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hj2c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網遊之金剛不壞討論-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無毒之毒相伴-r6ny1

網遊之金剛不壞
小說推薦網遊之金剛不壞
“布置?该如何下手啊?”杯莫停有些绝望道:“对手有九成几率是孙悟空,孙悟空是谁你不会不知道吧,就算他大意了没有闪,我们能偷袭得手,你觉得咱么有希望吗?”
“如果真的是孙悟空,咱们可能还真没希望。”条子摸着下巴道淡淡道:“不过现在在这里守阵的不过是一捋灵韵元神而已,再强能强到哪里去?而且就算是孙悟空难道他就没有弱点了吗?”
一個太監闖世界 雪裏
“弱点?”
王远抓了抓脑袋道:“孙悟空的弱点是啥来着?”
“恩……”宋杨想了想道:“眼睛吧……除了眼睛几乎没有弱点,再就是怕某些特定的控制型法宝,比如太上道祖的金刚圈啥的。”
絕世幻帝
所有人:“……”
尼玛,这不如不说。
游戏设定里,太上道祖是九界开辟之祖,从凡间界到天界都是他搞出来的,还曾炼石补天,拯救苍生,神通之强,法力之深,基本上无人能及,随手一指既能化气成型起死回生。
除此之外,老君还是三界第一丹药供应商,三界第一军火供应商,天地间有名的丹药武器法宝不带有“兜率宫八卦炉出品”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金刚圈是老君的贴身法宝,陌生人想搞到老君的金刚圈其难度比灭了猴子一点儿也不低,连老君的贴身法宝都能搞到手,还怕个毛线的猴子。
“那是书里的孙悟空!”
就在大家不知所措的时候,条子淡淡道:“咱们面对的这个猴子并非没有弱点。”
“为什么这么说?”王远问道。
听条子的意思,他好像已经掌握了这四废星君的弱点所在一样。
条子道:“你们想想,这家伙如果是孙悟空那样的无敌妖王,为什么要把城里的符咒供应给切断?”
“这个……”
所有人沉默了一下。
条子说的没错。
符咒这种东西虽然威力不俗,但那也是对于飞云踏雪这种土豪来说。
这玩意太贵了,一张就要五十金,单张伤害比起玩家的法术强不了太多,只有一次性扔出去一组或者一捆才能由量变到质变,叠加之下爆发出极高的伤害。
NPC倒是不怕符咒归,但他们的道具机制原因,使用符咒也是一张一张的。
这种符咒一张张的往外扔,对于拥有高强度法术的NPC而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所以四废星君切断符咒供应的原因肯定不是自己用ꓹ 八成是为了防止玩家用来对付自己,毕竟北庭故地离摇光阵眼最近ꓹ 是方圆万里之内唯一的补给站。
“所以四废星君有可能怕法伤?”道可道问道。
“极有这个可能。”条子道。
“把酒都抢走,难道是怕酒?”杯莫停又问。
重生原始時代
“……”
所有人转过头来,一副看白痴的模样看杯莫停。
“喂喂喂!你们什么意思?”杯莫停被看得浑身发毛。
“沙比!”王远道:“难道他就不能喜欢喝酒?”
王远也是服了杯莫停了。
“哦对啊ꓹ 酒和符咒不一样。”杯莫停恍然。
“那他为啥还要把兵器供应都给切断?难道是也怕物理攻击?”马里奥又问道。
“这个就不为人知了。”条子也很费解,为啥四废星君连兵器的供应都要切断。
穿越古代之第一女先生 清歡寶寶
“缺一把趁手兵刃?”杯莫停又道。
“傻狗!缺一把要这么多干什么?”马里奥鄙视。
“就不允许人家手多了?”杯莫停反驳。
马里奥道:“那我问你个常识问题ꓹ 猴子几只手?”
“滚!别理我!”杯莫停拔剑。
眼见二人又要掐起来,王远打断道:“如果以上猜测都有可能的话ꓹ 所以咱们面对的这个四废星君ꓹ 怕符咒法术,爱喝酒,还缺兵器。”
“是这样的。”条子点头。
“有点意思了。”
王远摸着下巴道:“条子你是不是已经想到办法了?”
“没错!”条子道:“可以试一试。”
鬼王腹黑:獨寵爆萌小狂妃
“那我的办法,应该和你的办法一样。”王远道。
言罢,王远对玄青子道:“老族长,此事关系到整个古人族的命运,我们定然会鼎力相助ꓹ 但你也知道的,现在的古人族就像是溺水的人ꓹ 单凭我们来拉你们ꓹ 是拉不动的ꓹ 你们必须自己也得往岸上游才是ꓹ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天助自助者……一味地等待别人援助,自己啥都不干ꓹ 那叫烂泥扶不上墙。
“明白ꓹ 明白!”玄青子道。
“既然这样ꓹ 我以太一门掌门的身份命令你们,符咒和武器暂时不要送给四废星君。”王远道。
“啊……那我们会不会被……”玄青子犹豫不决。
“一味地顺从ꓹ 才是毁灭的根源,老族长你这么大年纪了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王远道:“反正都是要死,不过是早死晚死而已,为什么不选择反抗一下,再说了动手的人主要是我们,你们不过是物资送的迟了一些而已,得罪了天界,他们找麻烦的也是我们。。”
“这个……”玄青子思索了片刻道:“好吧,就按掌门说的办,符咒和武器,暂时不送过去,我会通知族人的。”
讲道理,要不是怕得罪天界,古人族这小心眼劲,肯定不愿意把物资无偿送给四废星君。
玄青子所顾忌的就是怕天界震怒。
王远自然明白这老家伙心中所想,后面半句话才是说动玄青子的主要原因,这老东西……
“本掌门果然没看错人。”王远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又道:“至于酒的话,我们几个帮你们送过去可好!”
“啊……这可怎使得……”
玄青子慌张道:“您可是掌门,哪能干这种粗重的活。”
“嘿嘿,他们几个我不知道,牛爷我就擅长粗活。”王远笑的很猥琐。
“擦!不要脸的老牛!老子不仅喜欢干粗活,还愿意做长工呢。”马里奥在一旁大声嚷嚷。
“老子比你们强多了……”
其他人开始互相攀比。
“一群畜生!”独孤小玲脸色一黑。
宋杨和素年瑾时一脸纳闷:“他们在说什么?”
一梦如是拉着二人无语道:“你俩还真敢问?”
见大家如此热情,玄青子也是盛情难却……只得道:“有劳牛掌门和各位长老了。”
“哪里哪里,举手之劳。”杯莫停叉腰道:“我是粗活小能手。”
“啥都没有,还粗活呢。”大家疯狂的嘲笑杯莫停。
杯莫停气的脸色比马里奥还白。
大明王朝1566
“好了好了!别闹了!”
眼见杯莫停要炸,王远出来打圆场。
宋杨又在纳闷:“没有什么呀?”
王远:“……”
……
玄青子作为族长,说话相当好使,在他的安排下,酒馆老板把所有的酒装到了一辆马车上,王远几人换上了搬运工的打扮,一路出了北庭故地。
而条子却留在了城内。
条子身份特殊,作为天官,这家伙本身就是天界天庭的人,如果跟着王远去做任务,肯定会影响仕途。
所以条子是绝对不能跟四废星君动手的。
不过有时候不动手未必不起作用,条子留在城内自有他的安排。
离开北庭故地后,王远一行人直奔四废星君的坐标而去,出城一路向北走了约莫有半个小时,四下看不到一个人后王远突然道:“停下停下。”
“怎么了?”
见王远突然让大家停住脚步,大家吓了一跳,纷纷祭出武器兵刃,背靠着马车四下张望。
这个就叫专业。
乌合之众这群家伙一看就有着丰富的被追杀经验。
“没事!”王远笑道:“没有埋伏!”
“擦!你闹呢?”大家怒视王远。
全球競技場 小麗兒的湯包兒
王远随手解开一坛酒的封口,问众人道:“你们这群笨蛋,不会真的要当苦力,去给四废星君送酒喝吧?”
“啊?不然呢?”
杯莫停一脸坏笑道:“难道我们自己把酒给吞了?”
私吞任务物品,是王远一贯的风格,杯莫停算是最早的受益者。
“这个不太行!”
王远摆摆手道:“酒还有用呢,私吞了我们怎么交任务?”
“把酒喝了,然后撒泡尿进去!让猴子喝尿!”马里奥这馊主意张口就来。
“咦~~~”大家既恶心,又嫌弃。
不愧是缺德道人,跟人沾边的事他是一件都不干。
“你更扯淡!”王远道:“这是游戏里,你能尿得出来吗?”
马里奥:“……”
全息模拟不是什么都模拟,大家游戏状态属于浅睡眠,你在游戏里撒泡尿明天就得晒床单……
“那你说怎么办?”大家十分不解。
吞了也不行,换了也不行,天知道这家伙再想什么。
“不能就这么便宜了四废星君。”王远道:“咱们在酒里给他加点料!”
“哦?下毒嘛?”一梦如是搓手道:“我终于可以表现一下了。”
作为乌合之众的下限,一梦如是平日里是个超级混子,大家实力越来越高,她越发的没有存在感。
“恐怕不行!”
长情子道:“BOSS毒抗很高的,现在的毒,给BOSS上不起。”
就毒抗恶言,NPC和玩家基本是两个系统。
情債 嬌蠻郡主
玩家是怕的要死,NPC却是不屑一顾。
尤其是BOSS级别的NPC,毒抗搞得一批,寻常的毒扔上去根本没啥鸟用,之前飞云踏雪用青龙符毒李元化,一捆捆的扔上去,才堪堪给李元化叠加个个毒BUFF,由此可见BOSS对毒的抗性。
所以在仙灵界,阴风洞的毒系玩家主要都是走PVP的路子,PVE是大软肋。
一梦如是之所以没有存在感,便是因为PVE不行,PVP还是一个操作渣……出头难啊。
“那就用不是毒药的药。”王远笑的越发的歹毒。
“不是毒药的药?”一梦如是一脸茫然:“有吗?”
“你和阿长还得好好学啊妹子!”王远语重心长的拍了拍一梦如是的肩膀。
“有!”
长情子道:“按照毒药体系来说,有两种药不算是毒药。”
“什么药?”一梦如是渴望知识。
“一种是泻药,另一种……”说到这里,长情子脸红了一下。
“啥?”
“春药……”长情子道。
“龌龊!”
“卑鄙!”
“下流!”
“无耻!”
四个姑娘齐齐对着长情子竖中指。
“关我屁事,是你们问的。”长情子十分委屈。
“没错!”王远笑嘻嘻道:“阿长,现在手里有没有这种药?给四废星君老先生整点以示诚意。”
“春药还是毒药?”长情子问道。
“这还用选?”王远道:“都要!”
浮雲網事
“我靠!!!”
大家瞪着眼睛看王远,天知道这家伙到底要干啥。
“有难度吗?”王远问。
“这有什么难度,都是最基础的东西,就怕材料不够。”长情子道:“你知道,我是正经人,这玩意的材料谁会带身上。”
血咒迷城
丁老仙拍着胸脯坏笑道:“要什么材料尽管说,管够!”
“这就是不正经的人!”大家纷纷道。
“你们懂个屁!”丁老仙义正言辞:“泻药是用来通便,春药是用来重振男人雄风,这些都是对人有用的药……所谓医者仁心,老夫常备这些材料是为了拯救天下苍生,懂不懂?”
“牛逼牛逼!”
大家感慨道:“能把卖春药说的如此大义凛然,可见老仙儿已经快春化完全体了。”
“还不够,还不够!我会继续努力的!”丁老仙十分谦虚。
要么说乌合之众这群家伙都是能人异士呢。
换了平常玩家,虽然也会想到先给四废星君下毒毒他娘的,但破毒抗的办法就是加量,毒里加酒。
王远这个家伙就不走寻常路,寻思都不用寻思,直接就表示下毒没用咱就下无毒之毒……关键是队伍里又有技术,又有材料。
医毒不分家,丁老仙和长情子都精通春药和泻药的制作,一梦如是并不熟练,架不住这玩意是低端的要,做起来不难。
三人没多大会儿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搞出了一堆无毒之毒……
“不要弄混了!”丁老仙指着一旁的青色纸包道:“这是泻药,性凉,我在里面加了点西瓜霜,西瓜味,入口清凉甘甜。”
长情子则指着一旁的粉色药剂得意道:“我这药性热,加了橘子粉,橘子味,入口更好……”
“你俩这是什么爱好?”王远满头黑线。
“嘿嘿!你知道什么?对于吃药的人来说,口感最重要……”长情子和丁老仙相视一笑,惺惺相惜。
“哪里来的歪理!”王远问道。
“书上!”
二人一人拿出一本书,一本是毒经,一本是医经。
好吧,忘了这俩家伙得的是胡青牛两口子得真传,难怪爱好相似。
“这一半放春药,这一半放泻药!量一定要重,四废星君不是普通人,每一坛百人份起,上不封顶。”
王远把车上的酒分成两份,指挥着其他人开始下药……
众人忙活了好大一会儿,终于把车上所有的酒都给加上了猛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