是一个好孩子,更是个好学生,对吧?”
“嗯!妈妈以前教我的东西,我都学会了呢!”
“那也不能骄傲!要是碰到同学不会不懂的东西,你也可以帮老师教一下他们。助人为乐的意思,爸爸以前跟你讲过,你也可以实践一下。”
“嗯,我记住了!”
“等放暑假的时候,爸爸再带你去其它地方玩。等放寒假的时候,我们就能去北方滑雪。爸爸答应你,往后你放假的时候,爸爸都会抽时间陪你到处玩,好不好?”
“好!”
軍長先婚後愛 如果這樣
在教育儿子的问题上,庄海洋也不知道,他的教育方式是对还是错。但其它人对儿子的评价,无一例外都是夸他们夫妇教的好。实际上,他们两口子何尝不是初为父母呢?
渡过一个相对漫长却又时间飞逝的春节,返回工作岗位的员工们,也都迅速进入工作状态。那些年前值班的工作人员,也获得相应休年假的机会。
春节虽然没能跟家人一起过,可春节补助的工资,却足够他们在接下来休假得时候,好好带家人潇洒一番。跟其它公司相比,庄海洋旗下公司,员工都抢着春节值班。
原因很简单,看似不能陪家人过年很遗憾。可春节值班的加班工资,足以令他们在接下来的休假时间,给予家人更多的陪伴与关怀。
真要觉得不想赚加班费,直接表示拒绝,公司管理层也不会硬性规定。春节期间值班,庄海洋也一直强调要员工自愿。若不愿,也绝对不能勉强,且事后不许为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