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52z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靈契之主 愛下-第六百六十章 至家已有七八天讀書-361cs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
回家最大的好处大概就是不用担心有任何危险,夏萧每日和阿烛睡得早起得晚,将始终有所欠缺的精气神补足,再也不会一闭眼就觉得困,或者一受伤就有昏死的感觉。习惯疲倦的夏萧和阿烛达成一致,这段时间将修行放到一边,好生体验一下生活。
如果阿烛不主动提出并坚持,夏萧肯定不会同意,就算一天只修行一个时辰,他也想修行。可就像阿烛所说,此次一去不知何处能回,再不陪陪她,就真的没机会了。
阿烛抱有最好和最坏的打算,夏萧如果真的将魔道黑暗势力搅得天翻地覆自然是好,身上的罪行可洗清不说,也将成为一个独特的存在,就此受人仰慕。可若没有成功,所做一切不值得夸赞不说,甚至会遭人唾弃,但只要他还活着,阿烛就会等他回来。
人生多苦难,但有人陪着,总归可以走得快些。
无论功成名就还是一切皆没成功,阿烛都会陪着夏萧一起面对。可在那些到来前,是于夏府的美好生活。在这里的日子,对阿烛而言比在学院还要梦幻,因为这里有很多关于夏萧的过去,她总是问这问那,夏萧不厌其烦的回答。
他的房间即便翻新过,也还有一些老物什,比如一本童话故事书,还有地上几块黑色的砖石,似被泼上过漆。夏萧曾给阿烛讲过其中的故事,当时觉得含沙射影的文字,此时真的成了童话,带有一点古老神话的影子,或许是刻意加上去以让孩子觉得神秘。
一本书只够讲一次,可夏萧让娘找来不少书,每晚睡觉前,都会给阿烛讲或长或短的故事。有的故事比较甜,听得阿烛安心入睡,有的念着念着就蹦出几句脏话,令阿烛噗哧笑出声,哪还有这样的故事?
无论怎么闹,一到时间他们就会安心睡觉。白天玩够了,晚上会睡得很香。夏萧睡得总比阿烛晚,他习惯看着漆黑的天花板发呆,想着即将发生的事。一切未开始前,谁也不知道究竟会有怎样的开始和结束,也不奢求和自己想得一模一样,偏差不要太大就好。
等每天自然醒来,便是昨晚说过想吃的早饭。这种待遇,即便阿烛过了三五日也觉得兴奋。
每日早餐吃完,是和阿姨谈心,也是见夏萧陪叔叔下棋。他们的棋艺都不如夏婉高深,但此时她不在,下得很有劲。晌午吃饭看书,困了就相拥睡觉,阿烛有时像小猫一样蜷在夏萧怀里,令其用毯子给其盖上,自己也闭上眼,似将时间定格。
晚上闲暇时,萧蓉总会问阿烛明天想吃什么。阿烛向来不挑食,回答也大多是什么都行,可一次随口说了句野菜面,萧蓉便派人连夜去挖。大冬天的,野菜少之又少,可还是被找到,虽说投入的成本大了些,但阿烛被宠得幸福感满满。
一样的日子总在重复,幸福和甜蜜则占据阿烛身心,令其脸上常挂笑容,又跑到夏萧身后看他下棋。每每下棋是假,聊天是真,夏惊鸿喝一口茶,道:
“林天将军已连夜带兵前去昔阳,修行者队伍也准备就绪,过不了多久,斟鄩又要空了,只剩我们这些演戏的人。”
“我被带走时,动静肯定不小,南商那边会很快知道我的事,开始进军,可这场战争长久不得。”
雙雄老公
“为何?持续一年的战争可不算长。”
夏萧拈起一颗黑棋,落在极不起眼的纵横交错点上,云淡风轻的将白子咬死。平时你赢一把,我赢一把倒正常,夏惊鸿此时关心的也是战争为何不长久,是有停下的办法,还是将面临所谓大规模的灾难?夏萧拉着阿烛的手,准备出去逛街,就是没说出原由。
“臭小子!”
夏惊鸿笑骂一句,见萧蓉端茶过来,道:
“你儿子出去逛街了,说战争长久不得,还卖起关子不说原由。”
“战争停止自然是好事,可能停就能再次爆发,无法根除本质上的矛盾。”
“利益驱使下的人都不是人,我们所能做得,只是竭尽自己的全力去抵抗。至于改变战局,还得交给学院的小子们。”
萧蓉点头,依偎在夏惊鸿身边,眸子瞥到阴暗的苍穹时,呢喃道:
“要下雨了。”
夏惊鸿微微点头,揽住萧蓉的柳腰,以只有二人能听到的声音说:
水嫩小佳妻:總裁,求放過
“再暗的天也没有龙岗那时的天暗,再大的雨也不及那夜离开斟鄩。”
我當白事知賓的那些年
萧蓉已有皱纹的双手抚摸夏惊鸿粗犷的脸,只要他们还在,便能扛过这漫漫长夜,等到雨过天晴的那一天。
比起突然惆怅的爹娘,夏萧和阿烛要显得洒脱很多。他们走在街上,以元气掩盖自身相貌,夏萧现在的实力可以轻松做到这一点,因此令阿烛放心,可以在街上肆无忌惮的乱跑。可天色太沉,街上已无多少摊铺,可雨中漫步别有一番风味。但要有意境,也得等雨下。
走了一段路,什么都没买得,雨倒是大滴大滴的往下掉。大雨滂沱,规模不比夏萧经历的任何一场雨小。可他手掌一握,便成了一把大黑伞,不至于淋雨半点,且和苏欢给的伞模样相当。阿烛记得那把伞,她很喜欢,只是在元气气浪的拍打下消逝。
突然降临的大雨总会带来不少热闹,有的忙着避雨,有的打着伞四处乱跑,也不知忙活着什么。
夏萧和阿烛极为安静的走在街道里,见着雨打散炊烟,见着一些人躲到瓦檐下,看向苍穹又沉默,只有等着它停。没有人送伞,家又远的人只有如此,可夏萧和阿烛走在他们目光中,似一对神仙眷侣。
你是我遇不到的溫柔 舞七
地上积水不少,夏萧和阿烛却像走在上面。可下雨天不玩水又显得意犹未尽,便踩着水走。听着雨水刷刷下落,冲刷万物,又听它被踩起的声音,似水落地还未死,只是换了种方式活,不断涌动,永不停息。
没有目的的乱走一阵,阿烛问夏萧:
“这段路你和舒霜走过吗?”
至尊小白臉
豪門怨,前夫太薄情 海燁
“都过去那么久了,还提干嘛?”
“好奇而已。”
“你也真是,别人都避着不闻不问,你倒好,隔三差五就提,真不怕我哪天想她,跑去找上善?”
冰期筆記 傲宇的農夫
“我提只是因为好奇,而且提一提又怎么了?舒霜姐姐那么可怜,我们都必须记着,永远都不能忘。再说了,上善不是舒霜姐姐!我有时候感觉舒霜姐姐还在,我照顾不好你的时候,就是她在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