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x081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前塵夢之我本非善人-我的男孩結婚了(1)相伴-607sm

前塵夢之我本非善人
小說推薦前塵夢之我本非善人
他今天结婚了……
难免俗套,可我真的没想过有一天,这句歌词会来形容我,男朋友结婚了,新娘却,不是我。
走进殿堂,当我踩上粉红色的羊毛毯时,我的嗓子就有些忍不住哽咽。因为我当初对他说过,“我的婚礼一定要有粉红色的长毯,浪漫大气。最好还软软的,羊毛的吧!”我还记得,他当时揉着我的头,说“一定会实现的。”
我仰头缓了缓情绪,忍住了泪。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让他知道,和他分手后我过的一点都不好。我强扯出一丝笑容,走到那扇微敞开的大门。
阳光轻轻照在那双人身上。新娘的婚纱裙尾好长,好长,如动画片里公主的裙摆一样梦幻。花童是两个金发碧眼的小孩,一男一女。呵,我忍不住自嘲,终究不是我的。
牧师: “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doyou(你愿意吗)?”
“我……”安子儒的话卡在嗓子里,狭长的眸子余光中仿佛看见了唐尧紧张不已的神情,他牵起她的手“我愿意”说完,转头对着唐尧浅笑。犹如壁画般的两个人,紧紧牵着对方的手,十指紧扣。他们仿佛约好了一样,一齐看向对方,而后会心一笑。安子儒今天一席月白色的修身西服,恰到好处的勾勒出他那宛如T台模特般的身段,而他那张几乎可以用无可挑剔来形容的脸,从始至终一直挂着淡淡的笑意。
老公,別放肆
厚黑學 李宗吾
安子儒,那个陪伴我十五年的男孩,从此之后,再不属于我了。我从没想过他有一天会离开我成为别人的,也不敢想 不是说过了永远只是我的吗,不是拉过小指勾吗,不是说过违背的人会变成小狗么……
我踩着12cm的恨天高跟鞋,扶着门框,踏进来的一刹那,礼堂里所有的人皆回过头将目光聚集在我身上.可是,没有一个,没有一个哪怕称不上厌烦的眼神,原来我这么不受欢迎啊,早应该有些自知之明的。唐尧回过头的一刹,表情简直比变天还快,先是皱眉而后目光呆滞,最后一笑带动脸颊两边浅浅的梨涡。“姐,你来了”是啊,她是我的妹妹,亲生妹妹。她叫唐尧,而我叫,唐雪。
在我七岁那年,我的母亲离开了我,然后爸爸带回来一个女人,再然后唐尧就出生了。她夺取了我所有的一切,除了安子儒。我只剩下安子儒了,我只剩下他了,可为什么,这个也不给我留下。那天家里只剩下唐尧和我,唐尧让我去帮她买药,我顶着雨衣从暴雨里给她买回来,她和我说,“姐,我脑袋里长了颗东西”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天,我站在门口,呆呆的好像什么都不重要了。在那之前我幻想过我终有一天会把所有的一切报复给她,可,在那一刻,我什么都不需要做了。我人生唯一的方向也没有了。她告诉我不要告诉父母,我同意了。她说,她喜欢安子儒。我只嗯了一声,在那一刻,我却是欣喜的,因为她喜欢子儒,子儒喜欢我。那天,她一直都在和我说多么羡慕我,羡慕安子儒对我的所有好。甚至都让我忘记了,家里供不起两个孩子上学,让我十岁就辍了学,外出工作去拱唐尧上学。让我忘记了尽管我的生日在她的前一天,可我的亲生父亲却在我的生日那天叫我买好礼物送给她。忘记了,我的母亲一去不回很大部分是因为她的母亲有了她。
無限之罪惡空間 我心如我
六道天魔
我承认我不是什么好人,我甚至开始涉想她死了后,我的生活会不会好一点。然而就在那一个月后,我打开家门,看到了她在和安子儒拥吻。那一刻我什么也不想听,因为我失去了所有,唐尧跑过来似乎要解释什么,我一把将她推到桌子边,她的头撞破了,流了好多血。我冷漠的看着她,似乎这是应该的。安子儒抱起她,眸子看着我时,满是不可置信。这有什么不敢相信,我早说过,我恨她。我恨她。他在不相信什么,不相信我这么胆小的人真的会这么干么?
獨寵:最強狂後
玄天秘鑒 白雪鳳凰
屍寵不衰:第一僵屍夫人
他错了,我不是胆子小,我只是在隐忍。可现在,无可抑制。我甚至觉得我今天做的还不够。当晚,所有人都在医院看守唐尧,只有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紧拉着窗帘,闭着等。我按下安子儒的电话,“我们分手吧……”
他没有说话,一直没有,却也没有挂断,我狠心一把挂断电话,拿好我攒了十多年的积蓄,什么也没有带的离开了家,这个家,不是我的家,没有属于我的东西。
我离开了这座城市,去了我一直崇尚的威尼斯。我多年积攒的抑郁症也在这两年间有所好转,几乎已经停药了。然而这里终究还有一个东西让我舍不得,我再次回来登录了我和安子儒以前共有的qq,真好,他没有换密码,密码还是我的生日。我点进看见,以前关于我们随意的一切都没了,只有一条说说,“我要结婚了”