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4e1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霸世神尊 起點-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末路?新生?(大)相伴-ifv2l

霸世神尊
小說推薦霸世神尊
“可恶!”
连连相轰的截天,看着空中的徐寒几人,眼中满是暴戾之色。
体内的伤势越来越压制至不住了,每一次的相碰,压制住的伤势都在一步步的爆发,照此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要葬身这八卦阵中。
金色的八卦之力不断朝着体内侵蚀,少了那地图之利的截天,只得硬抗几人的攻击。
八方之位,截天根本就难以把控,而自己又被困在这阵心之中。
“徐寒!我们都是为了活命,只要能让我离开这方时空,上古界碑我不要也罢。”截天眼中闪过一丝恨色,满脸阴沉的说道。
以截天的实力,早早就感觉到了时空在不断的缩小,要不然也不会寻找上古界碑多年。
也怪自己当初因为那神秘的碎片,在虚空之中耗费了众多的时间,不然上古界碑早就在自己手中了。
“哼!杀了你!我们依然有办法离开这方时空。”白起眼中森冷,口中低喝道,却是没有一丝放过截天的意思。
截天双目一缩,并没有回话,只是目光淡淡的望着徐寒,显然知晓是以徐寒为主。
白起眼中闪过一丝恨色,手中泛着金光的大戟斩下,余光扫去,远处的徐寒亦是手持神碑横舞而下。
轰!
徐寒的反应,已是说明了心中的意思,截天不由得满脸猪肝色。
身为西狱之主截天,放下姿态,居然被眼前的武者给拒绝了,这是何等的耻辱。
手中已经略显沉重的棺犉扫过,截天看着灵活避开的昊空几人,眼神之中一抹急色划过。
伤势已经越来越明显了,如若不能破开大阵,恐怕真的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周围的空间气息平稳,显然周小胖维持这大阵得心应手,如今之际只有将徐寒几人击败,方可离去。
“时间不能再拖了。”
徐寒几人显然不可能留手,截天眼中划过一丝厉色,手中的棺犉之中竟是浓郁的金光涌出。
随即在徐寒几人惊讶的目光中,本是在截天手中的棺犉竟是悬空而上,最后立在了截天之后。
耀眼的金光至截天头颅之上冒出,随即整个身体亦是变的金光闪闪,棺犉中涌出的金光全都冲入了截天体内。
“还有什么古怪的招式?”白起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心头不由的微微一缩。
才几个回合的交手,徐寒几人可是深知截天的不凡,先前古怪的画面,神秘的地图碎片,如今这最后的情景,绝对会更加的不凡。
有所顾忌的几人,顿时手中数道武技轰出,可全被棺犉中涌出的金色能量挡住。
徐寒手中神碑连舞,竟是不能靠近丝毫。
一声轻叹,几人只得郁闷的望着那不断变得耀眼的截天。
金色的能量完全将其罩在当中,已是看不清其中的情景,不过截天的气息却是不断的提高。
綜漫之某少年的冷門之旅 天國的紳士君
“周小胖!等会还得靠你的大阵配合。”
徐寒感觉着其中传来的波动,对着旁边显现的周小胖,满脸的严肃之色。
迫不得已使用,肯定有莫大的后遗症,那么其威力亦是不言而喻。
周小胖眼中闪过一丝傲色,对着徐寒自信道:“放心!先天八卦阵可没有那么简单,只不过代价有点大而已。”
蛇骨
金色的光球不算的龟缩,一个淡淡的人形出现在空中,可随着那金光的隐入,出现的竟是一具鲜红的人影。
最后在徐寒几人惊愕的目光中,那巨大的棺犉亦是化为一道金光,没入了人影的双手之中。
裸露在外的肌肉将骨头全都裹住,昊空眼中划过一丝讶色,口中低呼道:“这西狱的武决还真是变态,都将自己练成了一具骷颅 。”
对于这离魂岛的武决,众人早就有所知晓,只是微微一怔,目光却是烁烁的看着不断凝实的人影。
“你们该死!”
一道低沉的咆哮,金色的能量裹住截天爆射而出,速度竟是快至十倍,瞬间出现在徐寒面前。
“九转八卦!”
堪堪掠至的截天,远处的周小胖双手一合,众人低下的八卦竟是快速的旋转,本是奔向徐寒的截天,竟是莫名其貌的出现在另一边。
“老大!他这个状态坚持不了多久,你们快点!”周小胖望着又是回身而来的截天,口中急声说道,显然是知晓截天这个状态的恐怖。
空中的徐寒脸色一沉,眼中满是阴沉之色,刚才那一击可是连其都没有反应过来。
吼!
截天口中一声怒吼,双脚虚空一踏,狂暴的气劲之下,快速的朝着徐寒几人踏来,竟是要破开那困住的光圈。
“拦下他!”
徐寒脸色一沉,亦是要一试这截天的实力,手中神碑之上浓郁的金光形成,猛然砸下。
轰!
震天的轰鸣之声,众人脚下的八卦一阵晃动,接着徐寒爆射而回,身后的白起紧接其上,裹着青色神龙的大戟探来。
噗嗤!
仿佛击破天际的一拳,伴随着一道不甘之声,轰在大戟之上的拳劲,将白起亦是扫飞,身后的昊空两人见此,却是不再上前。
“靠!真他么的硬!”徐寒晃了晃手中的神碑,眼中满是震惊之色,这截天的招数还真不是一般的多。
见徐寒满脸郁色,周小胖口中不由急声道:“老大!他应该强行使用了西狱的秘技,不过负荷非常大,没必要跟他硬碰。”
好婚多磨 一翎
身为东临之人,周小胖可是深知那秘法的恐怖,就算是有八卦阵加持,也是不小的威胁。
“恩!”
徐寒双目一缩,身形却是远远的避开,有大阵相助,有心之下,截天根本就碰不着几人。
“吼吼吼!该死的家伙,有本事前来一战!”双目通红的截天,看着不断变化的八卦,口中咆哮道。
二次元咲夜曲
本就有反噬之力,在加上眼前的阵法,截天根本就坚持不了多久,八卦阵的威力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如此机会,徐寒几人肯定不会错过,凭借着八卦阵不断与其游斗。
愤怒的咆哮之声接连响起,徐寒几人的优势越来越明朗,而场中的截天已经完全要陷入疯狂之中。
一抹淡淡的喜色在眼中闪过,余光不由朝着空中的地图瞥去,有了它就可以以追随上古先人的足迹,找到离开的道路了。
“徐寒!地图已出,我们根本就没有必要一争,为何如此咄咄相逼?”
截天鲜红的肌肉之上,一条条鼓起的青筋,仿佛随时都要炸裂一般,整个脸庞已是因为痛苦而扭曲。
生命攸关之极,截天还是放下了自己的脸面,双目之中竟是带着一丝的渴求。
一步步走到西域之主,截天经历过的生死自是数不胜数,如今已到最后的一步,心中怎会甘心。
“哼!西狱之人死不足惜,乖乖受死!”徐寒脸色寒霜,满脸的冷峻之色。
离魂岛的所作所为,食为天的龌蹉勾当,可都是这西狱所使,灵元大陆之上那众多死去的武者,徐寒怎么能将其放过。
“你们••••”
看着立在四周个个脸色森冷的几人,截天双目一沉,眼中的渴求化为了浓浓的怨恨。
本是世间的主宰,如今竟是化为困兽,更是要在不屈之中死去,这是何等的不甘。
徐寒几人实力不弱,又被困在这八卦阵中,想要离开根本就不可能,也怪自己大意,才会有此结果。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一起死。”胸膛剧烈起伏的截天,口中一声爆吼,竟是转身朝着空中的地图奔去。
眼中划过一丝迷惑的徐寒,脸色一沉,口中不由急喝道:“不好!快挡住他!”
地图四周有神秘的能量裹住,这截天根本就无法将其控制,如今恐怕是要将那地图毁去,想到此点的几人,顿时满脸的急色。
轰!
根本就没有一丝的犹豫,飞奔而至的截天轰然炸开,狂暴的能量朝着四周扫去,飞奔在最前方的徐寒直接被一股巨力扫飞。
“该死!”
远处的周小胖口中一声咒骂,只见那立在空中的八卦不断晃动,骤然之间八颗石子缓缓从虚空之中冒出,稳稳的立在狂暴的能量之中。
“过来!”
狂暴的能量至中心处狂卷而出,徐寒右手一舞手中神碑挡在身前,将远处的昊空几人全都拉至其旁。
金色的能量之中根本就看不到地图的情况,徐寒几人相视一望,眼中满是郁闷之色,哪里知晓截天会如此的狠绝。
“徐寒!现在怎么办?”昊空眼中闪过一丝急色,口中连声说道。
神碑之上传来的能量越来越强,也不知道几人能不能挡住,而且还不知周小胖的大阵能不能顶住。
一道道恐怖的能量席卷而至,静静立在虚空之中的八卦石已是黯淡,似乎随时都要粉碎。
1851之遠東風雲
咔擦!
清脆的响声传来,周小胖脸色一变,顿时满脸的苍白之色,眼中更是惊慌万分,八卦石那可是先祖传下之物,来不得半点损坏。
“老大!坚持不住了,我要撤了大阵,你们顶住!”
大阵一撤,到时恐怖的能量恐怕直接将徐寒几人淹没,那狂暴的气劲肯定不是现在可以比拟。
“你自己小心!”
如此时刻将大阵撤去,其中的危险自是不言而喻,可徐寒更知晓大阵被强行破开的危险。
轰!
仿佛一道剧烈的洪流,立在神碑之后的几人,全都在神碑之下,朝着远处飞去。
“怎么回事?”
堪堪赶至的徐天纵众人,看着虚空深处横扫而来的金色洪流,皆是变色大变。
“快闪!”
虽然还未靠近,可那恐怖的波动,显然不是身后这些武者可以抵挡,徐天纵根本就没有丝毫犹豫,带着沐心语几人飞速逃去。
空中的众人见此,亦是个个鼓足劲朝后逃去,可不过瞬间的时间,那巨大的洪流已是卷至。
“该死!他们怎么来了?”趴在神碑之上飞旋的徐寒,看着远处那众多的武者,满脸的着急之色。
二爺的私房事
如此巨大的洪流,恐怕根本就没有几个人挡住,余光一扫旁边虚弱的浪子,就知晓接下来的情况了。
“只有挡住了!”
立在一边的徐齐几人相视一望,口中低声说道,隔着神碑几人都感觉到其后的恐怖,要是席卷而下,眼前的武者十不存一。
喝!
脸色冷峻的几人,口中齐声怒喝,只见那翻滚的神碑骤然变大,仿佛横在虚空之中的巨堤,划在了洪流之前。
轰!
立在神碑之后的几人,完全就挡不住那力道,如同一个巨大的推土机,带着神碑朝着逃窜的众人辗压而去。
眨眼的时间,洪流已是临致,徐承运感觉着那恐怖的气浪,一扫那个个惊慌的武者,转身朝着那压来的神碑蹿去。
身后数名武者亦是紧跟其上,运转武技朝着压来的神碑推去。
噗嗤!
恐怖的力道之下,包括徐天纵在内的数人,口中鲜血喷出,整个人亦是被击飞,可见力道的强大。
身后那众多的武者见此,亦是个个转身掠来,除了少数的武者,无一例外全都被击飞。
喝!
望着那一个个前赴后继奔上的武者,徐寒口中一横爆喝,双臂爆涨,可眼前的神碑根本就没有一丝的停顿。
一脸慎重的徐寒,看着远处两道被击飞的身影,心中莫名的一痛,周身旋转的神龙瞬间没入了手臂之中。
淡淡的韵光至手臂之上传来,只见眼前的上古界碑竟是发出一道乳白色的光芒,那朝着神碑涌来的金色能量,自然的朝着两边流去。
瞩目而去的众人,皆是发现了神碑之前,那一张静静悬浮的地图,似乎还是因为其缘故。
徐寒手上的韵光,上古界碑之上的亮光,以及那稳稳立在空中的地图,竟是有一股莫名的联系。
眼前的变化让徐寒几人皆是迷惑,地图不仅没有损坏,竟还帮众人挡住了洪流。
極品護花小村醫
额!
手臂之上力道减小的徐寒,突然脸色一怔,只见神碑之上乳白的光晕,竟是沿着自己的手臂朝着体内聚来,随即竟是有剧烈的胀痛之感传来。
“徐寒!你怎么了?”
徐齐几人皆是发现了徐寒的异常,口中连声惊呼道,满脸的急色。
“啊!”
徐寒口中一声大喝,竟是一脸的痛苦之色,似乎那神碑之中有莫名的东西朝其体内灌去,周身之上强大的气势放出,无一人能靠近。
“怎么回事?”
本是欣喜的众人,皆是被眼前的情景惊呆,望着浑身颤抖的徐寒束手无策。
“寒哥哥!你怎么了?”
沐心语两女脸色苍白,才一靠近,就被那强烈的气劲挡住,无法靠近丝毫。
咳!
神色着急的众人,突然远处一道轻咳之声传来,只见一袭黑衣的徐寒急掠而至,眼神之中带着深深的疲惫。
先前麒麟的毁灭,可是给徐寒带来不少了的伤害,随小银躲在虚空之中,才避开了刚才恐怖的波动。
“你们快退开!”
似乎徐寒亦是能体会到另一具身体的痛苦,苍白的脸上,肌肉不自觉的收缩。
巨大的神碑不断的缩小,而虚空之中涌来的能量,早已消失在众人眼前,只留空中浑身颤抖的徐寒。
啊!
一道痛苦的低吼,在徐寒及周围武者惊骇的目光中,空中的神碑竟是完全的粉碎,全都没入了徐寒的体内。
随着那神碑的消失,静静立在空中的地图,也是射入了徐寒的脑中,随后消失不见。
浑身疼痛的徐寒,在空中不断的翻滚,徐齐几人皆是脸色大急,却无从下手。
徐寒心中的震惊,早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自己竟是再也感觉不到神碑的气息了,就那么消失。
“老大!这是怎么回事?”静立在徐寒肩上的小银,看着眼前的情景,口中低声说道。
“我也不清楚!”
上古界碑就那么化为一道能量,消失在眼前的这具身体中,随即仿佛灵魂深处的疼痛传来,徐寒心中完全懵了。
轰!
随着一道轻响,眼前的这具身体竟然爆裂开来,随即化为一股浓郁的能量,朝着徐寒汹涌而来。
呆立之中的徐寒,根本就来不及反应,狂暴的能量瞬间没入了体内。
周身的衣服瞬间爆裂,一股浓郁的能量完全将徐寒掩住,立在其肩上的小银及紫羽,亦是被毫不留情的扫出。
昊空几人飞身而上,望着眼前的情景,根本就不知什么情况,本事大喜的事情,为何变得如此。
“恐怕与那上古界碑有关,你们不要去打扰了,如今只有静等。”龙海缓步而上,看着那不断翻滚的能量,口中低声说道。
浓郁的能量之下,众人根本就看不清其中的情景,亦是不知徐寒如今的情况,可冒然破开绝对弊大于利。
本是脸色痛苦的徐寒,在那能量卷入之后,立马浑身舒爽。
昏暗的空中,骤然一条青色的小桥至脚下伸出,朝着无尽的虚空之中探去。
“彼岸桥!”
看着眼前这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无尽之桥,徐寒满脸的迷惑之色,虽然只差那么一点就可踏过,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最后的一步往往最是艰难。
似乎心中有所感应,徐寒轻踏而上,每一步都踏的坚实,可徐寒的脑中却是有无数的画面不断翻滚。
前世、今生,无数的画面交织出一张张熟悉的脸庞,每一个的呼唤,都没有让徐寒止住脚步。
也许是一瞬间,亦或者是无尽的时光,徐寒看着远处立在桥边形成的画面,脚步不自觉的缓了下来。
“爸!妈!”
熟悉又如此陌生的称呼,可在徐寒即将停下的时候,上古界碑凭空出现,朝着那立着的两道人影砸去。
灰色的天空中,那极速落下的神碑,仿若要将立着的两人完全粉碎,连灵魂都消失在世间。
“停!”
徐寒只是稍一停顿,口中急喝道,虽然将这画面击碎,自己就有很大的概率跨入尊者境,可徐寒还是狠不下心。
而且徐寒更希望自己突破至尊者境,而不是靠这神秘出现的上古界碑。
“呼!”
清醒过来的徐寒,深深吐出了一口气,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失望之色。
上古界碑果真消失了,这个伴随自己征战多年的战灵,竟是化为一道能量被自己吸收了。
“寒哥哥!”
两道惊呼之声响起,随即道道惊喜之声传来,徐寒瞩目而去,却是沐心语众人喜极而泣的飞奔而上。
“爹爹!”
看着一旁的两男一女,徐寒脸色一怔,眼中不由的划过一丝惊讶之色,似乎这一次又过去了不少的时间。
徐寒的醒来,让界王府的众人心中大喜,更重要的事,这方时空终于有救了。
狼性總裁請溫柔
上古界碑的毁灭,加快了本源的消失,荒原之地更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恐怕用不了多长的时间,整个时空都要消失。
“时间不多了!我也要去寻找离开的道路了。”徐寒看着远处不断坍塌的虚空,满脸的慎重之中。
仿佛整个空间被吞噬一般,在漆黑的虚空之后,竟是连徐寒都感觉到深深的恐惧。
西狱之地已是完全的被毁去,西狱的武者如今更是人人喊打,界王府毫无疑问的统御了整个世间,徐寒已是不再有何顾忌。
虽然上古界碑毁了,可离开的地图深深的印在了徐寒的脑中,没有带上一个人,徐寒独身朝着那无尽的虚空之中蹿去。
不仅是为了徐家堡,还是这一方时空的所有武者,他都必须去做。
妖孽寶寶爹是誰 皇室惡少
邪神降
“娘亲!爹爹会成功吗?”望着离去的徐寒,徐轩眼中闪过一丝不舍,口中低声说道。
沐心语收起眼中的不舍,口中坚定道:“放心!你们的爹爹是最强的,他一定会找到出去的道路。”
立在一旁的徐天纵众人,看着远处的徐寒,眼中满是期待之色。
无尽的虚空之中,青色的小道,徐寒看着双目慈祥望来的双老,缓缓地走过,双目中伴随着思念、不舍,最后化为一抹来自灵魂的轻松。
轰!
骤然之间,一道滔天的气息一闪而逝,竟是扫遍了整个时空,仍是立在虚空深处的众人,皆是脸色大喜。
徐寒微微一笑,踏步朝着前方蹿去,追寻着先古的遗迹,消失在那无尽的虚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