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ficx人氣都市小说 NPC txt-第100章 超級看書-xlcb2

NPC
小說推薦NPC
石矶娘娘来势汹汹,那太阿剑也是先天至宝,挥舞之间便荡起玄妙锐利光芒,透过层层空间,转眼便侵袭到了吴起身周。
“厉害。”吴起赞许道,身影若隐若现,也是四下飘飞,捉摸不定,随著石矶娘娘的追杀四处飘荡。其实却是吴起不愿让因果失序,凭空又生出许多麻烦,故按照那大道後来生成的因果躲避拖延时间,不然的话只需要动念之间,石矶娘娘哪里还有活路。
说起来石矶娘娘也有金仙的水平,难怪能将姜尚大军阻挡在朝歌之外,斗法之时斩杀了许多对手,大道更加精进,因而也更是心高气傲。原本却是应在太乙真人身上,让太乙用九龙神火罩收了她,不过这回却是要让吴起跟她游斗上大半个时辰,再予以收服了。
吴起大部分心神还是用来关注这四周的争斗。
西来道人乃是吴起的旧相识,这次对上的却是後土道人。西来道人那日得到吴起的开解,道行精进,於後来也得了件宝物,隐约跨入金仙门槛,隐隐自成一派,不过遇上後土道人正好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後土道人也是自洪荒开辟便出生,隐约悟得先天土德,更得了先天至宝息壤,也是达致金仙境界,浑身气息内敛,也是仙风道骨。
“道兄请了!”西来道人朝後土道人稽首问候,正是有道高人的模样。各自都是为了完自身的运数,提高道行,得天地之间的一席之地,有时候生死却是不由得自主。
後土道人默不作声也是回了一礼。
周朝和商朝两军之间距离甚远,中间空地甚是空旷,加之各自有城池和护营禁制守护,其中的斗法倒也无碍。
有极其凝重的气息在两人之间动荡不休,跟吴起和石矶娘娘两人之间那种灵动飘逸又是大不相同。
疏忽之间,西来道人低声念了句什麽,便在空中划出一道白色的光门,白色的光芒顷刻之间从天而降,照耀得四周一片耀眼,两方的士兵心头油然而生一种光明崇敬的心情。
只见天空那道光门之中急剧扩大,连绵不觉地小光团如水流一般倾涌而出,吴起仔细一看,竟然是许多战斗天使,赤身带翅,甚至头顶有一道光圈,瞬间便将整片天空都占据得密密麻麻。
“果然是西来道人阿!”吴起轻松随意地躲避太阿剑连绵不觉的扫射剑光,也对西来道人的手段大开眼界。
虽然吴起达致圣人境界,无所不知,但吴起也只是关注些必要的信息,若是连个不相关人的生辰八字都记得清楚,连会什麽功夫都要查个明白,只怕圣人当的也是没有意思。
不过这麽一关注,吴起却是知道了西来道人和後土道人拼斗的结局了。
果然,只见那後土道人看漫天天使连绵不觉,无数光芒从那些天使手中发射出来集中到自己身上,不由得连连摇头微笑:“就这等手段,无足道哉!”说罢,便将身形一摇,瞬间变得巨大无比,几乎顶天立地,俯视下方,巨灵神般大的手掌便穿过层层白云朝那光门压了下来。
这乃是息壤膨胀无方的法门了,後土道人只要双脚不离开大地,体形大上一分,力量神通也便大上一分,不似其他仙人纵然体形变大,其实内里实力并无变化。
那巨大手掌泛著厚重的黄光,还不仅仅如此,更在摆动之间又生出无数小小的拳头,宛如灵性一般朝那被巨大巴掌吓到的天使身上轰击过去,登时天空之中乱羽纷飞,光芒闪耀,煞是好看。
那天使乃是由天地元气形成,在西来道人的那件法宝助力下才凝聚成实体,故被打散之後也是化为纯粹的天地元气,不会出现血肉横飞的景象。
後土道人雷鸣般的巨声隆隆从天空倾斜而下:“道兄不如认输了罢,免得遭了杀运。”
猛龍威鳳
西来道人却是神情自若地笑了一笑,便见更有无穷无尽的天使从那光门中纷飞而出,纷纷附到了後土道人所化的巨大身躯之上,从头到脚,竟然密密麻麻,无一不是那天使的白色光芒。
後土道人此时有些不自在,虽然身躯之上也有许多反击,但终究是抵挡不住这边打散了一波,那边便有更多的天使纠集上来,似乎是不要本钱一般。
一阵极其怪异的感觉从头到脚传递到了後土道人心中,似乎是麻痒的感觉,又似乎是有些悬空的感觉,突然觉得大事不妙,这些蚂蚁般的天使竟然硬生生地把自己巨大身躯的双脚和大地分割了开来。
“道兄果然道行高深,贫道甘拜下风。”後土道人赶忙求饶,免得应了杀劫。
“无量天尊!”西来道人倒也是和善,听得後土道人这麽一说果然当真地把所有神通都收了起来,四周顿时一片清明,然後施施然返回到了商朝阵营之中,竟然也不等那西来道人开口说话。
西来道人脸上掩饰不住的喜悦,随著那後土道人的认输,心中涌过了一阵明悟。完结了运数之後,道心更加精深了,离开那教主级别却也不是很远,更知道已然有了执掌一天的资格。
“唉,运数是完结了,可惜品次却是差了一分。”後土道人虽然是败了,却也有所收获。他们二人并非是封神榜中人,更不必争夺个你死我活,只需要分出胜负,便能知晓在三十三天中的地位了。
只不过尚未到分封的时候,二人都是不知,但西来道人肯定是要比後土道人高上那麽一些的。
“没种的,老娘让你躲……”石矶娘娘气急败坏,看吴起躲的轻松,心头怒火越来越是旺盛,浑身几乎都要迸发出火焰来了。石矶娘娘本身也是洪荒初开的一块石头,其中有大道几分,所以也修得人身,只不过这回对手是吴起,在这等细微小事上自然是循天数因果行事,让消耗半个时辰便要消耗半个时辰。
此时距离西来道人和後土道人开打,也才过来十余分锺而已,还需要再支撑上片刻。
那边赤松子和如花道人也是对上了手。
赤松子乃是小麒麟修炼而成,当日还是吴起赐的名字,刚才没有发现吴起,这时候是越看吴起越象是自己的师父,眼光不时飘往吴起这边,就连跟如花道人争斗也有些不太在意了,不时有些险象还生。
重生豪門巨星:BOSS嬌妻歸來
吴起相貌是象,但相貌相同的人多了去了,赤松子经过近乎万年的锤炼,哪里还会有当年那番幼稚。
“这小子,这麽多年的修炼都到哪里去了。”吴起叹了口气,不过此时还不想跟赤松子相认。如花道人和赤松子两人都是真仙水平,道行相差不是很多,不过如花道人乃是修道之人,几乎突破到金仙的境界,实力还是要比赤松子高上那麽一点点,浑身大道五行所化五道清光隐隐成形,玄妙无妨。
赤松子其实也差距仿佛,不过当日有吴起赠送的乾坤尺护身,其实说起来要比如花道人要高上那麽一分二分,但这时候心神不属,反倒是落了下风了。
吴起摇了摇头,算得毕竟赤松子还是要赢了这如花道人,便想要暗中出手助赤松子一臂之力了。这结果若是相同,其间过程有轻微变化,只要不超过一个度,倒也不用太担心对天数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那乾坤尺本来就有无穷妙用,只不过赤松子还没进入金仙境界,也就不能完全发挥出来。吴起便是要在这上头做点功夫,略微点拨,至少让赤松子在表面上看是靠法宝和超常发挥赢得这场的。
赤松子虽然心神不宁,但乾坤尺毕竟是先天灵宝,内孕乾坤,阴阳互引,挥舞之下连连挡开如花道人发出的魔门奥秘。
只不过如花道人原本就是现实之中魔门中人,更有修道典籍层层精进,在游戏世界之中经过千年的积累,实力不可小视。修道这一法门跟悟道法门殊途同归,但其中有不少区别,比如修道精深之处,不似悟道之人会有道花形成,反倒是在身周生成五气,跟道花有异曲同工之妙,攻击力更是要胜上一筹。
赤松子原本道行就要比如花差上一些,加上 又有些心不在焉,转眼便被一道先天火光扫在身上,登时一阵灼热感觉扑面而来,连连躲避才侥幸逃脱,不过那头发衣服就惨不忍睹了,竟然还有轻烟冒了出来。
“道兄好大的手段。”赤松子心神为之一清,马上收摄了回来,头顶二朵道花猛然闪了一闪,手中乾坤尺化作阴阳二气盘旋了起来,便朝如花道人打了过去。
吴起在那头躲的正高兴,石矶娘娘追的是暴跳如雷,原本大方仪态此时已经消磨殆尽,整一个凡人泼妇的模样,裙衫散乱,剑光也不成体统,但依旧追著吴起叫骂不停,外头明眼的道人连连摇头,早就看出了石矶娘娘已经是外强中干了,也在心头感叹吴起的不厚道了,哪有这麽戏弄人家的。
此时,看赤松子终於专心出手,吴起暗中笑了一笑,此时正是时候,稍微做了下手脚,无形无色,无影无踪,圣人手段自然是无人能够觉察的了。
只见那乾坤尺化为阴阳二气猛然迸散了开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如花道人裹得严严实实,瞬间拖入到了一个虚无缥缈的世界。
赤松子刹那之间只觉得从乾坤尺上传来清明的感觉,再感觉到乾坤尺之中的异变,心中大喜,以为刚好突破的瓶颈,领悟到更精深的道法,也不疑有他,连忙催动那乾坤尺,消磨那如花道人了。
可怜如花道人只是眼前如梦如幻,便置身虚无缥缈之间,紧接著便是有无穷的压力重重叠叠压迫,连忙运转神通抵抗,心知已然落入了对方的算计之中,此处怕是对方法宝的小世界了。
“还请道兄体谅天心,予以放行之便!”如花道人事知不可为,连连求饶。
魔法學徒 藍晶
赤松子此时也隐约摸到了些什麽,欣然将如花道人放了出来,手中擎著乾坤尺连连抚摸,朝被放出来的如花道人互相稽首示意,便回了己方的大营,注视吴起和石矶娘娘的争斗了。
二人都完了运数,只等待冥冥之中的天命了。
至於那太乙真人和青云真人,却是不用多说了,自然是太乙真人轻松把青云真人搞定,也不知道青云真人到底是哪里抽风,竟然敢去挑战太乙真人。只不过其间发生了个小插曲,青云真人的徒弟青木道人看师尊被压制得没有丝毫还手之力,便要出来助力,也是同时被太乙真人给拿了下来。
不过今日这几场,倒都还没有出现人命,跟往日那血肉横飞,或形神俱灭的凄惨场面相比大不相同。
石矶娘娘依旧追杀的凶,神通几乎都施展了个透,可惜就是奈何不得吴起。
“还不降伏。”吴起看得那天时正是符合,突然身形一定,朝飞速移动的石矶娘娘大喝一声。天地之间,有巨大威势随同这声音瞬间覆盖了下来,四周噪杂的声音顿时寂静不可闻听。
之间石矶娘娘神情猛然一呆,瞬间被涌动的清光笼罩住,然後便瘫倒在地上,连那太阿剑也扔到了一旁,转眼便现出原形,正是一块於洪荒开辟之时便有的石头,也只有一人高下大小,面目栩栩如生,蕴含灵气逼人。
众皆骇然,连那商朝城墙之上的众道人都不由自主地连连後退,虽无任何炫耀的光彩,没有什麽华丽的招式,却自然有巨大的威仪,惊骇之中互相对望,久久不能言语。
就连那周朝大营之中,也同样如此。
姜尚在那主位也站的不是那麽利落,脚步不由自主地朝太乙真人那边挪动了几步,後来又醒悟了过来,赶忙又挪动了回去,脸上连连变幻颜色,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刚才恐怕是在鬼门关旁走了一遭了,竟然敢用那种语气跟吴起说话。
看来是人家道行高深,不愿意跟自己计较,不然……姜尚都不敢想下去了。
就连太乙真人也同样受到极大震动,脸上一片颓然之色,只觉得这麽多年的修炼都修到狗身上了,不知道何日才能有如此的道行。
吴起将四周道人的神情举止尽收眼底,突然转头朝周朝大营之中的感应、灵思真人笑了一笑。其实感应、灵思真人心中也有些疑惑,怎麽会有跟自己儿子那麽相似的人,但昨日才跟自己儿子相见,也不见也这麽大的神通,而且虽然象,但感觉起来又有些不同,因而也只能在心中怀疑,不敢贸然上前。
但吴起这麽一笑,就又让二位老人家有些摸不到头脑了,何况刚才还收了自己的“混元金斗”,刚才也没有来得及问话就被姜军师给派了下去,互相对视了一眼,暗自决定呆会要好好地询问一番。
“你可降伏?”吴起漫步走近这块石头,笑笑便又问了问。
石头之中传来石矶娘娘的萎靡的神念:“降伏又如何,不降伏又如何?”
“降伏,便做我座前童女,不降伏,便归混沌去吧!”
“愿意降伏,恳请收录。”石矶连连求饶。
吴起大笑了两声,转身便往周朝大营中回走,也无任何动作,便看见那石头光芒闪耀过後,出现一个红衣女童,明眸皓齿,光彩照人,恭谨地跟在吴起身後,正是那石矶娘娘所化,却已经被吴起点化,成就大道,脱去了本体,真正化身为人了。
姜尚看吴起归来,注视了两眼,也不多说便深深地行了个礼,自然是请求吴起不要见怪了。
吴起点了点头:“天数尽归大周,已无障碍。”随後便带著石矶女童飘然而出,回归造化天中。
其後还有几场斗法,但封神榜中人以及完运数之人悉数了结,也就无足轻重了。
当日,姜尚指挥周朝大军攻破朝歌,纣王**於摘星楼,商灭,天下尽归大周。
周武王统摄人界,是为五行天天主,定都镐京。
三日後,姜尚在封神台上大封天庭众神,合计有黄道十二星辰,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三百六十五周天星辰,更有八部天神,五岳正神……
姜子牙焚香登台,双手捧金灿灿的封神榜,恭敬徐徐展开,上头密密麻麻罗列数千人名。天空猛然为之一顿,有无数清光从天外徐徐照耀了下来,将那封神台笼罩上一层圣洁无比的光芒。
“奉造化之诏,闻仲听令,尔位极人臣,忠心不二,赐封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统雷部二十四员,催云布雨,护法天君。”随著姜子牙话音落地,便从封神榜中飞出一点亮光,随後还有二十四点亮光,飞上天空,在清光之中化为威武人形,正是闻仲和二十四员雷部天神名额,朝姜尚拱了拱手,便消逝在空中。
“奉造化之诏,司马干听令,尔昔从火龙岛出,曾修大道,赐封南方三喦火德星君正神之职,率火部五位正神,巡查人间罪恶,任尔施行。”便有那司马干浑身火光耀眼,率领五名火部正神从那封神榜中飞出,化为人形,同样消逝在空中。
……
姜尚接二连三念出封神榜中之众神之职位和名称,也顾不上喝水润润喉咙,此时已然分封到了各路星辰头上了。只见每念到一个名字,便有一道人形出现在虚空之中,躬身拜服,此时却与八部天神不太相同,那天空便也有同时出现一颗星辰,然後这人形才化为道光芒冲天而去,落入那星辰之中,正在掌管该星辰。
寂寞的洪荒星空星辰越来越多,终於热闹了起来。
……
且不说姜尚分封众神,对人间的世人来说,确实是无比令人激动的时刻,甚至是可以说是历时时刻。但对吴起来说,这不过是素色天,或者说是新天庭的一点小插曲而已。
此时吴起正在造化天之中,石矶女童伺在侧。石矶此时才知道吴起的身份之尊崇,哪里还有怨气,此时高兴都来不及,能伺候在圣人左右,那得是多大的福分啊!
吴起手中拿一铁券,右手提笔,正在慢慢书写三十三天之天主名目,至於混沌天,却不在这三十三天之中,自成体系,不在九件混沌至宝的管辖之下。那铁券和笔乃是上九天共同所化,是开三界的引子,也是无比厉害的法宝,不过说厉害是厉害,说不厉害也不厉害,只有吴起能够用得,且也只能用来定三界而已。
前面上九天乃是混沌至宝所化九天,自然不需要赘言,各有重宝坐镇,乃是:规则天、授权天、中心天、造化天、物质天、生命天、齿轮天、守恒天、里外天。
从第十天起,各路天主尚且需要吴起在这铁券上写下,然後投入混沌大道之中,这才能算是完成开三界之大任。
吴起沈思片刻,依循那天数而行,缓缓落笔:第十天,上清天,太清道人;第十一天,灵境天,多宝道人。只不过到了第十二天和十三天,吴起却沈吟良久,几次三番要落笔,终於还是不能写下东皇太一和西王母的名讳来,只能留空,待想出妥善办法再来,不然又平添许多波折。
起點直播之玄幻世界大冒險
那笔尖微微焕发混沌光芒,便又写下了:第十四天,玄清天,通天道人;第十五天,不息天,女娲道人;第十六天,混元天,王天道人;第十七天,离明天,原始道人;第十八天,太素天,太乙真人;第十九天,聚宝天,小宝道人;第二十天,厉敬天,潘石道人;第二十一天,大罗天,鸿蒙道人;第二十二天,清静天,菩提道人;第二十三天,无极天,镇元道人;第二十四天,素色天,感应真人、灵思真人;第二十五天,天人道,炼妖道人;第二十六天,无行天,武王道人;第二十七天,修罗天,秦天真人、秦山真人;第二十八天,鬼魂道,青云真人;第二十九天,畜生道,赤松道人;第三十天,地狱道,如花道人;第三十一天,炼狱天,西来道人;第三十二天,黄泉天,後土道人;第三十三天,幽冥天,张磊道人。
圣人定数,自然有异常天象,那笔铁画银钩,在那铁券上落定之後,便分出一团黄光落入那下界,落入那人选手中。
写到小宝名讳之时,也同样分出一团黄光落入人界,自行寻到了小宝,落入手中,无穷量的信息便涌入了进来,更瞬间提升了许多道行,明白获得了极大的权限。
重生之玩物人生
“奶奶的,原来是这麽回事,爽!”小宝昂天哈哈大笑了两声,身影便虚幻变动之间没入了虚空之中,转眼便落入一片混沌之中,身上黄色光芒瞬息喷涌了出来,无穷无尽的天地似乎毫不费劲地出现在小宝的眼前,正是归小宝管辖,依据那权限进行管辖。
同样的情形一一发生,三界开辟,三十三天成形,其中有二天尚且未有天主主宰,正是吴起准备留待给毛毛和阿贝了,只不过心中也没有把握。
三十三天之中,上九天乃是混沌至宝形成,不可言说。另外第十天至第二十三天,乃是悟道修行之人的居所。第二十四天正是包容修正错误数据之处,新天庭。第二十五天至第第三十天却是世界轮回之所了。第三十一天至三十三天,容纳凶厉之气,却是邪魔的归所。
校園有屍 流氓小妖
等到剩余两天天主也寻定,便是三界完全开定,世界运行无碍了。
吴起在造化天之中也有感应到那诸天纷纷开启,有那黄光的授权,选中之人自然开辟得轻松随意,毫无半分阻碍。
突然吴起深深地叹了口气,吩咐石矶童子守好洞府,便准备出了造化天,朝那天庭和瑶池而去。虽然心中不愿,终究还是按天命行事,虽然暂时没有良策,但既然知道他们的身份,应该可以好好商谈一番,或许能有急智也说不定。
尚未出得造化天,吴起突然看到那最初的“道机九混大阵”,经过数万年的运转,附在上头的元神竟然隐隐和大道相和,若非刚好看到,加之有心神感应,以自己圣人的修为,差点都忘了这茬了。
吴起皱了皱眉头,在跟那当初打入其中的元神融合之时,竟然在刹那间有些迷茫,不由得暗自起了疑心,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意动之下,吴起手中光芒一闪,便将那形成大阵的亭台玉柱收入体内,终归慢慢炼化修正,达致圆满境界,到时也是件称手的法宝,想来也不会比混元道宝差。
歸元化仙
这些却都超出了大道的范畴了,吴起也是推算不到。
瑶池和天庭两大辉煌无比的建筑群,此时在东皇太一和西王母的催动下,竟然缓缓靠到了一起,若不细看,还以为已经连成了一片,金光灿烂,连绵不觉。
两大旧规则胜地在各自获得了大道的一件混元道宝之後,竟然求同存异,不再那麽势同水火。加之大道日益兴盛,瑶池和天庭的势力范围日益遭受打压,南瞻部洲和西牛贺洲大部已经被大道覆盖。
虽然瑶池和天庭仍旧能随意四处漫游,但终究不如当年,且无法象往日那般随意收取门人发展壮大,故东皇太一和西王母终於不得不决定联手。
此时,吴起也在几个跨步之间便找到了这处明显的异常之处,大道之下,哪里还能不知道天庭和瑶池这麽明显的目标,不多时候便出现在瑶池天柱门口。
四周围绕的仙兵天将怒目而视,对吴起这大道中人有天然的敌意:“大胆,还不速速退去,否则休怪我等无情。”
吴起淡然一笑,却是彬彬有礼,心中的敌意其实更甚,只不过为了旧日友人,不得不强行克制:“还请通报西王母、东皇一声,旧日友人来访。嗯,若是问起,便说是故日友人名叫吴起。”
此时天天庭和瑶池连在一起,加之方圆百里之外大道笼罩,吴起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形势逼人,阿贝和毛毛不得不联合了。
虽然被迫立场对立,但想来听到这个名字,还不至於忘却吧。吴起纵然以圣人神通,此时不知为何,心中竟隐约有激动的感觉,虽然觉得不妥当,但也算不出什麽东西,只道是天生立场的影响。不过,为了避免误会,自己都将当日姓名报上了,想来不应该有什麽吧!
“报,门外有一自称吴起,说是两位天尊昔日故人,特意来访,请天尊示下。”守门神将层层通报,倒也没有什麽意外。
西王母和东皇正在大殿之中商量如何应对最近的窘境,虽然大道不断蔓延,但天庭和瑶池倒也暂时不虞有失,融合了混元道宝後的中枢隐隐能够找到大道的破绽,虽然还不能反击,但自保不是太大的问题。
何况,若是天庭和瑶池联手了之後,鹿死谁手还未必可知。
“哦?”西王母和东皇互相对视一眼,分明看到了对方眼中勾起的旧日回忆和惊讶的表情,都明白恐怕来的就是当日那人,但却都喜忧参半。
“快快有请。”西王母低声叹了口气,心情有些激动,那五味杂陈实在说不出什麽味道。说起来,已经过了千把年了,但为什麽还这麽忐忑呢?
东皇怔立了片刻,脸上一片木然。
两人各自坐定,眼中不自觉掠过一缕黄光,只不过那黄光极其的快速和诡异,竟然互相没有觉察,自己就更没有发现了。
吴起大踏步来到了大殿之中,看西王母那熟悉的容颜,心中也是一跳,呆呆看了半晌,才转头看东皇太一,却只是看到个久居上位者威仪的中年人,若非有当日从混沌天中得到的信息,只怕是不会知道这人就是毛毛了。
看得吴起熟悉的面容,阿贝叹息摇了摇头,却不知道说些什麽,心底竟然还涌动著莫名的敌意,毛毛也是如此,虽然还有著当初的记忆,但被那敌意冲淡了许多,一时也没有说话。
实在是道之相左,造化弄人,实在无法可想。
“……你们可都还好?”吴起站立半晌,这才低声问了这麽一句。
西王母和毛毛又是互相看了一眼,有些迟疑:“还好吧。”
……
非洲酋長
在无穷尽之外,超乎现实世界宇宙的尽头,再透出游戏世界的尽头,再避开那极其玄妙的伪装和屏蔽,以及实物的隔绝。
便是一处虚空,有五彩光芒游荡,没有丝毫的物质存在,只有在不可分辨上下左右,无时光流逝之中,伫立著一颗巨大的透明水晶球。
仔细看去,这水晶球当中还分成数十层颜色各异的层次,正是对应的吴起刚刚分成的三十三天,甚至连那混沌天的景象也一览无余,更连那对於吴起来说所谓的现实也是其中的一层。
隐约之中有人声传了过来,在从这虚空之中出去,便可以看到银白色金属形成的墙壁,再穿出去,便是间实验室模样的,还有五个人正在盯著虚空中的屏幕,指手划脚,大声争论著什麽。
“看,这游戏设计出来之後,你们都看不上。嘿嘿,经过自我演化之後,你们还有什麽可说的。”正中那人眨巴著眼睛。
旁边一年轻人点了点头:“确实不错,想不道经过演化之後,能够从单一的物质世界构建出如此之多的位面,特性各不相同,加上时间流速的不同,我想市场反应一定良好。”
右边那人洋洋自得:“只要这最後的三个错误修改过来,就可以进行测试了。其实当初也有进行过测试,还给里头留下了许多神话传说呢。”
“嗯,其他的就不罗嗦了,当初答应我的,进入游戏的优先权可别忘了,不然别怪我不客气。”边上另外一个人怪笑了两声。
五人眼前的屏幕显示的正是天庭和瑶池之间的景色,正是吴起找阿贝和毛毛谈话的场景。
正中那人指著吴起的形象道:“这人的经历我都记录下来了,将来可以剪辑後作为宣传片使用,非常的精彩。”
突然屏幕之中爆发出猛烈的光芒,只见吴起似乎张开嘴说了句什麽,西王母和东皇突然面色变得极其狰狞冷漠,浑身登时爆发出极其耀眼的光芒,就连屏幕也被强光占据。
五人连忙捂住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只见屏幕之中显示的却是一行大字:“恭喜,恭喜,程序演化完毕,世界构建分离成功。”
五人异口同声笑了起来,其中一人跑到边上柜子拿出一瓶酒来,倒出五杯分别递给其他人,大声道:“胜利,干杯!”
“干杯!”
從一開始就無敵 笑也隨風
实验室之内,自然是一片欢声笑语了。
……
那水晶球中显示的,相对於吴起来说的“现实世界”之中的通天塔突然化为蒙蒙的光芒,转眼之间就消失不见了,那淡蓝色的光芒似乎融入了虚空之中。其实,如果在混沌天之中就可以看得清楚,这通天塔竟然连带著当中的“人类”都化为一股能量,融入了混沌天之中,成为混沌天中的一部分。
剩余的两天也各自择了个主,开辟之後,整个游戏世界终於构建完整了。
数百年时光转眼就过去了,吴起的“现实世界”重新繁荣了起来,依旧是物质世界的特性,除了一些传说之外,并没有什麽神鬼之类的实际存在的证明。
某日。
“吴起,放学後留下来,我有话跟你说。”杭州城某高中,气势汹汹地班长冲著一个穿著整洁但又呆板校服的男学生大声喊道。
那男同学背影顿了一下,吊儿郎当地走向校门口,极其嚣张地从口袋里头抽出一根皱巴巴地香烟,拿出火柴盒,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後左手朝背後比划了一下,伸出一根中指。
班长气得俏脸失色,大眼睛里头有泪光在闪烁,不过脸上依旧是倔强的神情,夹著哭音:“你不学好,你欺负我,明天跟你妈说去!”
这脸孔竟然是那晨曦……
“老兄,怎麽现在才来,妹妹等得好心急!咿,你那老相好地怎麽那麽委屈……”
吴起刚出校门,从墙壁边就蹦跳出一个小姑娘,身材娇好,一对骇人的凶器波涛汹涌,但比例却是极好,看得让人血脉齎张,清秀可人的脸蛋画上了浓浓的眼影,厚重的唇彩,就连那头发也是极其豔丽的彩色,一把就抱住吴起的插在口袋里的胳膊,胸口若有若无地往上蹭。
“嘿嘿,想我不,寒寒!”这个叫吴起的学生嘿嘿笑了几声,看似平凡的脸蛋竟然有极其阳光却又带点邪恶的笑容,捏了这小姑娘白嫩的脸蛋一把,:“没啥,不就是昨天把她给ooxx了嘛,以为老子就得老实听他的……嘿,这年头……嗯,说实在的,昨天我喝多了,还真不记得到底是谁比较主动一些,你也知道啦,那丫头总是赖著俺呢!”
“哥哥好坏,脚踏两只船呢!”
“咿,这就不对了。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嗯,明天肯定又来找我了。真烦人,除了找我妈告状外,就是想教俺怎麽当个好学生,嘿,三娘教子啊,老子最烦这个!”
“不管啦,今天咱们到哪里开房间去……”
“啊,还要?天哪,我又不是奶牛!”
“嗯~人家都没说你始乱终弃,一定要补回来嘛!”
“那个,好大的月亮啊!”
“笨蛋,那是卫星接收盘啦!”
“哈,最近可能书读太多了,眼睛都有些花了。”两人极其亲密地搂抱著走了,留下长长的背影,一轮斜阳慢慢落入远方的地平线。
……
“啊……”吴起猛然尖叫一声,猛然从床上惊醒了过来,双手在眼皮底下翻来翻去,只见隐约有银色的光芒从皮肤当中微微泛了出来。跟寒寒开房之後,吴起还是得老实地回家睡觉,不然的话,吴老娘肯定会抓狂的。
最近不知道怎麽回事,老是会在记忆之中浮现一些莫名其妙的场景,身体竟然也发生奇怪的变化。
吴起伸手朝远处桌子上的水杯招了招,直觉自己应该有这个能力,果然就看那水杯摇摇晃晃飞了起来,朝自己过来了。吴起赶忙接了过来,虽然是初秋的天气,但额头仍旧是不可抑制地出了一头冷汗,怎麽会有这种举动呢,连忙把水杯举到嘴巴旁,咕噜全把水喝了下去。
脑海之中刹那间闪过一道闪电,一副副画面霎时清晰了起来。
強嫁的婚也甜
吴起坐在床上极其怪异地“呵呵”地笑了两声。
原来当初跟阿贝和毛毛提到了“伪道”两个字的时候,就看见两人似乎神情呆滞,紧接著便是极其猛烈的自爆,若非临行前将那“道机九混大阵”收入体内,只怕自己就要交待在那里了。
幸亏这大阵也是旧规则的残留之一,情急之下竟然发挥出了无上的妙用,不但将自己的真灵护住,连带著也将阿贝和毛毛两人的残魂锁住,更将天庭和瑶池的旧规则也收归一体。
在刹那间发生了莫名其妙的变化,大道竟然也监控不到。
所有的旧规则,甚至大道的一部分都融入了吴起的那点真灵之中,造就了宛如超级病毒一般的存在。
後来,为了将阿贝和毛毛的残魂进行转生,吴起强行运用了那超级病毒般的能力,差点被监控到,所以真灵也随之转生,但直到现在才真正苏醒了过来。
吴起呆呆地坐在床头,突然冷笑“原来我们才是NPC啊!”
旋即沈默了片刻,倏忽察觉从无穷天外有道巨大的神念一扫而过,落到了自己身上竟然没有丝毫的觉察。吴起嘴角咧开了笑容,对自己的存在又有了一番新的评估:“哼哼,既然成了如此的存在,你又查不出来,天地之间那还不是任我逍遥。”
(告一段落,暂时算是完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