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kru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我真沒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937、夜襲陳漢昇的“女殺手”(求月票)看書-rzshp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
“黄姨。”
陈汉升脸皮多厚,就没有他进不去的门,冲着黄小霞笑嘻嘻的说道:“您这就见外了吧,在中国的境内,我妈是梁美娟,可是在韩国,您就是我妈。”
“我······”
黄小霞一阵阵的无语,难怪梁美娟经常抱怨,以前打陈汉升次数太少,以至于他长大后,再想动手已经追不到人了。
“陈师兄!”
沙发上的罗璇听到动静,开始是不敢相信,慢慢的走到门口,确定是陈汉升以后,大呼一声就扑了过来。
当着黄小霞的面,两人又紧紧的抱在一起。
“哎!”
黄小霞心想我要是犯了什么错,法律会惩罚我的,为什么要生这样一个傻女儿呢?
还有,陈汉升这心里素质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屍墳秘錄
“妈~”
陈汉升进入家里后,还对黄小霞嚷嚷道:“关门啊,我们一家人说说话。”
“阿西吧······”
黄小霞无力的垂着头,长叹一口气。
随行秘书覃英性格上比较严肃,平时也不苟言笑,这要是换了聂小雨,她早就“鹅鹅鹅”的笑起来了。
重新坐到沙发上,陈汉升称呼才恢复了正常,也讲述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对于郑宝旭在会议上辱骂中国人的举动,黄小霞和罗璇并不意外,黄小霞刚来韩国的时候,开始也受到了排斥。
不过她有个优势,那就是离婚时分到了罗海平一半家产,金钱的力量远大于国籍印象,尤其黄小霞的化妆品生意非常成功,她很快就成为普通棒子眼里的“人上人”。
罗璇倒是没有类似经历,反而因为陈汉升送她的5系宝马,很多韩国女生都愿意和罗璇做朋友。
不过其他中国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就算梨花女子大学里,中国普通留学生也会受到冷落和歧视。
因为韩国保姆今天休息,这里一个外人都没有,陈汉升叙述的很细致,从义正言辞的怒怼郑宝旭开始,然后火速赶往机场,结果被三星拦下来,最后抛出20个亿的交换条件。
校園籃球風雲-美國篇
黄小霞和罗璇这才明白,为什么陈汉升来不及告别就要回去ꓹ 因为只有在自己国家,陈汉升才能真正的掌握主动权。
在韩国的时候ꓹ 陈汉升这种公众人物,人身安全虽然不会有问题,但是很多地方地会受到钳制。
就比如手机里的录像已经被删掉ꓹ 幸好已经提前传输给果壳电子网络部。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黄小霞还真有些担心,她不是不喜欢陈汉升ꓹ 只是是罗璇这个笨丫头陷得实在太深了。
另外,三星在韩国的势力非常庞大ꓹ 有句话是这样形容的ꓹ 韩国人避不开的三件东西——死亡、税收和三星。
现在的这套公寓里,家具、电器、碗柜的生产厂商,甚至是公寓的开发商,其实都是三星的下属企业。
“等着呗,看看金在焕那边的结果,一切还在掌控之中。”
陈汉升看的很透彻,还没忘记吹两句牛逼:“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ꓹ 只是主动权不在手上而已,我要是在国内的话ꓹ 三星太子李在容都要亲自打来电话ꓹ 咱还得看心情想不想接呢。”
李在容是内定的三星集团下一任主席ꓹ 某种意义上比韩国总统权力都要大ꓹ 陈汉升这个牛逼吹的,黄小霞总之是不会相信。
不过也是有傻子愿意相信ꓹ 比如某个单眼皮大眼睛的偏执女生。
······
下午陈汉升就在公寓里看看电视ꓹ 偶尔还和王梓博打打电话ꓹ 聊聊《海贼王》的最新剧情,心情上是比较惬意的。
国内方面除了黄立谦以外ꓹ 其他人并不知道陈汉升的遭遇,所以还是一片风平浪静的局面。
陈汉升也会和覃英讨论一下,两人都觉得三星不会因小失大,郑宝旭是率先惹事的那个人,所以归根到底都是三星方面的纰漏,他们付出代价也是理所应当的。
难不成被老棒子骂了以后,还能假装什么事情没发生吗?
金在焕下午也没有联系陈汉升,陈汉升估计他正在开会讨论,那些录像值不值20个亿。
陈汉升惬意归惬意,不过更多还是“苦中作乐”,在没有谈妥之前,三星应该是不会放自己离开的。
不过罗璇是真正的高兴,她甚至有些感激三星那帮“好心人”,要不是他们的助攻,陈师兄怎么可能去而复返。
“可惜最多留个一两天。”
罗璇又觉得很遗憾,要是陈师兄都多住一个月、一整年、一辈子那就好了。
所以罗璇很珍惜陈师兄在韩国的最后时刻,陈汉升不管是打电话,还是和王梓博聊漫画,罗璇都会腻在身边。
晚上的时候,黄小霞嘴上嫌弃陈汉升,实际上特意炒了几个淮扬菜,犒劳一下陈汉升被酒水填满的肚子。
陈汉升是7月14号离开建邺的,在韩国连参观带谈判已经过了一个多星期,这段时间都没有闻过家乡菜的味道,所以看到红烧狮子头,口水瞬间就下来了。
罗璇取出几罐啤酒要庆祝一下,不过被黄小霞瞪了回去。
庆祝的理由是什么?
陈汉升被三星扣下来回不了国?
真是胡扯!
喝不了酒,陈汉升心里也有些遗憾,好在这顿饭很对胃口。
吃完以后陈汉升又看了会韩国的综艺,《running man》现在似乎没有出来,现在最火的节目是《无限挑战》,主持人依然是刘在石。
陈汉升乐呵呵的看了两期,他目前还没有插足娱乐圈的精力,倒是聂小雨兴致勃勃想举办一些类似《中国好漫画家》、《二次元去哪儿了》、《欢乐纸片人》等支持国产漫画的综艺。
这并不是说说而已,果壳现在旗下这些产品中,只要有两个打包上市,小秘书作为果壳电子的董秘,她立刻就有资格筹备一档节目了。
手续一点也不难,凭借果壳和苏东卫视的良好关系,只要赞助跟得上,以后《非诚勿扰》都能专门开一个“果壳电子”的专场。
12点多的时候,在黄小霞的“棒打鸳鸯”之下,陈汉升和罗璇只能分别回卧室休息,覃英一直在卧室里学习,这个秘书虽然不够有趣,但是忠心和责任心还是不错的。
陈汉升也没有立刻睡觉,他一直都有熬夜的习惯,而且还有“整点强迫症”。
比如说上床时是12点20分,陈汉升就要玩会手机到12点30分,然后才准备放下手机睡觉。
如果一不小心玩到了12点32分,那干脆就到12点40再睡吧,到了12点40分,犹豫了一会还是觉得1点睡觉更香。
就这样拖拖拉拉可能到凌晨2点左右,眼皮支撑不住才真正的睡着。
所以,那些壳粉谁能想到,年轻的亿万富翁陈汉升,私底下居然也有和他们相同的习性。
今晚陈汉升睡得比较早,因为他预料到明天三星就该有结果了,所以终于在1点左右的时候,强迫自己闭上眼睛。
可是没多久,突然听到卧室房门“咯嘣”一声轻响,然后就感觉空调冷气正在往客厅窜去。
很明显,有人打开门进来了。
“如果是三星的女杀手就好了。”
陈汉升没有睁眼,心里默默的想着。
小说里经常有这种片段,杀手蒙着黑纱进屋,结果被男主角发现了,经过一阵无声的打斗,英雄男主角“嘶啦”一声拽掉杀手的面纱,发现居然是公主殿下。
然后,男主角就和公主殿下相爱相杀、没羞没躁、天雷勾地火······
类比于现在处境的话,陈汉升自然就是那个男主角,女杀手就是三星的长公主,满足一下自己的意淫心里。
不过现实情况是,陈汉升不用睁眼就知道是谁,无奈的说道:“你咋过来了?”
天價前妻
陈汉升准备伸手开灯,不过立刻被“女杀手”制止了:“陈师兄,别开灯!”
不是罗璇还能是谁?
“你大半夜的夜闯我闺房······唔······”
陈汉升刚嘟囔一半,立刻感觉舌头被堵住了,罗璇的嘴巴很软,还带着一点牙膏的清香,小妮子应该是洗漱后不久,偷偷跑过来索吻的。
两人又不是第一次接吻,前两天逛街时候都会偷偷的“Mua”一下,只是罗璇今晚比较疯狂,一口气亲了大概5分钟,这才直起腰微微喘气。
“呼呼呼······”
空调的冷风非常强劲,很快吹走了涌起的燥热感,在黑漆漆的环境里,罗璇安静的看了会陈汉升,然后俯下身子趴在他的胸口,聆听着“嘭嘭嘭”心跳。
重生之殿堂樂隊 東廠曹公
男人的手总是喜欢作怪的,陈汉自然而然的撩起罗璇睡衣下摆,轻轻的抚摸在后背上。
大概是罗璇刚刚流汗的原因,手指滑动时有一种微涩的触感。
“那个······”
落筆成婚 欣欣向榮
陈汉升享受了一会,吭哧吭哧的说道:“一会黄姨要是骂我,那可得解释清楚,今晚是你这颗白菜主动的,我这头猪完全是被动应对。”
“那你把手抽出来!”
罗璇生气的说道。
“嘿嘿~”
陈汉升笑了两声,当然手也没有抽出去。
“陈师兄······”
又过了一会,罗璇突兀的说道:“你是不是和沈师姐也分手了?”
“咯噔!”
樂神無敵
陈汉升心里猛的一跳,嘴里下意识的否认:“你听谁瞎说的,没有这回事。”
“我没有瞎说,你的行为已经暴露了,只是自己没有察觉罢了。”
罗璇幽幽的说道:“我在建邺的时候,你每次和我约会,全部都是手机静音状态,有时还会假装上厕所偷偷摸摸的打电话,可是在韩国这一个多星期,你打电话发信息从来没有瞒着我······”
“这只能说明我坦荡无私。”
陈汉升强行辩白。
“切~”
罗璇冷哼一声:“陈师兄,你除了开会和谈判的时候,其余时间都和我在一起的,就算你不给沈幼楚打电话,可是以她的性格,难道能这么久不联系你吗?”
陈汉升顿时哑口无言,罗璇观察能力啥时候这么细致了,如果沈憨憨以后也这么聪明了,这个队伍还怎么带?
“所以,真相只有一个。”
罗璇依然在剖析,并且很肯定的说道:“你和沈师姐分手了,而且不容易和好的那种!”
“柯南拍续集,不找你当主演,我肯定不看的。”
半晌后,陈汉升慢吞吞的说道。
“不要转移话题!”
罗璇也是被陈汉升忽悠太多次了,她指着陈汉升心脏说道:“身体是不会骗人的,刚才我一直在数着,你听到分手的时候,心脏突然加速跳动起来,说明你慌了。”
“好家伙。”
陈汉升拍了拍罗璇的小脑袋:“我以为你是来寻找温存的,哪里知道居然用最原始的测谎仪来试探,FBI培训过的吗?”
“别扯!你就说是不是的吧!”
罗璇仰着头问道。
“嗯······”
陈汉升沉吟半响,点点头承认:“没错,但是······”
“yes!”
“太好了!”
“我春节时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罗璇确定这个消息以后,欣喜的双拳握紧,陈汉升虽然看不清她的表情,不过就从振臂欢呼的力度上,也能猜到罗璇激动异常的心理状态。
因此,陈汉升嘴角动了动,“但是”后面那一句转折也不打算说了。
陈汉升本来打算全盘相告,包括分手的原因,还有眼下面临的两难处境,可是让现在的罗璇知道,分手的原因其实是自己爹了,还是两个孩子的爹,陈汉升担心这种强烈反转会刺激到小师妹。
人最怕什么,刚刚燃起希望还没捂热,结果就浇下了一盆冷水。
“陈师兄,你刚才要说什么,还有什么好消息吗?”
罗璇倒是没忘记陈汉升欲言又止,稍微平复心情就继续打听。
“噢,没了。”
陈汉升默默的摇头。
“罗璇,罗璇,罗璇······”
这时,客厅里突然传来黄小霞的声音:“我喝茶的杯子去哪里了,你看见了吗?”
“先别搭理。”
陈汉升悄悄说道:“你就当睡着了,黄姨喊一会也就回去了。”
陈汉升觉得两人半夜约会行为,还是别让黄姨知道,结果罗璇很郁闷的说道:“陈师兄你不懂,我妈平时都是用碗喝水的,她根本没有喝茶的杯子,这就是提醒我回自己房间呢。”
“啊······这样啊。”
陈汉升也有些尴尬。
“没事。”
罗璇离开前,又亲了亲陈汉升:“今天是高中以来最高兴的一天,我还会过来找你的。”
罗璇关门出去后,陈汉升果然听到黄小霞在低声喝骂:“臭丫头,陈汉升厚脸皮,你也跟着学啊,大半夜的你们想干什么?”
陈汉升:ORZ······
養狐為妻 王十四
“咚咚咚~”
也不知道几点得时候,睡梦中的陈汉升再次被急促敲门声吵醒。
他以为又是罗璇,忍不住自言自语的说道:“真是个急色鬼啊,就这么想得到我的身子吗?”
不过打开门以后,门口站着一脸焦急的覃英。
陈汉升困意瞬间醒了一半,覃英结过婚有小孩,做事风格偏向稳重,没有十万紧急的事情,她不会贸然吵醒自己的。
“陈董,国内有些情况。”
覃英咬着发白的嘴唇:“崔董正在打车过来了。”
“我知道。”
陈汉升举了举手机,他刚才想看看几点,结果手机上几十个未接电话,全部是孔静、黄立谦、李小楷这些人打过来的。
昨天还好好的,结果一夜之间出现这种情况,那只能说明,有一种陈汉升也没有预料到的意外发生了。
······
(这段是个高潮,然后再接解决修罗场大高潮,求个月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