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4kke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我是演技派》-第六百八十四章 怪怪的鑒賞-b689f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
十一月二十五日,上映一个月的《万箭穿心》下映,累计票房一千五百万,创造了王晓帅导演作品的最高票房纪录。
其实《万箭穿心》发行的拷贝并不多,主要也就在几个大城市上映。因为程好加冕东京影后的传播效应,票房集中体现在上映后的前两周。但毕竟是文艺片,受众人群有限,后两周主要在中影和博纳的院线的影院上映,排片也压缩到5%以内,最终能够获得一千五百万的票房成绩,在纯文艺片市场已经是一个很亮眼的成绩。
哦,多说一句,当初和《万箭穿心》同日上映的那部叫板《后天》的特效灾难大片《超强台风》虽说首映不利,但最终还是完成了对《万箭穿心》的超越,下映时票房超过了一千六百万。
閃婚甜妻:高冷老公腹黑妻
对于这部投资高达五千万,海外市场无人问津,国内票房分成可能连投资的零头都不到的电影,无疑是亏到姥姥家了。
不过,如果按照冯晓宁导演的说法,《超强台风》是给国内的特效产业机会,为中国电影事业做贡献,应该说亏的物有所值,毕竟让观众充分领略了国内五毛钱特效的水平,鞭策他们知耻而后勇。
后世《流浪地球》的成功,或许就是源自于此。
……
“写信给谁呢?”
“鬼丫头!”
一间布景极为华贵的房间里,李兵兵正在书桌前奋笔疾书,程好则蹑手蹑脚走到她身后,突然推了她一把。
李兵兵回头嗔白了对方一眼。
“卡!”
徐客喊了停,比划着道:“冰冰,你得顺手把你写的东西合过来,另外别写的那么快,你有心事,要若有所思的写。”
“明白了,导演。”
“好,再来!”
这两天主要集中拍摄两位女主角的戏份,相比程好能够迅速进入状态,李兵兵相对有些慢热。应该还是准备不够充分,或者她不象程好那么有灵性ꓹ 能够举一反三,她更多的是那种死抠的演员。
当然李白莲能够混到今天的地位ꓹ 业务能力还是没话说的,当徐客指出问题之后,能够迅速改正ꓹ 且十分自然。
“哎呀,写信有什么用啊!等过两天我们出去了ꓹ 我就亲自去找刘先生好好惩治他!”
李白莲抿嘴一笑,她的这个笑容很有层次ꓹ 先是苦涩ꓹ 因为程好提到了刘林宗;继而眼波流转,余光看到程好脸上的天真、娇气,于是苦涩化为了宠溺的笑。
她起身走过去倒水,同时苦笑道:“你还真以为过两天就能出去啊?”
“对啊!想也知道谁是鬼啊!”
程好依旧趴在书桌上,侧看着她,满脸理所当然。
相对理性的李白莲倒水的动作一滞,回头看了她一眼ꓹ 两两对望,眼神中含义各自不同ꓹ 李白莲抿了抿嘴ꓹ 没再追问ꓹ 伸手将手里的茶杯一递:“给!”
程好轻轻扭着小腰肢ꓹ 突然停住,面对镜头抬手一指。
气氛有些凝固ꓹ 接着却是一声:“衣服开线了。”
李白莲茫然的低头摸摸自己的衣服。
“左边ꓹ 我来帮你补。”
“这么大口子……有针线么?”
“应该有……还真有!”
程好翻出针线盒ꓹ 蹲下身,帮李白莲脱旗袍。
“卡!”
徐客再次喊停ꓹ 沉思不语,过了半晌才道:“感觉好像差了点,再来一遍。”
“Action!”
两人不明缘由,只得再演一遍。
这条程好明显有变化,她表现的更加随意,先是趴在李兵兵的背上,又倚在书桌边,柔软的腰肢连着臀部,勾勒出一条美妙的S形,既性感美艳,又娇憨可人。
李兵兵却没啥变化,几乎跟上一条完全复制。
“卡!”
“休息一下!冰冰,你来一下。”
“导演,怎么了?”李白莲凑过来,神情还有些茫然。
“冰冰,你刚才的这段表演,从技法上来讲,一点问题都没有,甚至可以说堪称完美……”
李白莲脸上挂着骄傲的笑容,刚才无论眼神、表情还是肢体语言,她对自己的表现非常满意。
只不过紧接着徐老怪便话锋一转,道:“但是,光有技法我没有看到你的情感输出……”
“导演……”
李白莲有些不服气。
徐老怪一摆手,笑道:“耐心一点,让我说说我的理解。你知道顾小梦就是老鬼,你可能认为程好都是演出来的,但是在戏里李宁玉并不知道,她已经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对顾小梦的这种天真和口无遮拦,心里有种担心和怜惜,你得把这种情感表达出来。还有因为刘林宗的失踪,李宁玉心里一直装着事,顾小梦是她最好的朋友,在这种情势下,你在情感方面的依托只有她,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导演,你的意思是我让的情感释放浓烈一点,是么?”李白莲迟疑道。
她知道在戏里她跟程好有一段超出友谊的情感互动,当然作为演员她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她理解这种情感是随着剧情的深入一点点的萌发出来,只是目前好象火候还不够,所以她刚才尽量是收着演。
黨政領導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學習讀本
“不不不,不是浓烈,而是……呃,你最好增加一些小动作,眼神中要有东西,就是那种若即若离……”
徐客说着还用两根手指头比划着:“好比一条线,就在线旁边徘徊,不能远离,也不能过线,呃,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我明白。”李白莲紧抿着嘴唇点点头。
徐老怪说了这么多,说穿了无非就是两个字“感觉”!
她没有这种感觉,自然无法做到情感的输出,但刚才在演的时候,她却能明显感觉到程好看自己目光的那种侵略性,看的她有点头皮发麻。
现在回想起来,她不得不承认对方确实演的比自己好。
到底是东京影后!
但是想到影后这个字眼,她虽然拿到了华表奖和百花奖的影后,但是跟十二大之一的东京影后相比,含金量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但同时也激起了她的好胜心,她咬着嘴唇道:“那我们再来一遍!”
“不,刚才这条可以过,但是接下来我希望能够看到你们有情感上的互动,Ok?”
李白莲深吸了一口气,执拗的劲儿上来,摇头道:“导演,您给我十分钟,让我调整一下,刚才这场戏我还想再来一条。”
“呃,好!”徐客略微迟疑,还是笑着答应下来。
李兵兵很沮丧,自己原本认为很值得骄傲的表演在导演眼里堪堪及格罢了。她明白导演的意思,但感觉这个东西有的时候真的很玄乎,刚才就连导演也说不太清楚,因为大家对角色理解完全是不同角度的,但是导演要的就是她对李宁玉的理解,而不是单单靠技法。
她回头找了找程好,这两天因为集中拍摄她们俩的戏份,摄影棚里人不多,除了工作人员,其他演员都放假了。比如王志闻急着回上海看他刚刚出生不久的儿子;胡君和英大也都回了京城休息。就连平时一直待在片场的贺新和王恺,今天都没有露面。
她一眼就找到了裹着件黄色的长款羽绒服,坐在走廊的拐角处,正在跟人说说笑笑,嘴里居然还叼着根烟,正在吞云吐雾。
她想到每次看到程好抽烟时,贺新那张苦瓜脸,就忍不住笑了起来。走过去才发现正在跟程好聊天的原来是剧组的另一位演员刘微微。
“冰冰姐!”刘微微看到李兵兵走过来,忙站起来打招呼。
她们俩是一个公司的,尽管之前没有合作过,但早已熟识。说起来刘微微如今已经跟老高分手了,但他们这一对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分手以后还是朋友。老高依旧非常照顾她,这次客串的女刺客虽然戏份不多,但那也是仅次于两位女主角的角色。而且听说她还通过老高跟贺新的双重关系,成为王晓帅新电影《左右》的女主角。
“微微,来看高导啊?”李兵兵笑着开了句玩笑。
没想到刘微微还挺坦然的,大大方方道:“嗯,天气冷了,帮老高带了点衣服过来,顺便探探班。”
听着怎么着有点分手不分家的感觉。
人家这么坦然,李兵兵反倒不好再说什么,只得笑了笑,推了推程好岔开话题道:“哎,给根烟。”
她跟程好其实合作之前根本没有交集,但一个情商高,一个会做人,合作之后关系迅速升温,俨然就是一对好姐妹样子。
程好从羽绒服的口袋里掏巴掏巴摸出一包皱巴巴的软中华。
紅樹林
“哟,可以啊!比你那个抠门老公档次高多了。”李兵兵笑着接过一根。
“他就那样!”程好撇了撇嘴,可能对今天老公没有出现在片场有些不满。
拿出打火机,帮她点火,啪啪啪连续按了好几下就是不出火,郁闷的撤回来:“没气了!”
“我这儿有!”
旁边的刘微微忙翻着包,这位也是抽烟的。
火影之英雄歷練系統 咖啡香味
“别找了,来!”
程好叼着烟仰起头,朝李兵兵勾了勾手指头。
“啊?……哦!”
李兵兵一愣,继而反应过来,凑过去,低头,嘴里的白烟杆,褐黄色的烟丝对准那一点红红的火星,一层层的渡染过来,一点一点,忽明忽暗。
“着了!”
獨家蜜愛:顧少甜寵迷糊妻
她猛吸了几口,见一缕薄雾自俩人中间升腾,影影绰绰中,两人相视一笑。
一旁的刘微微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搞不懂,却又说不上来,总之就是怪怪的。
一根烟将将抽完,就听到副导演在那边喊:“程老师、冰冰老师,好了没有。”
“好了!”
两位女将不约而同的应了一声,分别把披在身上的衣服甩给助理,精神抖擞的上阵。
邪劍十三 拖鞋小子
“你还真以为过两天就能出去啊?”
“对啊!想也知道谁是鬼啊!”
“……”
“衣服开线了。”
“左边,我来帮你补。”
“这么大口子……有针线么?”
“应该有……还真有!”
“脱下来。”
李兵兵解开旗袍扣子,露出里面黑色的吊带丝绸睡裙和肩膀上老式的白色凶兆带子。
“我帮你!”
程好蹲着地上帮她解下摆的扣子。
如同刚才点烟时一样,一个低头,一个仰头,目光交汇,相视一笑。一个笑的灿烂,一个笑的宠溺。
李兵兵下意识的伸手在程好的脸上摸了一把。
而程好顺势贴着她冰凉的手掌,轻轻的摩挲着。
“卡!”
“好!非常好!”
徐客一脸兴奋的拍着手站起来,朝两位女主角不断地比划着大拇指。
“准备下一个镜头。”
状态正佳,再接再厉。
徐客赶紧让工作人员准备下一个镜头,灯光、机位抓紧时间调整。
在一旁观看的刘微微看的更加迷茫了,感觉越来越怪,甚至都让她起鸡皮疙瘩。忍不住拉了拉身边老高的袖子,纳闷道:“她们这是什么意思啊?”
剧本是老高编剧的,本来贺新给他的大纲就有这方面的意思,只是很含蓄。他并不擅长这个,剧本中也是照葫芦画瓢,只是徐客接手后,就把这方面发扬光大了。
刘微微虽然也是剧组的演员,她拿到的剧本只是关于女刺客的那部分,所以就看不懂了。
“呃……”
超能仙醫 臥巢
老高有些难以启齿,只得道:“你接着往下看,要是不明白,等回去我跟你细说。”
现场灯光重新布置,机位调整到位。
“Action!”
李白莲披上一件黄色大衣,坐到沙发上:“你不是跟我说,你妈一直要把你培养成大家闺秀吗?”
“对啊!”
“这还是第一次看你做女红(gong)啊!”
这次李白莲没有念错台词,当初在剧本围读的时候曾经被贺老师严肃的指出过错误。
李白莲慵懒得靠在沙发背上,程好手里摆弄着针线,眼睛勾勾地看着她,顺势凑上去:“玉姐,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看你特别亲,特别是今天!”
李白莲动容了,摆弄旗袍扣子的手,探过去抓住程好的手,再次抬起头,那双明媚的大眼睛红了。
“怎么了?”
李白莲嘴唇哆嗦着把身体倾过去,程好张开怀抱把人搂进怀里。
往昔夜戀:別了,余情 夏若格色
“刘林宗已经好几天不见了……”
被詛咒的幸福
“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