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ltym好看的小說 重生之都市武仙 點水晶的小兵-第一百七十八章 鄧天閣分享-lt2fr

重生之都市武仙
小說推薦重生之都市武仙
说到这孙老忍不住叹了口气:
“小邻,那天收留你进孙氏武馆,我本是因为你当时需要我的帮助,我又与你有眼缘,这才想着帮你一把。”
“可后来你的成长速度让我越来越看不懂。”
“我本以为,至少老头子我能在你真正成长起来,为你保驾护航一程,可没想到到现在,已经不是你需要我的帮助,而是你在帮助我。”
说到最后,孙老有些唏嘘,甚至不知道该继续说些什么。
苏邻闻言一笑,他与孙老、小可的感情,可以说是从上一世开始积累的,虽然他们不知道,可是自己心中始终记着孙老对自己的恩情。
苏邻说道:“孙老您放心养伤,剩下的交给我,孙极玄门的掌门玉牌,我一定亲自带回来!”
说完这句话,苏邻昂然而起,身上的气势突然变得无比沉凝,让在场所有人感到一股实质的压力。
盜墓之長生 血紅薔
不论是孙老还是唐境虎、孙菲妃,眼中都闪过一抹惊骇,因为苏邻身上的气息,已经带上了一丝真气境武者威势!
可苏邻现在明明才十七岁!
一位十七岁的……真气境武者!
这是何等骇人!
苏邻感受着身上的力量变化,脸上微微一笑。
極品瞳術
此时他尚未完全突破真气境,只是那一丝突破的机缘,突然降临了。
由于苏邻珍重与孙老的感情,所以先前听闻孙老受伤,他心情无比愤怒。
而来到孙氏武馆后,他更是明确了目标,要为孙老夺回孙极玄门的掌门玉牌。
心念通明之下,天时地利人和皆占据,所以突破的契机顺利降临。
尽管苏邻此时还未完全迈入真气境,可他已经相当于一只脚已跨境,突破真气境几乎就是随时都会发生的了。
孙菲妃看着苏邻,突然觉得他变得有些陌生。
曾经那个让她轻视的穷小子,仿佛骤然变得高大起来一般。她想起曾经自己对他的偏见,越发觉得自己可笑。
这不仅是因为苏邻天赋逆天,还因为他明明可以置身事外,却还是因为情义,毅然投入到门派相争的浑水中。
控運 蠱真人
再想想自己之前明明可以出手帮助孙老,却顾忌来犯之人境界高强,就暗自退缩,相比之下自己简直像个卑微胆小鬼。
孙老与小可与苏邻亲近,真的是再正确不过!
想到这些,孙菲妃忍不住捂住脸颊,没脸再看孙老等人。
而刀疤看着苏邻,心中也百感交集。
曾经苏邻不过是锻骨初期武者,唐司锐少爷还派自己对付过苏邻,那时自己已然是锻骨巅峰,那一战却打得自己心惊肉跳,最后甘拜下风,当时自己就认定苏邻未来的绝然不凡,可没想到这个年轻人成长的竟然这么快,此时便已经成长到要被在场所有人仰望的程度。
唐境虎见状忍不住吐了口气,苦笑道:“苏老弟,跟你一比,老哥我这一把年纪,真是活到狗肚子里了。”
苏邻见状笑道:“境虎老哥不必如此,你早已把脏器境打磨圆润,有那枚【碧云丹】相助,不出一月,你也可以成为先天武者!”
唐境虎脸上露出些许希冀:“借老弟吉言!”
接着苏邻没有耽搁,直接与刀疤出发,去往北辰市西的“邓天阁”。
……
邓天阁位于北辰市西方的郊区,由于邓天阁暂时没有在古武协会正式备案,所以不能开设武馆,也不能享有一些属于门派的特权福利,只能确定一处地界当做门派驻地。
一噸超人
由于邓天阁位置偏远,苏邻与刀疤来到时,时间已近凌晨。
期间杜源秋给苏邻打了一个电话,问苏邻为什么还不回宿舍。
苏邻只说自己在外面有事。
杜源秋可急坏了:
“苏邻,现在有什么事能比你明天与黄诗韵的比斗更重要?你今天不早点回来养足精神,明天发挥不好怎么办?黄诗韵毕竟是真气境武者,而且王芷青还不知道会教她什么,你可不能轻敌呀!”
苏邻说道:
“不用担心,我心中有数。”
杜源秋闻言自然也不能再说什么,只得又叮嘱了苏邻一番,说明天比赛的时间是上午十点,苏邻你可不要迟到。
苏邻自然应诺。
此时,苏邻走下路虎,估算了一下时间。
“今日之事,应当尽快解决,免得耽误了明天与黄诗韵的比斗。”
于是苏邻让刀疤待在车里,自己一个人下车,顺着小路走向邓天阁大门。
本来刀疤想跟苏邻一同前去,苏邻却拒绝了,笑着说有刀疤在场,他怕施展不开。
这话听得刀疤又郁闷又无奈,最后只得闷声待在车里,老实当个司机,同时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修炼,至少得跟得上苏邻的背影。
……
邓天阁中。
邓天阁的建筑布置,有些类似古代的高门大院,大门里是一片院子,往里走是一处正厅,用于邓天阁接待来客或举行会议。
諸天仗劍行
正厅两侧各有一偏厅,可用于招待宾客小憩。
而顺着偏厅后的门再往里走,则是邓天阁的账房、物品库、练功房和弟子们的宿舍。
此时,邓天阁的主厅中,却亮着灯火。
主厅中共有六名年轻人,此时六人围坐在一张红木八仙桌周边,最上首是一名身穿白衣,双眼狭长的年轻人。
煉金時代
其余五人明显以这位年轻人为首,其中一个黑衣女孩围在年轻人左右,显得十分亲昵,另外三个男人,眼中虽有嫉妒,但显然早已习以为常,最后一个黄衣女子则平静地坐着几人当中。
身穿黑色衣裙的女孩对着白衣年轻人嬉笑道:“秦昊师兄,你是怎么打倒那老头子的,再详细给我们说说!”
秦昊摇头一笑,本就狭长的眼睛眯得更细,故作无奈地说道:
“真没什么好说的,硬要形容,那姓孙的老头就像是纸糊的,一碰就倒!要不是我看情况不对收手及时,那老头下半辈子怕不是要在病房里渡过!”
其他几名年轻人闻言哈哈大笑,其中一名矮个的男人赶紧拍马屁:“秦师兄果然神威盖世!”
秦昊闻言眯起眼睛,显然十分受用。
另一名高个男人脸上露出一丝嘲讽:“那个老头可真是弱得很,就这样也配当一个门派掌门?”
最后一个壮实的男人闻言摇头道:“有这样的掌门,怪不得那什么孙极玄门衰败至此。不过如此才好,那孙极玄门马上就要消失了,而我们邓天阁却要强势崛起在这北辰市中!”
黄衣女子略显成熟,此时平静地笑道:
“如此一来,秦昊师兄你就是被古武协会记录在册的门派大弟子,以后更会是邓天阁的掌门人,未来绝对前途无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