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a31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詭冢 愛下-【第四卷】第七章 沈宅夜談-pbjcs

詭冢
小說推薦詭冢
“天哥,那不能怪你,那条地下要塞里的气氛确实诡异了些,如果不是亲身体验,根本不能相信那道石门会是影像。风行人不是曾夜临沈宅来盗天灵珠的人吗?你怎么会与他见着?”我安慰着再次问道。
褚天脸色依旧迷茫,淡淡道:“我们几个当时见把你们跟丢了,心里很是焦虑,不敢随意走动,只是伏在石门附近的一个空房间里等消息。就在你们下去差不多半个时辰之后,一道黑影忽然从我们藏身的房间门前闪过,直奔那扇石门。正当我心里迷惑不解时,他竟然也是穿门而过,消失在石门后。此刻我才明白那道石门原来真的只是假象而已。”
褚天说到这里顿了顿,轻叹了口气,续道:“当时那人的动作太快,甚至都没看清是男是女便消失不见。我们几个哪还敢犹豫,咬咬牙,便透过那扇跟了下去。洞穿石门时的美妙感觉至今仍旧让人难过。不过等我们顺着木梯滑下去后,却丝毫不见人影,偌大的墓室里仿佛只有我们几个存在一样。不过木梯底端残留的断手真切的告诉我确实有人下来过,而且该是中招了。”
当听到血手时,我心里一动,木梯旁侧用鲜血写下的警告再一次闪过脑海,一阵寒意不由袭便全身。
笨羊降狼記 梨花煙雨
“那断手该是那个黑衣人留下的吧,你是否认为那个黑衣人就是风行人呢?”把褚天的话从头到尾联系了一下,我不禁想到这个可能。
“不是我认为,而是确定无疑。”褚天以坚定的口气回道。“当时我们几个几乎围着水银胡转了三四次,除了基础凌乱不清的脚印留在干涸的湖底,我们没有发现半个人影。此种事情已经够我们头痛的了,但是后来听到的声音以及见到的东西更是差点被骇到胆破。”
“你是不是指的那条银龙?”能把褚天这种冷血保镖吓到的东西不多,我自然就想到了一直蛰伏在尸洞里的银龙。
超級醫生
深海開發商
褚天用着不可思议的眼神望向我,反问道:“你们当时见到我了?”
听他的口气,该是那银龙无疑了。我没有回答为何会猜到,径直说道:“那些事情已经不重要了,天哥,你究竟是在哪遇上风行人的?”若是风行人一直跟在我们身后的话,或许他便能对沈麟为什么会在进入尸坑后发生如此大的转变做出解释,这无疑给了这个毫无头绪的麻团理出了一根线索。
褚天似乎也发觉了自己啰嗦了些,直奔要点道:“在与银龙对峙了几分钟后,我们实在敌不过那阴森的眼神,只得照原路重新返回了地下要塞之内。”
重生之修仙日常
“你们离开时,那银龙没有动作吗?”我打断褚天的话问道。
后者顿了一下,回说:“这个,当时情况太过紧急,我也没有过多的注意,只用眼角扫了一下发现那畜生紧追了过来。不过我的这些兄弟都是身手了得,根本不容它截上我们。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大概是我对那银龙印象太深了,才会忍不住发问,天哥,你继续。”我答道。
褚天点点头,续道:“我们回到要塞之后又重新藏身在那间密室里,一方面可以等你们的消息,另一方面就是要弄清楚那个跟踪你们的人究竟是谁。接下来的事情便没有太大的波澜了,我们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终于又见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形,不过他这次却没有逃出我们的暗伏。因为我曾有幸与这个叱咤北方的神偷风行人有过一面之缘,所以当我看清他的面目后,便一眼认了出来。待我看清他简单包扎过的断臂后,才恍然为什么这个从未失手过的传奇人物会轻而易举被我们这些后辈擒住。不过我们还是大意了,谁想到他虽缺了一手,剩下的另一只手却比我们这些双手齐全的人还要灵活。我们几乎还未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便给风行人溜得无影无踪了。”
“咳 咳 咳”,沈二爷剧烈的咳了几声,缓缓道:“以风行人的狡诈老练,能被你们擒住已是奇迹了,你们困不住他也是正常的。”
沈二爷的话却让我心头一寒,照这样看,风行人曾留下的警告并不是空穴来风,故意恫吓,我们该是要过段提心吊胆的日子了。
“那你有没有从风行人那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我问向褚天。
穿越種田之安穩舒心 福祿壽喜
重生之一等棄婦 西河西
褚天还没回话,生叔便苦笑一声,说道:“风行人生性狡诈阴毒,即使他透漏给褚天线索,我们敢相信吗?”
超次元事務所
我一震醒悟,这就叫关心则乱,其实我早该想到的,若想从风行人那里了解到沈麟的线索,就必须亲自找到他,与他对质。
窗外秋雨依旧,把整个夜空侵染的凄冷,而天边阴霾更胜之前,暗的叫人心里发虚。
“风行人的事交由我来处理,至于麟儿的去向,则又要依仗你们了。生子,这次要麻烦你了。上次那件事,哎,你一定还在怪着我吧。”站在落地窗前的沈二爷神色落寞,苍疲之态已完让我想不起曾经那个精神矍铄的精明二爷。
錯嫁
生叔直望进沈二爷眼睛里,坦白道:“我当时确实不能原谅您,但是都过了这么多年,我也渐渐记不得了。您毕竟也曾救过我一命,就算再把我的命收回去,我也不该有什么怨言。我这次来,一是为了报恩,另一方面则是为了麟儿。不瞒您说,我当时真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待,如今他却是下落不明,生死不卜,我怎可袖手旁观?”
“生子,我没看错人…”沈二爷脸上现出愧疚之色,轻声道。
我渐渐明白了为了沈二爷见生叔时会露出震撼的神色,也明白了为什么生叔初见沈二爷便会那样不客气。我虽然对于他们间的恩怨心生好奇,但是怕没有机会知晓了。
气氛再次陷入沉寂,静默片晌之后,二爷缓缓扫视了众人一眼,最后眼光定格在我身上,沙哑道:“时候不早了,你们奔波了一天也该歇息了,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去做。庆子,你明天早上到我这来一趟,我有话跟你说。”
我不解的望向二爷,他却由褚天扶着转身慢慢回屋去了。我只有强压下心头的疑惑,等待明天揭晓了。
雙鳳傳
窗外的雨粉似乎更加密集了些,迫的人透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